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鬼灯与刀,孩提与遁(上)

第二百五十三章 ??鬼灯与刀,孩提与遁(上)

        果然……有雾隐的参与。

        因为侵入者的外在特征太过鲜明,所以羽生很简单的就确定了对方的身份……起码他是确定了其中一部分人的身份。

        虽然数年前漩涡水户刚刚威慑过雾隐,致使雾隐不敢对漩涡轻举妄动,但现在漩涡一族全体撤离的举动明显已经超出了水户威慑力范围。

        如果漩涡一族要融入木叶的话,那么就算会导致漩涡水户的亲自报复,雾隐也是必须采取行动阻拦这件事发生的……漩涡与木叶合流的话,那对木叶的增益实在太大了。

        留下断后的漩涡忍者有限,所以现在敌人占据了人数优势,只不过因为战斗是要在漩涡的忍村发生的,所以漩涡这边毋庸置疑是有着地缘优势的。

        对漩涡的忍者来说,他们注定是更加擅长打阵地战与防守反击的。

        所以双方究竟随意孰优孰劣,暂时还不好确定。

        众所周知,羽生是一个生性善良的人,甚至这个人由内而外都散发着一种圣母般的气质,所以他是想避免战斗的,如果能用语言劝服那群敌人,致使对方退却,进而实现局部区域的爱与和平的话,不是更好么?

        好吧,在漩涡已经立起结界的时候,其实羽生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事实上,不管是自己人还是敌人,都认为他刚刚说的话是放屁,只不过前者碍于情面不好直接hetui而已。

        但敌人却不会跟他客气。

        几乎是顷刻之间,数倍的敌人就对着这边直扑而来,看那气势仿佛是企图瞬间将断后的队伍淹没,然后突破结界前往追击已经离去的漩涡族人一样。

        然而事情会有那么简单吗,羽生严重怀疑漩涡们现在立起的这个结界是那种就算施术者都死绝了也不会自动解开的结界。

        除非能懂结除的印式或者能熟练使用空间忍术,否则的话任谁都不可能离开这种束缚。

        只是这样的事情羽生也来不及细想,因为有数人居然径直对着他扑了过来。

        废话遭人恨?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冲过来的为首一人,身形壮硕,昏沉的夜色之中可以看得到他的半边脸都包裹着绷带,只有一只眼睛露在外面。他神色冷峻,手里举着一个缠着白布的棺材板似得“棒槌”,随着他双手挥舞,那东西带着猛烈的破风声向着羽生横扫了过来。

        与此同时,微弱的蓝色电弧在羽生身上亮起,纤薄的长剑自他的腰间抽出,接着他双手持有剑拦在身前。

        “铛!”

        猛烈而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传来,然后随着后续的微微颤鸣,羽生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向外荡出十数米,他的长剑在地面上划出了一条笔直的痕迹。

        又是一个狂战士?

        羽生先是甩了甩被震的有些发麻的手掌,接着重新握紧长剑……这武器的质量没的说的。

        接着,羽生把目光投向了对方的武器,只见上面缠绕的布条已经被撕碎了,它本来的“面貌”也就呈现了出来。

        一个个漆黑的锥形铁刺,层层叠叠的排列着,那怕是在夜色之中也在闪烁着更幽深的寒芒。

        喔,原来那不是棒槌,而是狼牙棒。

        “哪来的这么大恨意,我又不认识你。”

        羽生把刀锋指向对方,然后表示根本不理解对方为什么会对自己流露出那样的情绪。

        但是,他的这句话明显更是激怒了对方,那人单手扶了一下自己受伤的半边脸,然后说道,“我叫鬼灯长月,是雾隐的上忍。”

        “所以呢?我还是不认识你,雾隐的鬼灯,我只认识鬼灯幻月。”羽生说道,尽管二代水影已经嗝屁了,但他确实只认识二代水影。

        火焰在战斗开始的一瞬间就燃烧了起来,漩涡的最后战斗,也是漩涡的村子最后一次燃起灯火,所以……一切都可以尽量的光耀一些。

        走远了的、走到海面上的漩涡族人们,大概也能看得到夜色中的火炬。

        旗木朔茂提着短剑,在羽生的周围跟数个敌人战在一起,而尽管羽生在故作不知,但这群人会把他当做优先处理对象其实是合理的。

        名为鬼灯长月的雾隐忍者手里拿的武器,既不是棒槌更不是狼牙棒,那东西叫做大刀·鲛肌,而他是雾隐的忍刀七人众中的一员。

        忍刀七人众有一个一直延续着的传统,枇杷、西瓜、桃地、干柿、林檎、鬼灯等等,这个组织全都是由蔬菜瓜果构成的,因此它本身就有着一种容易被砍瓜切菜的独特寓意。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鬼灯长月为什么会受伤呢?

        这个问题反正羽生是回答不了的。

        如果这人是想找人比拼剑术的话,那很明显他找错人了,他应该去找旗木朔茂的……羽生的剑术虽然能看,但肯定到不了旗木那种程度。

        可如果鬼灯长月是来报仇的话,那么恭喜他,他找对人了。

        鬼灯再次挥舞起手中的巨大武器,迈动脚步向着羽生冲了过来。

        据说使用这样的武器需要特别的技巧,然而在羽生看来必备的其实不是技巧,而是蛮力。

        敌人未及身前,羽生手中的印已经完成了。

        火遁·火龙炎弹。

        炽热的火龙对着敌人延展而去,据说火遁是打不死人的忍术?但这怎么可能呢,要是被这种强度的火遁正面击中的话,那正常忍者是绝不可能活下来的。

        然而面对羽生的攻势,敌人既没有闪躲,也没有施术加以反制,他保持着着自己的冲势,然后将手中的鲛肌对着袭击到眼前的火遁猛地挥舞了一下。

        巨大武器上的尖刺掠过火遁的外围,然后那炽热而猛烈的火遁,瞬间半数消弭于无形,再接着他挥舞了第二下,火龙炎弹就消失了。

        这下羽生突然愣住了,我火遁呢,那么老大个火遁,说没就没了?

        随后他才反应了过来是怎么回事——不同于其它七把忍刀,大刀鲛肌不是废铜烂铁,它有着瞬间吸收查克拉和某些纯能量化的忍术的属性。

        这把刀很强,他羽生雨愿意将其称之为雾隐七忍刀最强。

        敌人的暴力冲锋直接突破了羽生规模庞大的火遁,然后森森尖刺就对着他当头劈了下来。

        羽生举刀架住,巨大的冲击力使得他脚下的土地纷纷炸裂,而与此同时,他的长刀星冕上,无形的气刃激射而出。

        风遁·天尾羽张。

        切割属性的锋刃足以磨掉任何坚固的防御,因此羽生想要尝试一下它能否起效,然而在天尾羽张出现的同时,它就被吸收掉了,所以……半点伤害都没有打出来。

        但这只是尝试而已,就算失败了那也关系不大……

        有另外一道水刃倾斜着向上斩出,苍白的激流瞬间混合了殷红的血液。

        水遁·水断波,这依然是羽生手里物攻最强的忍术,而且水流有形有质,并不是那种能被直接吸收的东西。

        鲛肌……

        似乎是一条活鱼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