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佛系田园在线阅读 - 第477回

第477回

        即将想出一套靠谱的方案,对方接了,一双红肿的大眼睛赫然出现,一张仿佛嚎啕大哭过的脸就在眼前,吓了他一大跳。

        “……”

        真、真哭了?肿么办?这要怎么哄啊?!在线等,急!

        “年哥,”他一脸无措的窘态非常明显,罗小妹擦着眼泪,将镜头对准跟前那盘红通通的炒饭,辣得咧咧咧的说,“如果我说是被辣成这样的,你信吗?”

        农伯年:“……”

        不信,哪有这么巧?难为她在拒接的短短时间内弄出这些道具。

        他欲言又止且充满歉疚的目光,像一把锥子直戳她的心窝子,气馁了,“我没说谎,刚才就是这样……”放飞自我,把吃生菜包的步骤重复一遍再塞入口中。

        嚼了嚼,咽了,然后表情呆滞坐了片刻,突然镜头被转个方向,在他关爱智.障的目光注视下她一阵风似的刮出亭外,跑来蹦去,蹦来跳去。

        最后消失在镜头里,然后听见水槽在哗哗的响。

        农伯年忍不住再捏捏眉心,她好像真的活腻了,一直在作死的途中。

        尽管被辣成这样,太刺激了!用清水洗过脸洗过嘴巴,再把桌面的救命饮料全部喝一遍,在外边翻几个筋斗回来,继续吃得津津有味。

        农伯年:“……”

        他要拿什么来拯救她?他嗜辣的爱人~。

        平生就这点爱好,谁都劝不了。

        “我这辈子除了一口吃的还有什么人生追求?这点辣算什么?如果有更辣的我还要尝一尝。”她一边吃一边哭着说,时不时拿纸巾摁一下红通通的鼻子。

        农伯年:“……”

        想起她上辈子那最后的一段悲催时光,什么都吃不了,估计成了她的执念。这辈子又有药物改善身体机能,变得有恃无恐。

        唉,不见棺材不流泪,改天让罗宾找个借口拎她去体检。重点检测目标是她的肠胃,以免恶梦重演。

        味蕾也要检查一下,那么辣的玩意她怎么吃得下?可能味蕾出了问题……

        第二天,罗青羽在山门口接受昨晚那位阿标为他的出言不逊的道歉。文叔在一旁监督全过程,免得这小子蒙混过关,草草了事。

        谷翔没来,村民们表示情有可原,他毕竟是城里人,拉不下脸面向她道歉。正如他所说,他只是单纯的喜欢一个人,对方未婚,他就有权利展开追求。

        他不认为自己有错,道歉是不可能的,那晚便连夜回了城。他的妹妹谷采吟倒是跟着文叔等人来了,代兄长向大家赔罪,因一己之私闹出这么多麻烦。

        是向大家赔罪,谷采吟歉意的向众人鞠了一躬。

        前世的工作,让罗青羽养成一个习惯,经常无意识的留意别人的言行,揣摸对方的需求与购买欲.望。可能她想太多了,对方貌似没有向她道歉的意思。

        谷采吟的这个鞠躬是给村民们的,而罗青羽也在场才沾了大家的光。无所谓了,对方打什么主意不重要,只要那谷翔不再搞事就好。

        眼不见为净,互不干扰。

        既然道了歉,这事就此揭过。

        不过,罗青羽并未叫停年哥对谷翔家的调查,他说过的,如果查出有问题直接让人处理;如果没问题,那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用不着她特地叮嘱。

        曾经看过这样一句话: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

        她深以为然,前世生了孩子以后就一直这么想的。罗萱的前半生活得浑浑噩噩,待明白过来已经太晚,只能认命、认真地活下去。

        这辈子,是老天给她机会弥补上辈子的遗憾吧?

        罗青羽回到山里,不经意的抬头仰望,天空一片蔚蓝,阳光灿烂。一朵朵洁白的云团在轻缓移动,悠闲自在的,仿佛连时间也变慢了。

        少了山下那群人在耳边的叽叽喳喳,整个世界一下子清静了。

        她站在门口想了想,反正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干点什么有些对不起自己。于是让四只汪留家看守,回屋准备一些干粮,换上一身宽松的方便干活的衣物。

        最后头戴一顶草帽,独自来到父母承包的山头。从四位长辈的院里扛出农具,帮他们完成计划垦出一大片菜园来。

        菜地的土壤尚未滋养好,无妨,等乌甘草熟了,烧成草木灰撒在地里也成。爸妈和干爸妈他们中秋节就要搬进来住了,总不能让他们每天回枯木岭摘菜。

        正式入住后,还有大把活等着他们……

        中午,罗青羽懒得回家,用泥块叠起一个临时泥灶,在附近拾些干柴枯叶生火。从原色帆布袋翻出一个不锈钢饭盒,里边有一包方便面、辣酱和火腿肠。

        拿过一个水壶,里边装的是从家里带来的开水。现在变凉了,用饭盒加热煮面条吃。

        等吃时,她抽空拍照,发到朋友圈给亲朋们观察进程。

        这时,冯莱发视频通话给她,问她在不在家。罗青羽把镜头一转,直接拍自己在田头煮面条的场景给她看,手指招招:

        “过来体验一下?”

        冯莱原本兴致勃勃的,一听要体验农民的生活,一张脸顿时拉得老长,脑袋摇得跟拨浪鼓:

        “谢了,我刚从泥坑里跳出不久,受不了那份苦。”

        原来,她和钟康明在丁家闲了一两天,到谷展鹏家的燕子岭逛了一遍。日子长了,不帮忙干活说不过去,于是天天帮丁大爷除草和种花种草,累个半死。

        今天,丁寒娜陪爷爷出去走亲戚了,不方便带他们。他俩闲着无聊找到罗家的山门口,结果得知她在地里干活。

        “谷展鹏家有个鱼塘,供人钓鱼的,你们可以到那边看看。”罗青羽建议说,并让他们去燕子岭寻谷展鹏的表妹阿彩,她会告诉两人怎么走。

        “行,你继续,我们走了。”说完,冯莱很不仗义的挂了电话。

        罗青羽也没在意,挂了电话端起泡面吃了起来。今天放的辣酱不是魔鬼辣,那种辣过头了,她不想在田间瞎头瞎脑的到处跳。

        吃完后,回爸妈的院子把饭盒洗干净,摘一把青草把水渍擦干,装进包包里。另外,她习惯了吃饭后果,哪怕在外边也不能亏待自己,何况这是在山里。

        万寿山有很多地方她没去过,太大了。儿时随外公走过的地方,现在还有一些没逛过。

        凭着儿时的记忆,罗青羽来到一座无主山头,记得这里有一棵野樱桃,不知熟了没。她正到处张望,忽然隐隐听见一阵阵的小孩在嚷嚷:

        “小梨,快走吧!大家走远了!”有个小姑娘似乎急得跺脚。

        “我没空,你自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