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猎谍)在线阅读 - 531、事不宜迟,今晚动手

531、事不宜迟,今晚动手

        “牧峰哥,如果不惜一切代价的话,肯定能要了他的命。”紫无双平静地说道。

        楚牧峰摇了摇头,“为了他一个搭上咱们的话,那就他不值得了!”

        “既然知道他是住在这里的,那么有的是办法杀死他。走吧,咱们现在去那座牌坊。”

        “真要去吗?”

        紫无双挑了挑眉头。

        “不错,终归要去看看。”

        楚牧峰话语中多出一抹萧瑟和悲伤之色。

        想到自己进城后就一直竭力的在回避这件事,今天还是说没有办法再躲避。

        他要去面对。

        临近中午,津门城城中心的一座牌坊。

        牌坊叫做忠勇。

        此刻这座忠勇牌坊前竖着三十六根木杆,每根木杆上都吊着一具尸体,三十六具血迹斑驳,惨不忍睹的尸体就这样被无情的吊挂着。

        最前面的就是常怀远。

        后面则是那些战死的特殊情报科特工。

        因为已经悬吊了几日,这些尸体早就开始腐烂,密密麻麻的绿头苍蝇就这样嗡嗡地围着飞翔。

        已经干瘪的尸体,看上去就像是干尸似的,触目惊心。

        四周时不时的有人走过,但他们却没谁敢看向空中,没谁敢去瞧这些尸体一眼,仿佛这些尸体就都是瘟神似的,看见就会带来厄运。

        所以不管是谁,在靠近忠勇牌坊时都会下意思地低下头,默不吭声,只能在走远后,才会悄悄咒骂。

        “你们说这群小鬼子到底是怎么想的?非要这样做,这不是作孽吗?”

        “死都死了,还不让入土为安,他们简直太过分了,还算是士兵吗。”

        “他们算什么士兵,简直就是一群禽兽。”

        “只是可怜了这些大好男儿,我是真的有心去给他们收尸,可我不敢啊。你们看到了,那些想要这样做的人,都被杀死了!”

        的确如此。

        就在这些木杆前面的地上,还躺着十几具尸体。

        他们都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先要去将常怀远他们拖下来的热血男儿。

        可惜的是,他们从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就被瞄准,随即便是无情的射杀。

        死掉后,尸体也被丢弃在这里,杀鸡儆猴,用来威慑整个津门城。

        “真的是常怀远!这群该死的畜生!队长,我去把他们都放下来。”

        霍西游眼底闪烁着怒意,盯视着昔日同僚们的尸体喝道。

        “胡闹!”

        楚牧峰面若寒霜地冷冷说道:“你以为我不想要把他们放下来吗?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你看到没有?这里附近有不少岛国士兵,咱们这边只要敢动,我敢说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射击。”

        “难道就任凭他们这样死不安宁?”霍西游怒瞪着双眼。

        “当然不能。”

        楚牧峰深吸一口气,冷声说道:“走吧,回去好好商议商议,制定一个猎杀小坂正雄的周密计划来。”

        “是!”

        楚牧峰看着已经死掉多日的常怀远,心中默默念道:常怀远,你我之间虽然不熟悉,但毕竟是同僚,特殊情报科在你的带领下,也没有丢份儿。

        所以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还有你们诸位弟兄,英魂不要走远,看我如何拿小鬼子的人头为你们祭奠。

        虽然面色如常,但他心中是燃起熊熊怒火。

        被悬吊着的特工们,他是都熟悉的。

        他们每个人都是楚牧峰当初从总部挑选出来的,能清楚的喊出每个人的名字来。

        “赵牛奔!刘峰火!陈瑞之!……”

        “弟兄们,一路走好。”

        就在楚牧峰转身离开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间出现在面前,挡住他们道路。

        看到这个身影,紫无双顿时面露杀意,霍西游也摸向腰间随时准备动手。

        “是我!”

        “六师兄!”

        看到对方是谁的刹那,楚牧峰脸上浮现出一种惊喜表情。

        他真的难以想象,会在这里碰到六师兄郑岸,他不是应该随着津门警备厅的人早就撤出津门城的吗?

        “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郑岸低声道。

        “好!”

        很快楚牧峰就跟随着郑岸来到一处民居,而走进这里后,楚牧峰竟然看到了七师姐柳鱼。

        “师兄,师姐,你们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早就离开的吗?怎么还在这里?”

        “如今的津门城是危险的,你们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的。”

        “坐下说话吧!”

        柳鱼微微一笑,招呼着楚牧峰坐下。

        紫无双也跟着落座。

        霍西游却是在旁边的房间被招待。

        有些话紫无双能听,但霍西游却是不方便。

        “小九儿,你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人吧?”郑岸开门见山的问道。

        “对,我是。不过师兄您是怎么知道的,我现在怎么感觉这个身份好像已经天下皆知了。”楚牧峰无语的一笑。

        “什么天下皆知,就和你熟悉的人才知道,我是听老师说的。再说就算老师不说,冲着你来到津门城后就去忠勇牌坊前看常怀远你他们,我能猜不出来你的身份?”

