大神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在线阅读 - 第1410章 闲棋冷子

第1410章 闲棋冷子

        久远岁月前,一株槐木一株桃木,在意识初懵时被人挖走。它们努力摇摆着枝桠,试图挣脱未知的命运,最终依旧被人自泥土中提出。

        “不要再挣扎了,姐姐我脾气不太好,再调皮的话要挨揍哟!”声音很好听,语气透出笑意,明明很暖很温馨,可不知为什么它们懵懂的意识,感受到了极大恐惧。

        槐木、桃木不敢再挣扎,接下来是一段颠簸的时间,具体过了多久并不能确定,就在它们几乎枯死的时候,终于被栽植到了大地中。

        “好了!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个就是我的看门将军了!”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手掌轻轻拍了拍,“所以,一定要争气的赶紧长大啊!”

        脚步声中,那声音的主人转身离去。

        槐木、桃木初生的意识,并不足以让它们知晓,自己经历了怎样的事情。但有一点,它们都记得很清楚——从这一天开始,它们便有了主人,要履行为主人看门守家的职责。

        努力的汲取力量,槐木、桃木不断长的更高更粗壮,不知过了多久,在某个清晨露珠滚动时,它们突然就彻底觉醒了意识,几乎同时睁开眼,看清了这个世界的模样。

        也是在这一天,它们真正见到了自己的主人,她站在树下很小很小,满脸笑容仰头看来,但在它们眼中却又很大很大,大到充斥它们整个视界,遮掩了头顶上无尽苍穹。

        主人笑容灿烂,拍着手说,“恭喜你们两个,以后就是真正的看门将军了。”所以从那天开始,它们就有了自己的名字,一个称作槐将,一个称作桃将。

        主人总是很忙碌,往往一消失就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再看到她的身影。

        但每次出门、回家的时候,主人都会跟它们打招呼,亲切的叫它们,“喂,我的看门将军们,你们好啊!”

        每次说完她都笑的好开心。

        原本以为这种安宁的生活,将会永远持续下去,它们可以一直做主人的看门将军,可意外突然降临了。

        很多很多人,他们强大、残酷、暴戾,疯狂攻入进来,杀死所遇到的每一个人。

        那是它们第一次真正见到主人出手,那娇小的身躯中,居然能够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举手投足天地都在震荡颤栗。

        可就是如此强大的主人,却依旧没能够抵挡住,来自那些侵入者的疯狂围杀。

        他们悍不畏死,根本不知恐惧是何物,纵然已经被杀死了很多很多,依旧如潮水一般,自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它们是主人的门将,自然要尽守门的职责,可平日里坚逾铁石无坚不摧的枝桠,面对入侵者的时候,脆弱好似纸糊一般,被轻而易举震碎、撕裂。

        剧痛、恐惧笼罩心神,它们庞大身躯被随手自大地中连根拔起,枝干断成数截,只是因为植类生命体的特性,才苟延残喘暂时没有死去。

        可不出意外的话……死亡到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倒在地上的槐将、桃将,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守护的地方,被一点一点的打碎。死了好多好多人,有的熟悉有的陌生,刺鼻至极血腥味道,在空气里不断的堆积。

        主人战死了,天空变成血色,大地开始破碎,狂风在哭嚎咆哮,万物开始毁灭。

        它们原本以为,自己将会跟随主人一起死去,可残暴的入侵者们,随着主人的死去被强行驱逐。

        一块残尸落在它们面前,熟悉的气息以及强大的力量,表明它是主人的一部分。

        生死之间的恐惧与威胁,足以压倒一切理智,它们被完全拉出地面的根系,不受控制包裹住了主人残尸。

        槐将、桃将活了下来,而且因为吞噬掉主人残尸的力量,它们实力有了飞跃提升。

        圣道之门开启,异类借此成就真圣,一场内部的争斗后,曾是彼此最好朋友的伙伴,反目成仇分道扬镳,就此破界而走各奔东西。

        可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就忘了自己的来历,相反随着实力越强存世更久,它们渐渐知晓了更多事情。比如主人是无上主宰,而主宰境正是它们梦寐以求,却迟迟求而不得的无上境界。

        一块来自主人的残尸,所蕴含的力量便能够,帮助它们成就真圣……那么主人真正的传承,又将强大到何种程度?

        所以尽管时间过去了很多很多年,它们从未忘记过,自己出身哪里,而那里又隐藏着什么。

        它们有过不止一次的尝试,但终归一无所获,那就只能继续等待,等主人传承出现的那一刻。

        没错,或许是因为吸收点了,主人残尸中的力量,它们有着清晰且无比强烈的直觉,主人的传承一定存在……而且就在那个地方!

        漫漫长的时光过去,久远到它们都忍不住怀疑,直觉是不是错了的时候……主人的传承终于出现了!

