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前任无双在线阅读 - 第三五二章 是个祸害

第三五二章 是个祸害

        念罢,又回头问:“父亲,这是?”

        刘玉森徐徐道:“你母亲传来的,幻境出口守军劝罗康安不要离开,罗康安拒绝时的话。”

        刘浩阳顿时热血沸腾了,激动不已地击掌而赞,“壮哉!真壮士矣!”

        刘玉森颔首而叹,“胸怀千秋义,不愧是龙师调教出的弟子。能说出这种话,人品坏不到哪去,瑕不掩瑜啊!”

        刘浩阳激动来回几步,“看来妹妹还是挺有眼光的,所托不差。父亲,我倒真是想当面见见我这未来妹夫了!”

        刘玉森却不以为然地摇头,“但愿他将来不要时常为义气所左右,太鲁莽了不是什么好事。好在目前看来,也并非是个只知逞匹夫之勇的人。”

        ……

        监天神宫,外出的流年款款归来,直奔签批案卷的正堂。

        堂内,神监楚鸣皇坐在案后审阅一份份案卷,不时提笔做出批示。

        流年进来行礼,“神监。”之后绕到案旁斟茶倒水。

        楚鸣皇:“幻境的情况,进宫打探的如何了?”

        寂澎烈将五十九城的鲲船禁飞、传送阵禁用,已经惊动了他,他要开始追查这事了。

        然而幻境的情况特殊,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这边对一些证据的掌握不便,最便捷的方式便是动用仙宫那边的渠道,因而让流年去了一趟仙宫。

        “都在这。”流年将一情况汇总的誊抄放在了案上。

        楚鸣皇放下手里的,伸手就要去拿,谁知流年却又拿出一张纸递予,“神监不妨先看看这个。”

        “什么东西?”楚鸣皇顺手接了。

        流年笑道:“去仙宫的途中,遇见几个熟人传看,就顺手要了张。”

        楚鸣皇当即拿好了细看内容,流年在旁解释道:“这是罗康安在幻境要出来时,面对守卫好心劝阻,慷慨激昂砸下的一番话。我进宫拜见了娘娘,还说及了此事,娘娘亦赞叹:是条好汉!”

        楚鸣皇看着看着,嘀咕出了字眼,“大丈夫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倾恩相待,剜心相报…此去,无非一死耳,死得其所,有何可惧?就算前方杀机四伏,葬尽神魔,罗某也要闯它一闯,绝不畏退半步…这小子何苦这般用命!”

        神色明显动容不已,面颊肌肉绷了绷,“的确是条好汉!”

        流年神情古怪地看着他,又冒出一句,“不过娘娘又补了一句话。”

        楚鸣皇抬头看,“什么?”

        流年:“娘娘说罗康安是个怪胎。”

        “怪胎?”楚鸣皇不解,“娘娘何出此言?”

        流向笑道:“我也好奇同问,娘娘说起了罗康安在荆棘海做的一桩事,说罗康安把未海城城主刘玉森的女儿给祸害了……”事情经过娓娓道来。

        楚鸣皇听后,可谓目瞪口呆。

        流年:“娘娘很是怀疑这话是不是罗康安本人说的,为此还特意过问了下具体经过。然而事实证明,这并非什么事先预谋好的言辞,确实是在临出去一脚前被人拦劝随口冒出的。一个为做那种事,能把自己兄弟朋友也给坑的人,却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不是怪胎是什么?”

        楚鸣皇愣了愣,“男女之事可能是年轻冲动,能说出此话,可见本性不坏,瑕不掩瑜。”

        流年乐了,“看来你们男人都是一般想法。我途中就是见人争论的厉害,才好奇之下要来看了。争论者中,有些人的态度和神监一般,也说是瑕不掩瑜,还说什么男人好女色不是很正常么。”

        “呃…”楚鸣皇木讷了一下,试着问道:“仙都有好多人在议论?”

        流年:“这很正常,仙都内消息灵通的人多的是,幻境内的大军中不知有多少权贵的耳目,这段话很有轰动效果,好像已经在仙都传开了。仙都各方势力云集,打探各种消息的人无数,等着看吧,怕是很快就要传的整个仙界人尽皆知。这罗康安还真是挺会造势的,随口的一段话,怕是又要在诸界扬名了。”

        楚鸣皇默了默,忽叹道:“跑出幻境的动静已经闹得够大,如今还要给自己涨声势,这是嫌自己还不够招摇还是怎的?”

        流年:“按娘娘的说法,既是随口而出的话,罗康安怕是也没想过要招摇,只是这段话对比他当时的处境,说出来确实有轰动效果。”

        楚鸣皇:“纸包得住火吗?祸害了刘玉森的女儿,刘玉森岂能罢休,这事迟早要暴露出来,回头再对比这话,只怕又要惹来议论纷纷。”

        流年莞尔:“您还别说,这罗康安还真是个天生自带轰动效果的人。”

        楚鸣皇皱眉,“这家伙,我怎么越看越觉得乱?”

