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神皇庭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审尸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审尸

        “有的时候,宠臣害国。卫大人,你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郑方桥一脸严肃的盯着他。

        “老大人言过了,我叶沧海凭本事吃饭。卫大人慧眼识英才,哪里又宠信着了?”叶沧海冷冷回应。

        “凭本事,你有什么本事,柳家灭门案你居然说成是天灾,这就叫本事?”阳东讥讽道。

        “阳东,你说你是过来保护卫大人的。可是,你拄着根拐扙,连兵器都不带,怎么保护卫大人?不会光耍嘴皮子吧?”叶沧海哧道。

        “谁说我没带剑了,看看,这不就是我的‘双叉剑’吗?”阳东往腰间一抽,拔出一把软剑来。

        那剑的剑尖处居然分出了两个剑刃,好像蛇的舌头一般。

        “这么软不拉叽的能杀得了人吗?”叶沧海问道。

        “这叫玄铜剑,不要说杀人,就是杀虎也小菜一碟。”阳东为了证实,一剑刺去,那柔软的剑尖突然弹出,一把插入了旁边的木壁之中。

        阳东又拔出剑来,嚓嚓嚓又连刺几剑,剑剑锋利,端的是削木如泥。

        “好剑!”郑方桥都叫好了起来。

        “干得好!”想不到叶沧海也拍掌叫了一声好,顿时,把现场所有人都看蒙了。

        你这又唱的是哪一出啊?

        “当然,我这双叉剑可是从一个江洋大盗身上得来的。平时极少用,只有在性命相关的时候才用。”阳东一脸得意洋洋。

        “难怪以前没见过,以前阳捕头你都用大刀的。”刘鸿江说道。

        “马超陶丁听令,把柳家被害之人尸体搬上来。”叶沧海突然喊了一声。

        “叶沧海,你这是何意。难道人死了你还要让他们不得安宁,要摆在公堂上污辱他们吗?”柳师爷一听,勃然大怒,一拍旁边桌子指着叶沧海叱责道。

        “你不是指责本官没尽到职责,没有线索吗?现在本官当场就点出线索给你看。”叶沧海冷笑道。

        “好好,你指出来。要是指不出来,本人就是拚了命也得告你污辱之罪。”柳世才一脸激奋。

        其实,柳世才平时还是很冷静的。

        只不过,全家被害,死的可是老爹和侄儿们,一时间失了分寸。

        不然,也不可能得到巡抚大人的器重。

        不久,陶丁两人把残碎的尸骨摊开在了公堂上。

        “这是柳老爹的胃,这胃上好像有道口子。”叶沧海拔弄着那有些焦黑的胃,突然一指阳东道,“阳捕头,借你的剑试验一下。”

        “你什么意思?”阳东脸色顿变。

        “你说我什么意思?”叶沧海冷冷盯着他。

        柳世才可不是笨蛋,觉得相当的诡异,也拿眼盯着阳捕头。老侍郎郑方桥则是一脸讶然,若有所思。

        “阳捕头,把剑给叶大人验一下就是,他只是试一下伤口而已。”卫国忠说道。

        “卫大人,你听我说。我的剑是这样的……”阳东挨近卫国忠,一幅要解释的样子。

        嚓!

        变故突生,哪料到阳东一把窜到卫国忠身后,反手一把扳住了卫国忠的后背,而锋利的两叉剑一把绕在了卫国忠脖子上,好像一条剑蛇缠着卫国忠。

        只要阳东稍微一勒,卫国忠估计就得去见阎罗了。

        “阳东,你干什么?”卫国忠吓得脸都变白了,声音略显颤抖的大声问道。

        “干什么?卫国忠,你这条狗,你怎么就把叶沧海从青木县调拔过来。

        明明赵世忠会升通判副令的,这总捕头一职理所当然就是我阳东的了。

        可是你居然把叶沧海调拔过来,我阳东为东阳府出生入死十几年,结果落得是一场空。

        而且,你宠着他,由他执意妄为,毒打我阳东。

        我阳东哪里做得不好,哪里不行?

        可是你都看不到,也好,要死大家一起死。

        你们闪开,不闪开我就让这条狗赔葬!”阳东挟持着卫国忠要往外走。

        “阳东,别激动。卫大人也是为你好,你破不了案子有什么办法,只能调叶大人过来了。你看,关于此事赵世忠大人都没什么意见。你要升官,慢慢来,放下手中的剑。”王文长赶紧劝道。

        “阳东,这是你跟叶沧海的恩怨,你怎么能怪卫大人?赶紧放开卫大人,相信卫大人会原谅你。”刘鸿江也吓了一大跳,赶紧说道。

        “狗屁!现在晚了,一切都晚了。

        都怪这条老狗,要不是他把叶沧海调过来,我阳东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我好恨!”阳东像个疯子般大吼大叫道。

        手微微一颤,剑一勒紧,卫国忠脖子处都开始冒血了。

        “阳东,赶紧停手,你勒着卫大人了。”王文长吓得喊道。

        “叶沧海,你的确厉害,我不得不服气。

        不过,你就是个可怜虫,你厉害有什么用?

        你看看,这些人,哪个理解你?

        就懂得胡乱指责,压着你,哈哈哈,一群蠢货,你们连叶沧海半根毛都不如。

        这胃上之痕迹的确就是我的双叉剑留下的。

        柳家一家都是我杀的,这事不能怪我,只能怪叶沧海,只能怪他一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阳东喷血吼道。

        “所以,为了拉叶大人下马,你制造了柳家惨案。

        如此一来,如果叶大人查不出来,柳师像肯定不会放过他。

        再加上老侍郎再施压,还得加上杭家之事,叶大人肯定就完了。

        到时,赵大人一高升,你就可以走马上任了。

        可是你也太毒了,你居然把柳家一家都给杀了。”陶丁说道。

        “没错!不过,你阳东也没想到,叶大人居然如此厉害,一眼就看穿了。所以,你恨叶大人,也恨卫大人。因为,没有卫大人就没有叶大人。”王文长说道。

        “是又怎么样,人是我杀的,就是我杀的,谁叫柳老狗的儿子是师爷。我不杀他杀谁?杀一个平头百姓会斗得过叶沧海吗?”阳东疯狂的大叫道。

        “还我命来阳东……”叶沧海突然把手中的‘胃’往阳东脸上晃了一下,也许是心虚,阳东顿时吓得一啰嗦,感觉手一痛,工尺刀已经斩断了他勒剑的手掌。

        而马超和陶丁早有准备,先前故意跟阳东讲话,刺激他,俩人早就挨了过去。

        顿时一扑,‘戳心’,马超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捅进了阳东心脏之处。

        而陶丁整个人飞起,撞得阳东一起飞砸了出去。

        “叶……叶沧海……我不服,不服,你是怎么发现的,我都烧光了的……”阳东全身鲜血,挣扎着,还不死心。

        “我只能告诉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只要你干了,就会留下痕迹。”叶沧海淡淡的看着他。

        “我好恨!好恨……好……恨……啊……”阳东狂喷出最后一口鲜血,瞪大眼去了。

        “爹!”

        柳世才一把朝着自己父亲的残胃跪下了,仰头大哭道。

        良久,才耸动着肩膀站起,朝着叶沧海深深的鞠了一躬,道,“叶大人,世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