        ……

        时间稍稍向前推移。

        西山。

        此地古时只是一座普通无奇大山,虽山势险恶高耸,但能与之类比者不知凡几。

        但因为槐圣的出现,西山一跃而起为昊阳世界中,最顶尖圣地之一。

        撑天古槐立于山脊之上,粗壮根系深入山体之中,树冠繁盛至极,洒落下无尽阴影。

        槐圣背负双手,立在古槐之下,以旁观者姿态看着自身本体,的确是一种相当奇妙的感受。

        他与园主伴生多年,又共同得主人馈赐,才有了今时今日境界,彼此间自有几分感知。

        不久前,槐圣发现了园主的秘密……他的魂魄很虚弱,几乎已到了崩溃边缘……

        果然,当年的布置终归是起效了,只要园主殒落,他所有一切都将成为槐圣之物。

        或许那就是,他突破极限成就主宰的契机!

        已经等了很多年,槐圣并不介意,继续等待一段时间。相反,他要提防园主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以惨烈手段拉他同归于尽。

        所以槐圣收敛了所有触角,以一种沉默如礁石的态度,盘踞在西山老巢中不出。他甚至有过猜测,在最终殒落到来之前,园主一定会前来西山,逼他大战一场。

        应对的办法,槐圣都已经想好,他不可能给园主,拉他同归于尽的机会。

        可变化永远会比计划来的更快!

        撑天古槐之下,背负双手的槐圣,脸色蓦地一变。

        他豁然抬头,看向古槐上方天空,那里空间震荡起来,掀起一圈圈的波纹。

        感知世界中,激动、狂喜如大潮,疯狂冲刷着他的心神。

        主人的传承……出现了!

        没有半点犹豫,槐圣一步迈出,身影瞬间融入撑天古槐,下一刻地动山摇整个西山都在破碎,无数根粗壮根系,自地底直接拔出,古槐冲天而起,撞入那空间震荡中消失不见。

        主人的传承,代表着通往主宰大道,他必须要争是其一。

        另外就是,槐圣绝对不会,给园主任何翻身的机会。

        传承已经出现,既然他能有所感应,直接被召唤降临,园主同样也能得到这些。

        若他不去,岂非就要拱手,将传承让给园主?

        于是此日,西山古槐破山而出,撞碎虚空而去!

        ……

        光团之旁,空间剧烈震荡,庞大黑影悍然冲出,将空间撕碎无数裂缝四下蔓延。

        西山槐圣降临!

        一击震退秦宇,他根本没再理会,如今全部心神都集中到了,那颗耀眼光团之上。

        枝桠摇摆,引动无数树叶摩挲,发出“呼啦啦”如潮轻响。

        主宰大道!主宰大道!

        不会错,绝对不会错,只要将它拿到手中,便可一跃突破禁锢,成就世间至强。

        轰——

        撑天古槐呼啸冲出,无数枝桠呼啸抽出,便似一张铺天盖地大网,将光团包裹在内。

        秦宇眉头皱紧,眼底涌出惊怒,他不知道槐圣为何能够,直接降临到此地,但无论如何,主宰大道都绝对不能被他得到!

        一步向前踏落,强大气息破体而出,衣袍震荡黑发翻飞,这一刻秦宇毫无保留释放出,自身最强大实力。

        抬手握拳,就要向前轰出,便在即将出手瞬间,伴随一声巨响空间再度破碎,古老桃木撕裂空间降临。

        “给他。”

        低沉平静声音,在秦宇耳边响起。

        他眼底闪过迟疑、不解,深吸口气松手,转身行礼,“弟子秦宇拜见老师!”全力出手时,他无法在完美隐藏自身,园主能认出他身份不足为奇。

        桃木略微沉默,轻声道:“秦宇,你比本座想象中更加优秀,竟真的可以找到主人传承所在。”

        顿了顿,他继续道:“另外,本座要承认,我将不灭火存在之事告诉你的时候,的确存在一些私心。”

        具体园主并未多说,可看到主宰大道出现后,槐圣、园主几乎同时降临,秦宇脑筋再迟钝也已反应过来。

        或许一开始,园主就想过借秦宇之手,找到主宰传承,继而改变自身现状延续生命。

        不爽肯定是有的,因为园主并未对他坦诚,可设身处地想一下,园主做出这种决定也在情理之中。

        更何况,现在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主宰大道就在眼前,而槐圣已经出手抢夺。

        深吸口气,秦宇沉声道:“为什么?”

