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什么叫上忍(月票加更)

第一百六十四章 什么叫上忍(月票加更)

        所以说,其实羽生并不关心木叶下一代忍者的教育问题,那只是引出他后面要说的主要内容的一个引子而已。

        将报告书写完之后,羽生将这份“建议”以正式渠道提交上去之后……当然还是纲手为他跑的腿。

        她在了解到了羽生写的是什么之后,只有一个反应——羽生说得对。

        这孩子并没有看出羽生的“险恶用心”,这份文件说是为木叶好也确实是为木叶好,然而他的真正用意还是为了自己。

        东西提交上去之后,一时之间并没有得到回应,甚至有点石沉大海的感觉,不过这是正常的。这不只是因为三代火影说过它是一件需要讨论才能做出决定的事情,更是因为现在火影是没有时间处理这种事情的。

        现在三代火影正在忙着跟砂隐以及岩隐商议和平协定的相关事情,而且预定未来一段时间他还会出行,与那两个村子进行高层会晤,最终签订和平协定。

        收尾,然后彻底终结这次忍界大战。

        这是目前的头等大事,至于其他的事情……就算猿飞的亲妈炸了,葬礼都得往后排。

        不过有一件事情却已经早早确定了下来,那就是晋升羽生到上忍的命令。

        以他的实际年龄来说,与其他上忍进行比较的话,羽生晋升上忍时的实际年龄不大不小,应该算是比较正常的那一种。

        大部分能够晋升到上忍的实力派忍者,都是在二十岁前后得到晋升的,如果超出了这个年龄段,那就基本上意味着这个忍者很有可能终生只会止步于中忍了。

        而如果能在十五岁之前就成为上忍的话,那确实是能够被称作是天才忍者的……尽管在木叶隐村,天才是一种比较廉价的称呼。

        在得到了晋升上忍的命令之后,接下来羽生只需要去火影办公楼那边做一个报备,然后就算完成了一个简单的流程,从此之后他就是上忍羽生了。

        于是在回到了木叶一个多月之后,羽生终于走出了医院,得以在村子里走动起来。

        在忍者之间,消息的传递其实存在一种极具割裂感的情况,那就是如果一个人该知道某个消息的话,甚至他会在五分钟之内知道那个消息,然而如果他不应该知道的话,那他就一生都不会知道。

        因为长期的入院治疗,羽生的事情在木叶医院之中流传的很广,但这种情况对于其他的忍者来说却不一定……很多忍者或许知道前一段发生的大战,也不难知道打出那种夸张战绩的忍者叫做羽生,然而却很少有人能把羽生跟他现在这个过于年轻的形象联系起来。

        忍者之间尚且如此,至于木叶村之中远比忍者数量多得多的大基数一般人,就更不会有人知道这个少年人是谁了……除非他是一个拯救了世界的下忍,或者是当上了火影,否则木叶的一般平民没有理由要认识他,更没有认识他的机会。

        于是羽生在没有发生任何意外,更不会碰到任何粉丝的情况下,来到了木叶中心的火影办公楼,并且按照先前得到的指示走进了位于三楼的一间办公室。

        只是一脚走进这间办公室,羽生就察觉到了有一个超强的结界布置在了这里……这并非是因为他的感知有多强,而是因为整个结界没有任何的隐瞒处理,这种赤裸裸的暴露,完全就是在主动告诉进来的所有人,这里有那么一个结界。

        所以要老老实实,别捣乱。

        这间办公室很广阔,然而后面是什么情况却非常的模糊看不清楚,羽生只能看到有两个暗部忍者坐在前面的一张桌子后,这张桌子上只摆着几份简单的文件……这一切想来都是结界在发挥着作用。

        羽生知道,跟暗部忍者交流的时候不用客气,有事说事,不需要拐弯抹角,于是他走到那张桌子前坐下,而后将自己的任命书递给了那两个人。

        “上忍晋升的任命书?”

        暗部忍者先是看清楚了羽生递过来的究竟是什么,而后等他们看到羽生的名字之后,顿时心中了然。

        只是没想到……这人居然这么年轻吗?

        “请把你晋升上忍的因由……也就是成为忍者以来的功绩战绩报备一下,之后如果我们所查一切属实的话,那你就会正式成为上忍。”其中一个暗部忍者开口说道。

        上忍的任命书是火影亲手书写的,然而一切却不是靠火影一句话就决定的,流程越复杂就越有仪式感,得让得到晋升的人明白上忍是一个值得自傲的身份。

        好在战时体制还在,现在一切没有那么复杂,羽生也就得以简约行事了。

        他想了想,随口问道,“这些都会成为我的正式履历吗?”

