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熟练度孟岩在线阅读 - 028 清明

028 清明

        乡亲们聚在院子里。

        有的人说奉承话,有的问孟岩有没有女朋友,有的问孟岩的工作,七嘴八舌,好生热闹。

        好一阵之后,人群才慢慢散去。

        孟岩知道,他买车的事情明天就会在村里传开,然后成为村里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回到屋里,孟岩将礼物交给父母。

        “你这孩子,回自己家还带什么礼物?浪费钱。”母亲嗔怪道。

        孟岩笑道:“钱是王八蛋,没了咱再赚。”

        母亲板着脸道:“你还没结婚,有钱也要省着花,攒点老婆本。”

        孟父也连连附和道:“就是。听说现在娶媳妇,彩礼要不少呢。大手大脚的乱花钱可不行。”

        “妈,我饿了。”孟岩招架不住,只能转移话题。

        “马上吃饭。”孟母连忙去厨房端菜。

        孟岩将带回来的酒拧开,说道:“爸,咱们爷俩喝一顿。”

        “小岩出息了,爸很高兴。”孟父那张被烈阳灼烧得黝黑的脸颊上露出了满是皱纹的笑容。

        他不善言辞,沉默木讷,说喝酒就喝酒,肚子里有一堆问题却不知道该怎么问,倒是孟母健谈一些,询问孟岩怎么赚到这么多钱。

        孟岩没说实话,只说自己被公司器重,升职了,薪水也加了很多等等。

        陪着父亲喝酒,陪着母亲拉家常,晚上十点多,孟岩回屋睡觉。

        今夜是真正的睡觉,不是深度冥睡。

        这里是他的家,他希望自己在家里好好睡一觉。

        次日,清明。

        全家人早早的起来。

        吃了早饭之后,孟岩就开车将父母载到集市,购买了上坟扫墓用的香蜡纸钱,他还特意购置了几株塔柏,准备栽在祖坟前。

        当地习俗,只要家里还有男丁,女人就不能扫墓。

        这观念封建得很,但农村就是这样,孟家算是开明的,有些村民的观念更过分,都不许女人碰香蜡纸钱。

        孟岩不喜欢这些观念,想带母亲一块去,可母亲不想听乡里乡亲说闲话,而且她还有点迷信,总觉得自己去了会妨碍孟家的运势,执意不去。

        无奈,孟岩只能跟父亲两人去上坟。

        父子俩带着锄头、砍刀、铲子,先去了孟岩的祖爷爷祖奶奶合葬的合棺坟。

        合力将坟墓上的杂树砍掉,将坟前的杂草清理,点蜡燃香烧纸钱,再为旧坟铲土,并将纸钱压在坟头,表明这家坟茔还有后人祭拜。

        最后,燃放鞭炮,通告祖先英灵及四方神灵。

        上坟要按辈分次序。

        祭拜了祖爷爷和祖奶奶后,就轮到孟岩的爷爷和奶奶。

        二位老人家去世的早,在孟志松还很小的时候,他们就去世了。

        祭拜了他们之后,父子俩就来到老道士的坟前。

        老道士没有结婚,没有儿女,自称是孟岩的曾祖叔,辈分高的很。按辈分算的话,孟岩爷爷都得叫他一声爷爷。

        至于孟家是不是真有这么个远房祖先,孟父其实也不清楚。

        不过,孟父对老道士很尊重,因为他是个文化人,写的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以前印刷业不发达,老道士手写的春联很受欢迎。

        除此之外,老道士还有一手算命本事,能看黄历。

        红白喜事,村里人都找老道士看日期;迁坟修屋,也习惯找老道士看看。

        老道士在世时守着一座没有神像的破庙,种着神庙周围的二亩地,后来,老道士死了,破庙也就塌了。

        既然老道士说他是孟家人,且后事也是孟家办的,那么,孟家也就顺带祭拜一下,无非是多一份香蜡纸钱而已。

        “爸,我记得老道士有不少的书,后来那些书去哪儿了?”孟岩小时候常去破庙玩,记得老道士的房间里有不少的书,全都是线装手抄本,而且是竖版排列。

        当时,孟岩也就七八岁,识字不多,觉得那些书跟别的书不一样,就总是问那是什么书。老道士就说,那是神仙法术。

        小孩子幻想力丰富,听闻是神仙法术,自然就嚷嚷着要学。

        然后,老道士就摇头叹气,感慨的说:你小子福缘不够,差了一点,不然可以教你。

        小时候的孟岩被弄得抓心挠肝的,非常想当神仙,甚至想着学了法术好飞上天找孙猴子看金箍棒。

        又过了两三年,孟岩能认不少字时,却已经对那些书不感兴趣了。那时候的小学生都迷火影、海贼、圣斗士,孟岩尤其喜欢看美少女战士,已经不相信什么神仙法术了。

        孟岩上初中那年,老道士走了,线装书的事也就彻底的抛到九霄云外。

        今儿忽然想起这事,一方面是给老道士扫墓,勾起了他的童年记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玉佩,让他对那些神秘玄学比较在意。

        “收在柜子里,都是些算命看相风水书。”孟志松也不是文盲,小学文化,字还是认得,不过,他看书就打瞌睡。

        “回家找找。”孟岩说。

        孟志松:“都是些封建迷信。”

        孟岩笑道:“说不定就有古籍。你是不知道,孤本古籍现在蛮值钱的。万一有《红楼梦》的失传版本,咱家就发大财了。”

        “尽做美梦。”孟父并不觉得那些线装书能有多值钱。

        祭奠结束后,父子俩回到家。

        在孟岩的催促下,孟志松就翻箱倒柜的将那些线装书找出来。

        总共有三十多本,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另外还有一些零散的草书。

        孟岩将它们一股脑儿的搬进卧室,分门别类查看。

        《麻衣神相》、《冰鉴》、《柳庄相法》等等,这些是看相的。

        《水口要诀》、《寻龙脉》等等,这些是风水。

        《三命通会》、《滴天髓》等等,这些是算命的。

        《易解》、《六爻》等等,这些是起卦的。

        果然如父亲所说,的确都是些封建迷信。

        孟岩对这些书籍没啥兴趣,他没有改行当神棍的想法,而且数据面板对纯知识性的技能不起效,不加熟练度。

        另外,用手机稍微搜索就发现,这些书在网络上都电子版,随便就能下载。或许,在老道士学艺的那个时代,这些是宝贵的江湖手艺,是秘而不宣的吃饭本事。可时代早就变了,现如今,这些都是烂大街的东西了。

        就算要看,孟岩也没必要看竖版的线装书,看着忒费劲。

        不过,有两本书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本是《玄真符箓》,里面记载了九种道符。

        另一本是《玄真长生功》,记载的是一门气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