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左明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章 我也不是好惹的

第两百七十章 我也不是好惹的

        明白怎么回事,张九言自然是不敢再多做耽搁,悄悄退去,隐没在漆黑的夜色中。

        回来后,张九言哪里还能再多留,也不敢骑马,怕弄出动静,牵着鲲鹏就鬼鬼祟祟,蹑手蹑脚的悄悄走了。

        “驾,驾,驾,,,”

        张九言一路打马,急速向着自己的陈家沟山赶。

        现在李自成打上门来,自己机缘巧合之下,竟然是提前知道了他们的打算,

        张九言很高兴,正好借此机会,将他彻底铲除,拔掉这个心头之患。

        上了山,回到山寨,山寨里的人才刚刚醒来,张九言便召集大家集合。

        不过张九言集合人马,倒是没有向他们谈李自成要打上门来的事情,而是给他们按时发放饷银月粮。

        别看张九言几番折损人马,但是每天也有人来投奔,所以这人员补充不是问题,

        便说现在,包括刘宗敏和高杰在内,手下一共有五十三人。

        其中按照张九言之前定下的标准,参与了战斗厮杀,立下功劳的,两人全额领月粮一百斤,饷银二两。

        那些新加入的,还没有参加战斗厮杀的,则是减半,月粮五十斤,饷银一两。

        这样的制度安排,也没人不服气的,便是那新进来的人,也是没人敢说什么,

        毕竟人家比自己领的多,那是人家拿命拼来的,

        自己要想待遇一样,那也得跟着他们干,跟着他们去厮杀。

        心里抱着这样的想法,当这些新人领到月粮饷银后,除了高兴,也多了一番踌躇满志,

        只盼望找点打一场,把自己的待遇提上去才好,免得自己回家去,被家人问起来为什么比别人领的少,没面子。

        这些人的神情变化,也是被张九言看在眼里,张九言对这样的效果也是很满意。

        人,就得有向上的动力才行。

        发完粮饷后,张九言勉励了他们几句,便是让他们散了。

        “宗敏,高杰,九真,你们留下。”

        留下他们三人,张九言对他们说道:“李自成受了张存孟的请托,马上就要打来了,

        我们要提前准备,这一次,我便要让李自成知道我的厉害。”

        张九言和李自成之前,那明争暗斗的事情,刘宗敏和高杰,张九真他们都是知道,

        双方迟早要爆发冲突,这也是大家心里都明白的事。

        此时一听那李自成竟然是要联合张存孟打上门来,三人都是咬牙切齿,

        刘宗敏怒道:“这个李自成,大哥几次三番帮他,他竟然联合外人来打,真是狼心狗肺。”

        高杰对李自成那也是越来越看不上。

        以前他还想要去投奔李自成,

        但是自打跟张九言一起,看了贺人龙是如何将李自成轻易打败后,李自成在他心里的形象早就塌了。

        现在他和张九言亲如兄弟,还认了张九言姐姐做姐,那更加是和张九言荣辱与共,

        现在一听李自成要打过来,那也是气愤难当,骂道:“李自成这个王八蛋,不知死活,看我怎么收拾他。”

        张九真倒是没有说什么狠话,但脸上也是生气,脸都气红了。

        他们个个气愤,但都唯独没有害怕,这是张九言很满意,很欣慰的地方。

        摆摆手,张九言说道:“好了,我们还是说说怎么打败他们,这一次他们来了差不多三百人,是我们的五六倍。”

        “大哥你说怎么打,我们就怎么打。”

        “对,我们都听大哥的。”

        “好。”

        张九言大叫一声好,而后说道:“这一次,我要他李自成未到山腰,先死一半。”

        张九言气势汹汹,杀意浓浓,令人骇然。

        ,,,,,,

        当天下午时分,李志成带着人马,进入到了陈家沟。

        陈家沟的居民见李自成一伙人来势汹汹,都是惊恐不已,

        大家纷纷紧闭家门,躲在家里拿着菜刀木棒,生怕李自成一伙人来洗劫。

        不过这时候的李自成,那目标是张九言,再加上他现在粮草不缺,还没到见人就抢,见人就杀的地步,

        所以一时之间,他倒没有为难那些居民百姓,而是直接直奔那陈家沟山而去。

        坐在马上,李自成一手挽着缰绳,一手叉腰,样子威严,令人生畏。

        对于张九言,他那是早就打听清楚了,手下也就四五十人,

        之前打败艾万年,那是张九言投机取巧,趁贺人龙走了,才是夜里去偷袭艾万年得手的。

        “哼。”

        李自成冷哼一声,对张九言越发的瞧不上,说道:“张九言这小子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会偷奸耍滑,若非如此,他坟头早已是长满荒草。”

        也许是几次的接连失败,这让李自成对张九言越发的反感,以此,来掩饰自己的无能。

        一边的张存孟听了,附和道:“不错,张九言此贼伶牙俐齿,尖耳猴腮,若不是长着一张好嘴,他又能有什么能耐。”

        李自成斜眼撇了撇张存孟,没有搭理他。

        对于张存孟,李自成那是如过山车一般经历了许多变化。

        最早的时候是崇拜,那真是崇拜,谁叫人家成名已久,是大哥呢。

        到后来就是失望,手下千八百号人,个个是好手,竟然被人莫名其妙的给端了,一败涂地。

        而且这个端他老窝的人还是张九言。

        现在,那直接就是反感,瞧不上了,身边只有几个人了。

        好好一个大哥,混到现在这地步,得力的猛将全死了,罗罗也散了,混成这样,还好意思说话,也不害臊。

        感受到李自成的冷淡,张存孟自然是不爽,要换以前,那当即就要命人将李自成大卸八块

        不过现在,那是今时不同往日,有火也不敢发作。

        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看着张九言死。

        只要能够有机会看着张九言死,他便是受李自成的气,那也是认了。

        一阵尴尬,张存孟闭上嘴巴,乖乖退到一边。

        这时,那刘国能驱马靠近,对李自成说道:“大哥,张九言那小子诡计多端,

        我们是不是先找个地方落脚,等打探清楚了他的底细,再山上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