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想当圣师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戏中戏

第十七章 戏中戏

        池塘中水波荡漾。

        一条条鱼先后浮现,鱼鳃浮出水面,不断的闭合张开。

        暖风徐徐吹拂,犹如一只无形之手,轻轻抚摸过水面,溅起一圈接着一圈的涟漪。

        周王态度诚恳,目光真挚,诚心凝视着面前陈庆丰。

        看着周王双眸中蕴含的一丝紫意,柔弱如雨,却是透漏着诚恳,宛如陷入绝境中,要死死的抓住陈庆丰这一根最后救命稻草。

        天家血脉,果然是不可小视。

        言辞如刀,刀刀刺入陈庆丰心中。

        简单的几句话,就已经把陈庆丰逼迫到了绝境中。

        伪装为陈大先生,旁人都可以知道真假,甚至是侍立于一旁如奴仆的洪公公也可以知道,但唯独有一人不能知道。

        那就是面前的九皇子。、

        九皇子要是晓得,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乃是哄骗自己开心。

        陈庆丰不晓得九皇子会怎么样爆发,到底引发出什么样的后果,只晓得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肯定是恼羞成怒下的替罪羊,肯定是不得好死。

        这一刻,心脏不断跳动,速度是越来越快。

        内心中紧张已经到了极致,要不是这几日发生了不少事情,陈庆丰心理素质增强,此时已经能够被周王看出端倪来了。

        心跳越来越快,陈庆丰表面上,却是浮现出一丝微笑。

        缓缓伸手端起桌案上面的茶杯,端起茶杯自己轻轻喝了一口,借此动作掩饰慌张,同时也在拖延时间。

        陈庆丰回想着关于九皇子的一切资料,此番来临前对于见谁,陈庆丰事先也有所了解,也掌握了大致资料,心中也是有所判断。

        九皇子为天家血脉,被封为周王,乃是众皇子中数一数二的。

        能够和九皇子抗衡者,唯独也就是二皇子晋王,四皇子秦王,余下诸如什么齐王和魏王此等王爵,未曾有皇子获取。

        大多都是一些鲁王,蜀王,宋王之类,他们名义上并未有什么竞争之力了。

        而在九皇子未曾成年前,一直都是双王相争,晋王贵为长子,深得朝廷之上文臣之心,可秦王骁勇,深得军心,二者摆明车马,争夺东宫储君之位。

        九皇子柔弱如女子,外加年岁尚轻,这在陈庆丰眼中,根本是毫无竞争之力,毕竟要想争夺东宫储君之位,不可能一直躲躲藏藏,如此担当都没有,岂能为君,执掌社稷。

        九皇子要见真正的陈大先生,到底是要干什么?

        陈大先生不是善类,一举一动非是为天下开太平,而是要世间起刀兵。

        一个字:乱!

        这就是天下间动乱的源泉,作为统治阶层,九皇子要见陈大先生,以前陈庆丰认为是年少的好奇,但亲自见面验了一下九皇子的成色,九皇子真正目的绝不止于此。

        陈庆丰此时茶杯离开嘴边,缓缓的朝着桌案上面放下,伸手拾起摆放于一旁的羽扇,缓缓的对着自己煽动起来。

        和造反头子接触,那么证明着对方也有野心。

        九皇子要争夺东宫储君之位?

        不对。

        要是只想入主东宫,何必和陈大先生接触,直接摆明车马即可,没有必要这么复杂。

        陈庆丰浮现出了种种想法,但最后一一都被否决,掌握的讯息不多,外加时间有限,想要猜测出九皇子这等城府深沉者,那简直就是开玩笑。

        玩笑?

        对,就是玩笑。

        陈庆丰脑海中灵光乍现,此时突然明悟了一件事情。

        有一件事情陈庆丰发现自己从始至终都大错特错了,一直都想要努力扮演陈大先生,好不被九皇子发现。

        陈庆丰回想着当初培训时,可不光是陈庆丰一人,陈庆丰有此殊荣,端坐于九皇子面前,那也是击败了一位位竞争者才脱颖而出的。

        这等蒙骗皇子,绝对乃是机密,可卫侯的举动很敷衍,动静太大了,根本不怕自己发现,甚至是和面前的九皇子举报。

        所以自己凭什么认为九皇子会不晓得?

        陈庆丰想通此点后,心中紧张一下子舒缓不少,摇动着羽扇微笑着讲道:“殿下想法,我以尽知,只是不知道殿下要什么效果?”

        九皇子闻听陈庆丰开口,不由的缓缓起身,对着陈庆丰弯腰一拜,语气诚恳的讲道:

        “孤幼时懵懵懂懂,无意间炼了天下奇功【太阴森罗录】,以至于男身女相,苦不堪言,此功哪怕孤不练,也会自行运转,功力一日日增长,就算废除此功,也会自动筑基,再行衍生出太阴内力。”

        “孤已经先后废除三次,以至于留下隐患,每月皆有一日要承受寒冰侵蚀之苦。”

        “先生为奇人榜第一,天文地理,琴棋书画,捉鬼除妖,望气观相无不精通,必定有方法让孤废除【太阴森罗录】。”

        陈庆丰已经提到嗓子眼的一颗心,此时伴随着周王诚恳的话语,非但没有放回肚子中,反而跳动的更加迅速。

        九皇子已经知晓自己是假的,这根本就是一场戏。

        陈庆丰内心浮现出讽刺,不论自己说什么,就算是说今天吃啥了?

        九皇子都会说好,先生聪明,真是都把自己当做傻子看,最后会把话题引导到必须说出的台词上面,自己也就是那小配角,配合着主角周王完成这一场戏。

        卫侯培训自己,弄一位假的陈大先生是戏,九皇子装作不知,特意抽出时间,专门和陈庆丰一见,这还是一场戏。

        两场戏叠加在一起,这是什么?戏中戏?

        这一场戏,九皇子有九皇子的目的,卫侯也有卫侯的目的,这些权贵玩的开心,但作为其中的重要配角,陈庆丰玩的却是命。

        陈庆丰心中一寒,真正的危机已经出现了,不是卫侯,而是面前的这位九皇子。

        当对方利用过后,完成自己的目的,陈庆丰就要消失了。

        心中一片苦涩,这一场开场杀,不知道何时结束。

        不能被九皇子掌握节奏了,这样下去无非是自己在对方掌控中,逐渐引导出某种方法,被九皇子奉为金玉良言。

        对方早就准备好了一切,万事俱备,只差自己这一个名义,就算是牛粪泡水,也能够废掉这太阴森罗录练出的太阴内力。

        所以要自救,展现自身价值。

        在这生死局中获取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