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想当圣师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洪公公

第三章 洪公公

        清晨,朝阳初升!

        犹如巨大的火团,弥漫着红彤彤的光芒,驱散着缠绕着大地的夜色。

        天地间刚刚蒙蒙亮,陈庆丰已经自床榻上苏醒,这一觉是穿越至今,睡的最安稳一觉,就是时间短暂了一些。

        打着哈欠陈庆丰自床榻上爬起来,迅速的穿起了衣衫。

        陈庆丰作为卫侯府邸客卿,待遇自然是不低,在卫侯府邸中专门占据着单独的院子。

        院子中摆放着盛开的花朵,花团锦簇,弥漫着一股花香,清晨中花朵上面沾染着露珠,正在随着微风的吹拂缓缓的流动。

        陈庆丰推开院落的院门,掩盖在浅蓝色衣袖下的两条粗壮臂膀,已经横立于陈庆丰的前方。

        两位体魄强健,肌肉隆起,大约一米八上下的大汉,正站在院门两旁,他们像是两尊铁塔门神,不知道何时已经守在了此地。

        其中一位皮肤黝黑的大汉,放下了自己手臂,双手抱拳赔罪讲道:“陈先生勿怪,今日有贵客登门,侯爷担心陈先生,特此请我们二位保护陈先生,外面人多眼杂,恐出现意外,陈先生还是不要外出为好。”

        话语落下,再无其他言语,漠视的注视着一切。

        陈庆丰缓缓摇头讲道:“我非是要外出,是早上醒来腹中饥饿,还请二位谁辛苦一下,去弄一些早点。”

        “陈先生放心,早饭一会就会送到。”

        陈庆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去了,随着陈庆丰离开,院门缓缓关闭。

        重新回到房屋中,陈庆丰端坐于床榻上,眼底中生出阴霾之色,不能离开院落,这每日任务也就无法完成了。

        等一等,看看是谁送餐。

        要是其他奴仆和丫鬟,证明着自己不能离开,可没有断绝和外面的联系。

        这样自己还能够尝试一下,叫来十个奴仆,也是勉强的能够完成。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院门已经被推开,顺着窗户能够看见还是刚刚那为皮肤黝黑的大汉,对方端着茶盘,上面正是一些早点。

        有着一碗米粥,一碟小菜,还有两个肉包子。

        对方敲门后,得到允许后,把早餐放到了桌子上,恭恭敬敬的退下了。

        真狠啊,看来是完成每日任务,抽取双s级卡片行不通了。

        目光看向蓝色的稀有卡片,依仗的就是这一张d级卡片裘千丈了。

        贵人不曾前来,来的是侍卫,其目的已经很明确,侍卫是来验一验陈庆丰成色的,要是连侍卫这一关都过不了,那么代表着陈庆丰就没价值,换一句话而言,就是死亡。

        侯府!

        正门大开。

        卫侯已经恭恭敬敬站在府外,静静的开始等候。

        不久,马蹄声传出。

        一众身披黑甲,头戴黑盔,面部覆盖在黑色面罩下的骑士,骑乘着马匹缓缓来到卫侯府邸前。

        骑士拉紧缰绳,披着的黑色长袍,让他们看去犹如一片阴影,翻身下马的动作,整齐如一,犹如一人。

        一辆马车正被骑士拥簇于中央,一位骑士自马车旁放下凳子。

        马车帘幕掀开,一位面白无须,两鬓斑白,肌肤稚嫩,犹如十岁孩童,那一双眼睛,充斥着沧桑,缓缓的起身踩踏着凳子,自马上上面走下。

        卫侯看见来者,目光中浮现出一丝疑虑,这是皇城司,黑玄军,有此阵仗者,必定是皇城司司使洪公公。

        这位是常伴陛下左右的内务大总管,不敢怠慢连忙上前几步,毫无王侯气度,恭恭敬敬的讲道:“怎么会是洪公公您亲自前来?”

        “这事让其他公公代劳,跑上一趟就可以了。”

        洪公公伸出白嫩的手掌,缓缓摇动讲道:“这是陛下吩咐的事情,做奴才的哪敢不敬心。”

        缓步朝着卫侯府邸走来,悠悠的开口讲道:“侯爷已经安排好了?”

        卫侯连忙回答讲道:“自获得陛下口谕后,臣不敢有半分怠慢,一共寻找到十位相似者,遣人教其读书习字,礼仪尊卑,培养其气质。”

        “经过半年来淘汰,唯有一位合格者,名陈庆丰。”

        “天生白发,双眸患有眼疾,色泽灰白,正符合风云榜中奇人榜描述相貌,无任何外力导致。”

        洪公公听见卫侯解释,不由的抚掌称赞讲道:“好,好,好。”

        “陛下吩咐下来的事情,唯有侯爷办的最为妥当,咱家已经前往了其他各处,看似都符合特征,实则不是功法导致,就是用药石之力,这等手段太过粗糙,岂能够瞒过九殿下。”

        “这样的人,咱家岂敢往九殿下身旁送,陛下最为喜爱九殿下,要是惹得九殿下大怒,岂不是拖累咱家。”

        卫侯亲自引领着洪公公在侯府中行走,洪公公手中持着佛尘,漫步走在侯府,目光看着前方一座假山,不由的伸手指向假山讲道:“这就是陈老侯爷的战利品,那座闻名遐迩的星纹假山。”

        “色泽尚黑,上有细纹,犹如星辰,不会错,这就是星纹矿石,”

        “乃是铸造星辰刀的主要材料,而星辰刀为鬼宿战阵根基。”

        “鬼宿战兵历年逞凶,杀我大乾子民,要不是陈老侯爷马踏南越,一战灭国,还不知道我大乾要死伤多少子民。”

        卫侯心中凛然,神态叹息讲道:“南越灭国,鬼宿战兵最为重要的战阵图录失踪,连带着星辰刀也无法炼制,昔年声名赫赫的鬼宿战兵,已经烟消云散,这星纹矿石也只能够充当摆设。”

        “家父这一战受创,至今已经闭关养伤十年,依然还未曾出关。”

        洪公公可惜的讲道:“陈老侯爷赫赫之功,此番前来咱家本想见上一见,不曾想却是无缘。”

        “前方这院落,就是陈先生的居住之地吧,咱家自己前往就行了,你们都不用跟来了。”

        卫侯看着洪公公走入院落,双眸中一片凝重。

        希望这陈庆丰能够让其满意,彻底的结束掉这一次事情。

        哄骗皇子,这罪名不小。

        继续做下去,可不是一件好事。

        陛下垂垂老矣,皇子皆以成年,军中悍将桀骜,天榜第三,前朝大离国师,远走域外闭关三十载,仔细算来出关回返中原之日已在眼前。

        局势叵测,稍有不慎,就是毁家灭门。

        多事之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