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间最得意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少年还是那个少年

第七百六十九章 少年还是那个少年

        青槐看着他,好像是不明白怎么李扶摇能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了。

        李扶摇后知后觉知道自己说错了,但也没有改口,“不然怎么护着你?”

        “谁要你护着了?”

        说着话的时候,青槐有些脸红。

        ……

        ……

        青天君去而复返,这一次站在城外,倒是没有急着走进城里,这是他的城,平日里不知道爱过多少次,这一次才真的有了这么个感受。

        守城的青蛇一族卫士站在城门处,看着这位妖君,眼里满是倾慕,青天君崛起于微末,这一辈子都没有得到过青蛇一族的什么好东西,反倒是凭借自己成就了如今这个境界,不管怎么看,都十分值得倾慕。

        青蛇一族可不是什么上古异兽。

        想了想,该要去见得人还得去见,该要做的事情,还得去做,只要有了这个想法,青天君便觉得好受许多。

        离开城门去到那座酒肆,这位妖君没有用多少时间,就已经来到酒肆里。

        推门而入,带着些风。

        青天君看着里面的两个年轻人,张了张口,只是说道:“青槐,你先出去。”

        青槐抬起头看了一眼青天君,没有说什么。

        她其实心里也很明白,自己能不能够和李扶摇走到一起,自己这个爹只是第一道关口,说到底,最后的事情还是得自己娘亲去做出选择。

        她看了一眼李扶摇,眉头舒展,笑了笑,然后说道:“好好的。”

        然后便走出了酒肆。

        这倒是让李扶摇有些无所适从。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青天君,甚至于今日已经见了两次了,这应该是第三次了。

        不过这一次,比之前两次,都要严肃得多。

        青天君坐下之后,开门见山说道:“你们山河那边的凡人,要成亲之前,要先见双方父母,尤其是男子,去女子家里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李扶摇不笨,知道青天君说这样的话了,那就是代表着他和青槐的关系可以再往前走一步了,因此他很快便回答道:“最重要,是女子的娘亲。”

        俗世里有句话,叫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反之,老丈人便不一定了。

        青天君是那个老丈人,那么丈母娘就是青槐的娘亲了。

        青天君说道:“青槐是我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她的心气也高,去山河之前,说是整个妖土的年轻人没有一个人能看上,我觉得也是这样,这个妖土里,不管是重夜还是风吕,的确是没有人配得上她,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去过一趟山河之后,她便看上你了,之后对你朝思暮想,竟然连境界都丢下了,那时候我想着找到你这混小子,我一拳就能把你的头打烂!”

        青天君瞥了李扶摇一眼,然后轻描淡写的说道:“尤其是那会儿你还是个连剑山都上不去的混小子。”

        李扶摇没有说话,甚至于连什么表情都没有,是的,没有任何一个父母愿意看着自己的闺女喜欢上这么一个男子的。

        “不过后来还行,你到底还是爬到了他们。”

        青天君说道:“现在,更是整个人间都找不出来的第二个人了。”

        要是说叶笙歌一定能够在世间所有年轻修士里独占鳌头的话,那么李扶摇也能够在世间所有年轻男子里,一枝独秀。

        只有这样的男子,才配得上叶笙歌和青槐的喜欢。

        青天君说道:“之前我说你要是踏足沧海,我便把闺女嫁给你,现在这句话也算数,不过在这之前,要带你去见见她娘亲了,她娘亲要是不满意,你就当我之前说过的话就是放屁,以后提也不要提。”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青天君没有任何理由觉得青槐的娘亲,他自己的那个媳妇儿,会真的不满意李扶摇。

        这样的男子,真的是世间唯一了。

        “我接下来说的话,才是重中之重。”

        青天君看着李扶摇说道;“接下来我们要去一个地方,也就是青槐娘亲一直住的地方,那个地方你可能听过,但是绝对没有见过,你这一次去过之后,不管成和没有成,都不能对旁人提起,除去你之外,再有半个人知道这件事,我当场便能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青天君说这些话的时候,无比认真,“不管青槐怎么想。”