        “是最正式的书面履历,你不用担心自己的情报泄露问题,我们这里是木叶保密程度最高的地方之一,你只要保证自己说的都是事实就可以了。”那个暗部忍者又这么解释了一句。

        我信你个鬼,未来暗部忍者的身份资料都会大批泄露你们知道吗……羽生腹诽道。

        不过……最正式的履历啊,羽生心说那我得把自己往好里形容了。该自夸的时候自夸,这个他是懂的,于是只听他润润喉咙,接下来这么说道:

        “木叶十六年末,本人于田之国按照二代火影的遗嘱彻底处理掉他的遗骸,将其火葬之后将这个重大消息以及二代火影最后的命令带回了木叶。”

        那个负责记录的暗部忍者,当场就楞下了……你妹的,上来就这么劲爆?

        但羽生的话还在继续,所以他来不及多想,只能匆忙下笔记录。

        “同年,成为执行云隐交涉任务的忍者小队成员,小队最终重新促成木叶与云隐的同盟,并且使得云隐不得不改善火之国外部战争环境。”

        “木叶十七年,成为下忍,同年带队进入西线战场,在木叶与砂隐的川之国决战之中,袭杀砂隐上忍、傀儡师门左卫门。”

        合着您老干前两件事之前连忍者都不是?

        其实这一年羽生还有吓唬宇智波一族的任务、剿灭风魔一族的任务,但他觉得那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经历,而且都是暗部任务,所以就没有说出口。

        “木叶十八年,执行雨之国清剿任务,遭到敌人围困,主动为队友断后,使得队友安全撤离,而自身重伤,脱离战阵一个月。”

        跟羽生隐瞒下的任务相反,这个不是什么重大任务,然而……它非常的加分。

        “木叶十八至十九年,参与雨之国攻防战,刺杀雨隐现首领未果,但至少砍下了前首领的脑袋。”

        这就属实有点“语言的艺术”了,他几乎是相当于从雨隐前首领的尸体上砍下来的对方的脑袋,但……好歹也砍下来了不是。

        “木叶十九年末,于火之国东线执行监视雾隐任务,任务第一天,带队在海面发现了二代水影踪迹,随后执行跟踪任务,并且为村子第一时间带回了二代水影与二代土影于泷之国决战、同归于尽的消息。”

        “同年,同次任务的返回途中,由于小队之中存在间谍,队伍于霜之国遭到云隐围困,遂与其展开殊死战斗,结果以歼灭80余云隐忍者、袭杀二尾人柱力,解放、致使八尾暴走,解决间谍,小队安全撤退而告终。”

        “……完了。”

        阿,“完了”是什么功绩?

        奥,只是说完了啊。

        “神仙。”

        “事精。”

        两位暗部忍者,几乎同时在心中给羽生的脑门上贴上了两个迥异的标签。

        “所以……为什么现在你才晋升上忍?”

        其中一个暗部忍者忍不住开口问道,以羽生的功绩和能取得这些功绩的实力来说,他早就该成为上忍了,然而在此之前,他甚至只是一个下忍。

        羽生笑了笑,因为他现在的外貌,甚至这个笑容显得有点腼腆,“我比较迷恋下忍,认为下忍能在战场上带来好运。”

        “怕不是个神经病。”

        “至少得了脑膜炎。”

        别看暗部都带着面具,显得有些冷酷,但其实他们面具下的表情还挺丰富的。

        但不管怎么说,只有非常之人,才能做出非常之举。

        第一次忍界大战中末期的所有大事件,羽生基本上都参与了,而且还不能说他在每次事件之中是在打酱油,甚至他全都发挥出了相当的作用,尤其是最近的这次……显得有些夸张。

        尽管羽生击杀数量中的大半,都是人家狂暴的八尾刷出来的,但八尾的暴走难道不是他导致的么……这个没必要细说的,填履历呢,美化美化不过分吧。

        所以,这两个暗部忍者的反应最终还是趋于一致了:

        有这水平升个什么上忍啊,干嘛不在下忍多熬两年,然后直接去当火影呢?

        火影什么的,终究是有点太夸张了,而且火影其实是一个被俗务缠身的职位,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羽生正在谋求更高的位置……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