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前任无双在线阅读 - 第二零六章 就是你,过来!

第二零六章 就是你,过来!

        晋骁只能作罢,绷着脸站那,内心极为担忧,因为他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他认为现在的朱莉在他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却又不好强闯,这种场合下真正是满心的无奈。

        待朱莉回头走到,白玲珑立刻微笑着做了个伸手请进的手势。

        朱莉当即弯腰钻入,罗康安跟上,趴在车门口朝车内的秦仪道:“会长,典礼拍摄的事,您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问朱莉小姐。”

        秦仪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罗康安又对朱莉道:“拍摄方案的事,你清楚,会长有什么问题,劳烦详细解说一下。”

        如此谆谆叮嘱,旁人不清楚的,还以为是多大的事。

        朱莉自然是连连点头应下,“好的。”

        “罗副会长,时间不早了。”白玲珑提醒一声,伸手做了个请他让开不要妨碍关门的动作。

        罗康安点头哈腰的退开了,还朝车内挥了挥手。

        白玲珑一关车门,又对罗康安做了个请回的手势,自己则快步走到副驾驶位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罗康安转身离去,内心忐忑的而去,不知道秦仪和朱莉的谈话会不会露馅。

        万一秦仪说出,听说罗副会长说你要过来跟我同乘一辆车,或者朱莉问秦仪招我过来有什么吩咐,那就尴尬了。

        他现在有点赌的味道,赌两人不会这样说。

        就算暴露了,应该也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况他已经想好了退路,万一露馅了,秦仪真要算账的话,他就搬出林渊来,说是林渊跟他这样说的。

        他早就认为林渊和秦仪有一腿,这种事一旦有个万一,他只能把林渊给扯出来做挡箭牌。

        他也是被林渊给逼得没了办法,要达到林渊的目的,实在没辙了,他又不是无所不能,只能出个一旦有变能找补的办法来。

        “走吧。”罗康安走回招呼林渊登车。

        林渊也挺好奇的,本想问问他究竟用了什么办法搞定的,然见到一步三回头也走了回来的晋骁,暂停了那个念头,待到晋骁近前,他出声道:“此行途中,我们副会长的车离朱莉小姐近,你要是没什么不方便的话,可以和我们同乘一辆。”

        刚要钻入车内的罗康安一愣回头,很想问问林渊,多这事干嘛,有必要让这跟屁虫钻我们车上吗?

        他其实早就看晋骁不顺眼了,之前就挡手碍脚的,但被林渊的眼神制止了,只好痛快钻入车内稳稳当当一坐。

        晋骁略默,林渊伸手示意副驾驶位,晋骁脸颊绷了绷,回头看了看朱莉座驾,也就拉开副驾驶位车门钻了进去。

        林渊进了后排座,与罗康安坐了一排。

        所有要参加开业典礼的人员基本各就各位后,一溜车队底下掀起强风,吹的灰尘时期,在领头车辆的带领下,纷纷启动飞行模式升空了。

        一般车辆无法飞行,这是高级车辆才有的模式,凭秦氏的财力自然是不缺。

        正常情况下,也不允许在城内来这套,可今天不一样,城卫允许了,城主洛天河亲自出行,肯定同意的。

        二十多辆车升空了,在领头车辆的带领下一条长龙似的朝城门方向飞去。

        更多的人是在直接飞行,许多城卫,还有秦氏这边的护卫,都施法飞行在车队的左右。

        地面上的横涛目送着,他没有去,只是前来送行的,城主不在,他要在城内坐镇……

        秦府,柳君君放下电话后,对秦道边道:“那边已经出发了。”

        秦道边默默点了点头,他其实也想去完工的炼制场看一看,不过想想还是忍住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他现在跑去不合适,他毕竟是秦仪的父亲,又是一手创建秦氏的人,他去了让秦仪怎么站位?有喧宾夺主的嫌疑。

        另外就是考虑到安全因素,这个时候心怀不轨的人最有可能下手,父女两个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白山豹出声道:“老爷,夫人,按照布置,会长那边一动身,我们就要潜藏回避一阵了。”

        护卫高手,基本上都跟了秦仪离去,这边担心有人趁虚而入,做好了密地躲藏的准备。

        “走吧。”秦道边叹了声,普通人有普通人的烦恼,到了他这个地步的人也有他这个层次的身不由己。

        三人一起出了门……

        一行队伍从城门位置飞出了天擎大阵,一个俯冲之后,再次升空。

        待平稳飞行后,车内的秦仪开口了,问:“朱莉,有什么事要说吗?”

        朱莉忙道:“有关典礼拍摄方面,会长有什么想知道的,我会详细解释。”

        就为这个吗?秦仪默了默,“相信你们会处理好的。”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换了话题,“新招了个助手?”

