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在线阅读 - 第255章铂金对戒

第255章铂金对戒

        白梦蝶冷眼旁观。

        这些乡亲们这次这么肯帮他们家,是因为圆圆在村里超低价收购栀子花,让他们的利益受损,所以他们才会借这次机会联手教训圆圆一家。

        白梦蝶觉得自己做得太对了,没在村里收购栀子花,而是跑到别的村里收购。

        万一这些村民觉得她三毛钱十朵的价格太低,心中有怨气,也会像对付圆圆一家对付他们家的。

        所以只要涉及到金钱的事,一定不要和任何村民们扯在一起,后果太严重了。

        圆圆父母都是特别吝啬的人,让他们拿钱赔给老太太那还不如杀了他们,因此死也不肯拿钱出来。

        有人便把村长给叫来了。

        村长要把老太太送到镇医院里检查了再决定让圆圆家赔多少钱,可圆圆父母说啥都不肯。

        老人进医院,能检查出一身毛病,就怕家里有矿都不够赔!

        村长调解了好久,最后让圆圆家赔老太太三百块钱。

        圆圆父母拖着不想给,说现在家里没钱,等秋收卖了粮食再给。

        虽然众人都明白他夫妻两个的意图,可是得利的是白梦蝶家,他们又没什么好处,自然是不会逼着圆圆父母拿钱出来的。

        白梦蝶知道圆圆父母在打太极,就是不想给那三百块钱。

        她可不想她们白家一分钱没拿到还惹一身骚,于是对村长道:“这三百块钱的赔偿我们不要。

        村长拿这些钱买些肉回来分给大家伙吧,啥时候拿到钱啥时候分。”

        村长在心里暗暗点头,这丫头会甩包袱,问老太太:“您老人家可同意?”

        “同意!咋不同意!”老太太白了一眼圆圆父母,“谁稀罕他们家的钱了,就是咽不下我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被他们给骂了这口气而已!”

        村长点头:“那成,等圆圆家把钱交到我手上,我立刻拿着钱买肉,每家每户分一斤。”

        老太太点点头,一大家子人转身回家。

        背后乡亲们沸腾了,逼着圆圆父母现在就拿三百块钱出来,他们要在端午节那天分到肉。

        回到家里,白梦蝶开始做作业。

        中途石磊敲门进来过一次,问需不需要他辅导。

        白梦蝶说不需要,石磊似乎有些失望的离去了。

        因为昨天睡觉前做了一些作业,所以作业没剩多少了。

        半个小时之后,所有的作业全都做完了,白梦蝶整理书包,老是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一件事。

        想了半天,终于记起来了,她要找银行卡取稿费。

        白梦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年纪轻轻的这么健忘,老了怎么办?

        根据原主的记忆,白梦蝶在大衣柜的深处摸出一个带着小锁的盒子。

        她从书桌里找到钥匙,把盒子打开,里面除了一张银行卡还有一个小小的首饰盒和一只口红以及一串白色水晶手链。

        白梦蝶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

        这串白色水晶手链是原主和江南第一次见面时江南送给她的。

        想想他们俩真够疯狂的,只是在网上认识,然后相爱,江南就能从江浙飞到江城来看原主。

        那支口红就是原主为了见江南而特意买的。

        她对自己的容貌不自信,怕江南见了她觉得她不漂亮会不要她了,而她那么喜欢他,所以想擦口红让自己看起来娇艳。

        可是当她站在四月的樱花树下,隔着花瓣雨看着向她走来的江南,她还是非常自惭形秽,觉得自己不论怎样打扮也配不上玉树临风的江南。

        她拿出纸巾默默的擦去了口红,所以江南并没有看见她化妆的样子。

        那次原主虽然见光死,可江南一点都没嫌弃她,反而说她胖嘟嘟的样子超可爱。

        那天两人在w大学的樱花雨里徜徉,玩得很尽兴,可是周遭陌生人投来的不解的目光却深深灼伤了原主。

        那些带满问号的眼神在问,这么个胖姑娘是怎样把那么帅的男生给追到手的?

