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娇宠冬官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你来我往,各有虚实

第六十五章 你来我往,各有虚实

        韩凌笑着抿了口,摇头,“某曾品过惠元楼的茶水博士泡来的茶,据说那博士极为精通茶道,非寻常人不得见。”

        “某那时还深觉荣幸,生怕浪费一滴,不过品了郎君这一盏,倒是觉得世人实在夸大那位本事,却不知世上总有人更胜一筹。”

        袁宝儿笑了笑,她过来京师便两点一线,还真不知道惠元楼是哪儿,便看向魏宕。

        魏宕皱了下眉头,不大高兴的样子。

        “魏师兄出身名门,岂是那些阿猫阿狗能比的。”

        韩凌只是随口一说,见魏宕生气了,便拱手跟袁宝儿告罪。

        袁宝儿却觉得没什么,不过闲话而已,哪里用得着认真。

        两人继续下棋,袁宝儿握着茶盏,歪头看两人对弈。

        这才发现魏宕大势已成,只待一个契机便可将韩凌拿下。

        韩凌又落了两子,发现无力挽回,苦笑着掷子认输。

        魏宕赢了也不高兴,他把茶盏送到袁宝儿跟前,示意再来一盏。

        袁宝儿早前是卡着杯盏煮的,再泡便要再烧。

        好在炭炉倒是还没完全熄灭,倒也可以再烧,不过差人来报,已经到了地头,袁宝儿顺手寻了几个塞在角落里的地蛋扔进炉子里,笑眯眯的道:“师弟,还是做正事吧。”

        魏宕没能喝到茶,有些不高兴。

        他轻哼了声,率先下车。

        韩凌见袁宝儿还在收拾茶瓶,便先同魏宕下去。

        差人们拿好丈量东西,跟着魏宕往前去,袁宝儿命张大郎把车子赶去一旁,以免影响大家做事。

        韩凌站在地头,一手背在身后,看着差人们干活。

        袁宝儿徐步过来,与他并肩。

        韩凌看魏宕在田里指挥众人一板一眼的丈量,脸上十分平静。

        袁宝儿歪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的笑,“韩郎君,贵县果然只有一千倾的土地?”

        韩凌微微侧头,乌黑的眼睛看向袁宝儿。

        “魏小郎君此话何意?”

        “你猜,”袁宝儿咧嘴一笑,有些狡黠。

        韩凌一梗,猛地扭头望向地头忙碌的差人,“韩某已将所知所见告知于你师弟,其他的,请恕韩某无能为力。”

        袁宝儿咂了下嘴,耸了下肩膀,蹦跳的进去田里。

        魏宕正从地里过来,见她到近前,便道:“跟他废什么话?”

        袁宝儿笑了笑,道:“总要试一试,万一他愿意配合,那咱们岂不是省好些力气?”

        魏宕哼了声,道:“你当姓周的傻,他敢把人派出来,就笃定了姓韩的不敢出卖他。”

        袁宝儿皱巴了下脸,低声道:“那可就麻烦了。”

        魏宕很无所谓,“整个县又不止是他一个人,总有办法。”

        袁宝儿却觉得那样实在浪费时间,不过现在没有办法,也只好这样。

        差人们都是做熟了这活的,只用两个时辰,便把周围看到的土地都丈量完毕,待到需要签字时,袁宝儿寻到韩凌。

        “这地的主事人,不知在何处?”

        韩凌笑了笑,“这地归周家,要想寻人,回去县里便是。”

        袁宝儿便跟韩凌确认了下地标,往下盘查。

        此时已经将近中午,袁宝儿带过来的胡饼派上了用场。

        她就地取材,采了些野菜来,就着鸡蛋,做了锅鲜美的野菜汤,然后一一分发下去。

        差人们累了这么久,力气已使了大半,也就顾不得仪态,皆席地而坐。

        袁宝儿不愿坐地上,便坐在车辕上,拖了炭炉过来,把里面烤的早已烂熟的地蛋拿出来,撒了些盐巴在上头,笑眯眯问魏宕,“师弟,要不要来一个?”

        魏宕嫌弃的瞧着黑乎乎的玩意,一脸拒绝。

        袁宝儿撇嘴,吹了吹热气,凑近咬上一口。

        地蛋被烤的烂熟,软软糯糯还带着些许的咸味,远比那些腻歪歪的胡饼好吃。

        韩凌瞧着袁宝儿一口接一口,不由笑了。

        “这是地蛋吧?”

        袁宝儿点头,问他:“你知晓?”

        韩凌点头,“之前听闻过,据说此物十分耐活,产量也高,我本想种些。”

        “不想年初事忙,等想起来时,已过了农时。”

        袁宝儿笑了笑,继续吃地蛋。

        年初外祖闹出那样的事,但凡听到风声的,大约都不敢种了吧。

        韩凌转而看魏宕,“据说发现地蛋的是袁家姻亲,而今的户部老大人寻来,并推荐给陛下的。”

        魏宕瞥他一眼,西里呼噜的把汤干了,抬眼见韩凌还在看自己,便道:“不错。”

        韩凌清浅一笑,有些感慨道:“早听闻程老大人忠君爱民,乃是不世良臣。”

        “还以为传闻有误,原来却是我太狭隘了。”

        袁宝儿听得他夸外祖,笑得眯起了眼,看韩凌也觉得顺眼几分。

        魏宕心里嗤之以鼻,面上更是不以为然。

        众人吃过饭,继续干活。

        差人们都是专门吃这份饭的,速度远比韩凌想象得快。

        待到将要天黑,众人已经丈量出了近百顷土地。

        这还是因着涉及几家地标,未免将来纠纷,反复丈量耽搁了时间。

        韩凌见众人面带疲色,便提议会县里歇息。

        魏宕却拦了他,并笑眯眯的道:“一来一回所需时间实在太多,不若在此地寻个地方落脚。”

        “这如何能行,”韩凌道:“此处皆是佃农,住所窄仄脏污,哪儿能让两位住那里。”

        “无妨,”袁宝儿笑,“我等出来办差便做好吃苦的准备,若是实在没有地方,我与师兄在车上将就一下也是可以的。”

        韩凌哪儿能让两人睡车上,知道劝两人回去不可能,便只能寻来里正,命他寻一处宽敞的屋舍,以安排众人歇息。

        里正很有些为难。

        他们多是佃户,仅有的两户农户家境也不是很好,屋舍根本不足以容纳这些人。

        他小声跟韩凌回禀,“我辖下确实没有足够屋舍,不过此地有范家别院,若大人应允,属下去那里问问,看能不能暂歇歇上一晚。”

        韩凌自没有不允。

        里正便急匆匆的赶去范家别院。

        没多会儿,他一脸喜色的回来,“大人,范家管事允了。”

        韩凌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过来跟袁宝儿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