        “你一个警员需要这样忧国忧民吗?再说你一个警员也不可能来津门城。”郑岸笑道。

        “没错,我现在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特殊情报科的科长。师兄,我不是有意要隐瞒的,而是……”

        “没关系,不用解释。”

        郑岸直接摆摆手,淡然说道:“咱们师兄弟不用这么见外的,你的事儿我听老师说了的,你身份的确是敏感,保密点比较好。”

        “不过你这次前来津门城,应该是冲着常怀远他们被杀来的吧?你是想要为他们报仇雪恨?还是说只是带走他们的尸体?”

        “报仇雪恨,带走尸体,入土为安。”

        楚牧峰平静地说道,话语里带着坚定。

        “那难度不小,有点悬啊。”

        郑岸有些担忧的说道:“现在的津门城和以前是不同的,这里到处都是岛国人,他们的军队散布在城市的每个街道中。”

        “你做任何事都休想瞒过他们的视线不说,再加上一些汉奸卖国贼的盯梢,你会变得举步维艰。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不管如何,我都要做成这事。”楚牧峰坦然说道。

        “要是这样的话……”

        郑岸就看向身边,“那你就得需要你师姐的出手了。”

        “什么意思?”楚牧峰不解。

        “小九儿,你不会以为这些年师姐就只是一个标准的家庭主妇,什么事都没有做吧?”柳鱼莞尔一笑问道。

        “师姐,难道说您做了什么?”楚牧峰颇感意外。

        “对!”

        柳鱼平静的给楚牧峰递过来一杯茶水,“我在这津门城有一个情报网,是能帮你做成点事。”

        “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不离开津门城,我就敢说基本上八九不离十。”

        楚牧峰微微一愣。

        紫无双也面露惊容。

        谁让柳鱼这话说的很霸气十足。

        只要你不离开津门城,那么就能办成事儿。

        这就话就算是吴锦尧都不敢说,可柳鱼却就这样轻易的说出来。

        柳鱼敢说,就说明能做到。

        楚牧峰不由得感慨道:“难怪老师当年说过那话,我以为他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老师说过什么话?”柳鱼好奇的问道。

        “老师说,我的九个弟子中,如果说心思细腻,能成大事者,非柳鱼莫属。”

        “其余几个都有或多或少的短处,比不得柳鱼。师姐,还是老师有眼光啊!”

        楚牧峰无比佩服。

        “哦。老师真的这么说的?”柳鱼眼前发亮。

        “对,就是这样说的,如假包换。”楚牧峰坦然应道。

        “咯咯!”

        柳鱼笑出声来,冲着郑岸和楚牧峰翘起唇角来。

        “听到没有?都听到没有?还是老师的眼光够睿智,一眼就能看出我的优秀潜力来。”

        楚牧峰跟着认真地问道:“师兄师姐,你们说的是真的吗?是能帮着我做成这事?”

        “对!”

        柳鱼点点头说道:“不过动手还得你们自己来,我只负责为你们提供情报资料和撤退路线,怎么样?”

        “那就太好了!”

        楚牧峰顿时露出笑容来,自己最担心的不就是这两样吗?

        现在这两样都能被解决掉,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至于说到武器装备,倒是不用柳鱼担心,吴锦尧的津门站毕竟在这里经营多年,哪里不能藏点装备呢。

        “师姐,我现在就是怕撤退的时候有些紧张,因为撤退路线计算不好,肯定会被岛国军队包围的,那样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您要是说能解决知道这个后顾之忧,我这边今晚就能对小坂正雄动手复仇!”楚牧峰果断地说道。

        “那好,具体的行动过程我不会过问,你要是说对小坂正雄动手的话,那肯定是在他的家附近,或者说是在宪兵队附近。”

        “这样,在这两处我都会安排人接应,你的人只要动手成功后,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这两个地方。”

        柳鱼说着就扯过来一张地图,指着上面两个点说道:“我的人会在这里接应你们,到时候会带着你们沿最安全的路线撤出津门城。”

        “这样的话……”

        楚牧峰眼神寒彻,“事不宜迟,今晚就动手。”

        “这么着急?”柳鱼不禁有些意外。

        “对。”

        楚牧峰凝视着柳鱼,缓缓说道:“师姐,当我看到被悬挂着的常怀远他们时,我的心情就再也难以平静下来,真的,我从来没有像是现在这样愤怒过。””

        “你们想想,这些天来,津门城这么大的地方,硬是没谁过来去给他们收尸,任凭他们这样暴尸在烈日之下,尸身都已经发臭,都已经爬满了苍蝇和恶蛆。”

        “我是不能强求津门城的人去营救他们,但我却必须要救他们下来。”

        “今晚我动手的时候,会有人去把他们的尸体放下来,师姐,您这边要是说方便的话,就帮我安排下人,把他们的尸体要么火化,要么埋掉,只要不让他们曝尸荒野就成。”

        热血冲动?

        不!

