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前任无双在线阅读 - 第三四六章 尽力了,则万死无悔!

第三四六章 尽力了,则万死无悔!

        说罢,目光灼灼地盯着南栖如安的神色反应。

        南栖如安略犹豫,他的确是想绕个圈子,若是能以嫁娶为理由让秦家放弃秦氏的话,那后面的事就好说了。

        现在倒是让他为难了,然而他身负家族使命前来,有些事是无法不面对的。

        若不面对,将失去一切,包括眼前的秦仪,他将什么都得不到。

        沉默再三,还是鼓起了勇气面对秦仪,问:“罗康安在哪?”

        罗康安?在场者包括秦仪都愣了一下,秦仪回道:“我们不知他在哪。”

        既然已经开口,南栖如安也就没了顾忌,也不可能不说,“秦会长,只要把罗康安的踪迹告诉我。”手指秦道边手里的契约,“可以立刻签约。”

        对他来说,只要秦仪加入了南栖家族,身家性命在南栖家族的手上,不怕没机会让秦仪屈从。

        此话一出,在场者都不傻,明白了,南栖家族这次是冲幻眼来的。

        南栖家族在秦氏有这么大的利益,竟然要胳膊肘外拐,竟然要弄垮秦氏,竟然要毁了自己的利益。

        大家都有些惊住了,不过不难理解为何,估摸着南栖家族承受了某种巨大的压力。

        秦仪肃然而问:“公子,还没有到最后,南栖家族就要彻底放弃秦氏吗?”

        她心中是悲愤的,幻眼的事,南栖家族只要好处不肯出手相助也就罢了,如今居然还要在背后捅秦氏一刀。

        南栖如安叹道:“秦仪,不是要放弃秦氏,而是要做战略性撤退,你我都要面对现实。醒醒吧,你难道不知道吗?天霞城周围三十一城,不阙城周围二十八城,五十九城的传送阵禁用、鲲船禁飞,有人在不惜代价,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你以为秦氏还能拿到幻眼吗?”

        秦仪:“既然认为秦氏拿不到幻眼,南栖家族还有什么好怕的?”

        有什么好怕的?南栖如安心中苦笑,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不知仙庭将那三大家族给连根拔除对其它家族所造成的威慑力有多大。

        就那些个罪名,所牵连到的人,南栖家族有没有和前朝余孽联系过,南栖家族自己心里有数,家大业大到了这种程度,三教九流方方面面的人都会有所接触。

        谁也不知道仙庭掌握了多少情况,说是做贼心虚不为过。

        其他家族还没什么,南栖家族不一样,逼得仙庭打开了幻境出入口,扶持秦氏的南栖家族算是始作俑者之一,南栖家族还在忐忑仙庭事后会不会算账呢。

        加之如今寂澎烈把事情给搞这么大,只怕不但是寂澎烈不知该如何收场,南栖家族也同样被搞了个胆战心惊。事搞这么大,还让秦氏拿到了幻眼解危的话,让仙庭的脸面往哪放?一怒之下,会不会老账新账跟南栖家族一起算呢?

        说白了,这个关口上,被卷入了暴风雨的中心,南栖家族是真的怕了。

        退一步说,南栖家族家大业大,没必要因为秦氏冒这种风险,南栖家族这么大的家业要陪着秦氏一块去赌吗?

        这种可能会灭门的风险,南栖家族当然要防患于未然。

        但他还是强调,“这不是怕不怕的事!秦仪,我就不明白了,有这份契约做保障,秦家并无多大损失,还能保平安,何乐而不为,为何非要和仙庭对着干?”

        秦仪:“我没有和仙庭对着干,秦氏只是在仙庭制定的游戏规则内争取自己的权利,谁敢说秦氏做错了?”

        南栖如安苦口婆心道:“秦仪,你怎么还不明白,这事…”

        “不用再说了,如安公子的来意,我已经清楚了。”秦仪直接抬手打住,脸颊都红了,她真的被激怒了,伸手拿了酒,昂头一口喝了下去,被呛的连连咳嗽。

        在座的柳君君看的欲言又止,想劝她慢点。

        南栖如安:“秦仪…”

        拍下酒杯的秦仪却再次打断道:“敢问公子,南栖家族能否撤回这个决定?”

        南栖如安默了默,摇了摇头。

        秦仪:“好,如安公子,请代我联系南栖家主,我来跟他说。”话及此,她已经迅速冷静了下来。

        南栖如安:“你还不明白吗?我此来就是家主的意思。”

        秦仪:“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有了新的决定,但你做不了这个主。”

        “……”南栖如安无语,试着问道:“什么决定?”

