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鬼灯与刀,孩提与遁(中)

第二百五十四章 ??鬼灯与刀,孩提与遁(中)

        无论刀与剑,都不过是忍者手里的道具而已,可羽生却仿佛搞错了这件事……现在他正在把鲛肌当做主要攻击对象,却把使用鲛肌的鬼灯长月当做了这把刀可有可无的“挂件”。

        水断波纤细的高压水刃从鲛肌扁平的侧面切入,就像是在切生鱼片一样,转瞬之间就将其切断了三分之一左右,如果不是他选择了收手的话,他甚至可以仅凭着这一击就将这把“名刀”折断。

        剖面一瞬间呈现出了紧致的肉质,大理石般的纹理特别能吸引人的目光,但下一刻殷红的血液就喷洒了出来。

        下方的羽生身上也不免沾染上了那些血液,但值得庆幸的是鲛肌并不是一般的咸鱼,甚至它的血液之中没有半点腥气……观其色、嗅其味,就能知道这东西至少是a级食材。

        鲛肌是鲜活的生命,所以差点被一分为二的痛苦让它瞬间嘶鸣了起来,那尖利的啸声就像是被车轮碾过的猫一样,格外的刺人耳膜。

        莫非这还是条娃娃鱼?可娃娃鱼并不是鱼啊。

        不管这把刀叫的再惨,也不能指望羽生对其心生怜悯,只见他双手持刀,刀锋卡在鲛肌那尖利的倒刺之下,然后狠狠地向上一提,于是那宽大的忍具就被提到了空中。

        并不甘心松手的鬼灯长月,也连带着向前踉跄一步,险些失去平衡。

        鬼灯是自负有体能有力量的忍者,然而羽生却是一名双线程忍者,他的力量属性也不弱。

        扬起鲛肌之后,羽生手上的动作并不停歇,只见他轮起长剑在自己的头顶绕了一圈,然后持刀上指,风遁·天尾羽张的气刃再次紧贴在了长刀的锋刃上。

        羽生双手向上刺出,无形之刃就像链锯一样刺中了鲛肌的正面,这次它并没有被吸收,而是非常顺利的就将鲛肌刺穿了……虽然攻击过程比水断波稍慢,但攻击取得的效果没有任何问题。

        越是有着坚固外壳的东西,其内部往往越是柔软、不堪一击。

        鲛肌吸收查克拉的行为相当于一种进食行为,是一种主动技能而非被动技能,现在它正被水刃造成的伤口刺激的脑子乱颤,总不能指望这时候它还能喝几口查克拉。

        就像猫被车轮碾了第二遍一样,这只咸鱼叫的更凄惨了,于是羽生手腕一拧,长剑的锋刃跟着转动,一线之间的切口瞬间就变成了半环形的血洞。

        再接着,雷遁的激流导过金属的剑刃,然后由内而外遍及了鲛肌的全身。

        或者死了,或者晕了,总之鲛肌的叫声戛然而止了。

        羽生松开双手,抬脚在自己的剑柄尾端一踢,于是他的长剑连带着鲛肌绕着缓慢而沉重的圈子,在低空之中划过了一刀弧线之后,将其钉到了远处的一面墙上。

        现在不用再担心那东西吵的人脑仁疼了。

        所以……羽生手中没了刀,鬼灯手中也没了刀,看似是挺公平的,然而羽生的刀并不影响他个人的强度,可鬼灯呢?

        刚刚双方就是在两剑之围里战斗,而现在两人站的更近了。

        鬼灯长月身为上忍的素质还是有的,虽然他在一瞬间就被缴了械,但他也知道这时候可没有让他再把刀捡回来的机会。

        摆在眼前的只有继续战斗。

        唯有胜者才能拥有取回自己武器的权力。

        鬼灯向前踏出一步,前臂挥舞,一只苦无就从他的手掌指尖递了出来。

        羽生身形一侧,躲过了这样单纯而凌厉的刺杀,而这时候他的手掌已经合并在了一起,接着指节变换,唯一的一个“寅”印式,仿佛不需要耗费任何时间,就被自然而然的完成了。

        他的身形微微后撤,滚滚荡荡的庞大查克拉在他胸腔汇集,然后随着巨大压力炸裂大气的爆鸣声,火浪再次喷薄而出。

        火遁·豪火龙炎弹!

        好吧,其实还是刚刚的火龙炎弹,只不过羽生加大了查克拉的输出量,反正他又不是那种缺蓝到瞪瞪眼就得在医院躺一周的人。

        在这种距离之下,贴脸喷火,这个技能是绝对不可能空掉的……羽生只结了一个印就释放了忍术,就算对方拥有对抗或者逃离的忍术,那也根本没有结印的时间。

        鬼灯长月顷刻就被火龙炎弹命中,然后他厚实的身躯就像是被海浪掀翻的小舟一样,被立刻击飞,猛烈的翻滚了出去。

        再接着他整个人就像是塞进了炉火中的泡沫板一样,在高温之下开始溶解起来。

        火遁打不死人?开玩笑了,这种术怎么可……羽生还未来得及给火遁正名,呲呲的声响就开始在火浪的中心响起,紧接着赤色的火焰开始转变成了白色的雾气,随后它开始在这条街道上蔓延起来。

        没多长时间,雾气就将火焰吞噬掉了。

        额……鬼灯长月毕竟是雾隐的忍者,众所周知,雾隐的忍者会一个两个的水遁不过分吧?

        被属性克制了。

        可尽管水能克火,然而这能代表火遁的伤害被中和掉了么?鬼灯的水遁甚至连一个小小的涡流都没有留下,就跟羽生的火遁共同化作了弥漫的雾气。

        羽生迈动脚步,伸手拨开前面灼热的气浪,然后一步一步走向了鬼灯所在的位置。

        那人已经勉强站立了起来,然而……他整个人已经是漆黑一片了,大面积的皮肤灼伤以及由内而外散发的烧烤气息,都表明这个人已经不可能活下去了。

        中了二代水影蒸危暴威的二代土影是能活下来的,可是这个世界上并不是谁都有资格做绷带男的。

        或者痛苦的苟延残喘几个小时,或者干净利索终结这样的痛苦而死去……羽生是人道主义者,所以他帮助对方做了选择。

        他抽出身后的第二把长剑“星乙女”,接着用其刺穿了对方的胸腔。

        手感就像是在切一块七分熟的牛排一样。

        不,应该更像是切煎老了的牛排。

        就算鬼灯扑灭了火遁,但慢一步就等于无用功,在羽生补刀的时候,他已经无法做出任何有效反应了。

        白雾在阴冷的夜色之中很快散去,混战之中被隔离起的这一角小小的战场也重新显露了出来。

        而就在第一时间,就有敌人注意到了鬼灯长月的死状。

        “鬼灯!”

        一个有些失去理智的悲愤又痛苦的喊叫声传入了羽生的耳中,再接着他就看到一个同样身形魁梧的忍者失了智一样跌跌撞撞的向着这边跑了过来。

        那人身上也已经染血带伤,明显没什么战斗力了,所以就算冲到尸体身边又能怎么样呢?或者要发动什么自杀袭击吗?

        羽生不改警惕与谨慎,准备在第一时间就解决这个冲过来的人。

        “另一个鬼灯?或者这两个人是兄弟吧。”

        杀其兄灭其弟,绝人血脉,这就是忍者的工作之一。

        然而就在那人来到羽生的一剑之遥的时候,他猛地意识到了其人的不对劲之处。

        那个魁梧的忍者的左臂上,开始亮起不断跳动的、剧烈的雷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