        园主微笑,“放心,他拿不到的……”停顿了一下,他声音变得飘渺,又有一丝感慨,“难怪当年主人对我们那么好,想来是提前给的补偿,她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一切。”

        “主宰大道是真的,但本座与槐圣并没有染指的机会,你看下去自然就能知晓。”

        秦宇皱了皱眉,眼看槐圣漫天枝桠交织成的大网,将那耀眼光团吞入,心头轻轻一叹。现在出手也为时已晚,只希望园主说的并没有错,否则他们麻烦就真大了!

        “哈哈哈哈!”槐圣大笑声响彻天地,“主宰大道,我终于拿到的主宰大道,以后这整个世界,都将在本座面前匍匐颤抖!”

        无数枝桠疯狂收缩、转动,就像是一根根触手,蠕动着要将主宰大道融入体内。

        粗壮树干上,浮现出槐圣惊喜欲狂的面庞,居高临下盯着园主,“你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才将主宰大道拱手想让吗?很明智的决定!看在这点的份上,只要你愿意匍匐在我面前,对我忏悔并发誓效忠,供我永生永世驱使,本座或许可以出手,将你自死亡边缘拉回,赐予你新的生命!”

        园主神色平静,仰头盯着槐圣,嘴角勾了一下,露出淡淡嘲讽,“直到这一刻,你居然还没察觉到吗?槐将,我真的为你悲哀。”

        槐圣皱起眉头,声浪滚滚如惊雷,“你是疯了吗?”

        园主摇头,“你我是主人的门将,便永远都只是一个门将,层次、眼界无法与主人相比。所以自从你我被主人带回,栽植在大门处开始,这无数年岁月都只是主人落的一子,而你我都是局中微不足道,极其渺小的一部分。”

        槐圣大笑,“本座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如今我已得大道,主宰指日可待!到时本座便是,与主人并驾齐驱的存在……不,现在她已经没有资格,再被我称为主人!”

        看着槐圣,园主稍稍沉默,眼底露出一丝落幕与黯淡,他没再继续与其交谈,转身看向秦宇,“今日之后,桃园就交给你了……本座别无他求,只希望你能记得之前的承诺,未来若有可能的话,定要保桃女安然一生。”

        语落,他眼眸紧盯秦宇,在等他的回应。

        秦宇不知他要做什么,却能清楚感受到,园主此刻的决绝之意,深吸口气拱手,“园主放心,弟子答应的事情,便一定会做到。”

        “好!本座信你!”园主大笑,整棵桃木都在剧烈震颤,它突然破空而起冲向槐圣。

        “漫漫长一生,自认为异类成圣,为天地间至强之一,却不料此生终是他人棋子。”

        “本座有过怨,可细想若无当年主人出手,又如何会有活到今日的桃园之主?”

        “此命及这一身修为,本就是主人恩赐,如今尽皆还回去,倒也算是一个圆满。”

        槐木之上,槐圣面孔露出惊怒,他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可看着大笑中冲来的园主,不受控制自心底生出恐惧。

        便好似……将有极其可怕的事情发生!

        “滚开!”

        轰——

        槐圣爆发出惊人气息,得到主宰印记后,他实力明显有了极大提升。

        可就在这时,气势勃发槐圣,脸色蓦地一变。

        就像是被按下了某个,操控自身的开关,他体内全部力量,瞬间陷入停顿状态。

        身僵如铁,满脸惊骇!

        而此时,园主到了。

        撑天古槐与巍峨桃木,便似两座山岳般,毫无缓和直接碰撞到一起。可出乎意料的是,并无半分声音传出,古槐与桃木就像是两颗气泡,又像是两道影子,在接触瞬间便直接融合到一起。

        耀眼夺目的光明,突然间爆发,就像是一颗降临于此的大日。

        “啊!不,不可能!”槐圣惊怒尖叫响起,显然遭遇到了某些,极其恐怖的事情。

        秦宇瞳孔剧烈收缩!

        所谓旁观者清,他以第三人角度,将一切尽数收入眼底。

        那璀璨宛若大日降临的光明,正是来自主宰大道,如今它虽释放出了无尽光芒,可事实上却像是一只黑洞,正一点一点的将槐圣、园主两人,吞噬成为自身一部分!

        而在此过程中,槐圣与园主两人,竟根本无法动弹,更不能做出半点有效反抗。便像是中了定身术的猎物,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点点吞入腹中……此中滋味可想而知!

        秦宇倒吸冷气,只觉得寒意自心底涌出,再想到之前园主所言,更感如坠冰窟。

        他说这所有一切,尽皆为主宰落子,而他与槐圣都只是,局中渺小至极的一部分。

        念头不受控制向外发散,秦宇脑海深处,突然窜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念头——当年,被槐圣、园主吸收掉的,那部分主宰尸身,恐怕并不是巧合!

