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一千十九章 你留下的人间

第一千十九章 你留下的人间

        这座被死亡的气息笼罩的城里没有人再死去。

        魔宗没有再杀人。

        他实在是太过疲惫,他需要休息,还需要一段平静的时间让他可以安心的思索。

        他现在只能切断宇文猎对自己的控制,同时压制住天命血盒对自己的吞噬。

        他需要找一处安全的地方闭关,对自己体内的那些气机有更多的感悟,彻底解决天命血盒对自己的威胁。

        最关键的是,他想要知道洛阳方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需要想明白,自己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

        不只是宇文猎和那些幽帝的后人,他现在甚至觉得当年的光明圣宗也未必像他想象的那般简单,或许连吴姑织的身上都有足够威胁他的秘密。

        他曾经以为自己站在天上,已经是在俯瞰人间。

        但很显然并不是。

        商丘城城墙上的人惶恐不安。

        所有人觉得自己恐怕犯了错误,他们生怕魔宗直接越过这座城去杀距离商丘已经不远的北魏皇帝。

        城墙上燃起了一道道的烽火,箭鸣声和一些飞禽的破空声不断响起。

        直到许久之后,不断传递回来的军情才让商丘城墙上的这些人稍安,很多人都失去了浑身力气般,瘫软的坐倒在地上。

        魔宗没有去杀北魏皇帝。

        等到北魏皇帝到了商丘,魔宗也并未再展露行迹。

        稍后不久,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传到商丘。

        在清晨时分,当所有人的注意力被魔宗吸引时,有强大的刺客进入了皇宫,那名刺客虽然也被杀死,但北魏皇太后却被刺客刺杀,离开了这个世间。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北魏皇帝没有说任何的话语。

        他只是安静的垂下了头。

        他有些痛。

        有些说不出的难过。

        他其实并不能像魔宗那样清晰的感知到洛阳城中的一些元气波动,但当洛阳城中皇宫的大阵发动时,他便知道自己敬爱的母后就要离开这个世间。

        生离死别,人世间有很多事情难免。

        而且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从很多年前开始,他的母后就在担心着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她一直都在准备着…准备着阴影中真正强大的敌人显现出来。

        当皇宫里这样的大阵发动时,他就知道她已经选择了她的传人,她已经进行了真正的告别。

        他知道这样的一天随时都会到来,甚至已经有了很多年的心理准备,然而这一天真正到来时,他还是忍不住的痛。

        ……

        北魏的皇宫已经在准备后世。

        即便魔宗的阴影还依旧笼罩在商丘和洛阳,在每个人的心中,似乎魔宗随时有可能从某个阴影里钻出来,但为皇太后治丧之事,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许多人都在忙碌着。

        皇太后的遗体已经收敛起来。

        明明是这名老妇人最后选择的传人,她真正力量的继承者,但贺兰黑云站在这个残破的花园里,看着那些人进进出出的忙碌,她却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毫无干系的过客。

        直到一名老宫女到了她的身边。

        这名老宫女甚至不是修行者,所以她的年纪虽然比起皇太后真的要小上二十余岁,但看上去却比之前的皇太后还要老。

        她老得有些颤颤巍巍,似乎哪一天睡觉的时候,也会突然醒不过来,静默的离开这个世间。

        但是她的神容很端庄。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很规矩。

        她很尊敬贺兰黑云,到了贺兰黑云的下首,认真的行了一礼,恭谨道:“您可以离开,这里的事情,我会安排好。”

        贺兰黑云知道这名宫女。

        宫中几乎所有的重要人物,哪怕是那些隐匿的修行者,之前对于她而言都并非什么秘密。

        这名宫女是一直跟在皇太后身边的两名宫女之一,现在是唯一的一名。

        另外一名已经在前年老死。

        “放心。”

        这名老宫女看着贺兰黑云不出声,便道:“人死之前,都是大事,人死之后,都是寻常事,按照仪规做事,我不会犯错。之前小姐没有特别交代,那她应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和你说了,也没有什么别的要交给你了。”

        贺兰黑云又沉默了数个呼吸的时间,她听着这名宫女称呼皇太后为小姐,便知道这世间恐怕除了面前这名老宫女之外,只有北魏皇帝才有可能知道皇太后的许多过往。

        她很想知道些什么,于是她看着这名老宫女,轻声问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宫女的确有些太老了,她的眼睛有些花,而且除了领会皇太后的意思外,她其实已经不擅长察言观色,所以她此时不明白贺兰黑云这句话指的是什么。

        “她传给我的东西,是元氏很多年前就得到的至宝,她是北魏先帝迎娶的女子,虽然也是当年和元氏一起迁徙来北魏的部族后裔,但元氏怎么会将这件至宝交到她的手里?”贺兰黑云看着有些愕然不解的老宫女,问道。

        “小姐是个很厉害的人,她什么书,看一遍就都记住了,那些拗口的经文,她都能够倒背如流。”老宫女满是皱纹的脸上出现了难以掩饰的骄傲神情,她昏黄的眼睛里都发出光来,遮掩了悲伤,“不过先帝对她也很好,原本她都不愿意嫁给先帝,但有一次她遇到了危险,先帝甚至自己第一个就赶了过去,然后自己还差点死掉了。但你说的那件至宝,之所以为什么会到她的手里,小姐有一次也对我说过,她说她之所以能够成为元氏的人,成为元氏掌管最重要东西的人,是因为先帝觉得她是那种对自己和对别人都没有什么要求的人。如果不是先帝请求她保管和利用这件东西,我想小姐可能都看不上这件东西。”

        “对别人和自己都没有什么要求….”

        贺兰黑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难言的苦笑。

        这名老宫女现在的态度,便和她口中所说的小姐差不多。

        到了现在,也都根本不要求她做些什么,只是告诉她可以离开。

        “这算是你的计谋,还是你从一开始就看准了我是这样的人?”

        贺兰黑云的心中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她转头看向安放着那名老妇人的遗体的殿宇,再次难过的低下头去。

        “你就这样将这件法器传给了我,不对我提任何要求,也不要我帮你继续守护着北魏…但我又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替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