        朱莉:“是的,名叫晋骁,有点孩子气,不懂事,让您见笑了,回头我会说他的。”

        她还是有点担心之前晋骁的冒失会让这位不高兴。

        如今的秦氏,或者说是如今的秦仪,和之前已经有所不一样了,现在和军方来往密切,有什么事甚至能直达仙庭中枢,只怕洛天河都不好随意管教了。

        秦仪听懂了,微微一笑,“一点小事不用多想。对了,我听说那个晋骁和你住一块了?”

        副驾驶位的白玲珑闻言笑着回头看了看。

        朱莉略有尴尬,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问这事了,横涛问过,洛天河也问过,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的确容易让人多想。她也考虑过赶晋骁出去,可心里有那么些拖拉,迟迟未做决定。

        她也看出了晋骁喜欢自己,其实她也在等一个两人名正言顺住一起的理由,她在等晋骁表白,可晋骁就是不开口,令她有时颇为恼火。

        “找到了合适的住的地方,他会搬出去。”朱莉敷衍着回了句。

        秦仪微笑,“如果觉得合适,就在一起吧,不要错过了,有些人一旦错过了…不好!”笑容中渐有苦涩,慢慢回头看向了窗外。

        她想到了一流馆,有些情况也瞒不过她,知道了陆红嫣与林渊每天夜宿在一起。

        孤男寡女的晚上睡在一块还能是什么事?

        她的性格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人,但面对这种情况,开始是愤怒,感觉自己遭到了背叛,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事情忙碌没有及时处理,也渐渐冷静了不少,实事求是的说,凭什么说林渊背叛了?

        是她当初没有去争取,是她自己当初放弃了,一弃三百年,从未联系过,她有什么资格要求林渊为她守身如玉三百年?陆红嫣没出现前,她觉得林渊理所当然就是她的人,就是那么强势。

        待陆红嫣这个人真的出现了,她有呛水后爬上案的喘息感,才发现在感情上,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

        渐渐的,莫名的有些心灰意冷,已经有些不愿再看到林渊了,一见到就膈应的慌,甚至是觉得恶心,目光触及都是一瞥而过,视若不见,后悔不该热脸贴冷屁股在昆广城神卫营对林渊表白出心迹。

        她最难以接受的时候,甚至有随便找个男人回敬林渊的冲动……

        一行已飞上云霄,坐在副驾驶位的晋骁一直在高度警惕四周,并紧密关注朱莉所在车辆。

        所幸一路平安顺利,途中偶有猛禽出现攻击,都被随行护卫人马给轻易打发了,并未干扰到行进速度。

        秦氏巨灵神阵法炼制场,可谓到处披红挂彩。

        整个炼制场已经被仙庭人马布下了防御大阵,一行落地在阵门前,有人出来接应,核实了一行的身份后才准予放行。

        一行人马进入了大阵内,车内的一群人陆续下车。

        施工人员已经提前一天被清离了这里,在场云集的大量人员都是秦氏招募的炼制修士,或一些勤杂人员。

        至于驻军,没有任何迎接的架势,各在其位,各司其职,有那么点不凑热闹的意思。

        驻军的统领是魏平公,一看驻军的架势,就知道是谁的意思,洛天河也不好说什么。

        冥界殿帅,论品级曾是一品大员,虽然被贬到这里来了,洛天河还是主动过去拜访了,凭他的背景倒不是怕了对方,而是一些该有的礼节。

        魏平公正在山崖上的山洞里喝酒,洛天河飞到山崖,有部将对魏平公禀报,“魏帅,洛城主来了。”

        魏平公看到了,故意装作没看见而已,闻言才抬眼看了看,慢条斯理道:“洛城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不敢。”洛天河拱手,略躬身,“见过魏帅。”

        魏平公:“还有你不敢的事?没有你同意,我的人马连进城买点东西都不许,是我不敢才对,没去迎接你,你不会不高兴吧?”明显在表达不满。

        洛天河道:“魏帅是明白人,想必魏帅心里也清楚,天河此举乃为划清职责权限,以免混淆,届时反而会有诸多不便,并非有意针对您,换了谁来主持这里都一样。”

        魏平公放下酒壶,吐着酒气道:“行啦,两个倒霉蛋,都被贬到了这里,再比高低有意思吗?我们职责所在,就是驻守看门的,不用管我们,你们忙你们的去吧。”

        洛天河迟疑道:“魏帅,今天是秦氏炼制场开业大吉的日子,您守在这里,若是不露个面的话,他们怕是也不敢大张旗鼓,您看下面都静悄悄的,是不是出面稍微打个招呼,让他们尽快完事,也省的拖拖拉拉搅了您的酒兴。”

        魏平公往山崖下瞅了眼,起身了,“走吧。”

        一群人从山崖上飞下来,落在了秦氏等人跟前,秦仪当即率人拜见。

        魏平公敷衍了几句,让他们忙自己的不用管他,正准备转身走人时,目光忽落在了罗康安身上,背负身后的手松出一只,朝他招了招手。

        罗康安愣了一下,左看右看,貌似疑惑,是在叫我吗?

        魏平公干脆直接指了他,“贼头贼脑东张西望的那个家伙,就是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