        秦仪目光坚决地盯着他,“还是让南栖家主来明断吧。”言下之意无非还是那个意思,你做不了主。

        南栖如安愣了愣,回头了,看向边上站着的离武。

        离武会意点头,摸出了手机联系,稍候快步上前,把手机交给了他。

        南栖如安手机放在了耳边,“义父,我在秦家,已经和秦仪见面了,她要亲自和您谈……说了,已经告诉她了,她坚持要和您亲自谈。好!”说罢递出手机给秦仪。

        秦仪接了电话在耳边,“南栖家主,我是秦仪。”

        南栖文略带笑意的声音传来,“秦会长,久仰了,事情如安都跟你说了吧?”

        秦仪:“说了,我已经明白了南栖家族的决定。”

        南栖文:“那还有什么其它意见吗?”

        秦仪神态决绝,慢慢站了起来,一脚后踢,竟直接将自己的座椅给掀翻了,这气势把南栖如安都给看的一愣一愣的,他身后的离武皱眉盯着。

        秦道边忍不住伸了伸手,看出了女儿的反应不对,怕女儿说出什么冒失之言冲撞了南栖文,想警告不要乱说话,谁知一旁的柳君君却拉了他一下,对他摇头。

        秦仪不卑不亢道:“南栖家主,出卖自己人的事,恕秦仪不能从命!”

        厅内瞬间安静的落针可闻。

        南栖文明显沉默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徐徐道:“秦会长,大势所趋,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能苦撑秦氏到今天这个局面不容易,许多事情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是身不由己,都要面对现实。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南栖家族会补偿你的损失,如安为你准备的礼物你没看到吗?”

        秦仪目光明亮而坚决道:“看到了,但我的心情南栖家主并不能理解。秦氏,倾注了我秦家两代人的心血,我的母亲因为秦氏而死,这里面有我亲生母亲的性命在,我无法轻易放弃秦氏。罗康安、林渊、燕莺,我秦氏的骨干,授命为秦氏出征,他们为了保我秦氏,正在前线豁出了性命浴血厮杀,正上下一心共度时艰之际,我身为秦氏主帅,如何又焉能背弃他们?

        我今天若能背弃他们,必将成为天下人笑柄!我今天背弃了他们,就算接手了南栖家族赐予的产业,日后下面人又该如何看我?一个连为自己拼命的人都能背弃的人,千夫所指,万人唾弃,还如何再率众征战?南栖家主,这种事,我秦仪不能做,也做不出来,也绝不会答应!秦氏争取自己的正当权利,堂堂正正,没什么好怕的,不到最后决不罢休,不惜玉石俱焚,也绝不退让半步!”

        态度无比坚决,一番决绝言辞把南栖如安给震撼的不清,欲出言阻止的秦道边也被这话给堵了话。

        离武怔怔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大概明白了家主为何想要来做儿媳妇。

        白山豹和白玲珑静静盯着秦仪,神色中有钦佩,也有担忧。

        身为秦家的一份子,秦仪能以莫大的勇气抗拒压力,也不背弃自己人,他们两个自然是心潮澎湃。

        另一边的南栖文,一张脸却是沉了下来,一些话在他听来,像是在嘲讽,沉声道:“秦会长,你最好冷静冷静。”

        秦仪:“我很冷静,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希望南栖家主收回成命!如若不然…”

        南栖文:“如若不然?怎样?你在威胁我吗?”

        秦仪:“岂敢!秦仪有一策,既不为难秦氏,又可助南栖家族化解眼前顾虑。”

        南栖文哦了声,漠然道:“说来听听。”

        秦仪:“南栖家族和秦氏公开发声,宣布南栖家族全面退出秦氏,全面撇清干系,从此南栖家族不再占秦氏半分利。”

        此话一出,厅内所有人动容,秦道边情绪激动,忍不住站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一旦秦氏不保,便连最后的退路都没了。

        其实这边也不知道罗康安送幻眼回来的路线,大可以把事情说清楚,无须这般呐。

        谁知秦仪却第一时间冷目扫向了他,似乎知道他会做什么或说什么,已抬手指向了他,示意闭嘴的样子,口中继续道:“两边撇清了关系,划清了界限,足以证明秦氏的所作所为并非南栖家族为利所驱,足以证明秦氏所做的一切和南栖家族没有任何关系,仙庭亦能体谅南栖家族的一片苦衷,煌煌天威必不再炙烤南栖家族,所有的后果,秦氏一力承担!”

        南栖文沉默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好办法。

        关键是秦仪绝不退让,也不为利诱,不肯放弃秦氏到南栖家族来,如此一来,这便是最好的办法了。

        他鼻腔中沉沉呼出气来,漠然道:“秦仪,你要想清楚了,秦氏经商多年,利益相争,得罪的人可不少,一旦秦氏垮了,没有南栖家族的庇护,可知是什么下场?”

        秦仪:“当断则断,尽力了,则万死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