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24章.城门楼上

第024章.城门楼上

        赵清仁离开箭楼顶端,沿着逼仄的楼梯来到城门楼下,唤开城门。

        随着足足有三十公分的用漆木制成的三道大门被缓缓打开,他也带着赵家的几个亲信,也是七品的签军,来到了城门外,面色复杂的看着距离靠近的赵銘等人。

        “老爷,前边过来的,应该是銘少爷吧?”身边,有个跟着他从小长起来的签军铳手,这时候怀里还端着如拇指粗细的铳管的突火铳,眼看着前方那接近的整齐的行军队列,也是忍不住啧啧称奇:“这銘少爷,又从哪募来的如此精锐?”

        就算是这个七品的签军铳手,以及身边的赵家同袍,都能看得出赵銘这次带回来的六百余人的部队,根本就不是之前他带着走的,那些个自募来的民壮。

        那民壮都是吃得饱,有点闲散力气,连气血也刚刚充足之流的百姓。

        以天道的标准算下来那只是从九品的民壮。

        连正九品都进不去。

        看看现在,赵銘带领着过来的众多兵卒,那都是孔武有力,气血旺盛之辈。

        各个还挺胸抬头,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光是看这股精气神就知道绝对不是次一点的从八品的乡勇,而是正儿八经有战斗经验和士气的正八品的乡勇!

        若非能察觉到气血还未达到外溢的程度,怕说是七品签军都有人信!

        可问题就在这。

        “……”赵清仁看着前面过来的少年,一时间竟然默然语塞。

        “老爷?”只有旁边跟着他的铳手,自家从小跟着的玩伴,轻轻的用胳膊碰了他的胳膊一下,轻轻提醒道:“銘少爷这不是过来了么?别想太多了。”

        “哦…嗯。”赵清仁微愣,旋即也反应了过来。

        这时候也没必要想太多。

        看着那少年郎,依稀还能察觉到,自家姐姐年轻时那俏丽的容颜。

        赵清仁也忍不住在心底叹了口气:“当初父亲说过,门当户对最是幸福,这一辈子都能安安稳稳的,和和气气的,若是真听父亲说,又何必到了这样呢?”

        咬咬牙,赵清仁脸色不变,还是向前走了半步。

        “舅舅!”前方赵銘快步过来。

        对着赵清仁纳头便拜:“外甥回来,竟然劳烦了舅舅亲自迎接,不胜惶恐!”

        赵銘当然是懂得做人的,尤其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还是察觉到在箭楼上有着其他玉梨县内实权人物的面前,遵守基本的礼仪,要来的第一印象更好。

        关键,他对这位虽说不冷不热,但也养育了自己的亲舅舅。

        没有多少憎恨和嫌恶之情。

        反而还有些许感激。

        “嗯,回来就好。”赵清仁伸手,将赵銘扶起来。

        看着面前这个愈发在眉宇间有着自己姐姐,以及自己些许轮廓容貌的赵銘,却也依稀间察觉到了那个曾经在外面遇到的,翩翩少年公子的形象。

        这让赵清仁心中愈发烦闷,看着赵銘点点头略有疲惫的说道:“这次你第一个回来,的确是不错的,咱们玉梨县的指挥使王汝南大人说想要见你,你单独收拾一下仪表,就跟着我上箭楼,遇到什么事都放平心态,少说话,多点头便是。”

        “指挥使王汝南大人要见我?”赵銘微愣,但还是点头,拱手作揖道:“外甥是知道的,在箭楼顶端,必然是跟在舅舅身边,随着舅舅的话来说。”

        “谦虚有礼就行。”赵清仁摇摇头:“没什么大事。”

        唯一的大事就是指挥使王汝南的看重。

        这就是大事。

        其他的,不管是谁,在这帝庭登记在册的指挥使王汝南面前,都不过尔尔。

        “外甥明白。”赵銘拱手作揖,又安排好了身后的部曲们在县城的城门外暂时歇息,便跟在赵清仁的身后就朝着旁边的楼梯上走去,来到了箭楼顶端。

        就在楼梯间,时而还有十人一组,穿着用一片片铁片和铁丝,串联起来的重型札甲的汉子,正各自手持长枪长斧,面色凶悍的站在角落,并且还有手持比他麾下那役农弓手手里的长梢弓,还要粗壮几分的战弓的汉子,驻守在箭楼空洞后面。

        包括正端着突火铳,腰间别着火药葫芦和铅子布袋,以及在腰上挂着手斧或铁骨朵这等近战武器的壮硕军汉,虎视眈眈的撇过凶狠的眼神打量着自己等人。

        “外松内紧。”这是赵銘在心底,对这县衙城防的评价。

        看似外面都是让众多村落自行防御。

        但是,

        这县城内,却随时准备出击!

        想想之前已经外派出去的,负责协助剿匪的那些签军和民壮,以及担任左路巡检校尉的李英杰,也能发现这玉梨县衙门,实际上还在牢牢的把控着局势。

        并未因为那梨核山内涌出来的大量的妖族乱匪,有丝毫慌乱之举。

        “玉梨县末辈,赵銘,见过指挥使,见过副指挥使,见过各位班房!”

