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我被比比东全大陆苦寻十年在线阅读 - 第269章 半自动元素洗衣机【大章】

第269章 半自动元素洗衣机【大章】

        第269章    半自动元素洗衣机【大章】

        这让他赶紧将要说出口的话给咽了回去。

        “原来……原来你就是上次来海神岛上的那个少年啊!”

        海龙斗罗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看向池修时脸上的表情无比复杂。

        他们几个刚刚被池修打脸打得生疼,现在全身上下都疼。

        那一拳,到底是多么恐怖的一拳,竟然能爆发出这么大的威力。

        或者说,这就是十万年魂技的力量吗?!

        “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波赛西看向池修两人。

        “当然是驻守在这等人过来了,还能怎么办?前辈,你们就回海神岛上吧。”

        千仞雪说着。

        而她怀里的雪无恙却嚷嚷着:“睡觉觉!”

        波赛西看了她一眼,随后转身对后面几个封号斗罗说道:“你们,回岛上守着去。”

        “是,大祭司……”

        千仞雪这时揉着雪无恙的脸蛋,不满道:“小家伙真多嘴!”

        波赛西刚刚肯定是想回海神岛的,结果被雪无恙喊的一声“睡觉觉”给瞬间提高了警惕。

        此刻的池修俨然再次变成了被两个女人争抢着的香饽饽。

        哦不,是三位女性。

        还有雪无恙这个小家伙。

        “我的建议是,这几天晚上就别睡觉了,提高警惕为好,谁也不知道那片大陆上什么时候会有动静,他们又会用什么样的一种方式出场。”

        池修开口道。

        千仞雪稍微有些不满,看来睡觉大计又被破坏了,都怪那个老女人突然出现!

        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天哪,她什么时候才能跟池修生下一个像雪无恙这样可爱的宝宝啊!

        看来遥遥无期了。

        ……

        夜晚,沙滩上点起了篝火,将面前的十几个帐篷映出一片昏黄的火光。

        雪无恙赤着脚丫,蹲在沙滩上,两只小手捧着沙子去堆砌她的城堡。

        虽然整体看起来根本就不是城堡,其实就是个一点都不匀称的棒槌,雪无恙却玩得乐在其中。

        “粑粑,喷水!”

        池修引动水元素之力,将沙子变得湿润。

        他不让雪无恙靠近海边,这里的沙子又比较干,雪无恙只能将池修当做水源。

        好无聊……

        池修望着不远处坐在一块烤着海鲜的千仞雪与波赛西,两个人就连烧烤都开始了明争暗斗。

        刚刚池修提议吃烧烤,这两个女人便各自说自己会烧烤,而且烤的特别好吃,现在正攀比着呢。

        好没意思……能看到女人,却不能碰,碰了其中一个的话另外一个会炸毛,同时碰两个,两个都会炸毛。

        突然想念紫星宗了。

        冰帝雪帝的侍奉,简直是神仙一般的享受。

        而且她们两姐妹不会吵架,身子骨还硬朗,战斗一天一夜都不会有事。

        那几天的日子,真是痛并快乐着啊~

        而现在!

        他居然要陪这个小丫头玩沙雕?!

        “粑粑,喷水!”

        雪无恙昂起萌萌哒的脸蛋,朝池修说道。

        好无聊,要不欺负欺负女儿吧。

        池修蹲在雪无恙的旁边,温和地问道:“恙恙堆的是什么呀?”

        “是城堡,这里是窗户,恙恙住在这里……”

        “那爸爸呢?爸爸住在哪?”

        雪无恙愣了一下。

        池修看她样子,貌似是没有给爸爸做房间……当然看不到任何房间就是了,小家伙做的城堡过于潦草,就是一根竖起的棒槌。

        “粑粑在这里……”

        小家伙随便指了一个地方。

        这池修能忍?

        年纪这么小就学会敷衍老父亲了是吧?!

        “啊?哪呢?我看看?”

        池修凑近,伸出手指头戳了一下棒槌的底部,结果手指贯穿了棒槌的根基,整根棒槌朝着一侧歪倒,碎成了粉末。

        池修:“(???)”

        雪无恙看傻了。

        刚刚做了得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呢,才堆出这么大的一个棒槌。

        她抬头看向池修,两只漂亮的眼睛中很快浮现出了泪花。

        “呜哇——”

        雪无恙摆烂似的坐在地上,两只小腿生气地踹着沙子,昂起脑袋大哭着。

        “呜哇——哇——哇——坏粑粑……”

        成功弄哭了。

        总算不无聊了……但是。

        靠!哭了不还得老子哄吗?!

        池修将她抱起来,洗掉了她手上的沙子:“爸爸不是故意的,原谅爸爸好不好?”