        李扶摇意识到了重要之处,点头说道:“妖君放心,李扶摇即便是死,也不会向任何一个人透露。”

        青天君点点头,多的话他已经不准备说,这一次,就看着是不是青槐看错人了。

        说完这些话,他便领着李扶摇走出酒肆,青槐早已经在这里等着,看着青天君和李扶摇走出来,有些担忧,但还是没有开口询问。

        青天君有些宠溺的看着青槐,然后说道:“要是你看错了人,爹还是会把他的脑袋拧下来的,不管你有多喜欢他。”

        这句话说的有些直白,多的是刺骨寒意。

        青槐却是这一次破天荒的点头,认同了青天君的说法。

        青天君有些满意,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转头看了李扶摇一眼,说道:“跟上。”

        说着话,他便身形消散。

        李扶摇不敢犹豫,御剑而起,竭力去跟着青天君。

        ……

        ……

        青天君是妖土赫赫有名的大妖,这一次带着青槐,有意考量李扶摇,因此掠走之时,没有省去半分气力,那个速度便真的算得上举世无双了。

        李扶摇身为登楼剑士,本来御剑便十分之快,可是到了这青天君面前,看起来也差点意思。

        好在他的剑很多,放出飞剑,一柄接着一柄,这才跟着飞剑的牵引,勉强算是没有掉队。

        只是御剑太快,又不敢牵引出来剑气为自己拦下云端的罡风,毕竟这一慢便很有可能被青天君彻底甩掉。

        那些罡风在天上,吹着李扶摇的脸,就是一个字。

        疼!

        李扶摇即便是登楼剑士,也是实在撑不住了,很快一张脸便变得通红,不是冷的,就是被风拍红的。

        还好御剑不过小半日,青天君便在一处云海深处停下,青槐脸色有些发白,显然是也有些不适应。

        青天君转头看着急忙赶来的李扶摇,眼里还是有那么些赞许的。

        但是不多。

        也就一点而已。

        李扶摇身侧好些剑都停下来,还是围绕在李扶摇身边,李扶摇整理衣冠,选来选去,只是抓住那柄遮云悬挂在腰间。

        几柄剑里,自然是青丝和他的联系更为紧密,也最能发挥他的境界,但是青丝剑,其实还是没有遮云好看。

        他一身青衫,说到底,还是看着有些气态的。

        青天君看了一眼他的青衫,想着这里三个人都是青衫,就觉得有些古怪。

        青槐也有些担忧,在这个时候她也不是什么妖土的天之骄女了,只是个领着自己喜欢的男子要去见自己娘亲的女儿。

        李扶摇也很快意识到这样有些古怪,因此很快便换了一身白袍。

        这一次白袍仗剑,看着便要好多了。

        青天君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在云海里划开一个大洞,然后走了进去。

        李扶摇和青槐也跟着走了进去。

        三个人眼前便出现了那天幕下,人间之上的茅屋。

        李扶摇一怔,随即说道:“帝师住所。”

        青天君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能够认识这个地方,还算是李扶摇有些见识。

        李扶摇却是知道,这是在六千年前的幻境里自己见到妖后的地方。

        青天君没有说话,已经落到了那茅屋前。

        青槐跟着李扶摇一起。

        那个妇人等了很久,这会儿早已经是换了一身衣物,看着李扶摇,她笑了起来。

        李扶摇反倒是有些局促,他站在原地,只是眼睛时不时的看向那棵梧桐树。

        树上有个小麻雀,看了李扶摇一眼,也嫌弃的转过头去。

        妇人搬出一把椅子,笑道:“傻站着做什么,赶紧坐下。”

        李扶摇这才往前走几步,坐在了椅子上。

        然后妇人招呼青槐去另外一边坐下,反正就是看着两个年轻人坐在她面前,反倒是青天君,只能站在远处。

        妇人笑着说道:“李扶摇,我听你的名字,听了好久好久了,你在妖土做了些什么,在山河那边做了些什么,虽然我都没有看见过,但是我还是都听过。”

