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直到来了事儿精

第一百四十四章 直到来了事儿精

        “但不管怎么说,到了现在,队长已经算是一个很有名的忍者了。”莲十郎这么说着,仿佛要把话题给绕回去一样。

        羽生刺杀了雨隐首领,其实这种说法相比于以讹传讹,倒更像是单纯的在故意造谣,看看莲十郎,可见人类的八卦是一种天性,哪怕是忍者也不例外。

        于是羽生干脆就不搭理他,而继续对着奈良渚问道,“今天的任务呢?也是例行的巡逻吗?”

        “嗯,前一段时间雾隐的骚动已经消失了,他们再次安静了下来,”奈落再次强调了一下这条情报,仿佛在给自己增加信心一样,“所以我们的任务也就没有那么频繁和高强度了,现在只是每天在海面上转一圈而已。”

        “线路呢?”

        “从涡之国南面的海域出发,向雾隐方向侦查,不过我们并不会越过两国海域之间的中线,这样绕过一圈之后,我们从涡之国北面返回,这种环形侦查线路现在已经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了,算是我们的既定巡逻路线。”

        凭一支小队当然不可能监控的了整片宽阔的大海,但木叶的侦查小队当然不可能只有这么一支,更何况除了木叶的侦查小队之外,这里还有涡之国和漩涡一族,因此木叶的侦查密集程度是十分可观的,如果雾隐有什么大规模行动的话,基本上不可能逃得过这边的眼睛。

        “我懂了,听起来就像是郊游一样,也就是出海看看水……说起来,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过大海了,现在倒是有了观光的心情,所以任务什么时候开始?”羽生问道。

        “随时可以出发。”奈良渚说道。

        大家都是忍者,他们当然不会因为羽生的到来而终止日常的任务,也因为羽生是慢慢吞吞来到这里的,因此并不存在什么需要休息的问题,他是能够直接参与进任务的。

        “那我们准备一下,然后就出发吧。”羽生一边这么说着,然后当先走出到了小屋之外。

        说起来,他现在依然只是个下忍,然而重新回归自己的队伍之后,却能自然的下达命令,而小队的其他队员们,也乐得听从他的话。

        说是做好准备出发,实际上也没什么可准备的,毕竟只是例行的任务,所以千千和只是带上了一只鹰隼,然后队伍就出发了。

        忍者下海,甚至连船都不需要,羽生小队从岸边离开,然后就那么踩着水面就走向了大海的深处。

        离开火之国、踏上海面不久之后,羽生就看到了一座并不算太大的岛屿,接着他停下了脚步,凭他脑海里的地理知识,他能够判断的出来这座岛就是涡之国。

        “羽生,有什么问题吗,我们……要去拜访涡之国?”见他停下脚步,奈良试着问道,这时候他以为羽生来到这边,身上或许会有关于涡之国的机密任务呢。

        “不,没什么,现在还不是时候。”羽生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越过了涡之国之后,在往前走,放眼望去已经没有任何的遮挡物了,目之所及都是或是平静或是波澜的海面。这种广阔的开放感,让羽生有一种胸臆直抒的感觉,世界如海,人生却能孑然独立,这不是很好吗?

        羽生是一个很实在的老实人,既然三代火影让他来散心的话,那此时他的注意力压根也就没有放在执行任务上,而只是在单纯的看风景而已。在他的带领下,尽管小队没有越过海域中线,但却逐渐偏离了既定的巡视线路。

        是的,羽生此行是挺老实的,然而有一个问题是这样的……客观存在绝不会因为羽生的主观心情而发生什么变化,而且大自然的因果律也不允许他想散心就能够散心的散漫行为。

        由于风浪不断、波涛起伏,越往大海的深处走,其实一切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一览无余,在起伏的海浪之中,藏几个人是非常简单的事情,甚至如果没有侦查忍者的话,那所属不同的两队忍者就算抵近到非常近的距离,也不一定能有所发现。

        羽生的小队在海上闲逛了半天,名义上是看风景、实际上是喝了这么久西北风之后,状况突然发生了。

        原本在海面上正常行走的莲十郎,突然蹲伏下了身体,而见到了他的动作之后,小队的其他人也毫不犹豫的矮了下来。

        “什么情况?”羽生压低声音开口问道。

        “有人靠近了我设置在海面上的监视浮标,应该是中等规模的忍者队伍,我估计人数在二十人左右,方向正南,但我没有办法确认与他们之间的实际距离……不过因为他们超出了我个人的探知范围,那保守估计那支队伍也应该在数公里之外。”莲十郎说道。

        他的“插眼式”侦查,在海面上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只要把他的侦查术式往漂流瓶里一塞,然后往大海里一撒,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瞎猫碰到死耗子,侦查到重大情报。

        然而神奇的是,到现在为止羽生也没有搞清楚莲十郎的侦查能力究竟是怎么回事,能够以术式确定敌人的规模与方向,却无法确认与对方之间的距离……真是有些矛盾了。

        “这种规模的忍者队伍,肯定不会是木叶的侦查小队,是敌人的可能性非常高,看来我们得抵近过去,侦查一下究竟是什么情况了。”羽生叹了口气,然后这样说道。

        剩下的三人相视一眼,顿时感受到了某种既视感。

        “真是流年不利,我明明只是过来旅游的而已,为什么会摊上这样的事情……你们几个里,该不会有人是本命年吧?”羽生倒不是在故意开玩笑,他真是这么觉得的。

        他羽生雨,明明白白是个受害者。

        这种自然而然的倒打一耙,真的让人无语,究竟谁是倒霉体质还不够清楚么?

        羽生来这里之前,大家的侦查活动都很正常,没有遇到过什么特别的状况,然而他才刚刚来到这里不超过十二个小时,小队就摊上事了。

        三个人心中的委屈,又能跟何人诉说?

        接下来,按照羽生的要求,小队悄悄地往那个方向移动,最终视野之中出现了那队忍者的身影。

        奈良瞅准机会,隔着距离用一个望远镜看向了那群人,再接着他的瞳孔微微一缩,为首的那个忍者的相貌,清清楚楚的映在了他的眼底。

        接着,奈良深吸一口气,然后缩回身来说道,“摊上大事了,是雾隐的忍者,而且为首的那个穿着格外骚包的忍者,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应该是鬼灯幻月。”

        “谁?”羽生一直在西线活动,所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奈良渚说的这么名字代表着什么。

        于是,奈良又重复了一句,“为首的是二代水影,鬼灯幻月。”

        奈良三人早就做好了摊上事的觉悟,毕竟因为羽生在这里,那么小队总会遇到一些意外状况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们总会有一种会置身某些事件中心的感觉,然而现实总能给人带来惊喜,摊上事归摊上事,可毕竟谁都没想到过会摊上这么大的事,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