        “坏粑粑!粑粑是大坏蛋!”

        雪无恙甩着两只小拳头,朝池修哭喊道。

        “爸爸抱抱,爸爸亲亲,木马~恙恙不要哭了好不好?”

        “呜哇——不给粑粑亲!”

        “好,不亲不亲,爸爸不亲就是了,恙恙你看那里。”

        池修抬手擦掉小丫头的眼泪,一手搂着她,一手指着旁边的沙地。

        只见平坦的沙地上,沙子突然自己动了起来。

        干燥的沙子突然渗进了水,变得潮湿,而湿沙子则向上攒动,自动地组成了方块的形状。

        雪无恙的哭声渐渐减弱,呆呆地看着那边的场景。

        在土元素与水元素的操控下,潮湿的沙子跟随着池修的内心想法,一点点向上累积,渐渐变成了一座高高的城堡形状。

        这次的城堡是真的有门有窗户,还有小房间,最顶上的窗口边,还站着一个穿着裙子的小公主。

        “恙恙知道那是谁吗?”

        池修抱着她问道。

        雪无恙傻傻地开口:“是恙恙……”

        “对啦!就是恙恙。”

        池修松开她:“去玩爸爸给你做的城堡吧。”

        “粑粑做的?”

        “当然了。”

        雪无恙停止了哭泣,连忙跑了过去,沙子做的大城堡比她还要高。

        她抬头看了眼,再次确认了一遍:“粑粑做的?”

        池修点点头。

        可是接下来,让池修意外的场景出现了。

        雪无恙哇呀呀的扑了过去,将比她还高的城堡整个推倒。

        随后又跑到碎掉的城堡上,小脚丫踩着沙子,在城堡的残骸上留下一个个霸道的小脚印。

        这次轮到池修看傻眼了。

        女儿的这番操作,仿佛是告诉他,我雪无恙不是好惹的!

        “粑粑做的,丑!”

        雪无恙两只小手向后一甩,喷了池修一句。

        她似乎是解了气,又蹲下来继续堆她的大棒槌。

        只不过小白团子此刻已经变成了小沙团子,全身上下都是沙子的雪无恙,池修已经不想要了,谁爱要谁要吧。

        “你们在干嘛呢?恙恙怎么玩的全身都是沙子!你这个当爸爸的就是这么看着女儿的吗?”

        千仞雪朝池修质问道。

        她和波赛西已经烤好了海鲜,两人各自在手上拿着自己的作品。

        “恙恙今晚要洗澡,姨姨帮你洗!要脱光光哦~”

        千仞雪蹲下来,看着满身是沙子的雪无恙说道。

        这让小家伙瞬间提高了警惕,连忙迈着小肉腿跑到了池修的怀里。

        池修嫌弃道:“恙恙身上脏脏的,不要往爸爸怀里钻。”

        小家伙抬起脑袋,哀求道:“粑粑洗~粑粑给恙恙洗,不要姨姨~”

        千仞雪脸色一瞬间变得充满了遗憾。

        恙恙讨厌姨姨,让姨姨好伤心……

        “池修,快尝尝我们两个人烤的海鲜,到底谁的好吃!”

        波赛西此刻只想分出胜负,将海鲜递了过去。

        这千仞雪,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非要和她比烤海鲜。

        她波赛西在这海岛上生活了这么多年,对海鲜的了解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千仞雪怎么可能会比她做的好吃。

        千仞雪也不甘示弱,将自己手中烤的海鲜递了过去。

        为什么她们两个烤的海鲜……看起来都这么乌漆麻黑的……

        池修这时看向怀里的“脏宝宝”:“恙恙先尝尝两位姨姨做的海鲜好不好?”

        雪无恙却将脑袋晃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恙恙不要~”

        “怎么,你嫌弃我们做的吗?!”

        千仞雪和波赛西顿时将充满威胁的目光看向了池修。

        “不嫌弃不嫌弃,我这就试毒……呃呸,试吃,试吃!”

        池修左右各看了一眼,随后各拿起一串。

        还没放到嘴边,就已经闻到了腥味,还有糊味。

        这两种味道掺合在一起还真是让人的胃里产生翻江倒海的催化剂啊!

        池修敢保证,她们可能连这海鲜处理都没处理过。

        波赛西虽说经常生活在海岛上,但她一向是吃刺身的,而千仞雪更不用说了,从小饭来张口,哪有过烤海鲜这种经历。

        这两个女人,分明是打肿脸充胖子。

        干脆眼睛一闭,将两串一起填嘴巴里算了。

        池修想完立即执行,同时将两串海鲜放进嘴巴里。

        糊味臭味和腥味一瞬间钻入了鼻腔,卧槽,这里面怎么还有一个会爆浆的啊!