        是有人,故意将一截尸身丢到他们面前,借此达到某种目的。

        而那个人,毫无疑问就是此间,假死脱身的主宰!根据如今所得信息,现在便可以尝试着,还原当年发生的事:

        首先,攻入界零之地,悍然对主宰举起屠刀的,应该就是西荒与那一族,也只有他们才有足够的实力,能够完成斩杀主宰之事。

        且先不考虑,西荒与那一族悍然屠戮主宰的动机,当年那场浩劫中,此间主宰假死脱身。

        但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是留有某些破绽,所以她布置了不灭火,及其内宫殿中的主宰意志分身。

        既是陷阱给西荒及那一族一个惊喜,也是要趁机抹去这处破绽,确保自身能够继续隐藏下去。

        之前秦宇察觉到异常,发现主宰意志分身行事,跟他想象中不同,或已生出其他变故……而槐圣与园主的存在,就是为了纠正有可能出现的意外!

        因为很明显,随着槐圣、园主被吞噬,真圣大道正在觉醒……或者更确切的说,它内部隐藏的某道强大气息,此刻正在被激活。

        也就是说,当年吸收主宰残躯,凭此得以晋升真圣层次,显赫漫长岁月的槐圣与园主两人,真的就只是主宰落得一枚闲棋冷子。

        若用不上倒也罢了,一旦真的出现差池,他们两人就会因为主宰大道的出现,被直接召唤降临到这里,为主宰大道觉醒提供力量。

        就像是两个,为了应对今日变故而活着的力量储存工具……园主对这一切,似乎已有所察觉,所以才会有之前的表现,而槐圣则从头到尾,依旧被瞒在鼓里。

        深吸口气,秦宇眼眸惊惧骇然交织,对主宰层次的恐怖,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他们的可怕,并不仅限于修为,还有深沉可怖的心机,两名真圣巅峰层次强者,跨越无尽岁月,皆被玩弄于鼓掌之间。

        “本座有大气运,未来必能成就主宰,怎么可能只是别人的棋子,我绝对不相信!”

        槐圣暴怒、怨毒的咆哮,在空气中滚滚回响,宛若炸开惊雷。显然到了此时,他终于明白过来,撑天槐木疯狂挣扎,但这根本于事无补。

        光明照耀下,他体内力量完全失控,根本无法调动半点。

        “不!本座不甘心,我不甘心!”

        槐圣的声音越来越小,与此同时光明愈发灿烂,渐渐就像是变成了,一颗真正的大日。

        撑天古槐与巍峨桃木变得越来越虚幻,最终就像是真正的影子,在光明中被一点一点净化消失。

        秦宇身体僵直,他能够清楚的感知到,此间属于槐圣、园主的气息,已经彻底消失,两位真圣巅峰层次存在,便这么悄无声息的殒落于此。

        突然间,所有光明刹那消失,秦宇终于看清了,主宰大道的真正模样。

        一块石头!

        没错,就是一块表面并不平整圆润,似河滩路边随处都可捡到的石头。唯一奇怪的是,它通体漆黑似饱食浓墨,眼神落到上前,竟隐约有种要被拉入其中的感觉。

        唔,有点熟悉啊!

        但很可惜,这石头并没有给,秦宇更多思考时间,“唰”的一下瞬间逼近过来。

        速度惊人,快到以秦宇修为,竟然也没办法闪避,只能看着它撞在自身胸膛上,然后直接融入其中。

        没错,这块石头,蕴藏着无上主宰大道,甚至于刚刚就在秦宇眼皮底下,吞噬掉了槐圣及园主的恐怖之物,居然就这么直接融入到秦宇体内。

        说不慌肯定假的!

        之前秦宇还想过,动手将它夺入手中,可在亲眼见识到了槐圣跟园主的结局后,他早就没了念头。

        废话,这种会吃人的东西,谁敢带在身上,不怕它什么时候突然张嘴,一下就给你吞了啊!

        稳住别慌!

        深吸口气,秦宇凝神内视,可让他脸色一变再变的是,居然根本就找不到那块石头存在的痕迹。

        就好像,在进入秦宇体内瞬间,它便直接融入血肉中,与他成为一体不分彼此。

        突然间,“咔嚓”“咔嚓”破碎声,突然在耳边响起。

        秦宇脸色微变,想到自己之前,似乎遗忘了什么。

        他猛地抬头,就看到远方随着不灭火消失,彻底浮现出来的那座宫殿,如今倒塌破碎,其表面流光所成漩涡,随之一并消散。

        于是,便露出了漩涡之中,闭目悬空的夭桃。

        唰——

        她眼眸睁开,黑白分明透亮无暇,只是冷的吓人,似冰晶没有半点温度,更无半点情绪波动。

        抬头,眼神落到秦宇身上,夭桃一步迈出,抬手向前按落。

        轰隆隆——

        这一刻好似天河倾倒,恐怖力量如潮,悍然而至,她……要杀秦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