        流年:“无非是毁誉参半,颇有点率性而为,这种人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兴许活的才自在。”

        手摁在了之前放下的誊抄上,“所以让您先看看好玩的,这个不急着处理。是娘娘的意思,娘娘说了,寂澎烈既然已经把事闹成了这样,你半路出手不好,等秦氏那边的事出了结果再说吧,情况先看看或先做些准备就好,暂不轻举妄动。”

        楚鸣皇沉默着点了点头,他本是想尽快掌握情况,来个速办的,解禁掉那五十九城传送阵和鲲船的事,所以才直接找仙宫的渠道了解情况,然而仙宫那边既然已经直接给出了明确意见,他便不好不从。

        ……

        不阙城的清晨,万道金光先沐浴的是城主府,洛天河尽地主之谊,邀了金眉眉一起观景,远处朝霞无限好。

        两人并肩徘徊之际,婢女快步来到,将几张纸递给了金眉眉。

        金眉眉回了句,“通知秦氏,今天的谈判,放在城主府这边,场所你找横涛去落实。”

        由此可见与洛天河的关系的确好,这种事都是直接吩咐的,对横涛已经是直接使唤上了。

        “是。”婢女领命而去。

        洛天河不解,“拉到这边来谈判,有什么深意不成?”

        金眉眉:“这样拉扯着不是个事,我要垂帘旁听一下,观观秦氏的深浅,也想看看秦仪其人如何。”

        洛天河懂了,略点头。

        金眉眉这才低头看手上的东西,一张张看过,看到最后一张,脸上神色逐渐有些莫名,看后随手将最后一张递给了洛天河,“你这里的人搞出的事,看看吧。”

        我这里人搞事?洛天河疑惑,立刻接手查看,不看还好,一看,表情有些精彩。

        不是别的东西,正是罗康安的那段话,已经在仙都那边宣扬开了,前因后果和仙都那边的反应都注诉在了上面。

        有关仙都每天的一些情况,琳琅阁都会及时上报给金眉眉知晓。

        “此去,无非一死,死得其所,有何可惧?前方杀机四伏,哪怕是葬尽神魔也要闯一闯!”金眉眉凭刚才看后的印象念叨了两句,忍不住啧啧有声赞道:“大丈夫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说的真好!”

        洛天河有点唉声叹气,掸了掸手中纸,“就一段话而已,居然在仙都掀起那么大的动静,真的好吗?我怎么感觉这家伙留在我不阙城是个祸害,以后还不知要搞出什么事来。”

        金眉眉莞尔,调侃道:“你当初为了组建阙城视讯,还让我帮你网罗合适的人来着,有这么个轰动效果的人为不阙城代言,不是挺好嘛,效果应该不会逊色于视讯。”

        洛天河:“一个秦氏搞风搞雨,已经是搞的不阙城不得安宁,我不希望再出现个火上浇油的。你看如今的不阙城,一出接一出的,真正是没完没了,我还嫌不够热闹吗?”

        “在我们生意人眼里,名声利用好了可都是钱呐。能把寂澎烈给搞到这个份上,也是个有本事的人,这火上浇油的我倒是想要,只是…”金眉眉言语着摇了摇头,“倾恩相待,剜心相报…这般义气,恐怕是招揽不来的,秦仪有识人之明,会用人呐,我更想见见她了。”

        说话间,横涛从远处快步而来,两人顿步,容了他近前通报,“城主,汇总不阙城情况发现,四处城门、秦氏周围包括秦氏炼制场周围都出现了形迹可疑之人溜达。”

        洛天河略眯眼。

        金眉眉淡淡一句,“监行司解禁了一条鲲船,运送了数百人到不阙城隔壁,以巡查的名义抵达后,却又突然消失了。来的都是寂澎烈直属部从,高手云集!”当着横涛的面,她一些话点到为止。

        但已经暗示的很明白了,也证明了她的消息之灵通。

        洛天河脸色一沉,叮嘱横涛,“多派人手,把人给我盯紧了,一旦有变,立刻扼制,不许任何人在不阙城乱来!”

        “是!”横涛领命。

        待其离去,洛天河脸上浮现怒意,“寂澎烈这老匹夫,竟敢直接派出人马来我不阙城,想干什么?把不阙城人马当摆设,还是不把老夫放在眼里,真的疯了吗?”

        金眉眉:“他可没疯,搞出这么大的事若还能全身而退,令一些人忌惮,那才叫收获。既然已经把事给捅出了漏子,能趁势而为才叫本事。”

        洛天河冷笑:“事情搞成这样,他还想全身而退?想的美!”

        金眉眉:“未必没可能。就他搞出的这事,这么大动静,谁都不是瞎子,监天神宫就想办他,结果他背后的人出面了,进了趟宫与娘娘叙旧,于是娘娘暂把楚鸣皇那边的蠢蠢欲动给压下了。所以呀,一些事情不到最后,谁也不知是什么结局。你发怒没用,看他们怎么交代吧。”

        洛天河顿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