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唐柔的请求

第四百六十二章 唐柔的请求

        洪泽河岸边的老垂柳已经抽出了翠绿的嫩芽,河岸边湿润的泥土中也钻出了一些嫩绿色的水草,初春的微风在阳光下有种别样的温暖。

        望着微风吹皱的河面,安子善沉默下来,他本来打算带唐柔去尚未投资开发的柏山风景区看看,然后在游玩的过程中寻找机会探下她的底。

        却没想到在办公室聊了没几句,对方就借口让他带出来走走。

        现在更是两人安静的站在河岸边,这阵仗,怎么看都像是要说很重要的事情,瞥了一眼唐柔有些忧伤的侧脸,安子善猜测这个故事可能是个悲剧。

        正在安子善胡思乱想的时候,唐柔的声音如陈旧的磁带发出的喑哑一般,骤然回荡在自己耳边。

        “正如善小弟刚才猜测的那样,我们唐家确实是个大家族,你可能不知道,京城共有八大家族,我们唐家排在第三。”

        安子善蓦然动容,果然如此,“柔姐姐,佟家排第几呢?”

        “佟家嘛,排第二,当年他们可是第一家族,现在没落了呀。”

        唐柔幽幽叹道,安子善骇然,没落了还在第二位,那当年得多么牛逼,这个当年估摸着应该就是文卜先跟自己说的十年文道洪流的时候。

        因为文卜先说地位最高的那几位里面,就有佟家的人。

        “你们排第三,佟家第二,这才相差一个名次而已,为什么上次我给你打电话,感觉你有些惧怕佟家呢?”

        安子善唇角轻笑,直勾勾的盯着唐柔的娇颜,戏谑道。

        唐柔岂能听不出他话语中的深意,面带薄怒的白了他一眼,无语道:“你这小鬼不知道,京城八大家族虽然分了个先后高低,但实际上,并没有太明显的差距,你以为这些是金钱能够衡量的吗?”

        “那不是千万富豪和亿万富豪的衡量标准,就算你再有钱又如何,在我们这个国家,商不如政,民不如商。”

        “京城八大家族,当然在财力上都是深不可测,更重要的是资源,对权力的掌控,这才是最重要的,你可知道现在的第一家族,如果从经济实力上来讲,是最弱的。”

        “可那又如何,第一家族是当今国家最高领导人所在的家族,懂了吗?”

        安子善愣住了,这他当然懂,商人任你富可敌国,掌握权力的人要弄你也并不麻烦,但他没有想到,第一家族居然是这么来的。

        点了点头,安子善若有所思道:“懂了,这么说佟家曾经也出过最高领导人?可是我怎么不记得有姓佟的最高领导人呢?”

        这个话题让唐柔面色微变,嗤笑道:“他们家何德何能出最高领导人,只是那十年文道洪流有他们家的人在作祟而已。”

        “唔。”

        这下安子善是真的明白了,果然不出自己所料。

        唐柔瞥了他一眼,继续说道:“而且,上次你给我打电话,我也不是怕佟家,而是当时佟家正处于得势之时,风头正劲,避其锋芒才是正确的选择。你以为京城这些大家族是怎么绵延上百年的,哪能跟愣头青似的乱来。”

        “再说了,如果没有把握,不做才是正确的决定,那种情况下,姐姐实话跟你说,就算我们唐家出手最多保你性命无虞,但你依然会被佟家借机限制自由。”

        “所以我才找到了师父他老人家,如果有他出手,这件事才能完美解决。我也想过,如果师父不出手的话,那就只能尽力保全你的性命了。”

        安子善默然,面色阴晴不定,过了一会儿才看向唐柔沉声道:“柔姐姐确定佟家会要我死吗?”

        唐柔转过身子,斜靠在栈道木扶手上,面色凝重的望着安子善缓缓说道:“我确定,善小弟,你可不要对佟家人抱有善意的念想。你不了解这个家族,我了解,他们穷凶极恶到极致。”

        “我知道了,柔姐姐,谢谢你的提醒,继续讲故事吧!”

        安子善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轻声回道,他倒不是对佟家有什么别的念想,只是觉得现在是法治社会,动辄杀人取命实在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虽然之前文卜先也跟他说过佟家的凶残、恶毒,但只要事情还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人总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唐柔木然的看着安子善的表情,似乎想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什么,片刻之后毫无发现才露齿轻笑道:“我从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勺的,说是锦衣玉食也不为过,我爸妈也特别宠我,那时是我最开心、最快乐的时光。”

        安子善心头微动,难道她家出事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唐柔沉默了很久,安子善甚至在她的眼眸中看到了晶莹闪烁的泪珠,片刻之后顺着眼角潸然而下。

        她低声啜泣道:“七年前……我十三岁那年,妈妈得了癌症,虽然爸爸想尽了一切办法,寻便了全球所有的名医,依然没有挽回妈妈的生命……呜呜……”

        安子善张了张嘴,他很想说,怎么可能,怎么会,你们家族不是大家族吗?

        难道你们每年不体检,癌症早期依然可以治疗啊,怎么会治不好,怎么会拖到晚期?

        你们应该有很多钱的,难道不能换器官吗?

        可这些话,安子善没有问出口,现在说这些徒劳无功,只是满足了自己的疑问,却无法告慰眼前人的悲伤。

        虽然前世他过的很苦,却没有经历这种至亲生死离别的痛苦,所以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劝慰唐柔。

        望着面前的姑娘哭的如泪人一般,安子善慌乱的伸手探入口袋摸索了一通,却是一张纸巾都没,最后只能面露沉痛之色嗫嚅道:“柔姐姐,你……你节哀啊,别哭了,虽然阿姨去了,但是我想她一定想看到你每天开开心心的。”

        “人死不能复生,我知道你伤心、难过,但是日子还是要照样过,现实生活也不会因为你失去一个人,时间就停止,想哭就哭出来,我的肩膀借你靠,哭完以后要坚强,每一天都好好的,别让阿姨走的不放心。”

        唐柔闻言蓦然回首,俏脸洒泪,楚楚可怜的望着安子善,而后猛的扑到他身上,靠在他的肩头恸哭起来。

        “唉……”

        安子善面露复杂之色,右手轻轻拍打着唐柔的脊背,怔怔的望着面前波光粼粼的河面轻叹一声。

        “天有不测风云,这些事谁会愿意,谁又能想到呢?失去了那个曾经一起快乐生活的人,这怎能不让人难过,可是我们还能做什么?我想要是她在天堂看到你日日难过,她会更难过的……”

        唐柔还是低声抽泣着,安子善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肩头已经被泪水浸湿,这一幕何其相似,他猛然想起了前世那个让他恸哭哀嚎的姑娘,泪水也湿润了眼眶。

        “柔姐姐,人生就是这样,想要拥有却不能够拥有,或许会使我们自暴自弃,似乎失去了继续活下去的力量和希望。”

        “然而越是失去,就要越坚强,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我们无法挽回过去,时光并不能倒流,除非像我一般重生在过去,改变未来。”

        说到这儿,安子善长叹一声,眼角的泪水滴落下来,砸到了唐柔的侧脸上,他涩声道:“然而,重生这样的事情,又岂能作为依赖。”

        就在这时,伏在安子善肩头的唐柔猛然抬起头来,泪眼朦胧的望着同样泪光涟涟的安子善低喝道:“不!不是这样的,有办法的,善小弟!只要你能帮我,就有办法的!”

        “姐姐求求你,帮帮我行吗?”

        “只有你能救我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