        赵銘来到城门楼上,作揖行礼。

        还是挨个的作揖。

        在礼节上,是给这站在最高处的玉梨县实权人物们,最起码的尊敬。

        “嗯,好少年,我玉梨县培养出来的好俊才!”顿时,那指挥使王汝南便笑起来,还亲自走过来,细细的打量着赵銘道:“我可得好好的看看,得认得你!”

        “大人过誉。”赵銘只是作揖以表示自己的谦虚。

        “这可不是过誉。”

        王汝南则是笑着点头,捋着自己颌下的美须道:“你担得起!”

        并且还看向旁边的两个副指挥使,以及担任县衙内三班六房名义上吏职的几个家族族长,笑着问道:“你们觉得呢?第一个从外面杀回来的年轻人,算不得俊才?”

        “自然是算的!”周围那些人应声,看向赵銘的目光都闪烁起来。

        包括唯二的两个副指挥使。

        吴光岩和李铮。

        对于李铮来说,赵銘可是他李家未来的乘龙快婿。

        想想自家闺女从小,就认定了这个当初自己还不以为意的小伙子,李铮心里都有点泛琢磨:“没想到这个赵銘,还真有乘风而起的意思…”再想想自家闺女从清和宫的来信里,还询问赵銘的事项,也有点酸楚:“女大不中留啊。”

        当然,面上李铮是没有过多的流露出什么表情,只是附和着旁边众人,都笑起来那他也笑,都安静下来他也安静,这就是官场上大家一团和气的本质。

        真有什么分润,那暗地里互相就分润完了,现在摆在明面上的。

        就是已经分润完了的边边角角。

        最起码。

        他的独子李英杰,已经有了游击使的差事,就等着报上去批下来而已。

        只是,皮肤黝黑模样也较为粗犷的吴光岩,此时看着赵銘,看似憨厚随着众人笑也傻呵呵笑着的样子,眼神深处却带了几分凛然之色。

        瞥了眼旁边的王汝南,又是余光不留痕迹的看向了李铮。

        眼里的凛然之色化作了几分恨意。

        “那是自然!”

        但随着王汝南的话,自己也继续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当初如果不是自己舍命相救。

        这王汝南早就被阴间地府里的鬼王给包围,连带着精血魂魄,都给吸个精光!

        哪里想到,这王汝南发达以后,竟然将众多的事项都留给了李铮和跟着他来到这个县域的不少外人,自己这个救命之恩的兄弟,竟然只给了点小恩惠!

        尤其是自己的孩子也快要成年,以后自己不能留下点家底…

        那岂不是自己的孩子也得跟在别人屁股后面?

        这他吴光岩不服!

        外表憨厚,看似莽夫,但谁又是真的莽夫,没点自己的小心思?

        前方,王汝南还在笑着:“你可是我玉梨县的俊才,前些日子,临海郡的防御使大人,还在给我传令,说是有年轻的俊才,得报上去好好地培养,我觉得这个赵銘就是挺好的,玉梨县出身,还是临海郡赵家的旁支,就你了!”

        “末辈…谢过指挥使大人!”赵銘前世那也是混过基层的,一步步走到市级单位的实权办公室主任,情商和思路那是绝对没问题,当即作揖:“指挥使大人对末辈提携之恩,赵銘必不敢忘!拳拳之心,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报答大人栽培提携!”

        “哈哈哈哈,好好好!”王汝南顿时哈哈大笑,豪爽的挥手对旁边还默然的赵清仁挥手道:“这可不单单是你赵清仁的麒麟儿,也是我玉梨县的麒麟子!”

        “赵家对指挥使大人,亦是没齿难忘!”赵清仁作揖,深深鞠躬。

        “好!”王汝南的笑声传遍了整个城门楼。

        大家也是附和着笑着。

        这是官场。

        三言两语,就将事情定了下来。

        赵銘明白这些。

        “对了。”王汝南这时候反而也似是想到了什么,又看向了赵銘:“峡州批下来了一批名额,说是能让九品的民壮,免费晋升一次,到八品的乡勇。”

        说着,他也看向了城门楼上的其他人,似是询问,也似是做出决定般问道:“你们说,咱这玉梨县的俊才,怎么着也得有赵銘一个,那我就先做个决议,这批名额里咱们玉梨县有三千人,那就划出两百人的名额,给赵銘可好?”

        “指挥使大人慧眼如炬,我等并无异议。”城门楼上的众人也是全部伸手作揖,只是在暗地里,看向王汝南和旁边这赵銘的目光,若有所思。

        这王汝南可并非大气豪爽之人,以前也没流露过对赵家子嗣的提携。

        如今这般模样。

        再看看那赵銘带来的六百余人的乡勇。

        “那位还牵挂着么?”这些人精,也顿时了然:“…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