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25章.舅父叮嘱

第025章.舅父叮嘱

        赵銘的身世,在玉梨县一直都是个绝对闭口不能多谈的禁忌。

        因为这关乎峡州府衙里的那位大人。

        冠以经略之称呼。

        手下,单单是寻常兵卒,都是正六品的营衙厢兵。

        遇到危险要冲上去的主力精锐,更是五品级别的牙府战兵,气血仿佛银汞那般,力大无穷,筋肉骨骼强韧,升腾的气血都能瞬间蒸发周围的积雪!

        附加在武器上,可以说十人一组的正五品的牙府战兵,在野外遇到赵銘目前遇到的妖族乱匪,那简直就仿佛是加热的餐刀遇到了黄牛油,更像是人形的火炮,若是有妖匪能让他们停留下半秒钟,这些牙府战兵就得羞愧的自己割脖子!

        可不管怎么样,只要从上头来一支部队,进驻到这以七品签军为少量精锐,辅以大量乡勇,以及更多不堪其用的民壮的玉梨县之内,那就都要俯首献忠。

        至于他们这些名义上,玉梨县的顶层人物,在人家眼里都是笑话。

        若是胆敢不服气。

        刀刃加身。

        最后,自己等人死了,那都得白白的死掉没有任何情面可言!

        这也是为什么王汝南会对赵銘如此关心的原因,并非上层人物出身,只是在担任游击使的时候挣下了不少功德,给上面的那些个实权人物办了不少黑活,最后才能勉强混了个出身,能够在玉梨县这种游离在郡域之外的贫瘠小县,担任个游击使。

        虽说的确也乐得自在,可是每年都要辛辛苦苦的搜刮税赋,好给临海郡上供的辛苦,以及养着这么多用来自保的军户,其中的艰难也就只有王汝南知道。

        现在遇到了个奇货可居,能够趁早交好的公子哥。

        “或许不错。”王汝南心中这样想。

        而在场的。

        大部分人也是这么想!

        赵銘对此则是并不知情,缺少太多情报的他,也没办法知晓面前这群人对自己心中到底是如何猜测的——不过看眼前这无端的恭维,以及对自己的吹捧和抬举,包括这位指挥使的关爱,对于赵銘这位曾经也当过副处级实权领导的他来说,反而在内心中有了些许估量:“应该是神秘出现的震旦天朝的支援兵种,奏效了。”

        外加自己以前也耳闻过,今生那位便宜生母的以往似乎不是多么简单,自己那从未见过也不知道是谁的便宜生父,也属于是绝对的禁忌。

        这个时候,他当然不会蠢蠢的自己过多的解释些什么。

        反而相当谦虚的和这些人致礼。

        聊了片刻。

        这才恭敬的退出了城门箭楼,回到了城门洞底下。

        “做的不错。”赵清仁这时候也是重新送下了自己的这位外甥,原本淡然的面孔看向赵銘,亦是多了几分认可:“在那些人面前不亢不卑,说话谦虚有礼,进退有度,便是我在你这个年纪都做不到,很好。”他不掩饰自己的夸赞。

        因为正如他说的那样,自己的年纪,遇到这些指挥使级别的,乃至是寻常的小家族的族长,都会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想法,说话都有些吞吞吐吐不能自己。

        再看看赵銘此时,不能说是锋芒毕露,反而是脱颖而出更合适的模样。

        让赵清仁更是在心里叹了口气:“我的姐姐啊…”

        曾经不管不问。

        现在,赵清仁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那姐姐说的是真是假。

        每次都说那负心人枉顾了她。

        可看看面前这赵銘。

        看看赵銘身后,那个个都孔武有力,正八品乡勇里都算顶尖的麾下部曲。

        以及,他本身也作为正七品巅峰层次的,气血外溢级别的武者的感应,对于已经同样达到气血旺盛巅峰,接近外溢级别,随时能踏足从七品境界的赵銘。

        赵清仁心里已经有数了:“…如此这般,真是藏得极深。”

        “外甥谢过舅舅夸奖!”赵銘这时候作揖。

        还是那副谦虚的模样。

        赵清仁心中所想,不过瞬息之间的想法。

        “嗯。”赵清仁点点头,算是对赵銘这作揖的回应,同时也想到在城门楼上,那指挥使王汝南赏赐下来的两百人的名额,还提点道:“那两百人能够晋升为乡勇的名额,你可需要好好想想该怎么使用,一般来说,这些乡勇的气血和战斗经验,以及使用武器的娴熟程度,包括八品乡勇能拥有的武器装备,都能从天道那获取。”

        “都能从天道那获取?”听闻此话,赵銘也是微微挑眉,脸色也多了几分好奇:“这气血程度,战斗经验,武器娴熟,还有武器装备本身?”