        李扶摇点点头,虽然不知道说什么,但还是表露出来了足够的善意。

        妇人说道:“你这样的年轻人才是真的和青槐那丫头般配,甚至和她爹有着一样的际遇,我们青蛇一族啊,从来都不是什么大族,更没有什么血脉天赋,青槐她爹能够走到如今,全凭自己一个人,你这一路走来,也是如此,不知道在鬼门关阎王殿去了几趟,这才有如今的境界,朝青秋走了,以后说不定还得你去顶上他的位子,你们剑士一脉很苦,说起来和我们妖族有关,但还请你不要太记恨了,青槐她爹和我一样,都是不想看着两边打来打去的人。”

        妇人神色温柔,说话的时候,声音极轻。

        李扶摇点头说道:“本来就是这个道理,夫人所言极是。”

        妇人再度说道:“你明白就好了,其实没见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对你很满意了,光是能够这样走下来一趟人间的人,便不多,再说了,能走下来的,那不是人中龙凤是什么呢?”

        妇人这番话,让李扶摇有些受宠若惊,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有这么顺利。

        青天君站在远处,他好像是早已经知道会是现在这个结局,所以他一点都不慌。

        更没有觉得意外。

        这是和他朝夕相处数百年的人了,他能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想法?

        自己这个媳妇儿,就是太好说话了。

        除去对他青天君之外,对谁都好说话,以前是对青槐,现在估计就得是对那个臭小子了。

        李扶摇低声道:“夫人严重了,都是运气占多数。”

        妇人佯装怒道:“这可不能太谦虚了,该实诚就要实诚才是。”

        李扶摇点头道:“好。”

        在他这些年遇到的女子长辈里,谢陆独树一帜,让他在敬重的同时又很喜欢,然后便是这个妇人了,至于自己的娘亲,李扶摇至今都还不知道怎么面对。

        妇人话有些多,应当是这数百年你,第一次遇见除开青天君和青槐的外人的缘故。

        “你别嫌我话多,我也说不上多少的。”

        李扶摇赶紧说道:“没有的。”

        妇人便继续说道:“青槐这个丫头,脾气不差的,即便是脾气差的那几年,也都过去了,以后你和他,不会出什么问题的,男女之间,要是单纯互相喜欢,那就没什么好说的,反正那个时候,怎么看对方都觉得顺眼,但是要一起过日子,还要生孩子,事情就多了,我们是修士,没有凡人那么麻烦,但最麻烦的,还是谁先走的事情。”

        说到这里,女子便看了一眼青天君,青天君神色如常,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在你们两人都是有望沧海的,之前青槐她爹说要你成为沧海剑仙才能娶青槐,从做娘亲这里来看,很对的,毕竟自己的女儿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嘛,你成了剑仙,以后要是青槐没能成为大妖,你也能护着她一辈子啊,至于她要先走,你在身后承受痛苦,就是我们的一点私心了。”

        李扶摇点点头,然后说道:“理应如此。”

        先走后走,先走的只恨没有能够陪着后走的多一些时间,而后走的,却是要带着那些思念过往余生。

        那种痛苦,没有其他什么事情比得上。

        妇人点头笑道:“好了,我都说了这么多了,你是不是也该说说了?”

        李扶摇点点头,于是又开始讲故事,他本来就很擅长这个,说起来也不费力,只是这一次说起来故事,说天上明月,说山川大海,说世间万物,说他一路所行所见之处,就是没有怎么提及青槐。

        只是提及的时候,言语里的真情实意,让妇人都有些动容。

        她也是活了几百年的人了,这个年轻人是不是糊弄她,她听得出来。

        最后李扶摇说到最后,认真说道:“我要成为剑仙,不仅要护着这世间的剑士,还要看着这人间,春去秋来,什么都好,总不能都毁了去,当然了,也要看着我喜欢的姑娘,一天一天,笑着过着每一天。”

        妇人看着李扶摇说这些话,就能感受到他眼里的光芒和那些发自肺腑的真心。

        如果之前是满意的话。

        妇人这会儿,真的很满意了。

        自己这个女婿,不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