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想当圣师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绕口令

第二十二章 绕口令

        下午!

        临近夜晚。

        西方太阳璀璨的光芒,倒映在洁白无瑕的云朵之上,西方的天边犹如一片火红色海洋。

        夕阳西下,一片火烧云下。

        高大巍峨的神都城墙,此时看去较为渺小,犹如沧海一粟不值一提,因为已经看不见了。

        陈庆丰最后看了一眼神都,目光自神都方向收回。

        此时陈庆丰走在一条小路上面,神都城外开阔的一条用石子碾压修成的官道,再走了一段后,直接沿着一条小路走。

        前方一条河流出现于道路前方,河流湍流不息,浩浩荡荡的流淌着。

        这一条河乃是钱水,钱水和渝水还有康水合称为三水,此三水环绕神都,向来是神都屏障之一,而三水皆是安江余脉。

        安江横贯东西,乃是一条长达上万里的水域,大大小小的分支无数,三水闻名天下,自然是因为其环绕神都。

        流水声音自陈庆丰耳旁响起,河流已经拦在了前方道路前,上面有着一座藤桥。

        藤桥是用着藤条制成的绳索,固定在河水两岸,然后下面捆绑着木板,伴随着西北风的吹拂,这简易的藤桥开始晃动起来。

        藤桥没有多少保护措施,两条藤条绳索,相隔大约半米的位置,然后有着绳索捆绑着木板。

        陈庆丰站在藤桥前,暂时停顿了一二,这河水两岸相隔差不多二三十米,就这一座藤桥,也不知道怎么修建的,而且看上去也不怎么保险。

        最为关键是陈庆丰不会游泳,略微停顿一二,陈庆丰前方藤桥的位置,却是已经出现了人影。

        陈庆丰彻底的熄了上藤桥的意思,这藤桥上面错开,陈庆丰无此本事。

        陈庆丰观摩之下,对面来者速度并不慢,不大一会的功夫,就已经自对岸走了过来。

        陈庆丰看的清楚,来者身着麻衣,脚下是草鞋,麻衣上面也有着多处缝补的补丁,并且有一些驼背,手掌较为粗糙,指甲中的黑泥,宛如洗不干净。

        陈庆丰看着来者人数,下意识的数了起来,一共有着六人,他们装束都是大同小异,显然是陈庆丰不久前路过的村落男丁。

        他们相互帮忙搀扶,都稳当的站在河岸旁,看了陈庆丰一眼后,陈庆华贵的衣衫,显然让他们当做了麻烦,也是不敢招惹的对象,打算自陈庆丰身旁绕过去。

        见此陈庆丰缓步上前,拦截在了六人的前方,陈庆丰也不废话,眼见着天色已经不早了,陈庆丰打算把自己的每日任务给完成了。

        看见陈庆丰的拦截,其中一人开口讲道:“天色不早了,我们着急回家,还请贵人行个方便。”

        此时没有侯府的人配合,就需要陈庆丰花费功夫了,其方式也简单,陈庆丰拿出了一块碎银子,直接自众人面前晃动,然后开口讲道:“耽搁诸位一会,听某讲述一个故事,这就是诸位的报酬。”

        钱能通神,光是六人那不断看向银子的小眼神,就能够知道他们的选择,也不着急回家了,一个个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环绕着陈庆丰静静的等待着。

        陈庆丰把手中把玩着碎银子,也不怕财富外露,引起这六人的贪婪杀机。

        裘千丈人物卡武力值底下,但再怎么低也是有两下子,那通臂六合掌怎么也能够对付六位营养不良的普通人了。

        这一次任务也简单,是要在城外给五人讲述一课,只要五人听不懂,那么陈庆丰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这随意找来的五人,要比侯府寻找的那十人还要稳当。

        毕竟侯府不是陈庆丰的,谁知道他们怎么忽悠自己,到底用不用心,虽然认为他们当中没有人识字。

        毕竟这年代识字,那也是高端人才,光凭借此等本事一辈子是吃穿不愁的。

        但陈庆丰为了稳妥,还是亲自询问了一句道:“有识字的吗?”

        六人都摇头,见此陈庆丰一安,但也不放心,毕竟总有意外。

        此番陈庆丰准备充分,一共两套方案,上一次就因为准备不充分,从而的功败垂成。

        这一次教授的课程,分为高级课程和低级课程,高级课程专门为识字者准备,到时候只要难为住这位,就算是成功了,毕竟识字者都听不懂,余下自然也听不懂。

        陈庆丰率先要讲述高级课程,对于自己准备的高级课程,陈庆丰打算传授他们算术。

        算术最为难学,这一门博大精深的课程,陈庆丰直接忽略了加减法,开始上乘除法,这看似也不是太难,但要是不懂算术,那就和天书一样。

        陈庆丰因地制宜,会识字,再会算术,这样的概率太小了,要是会这二者,早就有一个体面生计了。

        也没有什么太高深的,陈庆丰先尝试一二,一番吐沫横飞后,看着一个个目光茫然的看向自己。

        陈庆丰余光朝着任务上面看去,一点变化也没有,陈庆丰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刚刚讲授一切,根本不作数,因为这不是眼前人能够听得懂范围,不算是传授课程。

        自己不愧是聪明人,竟然能够想到此种办法,上一次就是轻敌了,这才给了那越人可趁之机。

        要是陈庆丰也如这一次试探,先从高级的来,先过一遍,肯定那越人也得蒙。

        乘除法这是要根基的,启蒙自然是加减法,陈庆丰试探一次后,自然要从加减法开始传授,不过不会选择十以内的加减法,想起自己昔年的英武之举,数手指头,这肯定得十以上的加减法。

        陈庆丰又讲述一番,发现一个个茫然,而任务依然是未完成。

        陈庆丰发现自己讲的还是高端了一些,看来是要十以内的加减法了,这不会像是上一次有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了。

        不过,这个较为危险。

        很多不懂算术,可懂得算钱的。

        陈庆丰不由的沉吟一二,最后打算还是来上一段绕口令吧。

        不求他们说的字正腔圆,没有停顿流畅背诵,只求他们能够背下来即可。

        绕口令看着读都容易错,更加不要说是背诵了。

        陈庆丰不由的为自己的智商点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