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技术,输出,打钱

第二百六十二章 ??技术,输出,打钱

        “无限的查克拉……是什么意思?羽生,你在暗指什么?”

        面对羽生突然的说法,大蛇丸的反应……多少显得有些激动,这是挺难得的一种现象。

        “难道你真的不懂我在说什么吗,是什么意思,你肯定想象得到,因为你之前肯定想象过。”

        大蛇丸:“……”

        无限的查克拉,这种夸张的形容其实也不是真的非常夸张,这种对忍者算得上是梦幻般的想象,其实是有实现方法的。

        “你看,你明白的,这就很就好。”

        羽生把黑猫往自己的肩头一搁,然后就把这个突如其来的话题强制终止了……黑猫大眼瞪小眼,完全没有听明白这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谜。

        而羽生之所以不再进行这个话题,是因为他已经明白了大蛇丸的想法——小蛇丸,还是比较好忽悠的,他的好奇心甚至比后来的他更强烈,可现在的他却没有后来的那种理智、判断力与认知能力。

        简单的说,这个年纪的他什么都想要,什么都想掺一手,却又不知道自己真正该要的是什么——如果对象是木叶的机密的话。

        “总之,先把淡水养殖业搞好吧,越早得出结果越好。”

        羽生把鲛肌交给了大蛇丸,让这位木叶生物学家去好好努力,然后就把他打发走了……虽然说了“尽快”,但谁知道大蛇丸能有多快。

        …………

        木叶对新街区的建设投入了相当大的力度,与此同时,新的漩涡族人也已经得到了妥善的临时安置,到了这个时候,影流的职能才慢慢地恢复了过来。

        毕竟身为忍者,他们不能一直翘班下去。

        随后几天,当羽生正在研究着自己受伤的手臂的时候,已经回归岗位的漩涡紫蔻向他汇报了一件事情。

        “羽生大人,根部的志村团藏大人向我们这边提出了一个正式的请求,希望我们能够向‘根’提供一种能用于下级成员封禁与保密的秘术……”

        羽生先是把胳膊挂回脖子上,然后才稍显好奇的问道,“你确定团藏……大人的遣词用句里用的是‘请求’,而不是‘要求’?”

        羽生怎么觉得那种客气的说法放在团藏身上的话,有点让人难以相信呢。

        “当然是‘请求’,这是正式的文件。”

        说着,紫蔻将一份文件递给了羽生,并且接着解释道,“由于根的存在意义与存在性质,它的成员会接触很多机密的情报,而为了防止这些情报外泄,所以团藏大人需要对这些成员施加情报绝禁之术……这是他们给出的说明。”

        尽管某些封口术可能不怎么人道,但忍者、尤其是暗部根部的忍者,本身就是不需要谈及这个词语的,毕竟他们都是“无感情”的杀戮机器。

        团藏的说法不是不能理解,只不过……

        羽生不禁腹诽了起来,鬼知道团藏要这样的秘术是为了守护根的秘密,还是为了守护他自身的秘密,毕竟团藏总喜欢干一些见不得光的工作,而其中很多似乎有一些就连三代火影都需要保密的“私活”。

        所以,志村团藏有了这样的要求,是意味着他要开始“活跃”了吗。

        “漩涡这边,有这样的封印术存在吗?”一边这样想着,羽生面上不动声色的问道。

        “有的,不管是对于’宣之于口’的那种封印,还是‘封禁于脑’的那种封印,漩涡都能做到。

        只不过语言的封印简单粗暴一些,而记忆的封印其实只是一种迷惑,即将某些重要的信息隐藏在大脑深层,然后用更多的冗余信息将其掩盖,在一定程度上,它能够抵抗敌人的记忆搜索以及幻术拷问。”紫蔻说道。

        漩涡一族在封印术方面的造诣不用怀疑,不过即便如此,与不让特定人物说出某些特定话语相比,保护一个人脑子里的记忆是一种更复杂、难度更高且无法百分之百起效的操作。

        羽生想了想,然后说道,“既然团藏要交换的是漩涡的东西的话,这种事情自然是需要漩涡自己来做决定,所以这样的请求与其说是给影流的,不如说是直接给漩涡一族的。

        如果这样的封印术是能够被交换,对于漩涡一族来说不是什么核心机密的话,那把它交给团藏也无妨。

        漩涡已经来到了木叶,不管怎么说这种‘肯合作’的态度是非常重要的,这表明你们愿意积极主动的融入这个村子,并且也愿意做出一些奉献。

        当然,肯合作归肯合作,这种秘术谁都不能要求你们无偿交出去,所以可以跟团藏交换一些东西——比如在漩涡的重建上,让团藏提供一些政策或者物质的支持。

        只要遵循等价交换的原则,这都是可以的。

        漩涡的秘术很有价值,而团藏在木叶又是一个很有能量的人,所以这样的合作何乐而不为呢。”

        羽生的这些话完全是站在漩涡的立场上来说出口的,他的想法非常朴实,既然漩涡一族要融入木叶的话,那就得让高层感受到这种融入。一些能够交换给村子的技术,可以积极地交换出去。

        不能给木叶高层一种自持技术然后加以要挟的印象,那种态度长此以往不管对漩涡还是对木叶都不是什么好事。

        紫蔻点了点头,“族内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们是想索性卖团藏大人一个人情,他既然要那样的封印术的话,那就直接给他就是了。”

        这种想法……倒也正常,但羽生却禁不住的撇了撇嘴,“咳,没那个必要,团藏是那种卖不了人情的人,公平交换就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卖团藏人情有什么用,指望他以后会对漩涡有什么照拂或者回馈吗?老实说,这样的想法让人害怕……团藏不反过来折腾人就谢天谢地了。

        知恩图报?背靠“以木叶利益为先”这样无往而不利的原则,知恩图报的事情志村团藏好像没怎么干过,但恩将仇报的事情他肯定是能干得出来的。

        “……我明白了,羽生大人。”紫蔻好像回忆了一下志村团藏那张冷脸,最终……她觉得羽生的话未尝没有道理。

        能明白这一点就好,羽生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说完了这件事,我也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漩涡帮忙……”

        接着,羽生就某件事情向着紫蔻做出了详细的说明。

        “这样的封印,做得到吗?”

        漩涡紫蔻想了想,这才很谨慎的说道,“如果以四象封印为基础,再重新进行一些特别的设计的话,它理论上是做得到的,不过……使用这样的封印术的话,羽生大人你的作战能力怎么保证?还是……你想早早地就结束自己的忍者生涯吗?”

        “你把影流存在的目的与正在进行的几件事联系,稍微想一想,就能明白我准备做的事情是对自己的战斗力无损的。”羽生说道。

        “…………”

        紫蔻细细地体会了一下羽生话里的意思,然后渐渐地明白了过来,“我知道你的意思了,羽生大人,这件事情漩涡会尽快处理的。”

        羽生的想法和行为好像非常的模糊,仿佛藏在了迷雾之中,但仔细想想的话,他的意图其实不难理解。

        既然能够洞悉未来的话,那他肯定不会一直去做那种随波逐流的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