        “yue——”

        池修跪在地上,连连作呕。

        两个女人看傻了眼。

        雪无恙更是气氛的催化剂,她害怕地推着池修,哭喊道:“粑粑你不要死!不要死!”

        “暂时死不了,勉强能冲——yue!”

        千仞雪和波赛西脸色冷冷的。

        “前辈,他刚刚把我们两个的烤串一起塞进嘴巴里,明明很不耐烦,根本就没把我们的话听进耳朵里。”

        波赛西双手抱胸,感觉自己确实受到了侮辱,尤其是池修将她做的神圣烤串和千仞雪的放在一块填进嘴巴里,这分明是一种不尊重她的行为。

        她冷声道:“该打!”

        两个女人立即上前将池修暴打一顿。

        ……

        夜晚。

        池修最终还是找分殿的魂师要了三个帐篷,顺便要了一个小木缸。

        他自食其力,抽取了空气中的纯净水元素灌入木缸,随后用火元素适当给水升温。

        池修把脏丫头剥干净之后,将她放进了小木缸里。

        “粑粑,水热热~”

        雪无恙坐在木缸里,白皙的小身子看起来奶芙芙的,头发也湿漉漉地粘在脸上。

        “好啦,那给你再加点凉水。”

        池修继续抽取空气中纯净的水元素灌进木缸中。

        “现在还热吗?”

        “不热了~”

        池修先给小家伙洗着头发,浇上水一阵揉搓。

        “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多白头发,你是不是每天都有好多烦恼啊?”

        “粑粑在讲什么?”

        “爸爸在跟你开玩笑。”

        池修用手掌舀起水淋在雪无恙的小脸蛋上,冲掉上面的沙子。

        小丫头却突然喊了起来:“眼睛进东西了,痛痛!”

        “(⊙o⊙)啥?是不是进沙子了?”

        池修捧起她的小脑袋,对着两只眼睛来回瞅。

        “谁让你眼睛长这么大的?”

        “呜呜呜——”

        “好了别哭别哭,爸爸给你吹吹。”

        吹了好几下后,小丫头才算止住哭声。

        “小爱哭鬼,恙恙是不是小爱哭鬼啊?”

        “不是~”

        “你还有脸说,刚刚谁在哭?”

        “粑粑在哭。”

        池修:“……”

        他抬手在雪无恙的脸蛋上捏了一下:“站起来,洗屁屁和腿!”

        小家伙从木缸中跳了起来,哗啦一下溅了池修一脸沙子水。

        “不准淘气!”

        池修绷着脸色。

        “粑粑凶……”

        “爸爸开玩笑的……”

        小丫头一委屈起来池修是真的没脾气。

        帮她洗了屁屁和腿,绷着老脸又洗了一些私密的地方,池修将雪无恙抱起,用毛巾裹住她的小身子。

        “站这老实别动。”

        他拿起雪无恙白色的小连衣裙和内内,在半空中一丢,衣服瞬间被水元素包裹,开始翻滚旋转,这就是池修自创的半自动化“水元素洗衣机”!

        就在这时,帐篷突然被掀开,池修和雪无恙都吓了一天。

        千仞雪的脑袋钻了进来,漂亮的脸蛋上带着坏笑,尤其是看到裹着白毛巾的雪无恙时。

        可能在千仞雪的眼中,此刻的雪无恙就像是一块可以食用的寿司卷。

        “洗好了吗?姨姨进来了哦~”

        “粑粑!”

        雪无恙焦急地喊道。

        池修无奈地看了眼从他旁边路过的千仞雪:“你别吓着她。”

        “关你屁事。”

        千仞雪笑着将雪无恙抱在怀里:“来来,让姨姨掀开毛巾看看恙恙洗干净没有?”

        “洗干净了~”

        雪无恙委屈巴巴地说着。

        水元素洗衣机漂洗环节结束,池修继续利用风元素让衣服在半空中进行翻滚,现在是烘干环节。

        “还真有你的,怎么想到这样洗衣服的?待会我也洗澡,把脱了的衣服给你洗呗?”

        千仞雪在雪无恙身上猛吸了几口,抬头看向池修那边的景象后啧啧称奇道。

        “好啊,记得把所有的都给我,一个都别落下,要原味的。”

        千仞雪很快听懂了,嗔骂一声:“变态。”

        “姨姨你脸红了~”

        池修这时回头:“什么?让我康康!”

        “滚,才没有,小家伙乱说的。”

        千仞雪抱着雪无恙转身,掀开毛巾,在她身上又猛吸了好几口。

        “让你小家伙多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