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熟练度孟岩在线阅读 - 016 生财之道

016 生财之道

        周四。

        肖学良今天休假。

        早晨起来,肖学良就觉得哪里不对,好像跟往常有什么区别。他挠挠头,仔细想了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王双也觉得哪里不对。

        明明是很普通的一天,可她就是觉得今天有点反常。

        夫妻俩都觉得怪怪的。

        彼此对视一眼,两人能够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奇奇怪怪的疑惑。

        刷牙、洗脸。

        里屋的房门开了,肖宇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小伙子睡了一个好觉,神采奕奕,眼神里有别样的神采。

        瞬间,

        夫妻俩都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小峰,你昨晚上没犯病?”王双震惊不已。

        肖宇峰的怪病每天要发作三次或者四次,通常是上午发病一次,晚上发病一次,夜里入睡后会发病一次到两次。

        每次发病,王双都要赶紧过去喂药、打针。

        昨夜,肖宇峰竟然踏踏实实的睡了一整夜。

        难怪夫妻俩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昨夜一整晚都没有喂药、打针。

        “是啊。昨晚上睡得很香。”肖宇峰也很吃惊。

        王双连忙跑过去,一边抚摸着孩子的头,一边端详他的脸,发现他的气色比以往好了很多,眼神里也有神采。

        “怎么回事?病好了?”王双生怕这是幻觉。

        肖宇峰挠挠头,表情狐疑说:“难道是孟叔叔写给我的临摹帖?”

        王双:“昨晚上写的那副字?”

        肖宇峰点点头:“昨夜,我看孟叔叔的字,虽然只看了几眼,可心里就觉得很舒服,心里很宁静,脑海里的奇怪东西也不再出来了。”

        肖学良觉得难以置信,狐疑的道:“一幅字而已,能有这么神?”

        说罢,他就走进里屋,认真的看孟岩写的字。

        他是理工男,数学老师,也不懂书法欣赏,可当他看到孟岩书写的《心经》时,却感受到了一片宁静祥和,仿佛是看到了深山古刹,仿佛是听到了阵阵梵音,心灵似乎都被净化了。

        多年培养起来的唯物主义观,在这一刻动摇了。

        “你怎么了?”王双见丈夫发呆,大感疑惑。

        肖学良回过神来,喃喃的道:“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

        “说什么呢?”王双嗔道。

        “你自己看。”肖学良让了个位置,指了指孟岩写的《心经》。

        王双整天陪孩子,对书法要略懂一些,乍一看只觉得这幅字极有功底,再细细一看,内心竟涌出宁静祥和之感,心底里似乎响起了阵阵梵音。

        王双也呆住了,惊呼道:“不可思议,实在是不可思议!世间怎会有如此奇妙的书法?”

        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儿子的病情确实有好转的迹象,肖学良激动的道:“小峰,多看看,多学学,照着你孟叔叔的字写。”

        快三年了,肖宇峰的病情第一次出现好转,做父亲的焉能不激动?

        他连忙掏出手机,想要将这神奇的事情告诉孟岩,顺带分享一下内心的喜悦,不料孟岩的手机关机,只得作罢。

        ……

        ……

        上午十一点。

        孟岩出门,前去上班。

        房门上又贴着张纸条,上面写着:

        “你什么时候有空?我邀你吃顿便饭。”

        落款还是徐嫣。

        “周二和周三,我休假。”写完,他将纸条贴到徐嫣家门上。

        一路来到公司,正巧遇到纪小敏。

        女孩穿着紧身而富有弹性的运动裤,修长的美腿在弹性面料勾勒下显得特别有型,上身是浅色的运动衣,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有活力。

        孟岩连忙打招呼,好奇的问:“你怎么来公司了?”

        “我爸写了三幅字,让我送过来。”纪小敏笑道。

        孟岩知道这事。

        三幅字卖了三万块钱,令人羡慕呀。

        而他留在青梅斋的书法,至今无人问津。

        “我能否看看纪先生的字?”孟岩对纪敛云的书法水平很好奇。

        纪小敏咯咯的笑问道:“你看得懂吗?”

        孟岩:“别瞧不起人。”

        “行,你自己看吧。”纪小敏就取出一副裱好的卷轴递给孟岩。

        孟岩小心的展开,露出了纪敛云的墨宝。

        老实说,挺失望的。

        如果用数据面板的级别去评价的话,最多也就是书法大师的水平。

        而孟岩已经练了超凡级别,远超纪敛云的水平。

        纪敛云写的字,还真入不了他的眼。

        可令人蛋疼的是,纪敛云能卖字赚钱,他孟岩空有一手书法本事,却还不知道该怎么靠书法赚钱。

        将纪敛云的作品卷好,还给纪小敏。

        纪小敏提议道:“等我将字送给谢总后,咱们一块去吃顿午饭。”

        “我已经吃过午饭了,而且我下午还要上班。”孟岩无奈的耸耸肩。

        “你真辛苦,连假期都没有。”纪小敏感慨的道。

        姑娘,别听你爸胡说,其实我有假期的。

        ……

        ……

        辞别纪小敏,孟岩来到办公室。

        刚坐下,电话响了。

        是肖学良打来的。

        昨夜,肖宇峰安安稳稳的睡了个好觉;今天上午,肖宇峰也没犯病。

        到了中午,肖学良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再次拨打电话,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孟岩。

        “小岩,你真是神了!”肖学良激动的说道:“小峰看了你写的《心经》,昨夜安安稳稳的睡了一个好觉。今天起来,精神状态极好,上午没犯病,思维也正常了许多。小峰还告诉我,他感觉脑海里的东西正在消失,他很快就会痊愈。”

        听闻自己书写的《心经》能治病,孟岩惊讶了。

        他知道超凡级的书法作品可以影响人的心神,却怎么也没想到它竟然可以治肖宇峰的病。

        仔细琢磨,此事倒也有合理性。

        肖宇峰病在精神方面,而超凡书法可以影响心神。

        心病用了心药医,正好对症!

        “肖哥,以后需要我写字,你尽管开口。”得知此事,孟岩也很高兴。

        忽然,他灵光一闪,瞬间想到了一条生财之道。

        既然他的字能够治愈肖宇峰,肯定可以治愈别人。

        如果能治病的话,还愁不能赚钱么?

        独家秘药,从来就是暴利呀!

        孟岩想赚钱。

        迫不及待的想赚钱。

        他的目标是赚到一百万,让父母在镜城安家。

        想到此处,孟岩连忙问道:“肖哥,还有没有其他人得了类似的病?”

        “你问这个干嘛?”肖学良不解。

        我想捞钱……孟岩顿了顿说:“我想尽我的努力帮助更多的家庭,拯救受苦的孩子。”

        直接说捞钱,太市侩。

        救救孩子,这就很灵性!

        肖学良是过来人,切身体会过孩子得病的痛苦,听到这话瞬间感动的稀里哗啦,说道:“我听常医生说过,镜城还有好些个类似的病例。这样吧,我把常医生的电话给你,你跟他联系。”

        孟岩记下了常医生的电话,随即又认真的叮嘱道:“肖哥,不要告诉别人《心经》是我写的。”

        “为啥?”肖学良不解。

        孟岩:“写一副《心经》很耗神的,前晚上也是机缘巧合才写出来。其实我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只能尽力尝试。”

        “行,我不说。”肖学良点头答应。前晚上孟岩写完《心经》之后的状态,他是亲眼见过的,确实有点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