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想当圣师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天家无情

第十九章 天家无情

        池塘溅起涟漪。

        金色的鲤鱼浮出水面,鳞片自阳光照耀下,反射出金黄之色。

        不远处的位置,陈庆丰走出一步,两步,三步,一直走到第七步的位置,自后方传出一道柔和的声音。

        “恭送先生!”

        陈庆丰微微回头,看着九皇子站立起来,已经双手合拢躬身一拜。

        到此时,陈庆丰一颗急剧跳动的一颗心,才算是彻底的安稳下来,陈庆丰淡然一笑,身披鹤氅,手中羽扇自胸前缓缓煽动,步伐稳健的离去了。

        自一位手持着拂尘的引领下,很快就已经离开了池塘。

        内侍引领陈庆丰,走过了一处处美景,一直来到周王府邸门口时,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许久的时间,足以看出周王府邸的辽阔,无愧于最为显赫的亲王皇子。

        在周王府邸门口的位置,陈庆丰突然注意到不远处一人来此。

        远远相望,双方已经相互认出了对方身份。

        那是卫侯。

        不知道为什么?

        卫侯也正要离去,和陈庆丰正好的碰到了一起。

        看见卫侯陈庆丰本能的止步,陈庆丰最不愿意见的人当中,这位卫侯高居前三之列。

        陈庆丰止步不前,远处的卫侯也如此,二者都停顿下来。

        看着卫侯不前,陈庆丰心中疑惑,这位为何如何,不过这是一次机会,陈庆丰不想放过和卫侯错过的时机,向前走去刚刚离开府邸,还不等走上官轿,一声叫唤声自后面传来。

        陈庆丰看见了一位内侍,此时站在内侍身旁的是卫侯,陈庆丰心中无奈,不太乐意的朝着内侍走去,依稀间陈庆丰好像是看见了卫侯也不太乐意的神色,再看卫侯神色如常,刚刚那是陈庆丰幻觉,以己度人的结果。

        。。。。。。。

        九皇子目送对方离开,直至到陈庆丰背影消失在视野中,这才浮现出嘴唇翘起,浮现出了笑容,这一笑自是风情万种。

        怕自己不见他了,竟然说出了大礼。

        自己贵为大乾亲王,什么天下奇珍没有见过,大礼?不过是班门弄斧而已。

        不过最后那离去举动,倒是有一番气魄,加上也还算聪慧,再见一次又有何妨。

        低不可闻的声音响起:“有趣!”

        一旁侍立,充当奴才的洪公公,缓缓的点头认可。

        九皇子声音再低,也无法隐瞒过洪公公,肃穆的神态消退,浮现出淡淡的笑容讲道:“老奴也感觉有趣。”

        洪公公对着九皇子一拜,然后平和的讲道:“时间不早了,老奴也该回去了,此间种种老奴自会禀告陛下。”

        九皇子神色一正,搀扶起洪公公讲道:“孤送您!”

        洪公公掌管皇城司本就位高权重,尤其是对方还是当今圣上御前红人,自身也是一代宗师,值得众位皇子的敬重。

        洪公公伸手制止了九皇子,略微摇头讲道:“不必劳烦殿下了,只是老奴也有一言告诫殿下。”

        “陛下贵为天子,不能以自身喜好而误国事,既然殿下也要踏上这一条路了,未来恩宠当自会有着波动,还请殿下心有准备。”

        “有此一言,也顶的上往昔情分了,所以以后逢年过节就不必想着老奴了。”

        “老奴是不会再收了。”

        洪公公说完后,笑容以收,神态较为冷静,目光透漏着一股冷意,手中拂尘轻轻一甩,径直的离去了。

        九皇子看着洪公公的背影,笑容也消散一空,双眸中的紫意越发旺盛,已经压过黑色瞳孔,化为了一双紫眸。

        往日父皇宠爱,这是因自己男生女相,并无争位可能,这自己岂能看不破。

        但这离去的洪公公是不知道,还是看破不想说。

        父皇对自己时常赏赐,刚刚成年不久,就已经封为亲王,远远超越二哥晋王和四哥秦王。

        这等宠爱九皇子非但没有安心,反而遍体生寒,这完全是把自己架在火炉上面,就算自己无能力争大位,但二哥和四哥他们会怎么想?

        人性天生为恶,嫉妒和羡慕,这不由人控制。

        一天天下来,早晚都腐蚀二哥和四哥之心,到时候当他们继承大位,幽禁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不争,未来必死无疑,争了有机会存活,甚至是哪怕死了,九皇子也心甘情愿,这至少自己努力奋斗过。

        九皇子微微一叹,双眸中的紫意消退,转眼间双眸恢复,只是浮现着着阴霾。

        九皇子仰望着天穹,看着蔚蓝色的天空,那飘动着的白色云朵。

        自己不争要死,争了也落入父皇您算计中。

        二哥和四哥相争,势如水火,夺嫡之争,已经影响朝堂,所以您要再填一位、

        为二哥和四哥添加一位敌视的目标,好为您打击二哥和四哥,消减二哥和四哥的势力。

        九皇子自嘲一笑,充斥着淡淡的讽刺,自己根基不足,所凭唯有父皇您,让儿臣给您当刀,好控制二哥和四哥的势力增长。

        同时也给父皇您当做二哥和四哥的磨刀石,自始至终我的活路就不多啊。

        父皇好狠的心。

        天家无情,您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多年前,您就开始布局了,这天下上至皇子,下至农夫,都是您的棋子。

        【太阴森罗录】这一门天下奇功,自始至终我都怀疑是父皇您给的,我屡次废除此功,次次都是功败垂成,太巧合了。

        这一次获得的方法,来源也是有问题,都太容易了一些。

        父皇您狠心,就不要怪儿臣了。

        儿臣只想活着啊。

        九皇子攥紧的手掌,指甲已经刺入到了肉中,滴滴的鲜血已经流淌出,缓缓松开手掌,看着手掌上面的鲜血,九皇子微微咬牙,目光恢复坚定。

        看着一旁犹如摆设,像是一位雕像,平静站立的一位中年男子。

        对方乌黑长发洒落,额头上面捆绑着一根金黄色的金绳,像是金箍一样,宽大的衣袖随风抖动,正束手而立,平静的注视着九皇子。

        这位从始至终都一直站在一旁,但不论是洪公公还是陈庆丰,全部都没有看见对方。

        双方对势一眼,九皇子躬身一拜道:“还请孟师相助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