        两人分手时,江南在原主额头轻吻了一下,那珍惜的样子让她心里暖暖的。

        回去后,原主兴奋得睡不着。

        只是后来,白洁从原主嘴里知道了她和江南的恋情,妒忌的要死,于是辗转告诉了江南的母亲。

        江妈妈找到原主,和她促膝长谈,让她和江南分手。

        江妈妈说,你还小,得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你让江南等你长大,他要等好几年,谁能保证在这几年里他不会变心?

        毕竟你长得不好看,而他却有那么多追求者。

        江妈妈还说,你配不上江南,以后肯定会成为他的累赘。

        江妈妈让她放手,说那才是爱江南的正确姿势。

        那时原主刚刚考完高考,成绩很差,自己也觉得越来越配不上江南了。

        再加上某些事让她觉得对不起江南,对这份感情已经没什么信心,江妈妈的话让她更是打起了退堂鼓。

        可分手的话她又说不出口,于是删掉了和江南的任何联系方式。

        她想,他找不到她了,自然就会忘了她。

        可白梦蝶看书知道,江南从未忘记过她,至少在那本书里,他后来从没交过女朋友。

        看书时,白梦蝶总是在想,如果原主勇敢一点,坚持和江南在一起,一定会有个美好的人生。

        白梦蝶拿起那个首饰盒打开,里面是对铂金对戒。

        这对戒指是原主把江南每次给她的红包攒起来的钱买的。

        江南说,两个人离得远,他没办法在节假日里亲手送一份礼物给她,所以给她发红包,让她买点自己喜欢的小礼物。

        原主在和江南断了联系之后,就用那些钱买了这对戒指,当作是两人曾经爱过的见证。

        没了江南,嫁给谁她都无所谓。

        所以当白洁给原主洗脑,说嫁人就要嫁爱自己的人,才会一辈子幸福,原主这才答应了嫁给网名是酷猪的吴文才,入了那对狗男女的坑。

        在后来被吴文才折磨的日子里,原主就是靠着这对铂金戒指幻想着江南还在她身边,捱过每一天的。

        白梦蝶拿起那枚女式铂金戒指准备往自己的手指上戴,却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

        这对铂金戒指代表着原主的爱情,她不能亵渎。

        白梦蝶把那个女式铂金戒指依旧放进首饰盒里,然后拿着那张银行卡来到院子里,对正在院子里洗衣服的田春芳道:“妈,你能把哥的身份证借我吗?”

        田春芳讶异的问:“你要你哥的身份证干嘛?”

        当然是为了取钱咯。

        白梦蝶摸了摸胖脸,道:“是这样的,从上高一之后我就一直在偷偷写小说,赚了点钱。

        当时是偷哥的身份证开的银行卡让网站打稿费,可后来我把密码给忘了,现在要取钱必须得要哥的身份证。”

        坐在一边乘凉聊天的白爱国等人全都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白梦蝶居然会写小说,而且还有稿费!

        在他们眼里,写小说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大家兴奋得七嘴八舌地问白梦蝶,她写了什么小说,发表在哪。

        老爷子开心地决定,把所有发表白梦蝶小说的刊物全都一样买一份回来挂在堂屋墙壁上,让客人们一来他们家就能看到。

        老太太甚至想摆酒席庆贺一下。

        自己的孙女这么本事,她当然想要全村人都知道。

        白梦蝶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他们,她写的是网文,只能在网上看,跟能够写出版的作家比起来有很大的差距。

        老爷子还是很高兴:“这已经不错了,这十里八村谁有那本事写小说,你哥也没这本事!”

        无辜躺枪的石磊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白爱国笑眯眯地问:“你有多少稿费了?”

        白梦蝶不知道那些稿费还剩多少,道:“我也不清楚,等明天取钱时才会知道。”

        田春芳甩了甩手上的肥皂泡沫,进房拿了石磊的身份证交给白梦蝶。

        洗完全家人的衣服,在院子里晾了,田春芳准备回房睡觉,白爱国也随后进来了。

        田春芳把一双儿女给了她钱让买些端午节的节礼送她父母的事告诉了他。

        白爱国笑着道:“孩子给你你就拿着呗。”

        又歉疚的道:“都怪我没用,赚的太少了,完全顾不上你娘家那里。”

        田春芳把白爱国睡觉的那个枕头拍了拍,然后放下:“你咋没用了?咱这十里八乡靠自己的本事当上工人的可就你一个。

        你赚的少那是因为你厂子的效益不好,跟你有没有本事有啥关系?”