        “没错。”赵清仁点头,这也算不得什么秘密。

        他稍稍思索片刻。

        然后对赵銘提醒道:“这次从峡州府衙那边拨下来的名额,多是精锐培养名额,虽说不过才九品民壮晋升到八品乡勇,看似不过尔尔,实际上晋升出来的八品乡勇,都是正八品的级别,还是精通战斗经验和拥有武器使用娴熟经验的能战乡勇。”

        能战两字,就说明这种晋升的兵种并非寻常。

        而事实上只要能战。

        那么,就代表能够顶住敌人的压力,敢和敌人厮杀!

        “所以说,这些能战的乡勇,是有资格培养成军户,乃至是比军户更高的营衙厢兵,正儿八经以打仗为生的兵,而非是百姓了!”赵清仁细细的解释道:“这也是帝庭的传统,下发给年轻的人族俊才一些基础,一些对未来有益的帮助。”

        “原来如此。”赵銘若有所思,对于这种对底层年轻人的帮助,他倒是明白一些,类似于助学贷款或是奖学金,乃至是年轻人创业补贴之类的东西。

        换成这种思路来代入的话,赵銘反而是对这种思路相当满意。

        未来是年轻人的。

        只要不躺平,为了人族未来,这些帮助还是必要的。

        “而这里面,如何将九品的民壮升级为乡勇,也是非常有门道的。”赵清仁还在说着:“这乡勇里也分等级,例如刀盾之乡勇,擅长近战搏杀,能护卫能带出门去,算是一等。”他顿了顿,又继续道:“二等乡勇,则是使长矛长枪之辈,能结阵自保,可充当战阵一线,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岸然不动。”

        “可是舅舅,我看这乡勇里,还有人使三眼铳。”赵銘瞥了眼城墙上,不少人在肩头,扛着如小短矛或长柄锤那般模样的三眼铳,好奇询问:“这算几等?”

        “三等。”赵清仁摇摇头:“火铳犀利,却无准头,亦无射程。”

        “这些火铳不行?”赵銘微微挑眉。

        这火铳就是热武器的原始阶段。

        他在前世,那可是将热武器玩出来了花,玩出来了体系。

        对于赵清仁这种相当看不起火器的样子,还是微微皱眉道:“舅舅,虽说三眼铳的确也就射出去十步便没了准头,但我看还有能射三十多步的突火铳,乃至是能射百步,射程不亚于寻常战弓,可威力却能穿金洞石的鸟铳,怎么能不行呢?”

        “火铳在我等低阶层面,当然还算是能行的。”赵清仁听到这些问题,还是稍稍的犹豫了片刻,叹气含糊道:“下三品还在凡人之流,中三品堪称超凡…”

        说着,赵清仁看了眼赵銘摇头苦笑:“上三品已是神佛圣人之争大势也。”

        “这…”赵銘挑眉,这些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赵清仁也没打算深入详谈。

        没办法。

        就算是他,也根本不知晓上三品的级别。

        那已经是真正的,统御数州之地,堪称帝庭顶梁之柱,号称以节度的存在,才能接触的层面,更是镇压人族底蕴,维系人族天道之绝对的中枢!

        而要知道,在帝庭枢密院内的诸老,那就是一个个的节度使。

        气血冲天贯彻宇宙星辰。

        节度星域。

        节度人族。

        节度诸天!

        那等存在,怎么可能是他们区区的一县小民能够详细知晓的?

        就算指挥使王汝南放在那等存在面前。

        也不过蝼蚁!

        “无需在乎太多,我们只需做好自己便是。”赵清仁对赵銘还是说道:“这两百人的晋升名额,若是以前,我会推荐你前后有序的晋升,一百名三等的火铳乡勇,五十名长枪乡勇,再五十名刀斧手乡勇,这样便能着眼看现在,又能打眼望未来。”

        语气稍顿,他缓缓道:“你现在有这些上等乡勇,连弓手乡勇都有,显然非同寻常之人,那我还是劝你都晋升成刀斧手乡勇,以后再晋升七品签军时,选择也多。”

        “还有选择?”赵銘更是好奇。

        “嗯。”赵清仁简单的说了说:“刀斧手乡勇,能晋升军户骑手,虽说耗用堪比三个军户刀盾或长枪之兵卒,但只要能骑上马,上得了战场,已经有四十余人骑手的你,我想比我更清楚其中的优点如何。”赵清仁还指了指那些役农马军,脸色稍动。

        就算是他的手底下,都没有八品的乡勇骑兵,一般来说在八品就将乡勇培养成骑兵,那等于说就是浪费,万一遇到精锐点的敌人,气血不足以外溢,害人害己。

        可恰恰赵銘就有如此的八品乡勇的骑手,还是正八品级别。

        那收割起也就相当于乡勇和军户之间的小妖。

        那就是绰绰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