        楚牧峰当然不会这么盲目,他想的是要好好的发泄一回。

        哪怕是知道这样做有危险,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不然,他心中难安。

        “好,这事我来办。”

        其实对这事柳鱼也是早就有所想法的,只是一直以来都因为有所顾忌,所以说没有去做。

        现在听到楚牧峰的话,她的心里也是很难受。

        真当常怀远他们是为什么来这里送死的?他们是为了所谓的金银钱财吗?

        不,他们是为了津门城的老百姓来的!

        如今就死在这里,尸体被悬吊,津门城却是因为被威慑着没谁敢动,这说的过去吗?

        有些事,就算是明知道做了会有危险,也得去做。

        国难当头,匹夫有责!

        倘若都贪生怕死,不敢上战场,那谁来保卫国家,保卫百姓呢?

        “放心吧,我会让他们入土为安的!”

        “多谢师姐!”

        接下来两人又商量了下撤退的路线和需要注意的细节后,楚牧峰就告辞离开。

        看着他们身影消失后,郑岸肃声说道:“这事不好办,你确定要动用咱们的人做这事吗?要是说动用了,他们可就危险了,是不可能说继续留下来的。”

        “危险是肯定的,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你以为咱们的人都能这样隐忍吗?你以为他们的心中就没有谁想要报仇雪恨吗?”

        “他们都是热血男儿,都是忠诚于这个国家和民族的,要不然也不可能说参加到咱们的组织中来。”

        柳鱼语气斩钉截铁。

        “这事必须做!”

        “好,那就做!”郑岸断然说道。

        “只要小九儿那边没事就成,咱们这边总是安全的。”柳鱼说道。

        “对!”

        ……

        楚牧峰这边在回到酒店后,即刻就对霍西游说道:“现在我这里有三份地图,一份是小坂正雄家的,一份是宪兵队的,一份是津门城的。”

        “我决定今晚就动手,杀死小坂正雄,灭了宪兵队,然后火速撤离津门城,你看呢?”

        “队长,我没意见!”

        霍西游早就在等待这条命令,听到后兴奋地说道:“咱们的人也都在等待这个机会,只要您命令,会立刻行动起来。”

        “这次行动,咱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杀死小坂正雄,歼灭他的宪兵队。至于说到常怀远的尸体,会有人解决,这个不用咱们管。”

        “只要动起手来,一定要给弟兄们说清楚,必须快!我能给你们的时间只有十分钟,十分钟一到,所有人必须无条件去指定地点撤退。”

        “这次咱们没有救援,也不用说阻击,就是全力进攻,消灭所有的敌人就行了。”

        楚牧峰的话像是一剂强心剂,扎进了霍西游的心中,让他感到血脉喷张,战意盎然。

        他也早就按奈不住了,但是没有楚牧峰的首肯,他自然不能逾越。

        现在好了,确定要动手。

        “那咱们商量下行动计划。”

        “好!”

        ……

        入夜。

        小坂正雄今晚是喝了酒的,而且是喝的花酒。

        虽然战时他还能比较自律,但在如今的津门城,需要他这样做吗?

        整座城市都是他们在掌管,想要玩几个女人还不是简单的事,根本都不用去多想什么,就有下面人安排的妥妥当当。

        可就算这样,他都没有说能放松警惕。

        “呦西,今晚住在宪兵队。”

        “哈依。”

        他没有说回家住,回家住哪里有住在这里安全。

        毕竟这里是戒备森严的宪兵队,难道说还有谁敢来袭击这里不成?

        “呵呵,这样的日子真是太惬意了,能升官还能发财,军部的决定果然是最明智的。”

        呢喃了几句,喝多的小坂正雄陷入睡眠中。

        他虽然也为津门站的潜逃而气愤,可问题是这事不归他管,就算着急也是田中南阁的事。

        宪兵队外。

        整支阎罗中队的特工都已经前来,他们按照既定计划,分别埋伏在前后左右,已经将整栋建筑全都包围住。

        每个人都携带着炸药,很利索的开始安装。就算是里面的行动有所不顺利,最后靠着这些炸药,都要将这里夷为平地。

        当然,炸药只能作为保险手段使用,你说直接炸不就行了,还能避免动手的危险,这样想就错了,因为没谁敢保证炸药能将里面的人都炸死。

        要是说有人活着,比如说小坂正雄还活着,那他们的行动还有什么意义?

        机会只有一次!

        “我再重申一遍!”

        楚牧峰冲着霍西游,西门竹,裴东厂和黄硕说道:“咱们只要行动起来,你们一定要全力以赴,尽量悄无声息中解决掉战斗。”

        “如果说没办法避免,必须要开枪的话,枪声响起就是信号,到时候十分钟倒计时,时间一到必须彻底懂不懂?”

        “是!”

        “我来当先锋!”

        楚牧峰说着就和紫无双走了出去,而在他们两人背后,跟随着的是一支二十人的精锐队伍,他们全都穿着岛国军服,每个人的手中都攥着硬弩,眼神锐利的盯视着四周。

        以假乱真是第一步。

        “站住,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咻!

        就在宪兵队外的哨所,看到楚牧峰他们的时候,刚想要发问,谁想紫无双就抬起手来,两枝袖箭闪电般射出,直接命中哨兵的咽喉。

        突袭行动就此拉开序幕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