        白爱国感激的看了她一眼。

        男人在失意的时候,最大的鼓励莫过于自己的女人不离不弃,而且不轻看他。

        夫妻俩在床上躺下。

        田春芳见白爱国背对着她,含羞把他扳了过来,往他怀里钻。

        白爱国知道她想要什么,心里有点纠结。

        星期五晚上,他因为感激和愧疚,和田春芳有了夫妻之实。

        可是过后他有点后悔,觉得自己那么做好像背叛了安若素。

        可是田春芳的期盼他又不忍心让她落空,他负了她这么多年,不想再愧对她了。

        犹豫了好一会儿,白爱国还是和田春芳温存了一番。

        田春芳带着满足和甜蜜睡着了,可白爱国却睁着眼盯着天花板睡意全无。

        老爷子老太太也已经回到房间里睡下了,不过还没睡着,老两口小声说着话。

        老太太告诉老爷子,白梦蝶给了他老两口一百块钱当端午节的礼钱。

        老爷子很是欣慰:“咱大宝贝真的懂事了,都知道孝敬老人了!”

        老太太嘚瑟道:“我带大的孩子会差!”

        老爷子因为高兴,所以顺着老太太的话道。:“那是!那是!”

        又道:“小蝶要孝敬咱们钱,你尽管收下,咱们也不花,给小蝶攒起来,以后全给她办嫁妆。”

        “我也是这么想的,小蝶满心欢喜地孝敬我们,我们如果不收,怕冷了孩子的心。”

        老两口说了一会儿话,房间里渐渐安静下来,只有老两口轻微的呼噜声在黑夜里响起。

        这个周末白梦蝶过得很充实,陈子谦也一样。

        他要的家庭教师他父亲全部给他安排到位了,数理化外生语,每一门课都配了一名在这门学科上有卓越经验的省级特级教师。

        在休息日的这两天里,陈子谦一直在争分夺秒的认真学习,中午和傍晚吃饭时间只有一个小时,然后一直学到晚上十点才洗了睡。

        每天中午和傍晚休息的那一个小时,陈子谦把饭端到自己房间里,一边在电脑上看小说一边吃饭。

        他看的不是别人的小说,而是白梦蝶的。

        在白梦蝶的那几本小说里,他看到了校园霸凌的影子,可见校园霸凌对白梦蝶造成的创伤有多严重。

        虽然那些伤害是原来的陈子谦造成的,但他还是很心疼。

        不过更让他心疼的是,白梦蝶小说里那对大反派对她造成的伤害可是比校园霸凌更让她生不如死。

        他怎么也不能想像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无耻之人,不喜欢别人放手就是了。

        白梦蝶察觉到那个渣男只是在利用她,不可能喜欢她之后,黯然神伤已经在网上换号隐姓埋名了,那个渣男却利用自己高超的电脑黑科技找到她,在网上一步步的伤害她。

        原因叫人无接受,就是因为她离开他了,就是因为她比那个渣男心中的白月光优秀。

        只要比他的心上人优秀就该死,这就是那个渣男的思维逻辑。

        陈子谦在心里不屑冷笑,那个渣男的白月光可是个正宗扑街。

        在那家小说网站里随便抓一把追求文学梦的女生都比他的心上人出色,那个渣男把那些女生全都弄死啊,只知道欺负白梦蝶!

        还不是因为她年龄小,好欺负。

        最最关键的是,她死心踏地喜欢过他,却移情别恋了,那他肯定不能允许啊。

        哪怕她是他玩的不想要的玩具,也不允许玩具有自己的思想,敢自作主张离开他,他当然把她往死里整咯。

        丫头吃了这么多苦,自己一定要让她以后的每一天全都是甜,抚平她所有心伤。

        陈子谦暗暗握拳。

        星期一早上,天蒙蒙亮白爱国就醒了。

        他轻手轻脚的起了床,穿好衣服出了房间。

        田春芳在他轻轻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睁开眼睛。

        她知道,他起这么早是和往常一样,去看望安若素母女俩个。

        每次白爱国要离开时,他都会去看看爱妻和他未曾谋面的丈母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