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两百章 十六夜鬼谭(17/100)

第两百章 十六夜鬼谭(17/100)

        “羽生。”

        三代火影在下达了为了安定人心但实际上没什么卵用的命令之后,他伸手拔出了插在自己肩头的苦无,将其丢在了地上后,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接下来居然叫的是羽生的名字。

        “是,火影大人。”

        就在会场中的羽生,仅仅几步就来到了三代火影的身后。

        “去找纲手,”三代火影这样说道,然而又用极低的、只有羽生能够听的到的声音说出了另外几个字,于是羽生的表情瞬间变得惊讶了起来。

        “明白了吗,碰到的敌人……就地格杀,绝对不要留下活口,我也会向暗部下达同样的命令的。”

        烟雾散去,羽生的视线紧紧地盯着从烟雾之中显露出来的三个敌人的身影,稍稍沉默之后,他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三代火影说道,“我明白了,火影大人,接下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在这种场合,有组织、有预谋的刺杀三代火影,正常来说自然是有活捉敌人的必要性的,毕竟木叶是有必要搞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的,然而现在三代火影却一反常态的下达了格杀命令,甚至现在羽生也坦然将这个命令接受了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有这么做的理由。

        羽生见三代火影对于自己会遭遇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特别的惊讶,于是接着问了一句,“火影大人,敌……人,的数量有估算吗?”

        火影看了羽生一样,说道,“不知道,你不要认为我能预料到这种事情,不过……或许只有几人,也或许有二三十人。”

        跟没说一样。

        羽生点了点头,然后退了回去,留下火影自己独自面对那三名敌人……理论上说这应该是最强的三个敌人。

        “影流,进入战斗状态,然后……结阵徐退,不要逞强,沿途慢慢退回基地,碰到自来也他们的话,一起带上,就说是火影命令。”

        羽生回到原来的位置,然后对着漩涡忍者们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这时候漩涡一族的迁移才刚刚开始,如果第一批的“移民”之中就出现了大量死伤的话,那这个计划难保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他们得优先保全自己。

        接着羽生又把视线转向了旗木朔茂,“旗木朔茂……自由活动,你现在不只是有杀人许可,而是面对能杀掉的人,要绝对要杀掉,如果做不到就撤!注意,这次的敌人大概会尤其的强,明白吗。”

        旗木朔茂点了点头,然后抽出了身后的查克拉短刀。

        “行动!”

        急促的下达了命令,羽生最后挥了挥手,然后踩着混乱的人群,冲到了会场之外。

        然而……

        别看他刚刚看似非常稳重,但其实还是有点急了,冲到了会场之外后,羽生才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靠他自己怎么快找纲手?

        有点脑瘫了。纲手肯定离的不远,刚刚随便找个漩涡,稍微感知一下不就找到她了?

        然而他没有。

        所以人还是不能急,一急就菜,没奈何,羽生结印,使用了通灵之术召唤了蛞蝓。

        “蛞蝓,详细情况不好解释,现在你能感知到纲手的位置吗?”

        这时候他只能利用契约忍者与通灵兽之间的感知来寻找纲手了。

        “是,羽生大人……找到了。”蛞蝓的触角只是稍稍转了几圈,然后就为羽生指明了一个方向。

        外面,夜色已经降临了。

        所有的骚乱都是围绕着三代火影的宅邸生的,所以羽生与纲手之间的直线距离绝对不远。不过,他没向前走几步,又被迫停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了大名的使者队伍,确切的说,是被人顺手杀掉的大名的使者队伍。

        羽生稍稍辨认了一下,然后现了那名侍女。对方满身是血,不过似乎还有那么一口气的样子。

        “这就是忍者的世界,所以正常人的生活不好么,为什么总企图往这边插足呢?”

        话听起来有道理,然而……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羽生要选择成为忍者呢。

        “忍……者……的世界,我并不懂,”侍女的声音气若游丝,然而有一句话她却不得不说出口,“羽生……大人,我有一个……妹妹,叫做取月,以前……控制在木叶手中,现在她在大名城,所以……拜托了。”

        她的手掌无力的举起,将什么东西递到了羽生的手中之后,接着无力的垂下。

        羽生看了看自己手中染血的护身符,接着大概明白了对方前后立场为什么会生截然相反的变化了……侍女不懂忍者,然而羽生也不懂侍女,人类彼此之间的理解,本就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羽生没有理由接受这种拜托,然而因为对这种“不理解”的羞愧感,让他把这个护身符捏在了手心。

        …………

        纲手先前跟着羽生等人完成了护卫的任务之后,就来到了猿飞宅邸的周围……之前的时候羽生与那位侍女之间的对话她听到了,尽管她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然而却在第一次感受到了某种可以称之为“不自由”的感觉。

        尽管她依然身份很高,也依然很受看重甚至受“尊敬”,然而有些人会说一些她不爱听的话,有些人会试图让她做一些她不想做的事情……从前的那种能够被初代火影抱着一边傻乐一边赌钱的感觉,似乎从这一刻彻底一去不复返了了。

        这种短短几天之间内猛然的心理变化,尽管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感受,但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才称得上是“长大”……这是从小孩子,到少女的变化。

        而就在纲手独自整理自己心情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了婚礼会场那边生的骚乱,而就在她往那边走了没有几步之后,一个带着面具的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纲手大人……请跟我来。”

        纲手只是伸手掏出苦无,警惕的看着这个遮遮掩掩的人,“你是什么人?”

        脑子喂狗了,她才会听这个人的话。

        “那就失礼了。”

        敌人自然也知道纲手不可能乖乖听话,所以接下来他就准备采取强制手段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银光从靛色的夜中猛烈的闪烁了起来,由极远的方向,转瞬间就充盈了每个人的视野。

        此间……

        夜沉星芒,浴火寒霜。

        “瞬……身术?”

        “不对,仅仅只不过是森闲绝冲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