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在线阅读 - 四十五章 阁下名号

四十五章 阁下名号

        然而,这上古沧木真意才放出,一股浩瀚的雷霆,便将那股凝聚在识海的上古沧木化作焦木。

        哇呀一声,枯木老者喷出一口脓血,荣枯柳飞速转动,八片树叶脱离柳枝,死死将枯木老者团团包住,用尽全力抵御着天上的雷霆轰击。

        战端才开,竟是这种效果,围攻众人都看傻了。

        “火雷双修,煌煌雷霆,竟能凝练到这等程度。”

        “枯木老妖一身修为非同小可,竟从一开始就被压到了泥淖中,痛快,痛快。”

        “睹此一战,当真不虚此行。”

        “……”

        众人兴奋,陆镇海则是狂喜了,被许易借大势逼走了那枚金色令符,他真是连心到肝儿都痛了。

        他祖上虽做过土地宫神主一级的高官,但已经是很久远的事儿了,积累下的福荫也消得差不多了,如今,也就剩下一些令符,可供充当门面。

        即便如此,他手中掌握的金令符,这也是最后一枚了。

        如今被许易弄走,他心中之痛可想而知,好在许易展现的战力,对得起这枚金令符,让他心中又生出了希冀。

        “服了,服了……”

        枯木老祖裹在树叶中,奋力嘶喊着。

        他真的扛不住了,在这恐怖的雷霆真意面前,他修得的上古沧木真意,简直脆弱如纸。

        而雷霆赋灵,本就是最霸烈的攻击手段,天然克制他修的木系真灵,一雷之下,万木尽焦,交战不到十息,他剩余的八片柳叶,已经毁了三片。

        许易置若罔闻,他修“良知”道,为善去恶,乃是正途,这枯木老祖为修邪功,不知杀害多少婴孩,如此邪魔,自然是死了干净。

        就在许易御使雷霆,疯狂轰击之际,一段微不可觉的气波,再度从赵家是那艘龙舟上飘荡而来。

        许易眼角泛冷,忽然收了雷霆,那段气波,陡然击空,枯木老祖立时得了喘息。

        便在这时,许易掌中的雷珠洒出,一道雷霆笼网瞬间将枯木老祖收拢,恐怖的三昧元雷正意立时将枯木老祖震慑得动弹不得。

        轰隆一下,雷霆笼网收紧,枯木老祖连同那根不知祭炼多少年的荣枯柳一并化作飞烟。

        滚滚尸气,自然逃不出荒魅的魔爪。

        许易收了资源,心中一阵悸动,老妖怪的身家实在太丰厚了,光香火珠就有四枚,仙灵珠近百枚,比之先前的董啸山,简直豪奢十倍。

        直到许易收了满地资源,场中还是死气沉沉,无人发言,压抑的气息,宛若这低垂的天幕,覆盖在众人的心头。

        谁也没想到,整个对战过程,会是如此的快刀斩乱麻。

        魔威滔天的枯木老祖,在这青衣青年面前,简直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现在问题来了,这青衣青年到底是谁。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江南,江北地头,未曾听闻阁下的名号。”

        赵令武郑重向许易抱拳道。

        无论在什么地方,强者总是受人尊重。

        许易道,“某名号不显,却也正常,多年闭关,隔绝尘世,世人已不知我夷陵公子的名头了。”

        他不喜欢什么“老魔”的名号,到什么时候都喜欢“公子”的称号,仿佛唯有如此,才能证明他依旧十八岁。

        却不知他才报出名号,底下一帮人已经窃窃私语开了,互相传递着意念。

        “夷陵老魔,没听过啊。”

        “此人火雷双修,不该无名啊,多年闭关,能闭多久?一百年?一百年前,也未听说谁雷火双修啊。”

        “此人如此狠辣,夷陵老魔怕是要成为江南江北地面上,一个绕不开的人物。”

        “…………”

        众人窃窃之际,陆镇海如被春风,深深向许易一躬,“没想到原来是多年以前,震惊江南的夷陵兄,夷陵兄的大名,陆某如雷贯耳,只恨无缘识荆,今日一见,可谓大慰平生。”

        许易摆摆手道,“你出令符,我帮你战斗,如今已然战而胜之了,某就告辞了。”

        他对这位圆滑得过头的陆家主,半点好感也欠奉。

        陆家主苦求道,“夷陵兄,夷陵兄,千万渡我一渡,只要夷陵兄出手,我陆家上下没齿难忘。”

        他不敢和许易纠缠那颗金令符,到底是打全场,还是打一场的问题。

        如今,许易的身份地位,已经起了质的变化,再也不是死乞白赖留在陆家的无用陪衬,而是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除此外,两次辣手杀人,铁血魔头的形象,同样深入人心。

        面对这样的一个存在,陆家主如何敢不郑重相待。

        当然,放许易离开,也是一个选择,毕竟,枯木老祖已死,赵令武不可能再找到这等级数的强者,他这边的两大入选强者,未必不能底定胜局。

        奈何,他先前的算计,被许易捅破,如今这把戏玩不转了,两大强者未必愿意为他出战。

        所以,还是苦求夷陵老魔为上上策,只要许易愿意出手,除非是赵令武请来了鬼仙,否则,这局他赢定了。

        可赵令武可能请来鬼仙么,若真能请来,只需鬼仙露一面,他陆某人也就绝望了,哪里还有这许多事。

        “抱歉,许某尚有急务,爱莫能助,陆兄另寻高明吧。”

        许易对陆家主的观感极差,哪里愿意为何赴汤蹈火,收多少好处,办多大事,是他唯一能做的。

        陆家主急急传出意念道,“夷陵兄得了金令符,必定要去点官,我祖上曾于如今东判府中的大吏宋友龙有深恩,当初宋友龙赠我祖上一面玉牌,亲他日我陆家人持此玉牌找上,他必定全力相助。有宋友龙为助,夷陵兄点官之事,必定十拿九稳。我说的玉牌和宋友龙之,绝非杜撰,不信许兄可问场间诸君,包括赵令武,他也知道此番秘辛。”

        传罢意念,陆镇海又苦苦哀求,许易顺势道,“也罢,看陆兄心诚的份儿上,某再为陆兄战几场,还请赵家主派人吧。”

        他是实在人,有好处就办事。

        赵令武盯着许易道,“我劝夷陵兄见好就收,不要蹚这浑水,因为继续蹚下去,你会发现会把自个儿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