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我被比比东全大陆苦寻十年在线阅读 - 第267章 大陆上挥手的红衣女人【大章】

第267章 大陆上挥手的红衣女人【大章】

        第267章    大陆上挥手的红衣女人【大章】

        分殿长老突然停下,有些无奈地看着旁边的青年魂师。

        “你好歹用自己的脑子想想行吗?供奉中哪有年轻女人,还漂亮……我看你是被她迷住了心神吧!”

        青年魂师站在旁边,耷拉着脑袋,唯唯诺诺地听着长老的训话。

        但不得不讲长老说的确实有某些地方是对的,就比如人家长得漂亮,所以自然而然地认为漂亮的女人说的话都是正确的。

        “那长老的意思,所以这个女人是假冒的吗?她手中的令牌也不属于她吗?”

        “没准是偷过来的,唉,害我白跑一趟!你说我现在是回去还是不回去?!”

        长老看着青年魂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长老大人,您既然出都出来了,就不如跟我们去一趟嘛……”

        那个女人都有胆量偷供奉的令牌,万一也是个狠角色怎么办,我怕我们对付不了。”

        “让你们平时好好修炼,结果现在什么事都要靠我出面!”

        长老忍着怒气:“算了,带路!”

        “是是是!”

        一行人继续朝着海边靠近,只不过这次长老倒没有刚刚火急火燎的那副样子。

        既然知道对方身份是假的,就不用这么恭恭敬敬了。

        ……

        “来了。”

        池修看到围观百姓外面有一群穿着武魂殿制服的人姗姗赶来。

        千仞雪正屯着怒气呢,这下终于找到发泄的地方了。

        她从池修旁边走过。

        “下手别太狠,这次的重点毕竟不是教训他们。”

        池修拉住千仞雪的手。

        千仞雪却摇头,冷笑道:“下手不狠不长记性,放心,我不会花太久的时间的。”

        她说完站在那群人面前,霸气且冷艳。

        波赛西这时默默地站在池修的身边:“你刚刚拉她手干嘛?”

        “……就说个话而已,前辈你有必要盯得那么仔细吗?”

        池修有些无奈地看着她。

        波赛西却一脸严肃:“小心点,我一直盯着你呢,别干不该干的事。”

        说得让人好怕怕……

        跟在长老身后过来的这群人看到千仞雪,都同时愣了一下。

        没想到那小子说的还真不错,果真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人。

        这么漂亮的女人会偷东西,还伪装成供奉,真是可惜了,不知道待会长老会怎么教训她……

        希望别下太重的手吧。

        可等了好一会,众位魂师却发现长老一点动静也没有。

        “长老,就是她!”

        “你!快把手中的令牌交出来,那不是你能碰的!”

        旁边的魂师看长老没动静,忍不住出口代替长老喊道。

        可长老接下来的一声让周围的魂师瞬间安静了下来。

        “都给我闭嘴!”

        他转身朝后面的人严肃地喊着,随即又面色一变,无比惶恐且尊敬地朝千仞雪那边下跪。

        “参见女皇陛下!这群年轻人没有在天斗城见过您,所以才不认识,还望女皇陛下海涵!”

        所有人都听愣了。

        啥?

        啥玩意?!

        这个看起来年轻漂亮的女人居然是女皇陛下?!

        那个统一整个斗罗大陆的女人吗?

        可她不是拿着供奉的令牌吗……怎么又突然变成了女皇陛下了……

        其实武魂殿中的人原本并不会对皇室中人多么恭敬,毕竟早在几十年前武魂殿与皇室就是两股各自独立的势力了。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这位女皇陛下登基之后,武魂城那边就发出号令,武魂殿中人从此开始效忠皇室,见女皇如见教皇!

        “所以你是见过我喽?”

        千仞雪来到长老的面前,这时身后的那群魂师纷纷学着长老的模样下跪,百姓亦如是,他们虽然懵,但并不影响对统一整个斗罗大陆的女皇心怀敬畏。

        “见过!见过!”

        长老连忙磕头回应,他已经听出千仞雪话语中的怒气了,心中顿时无比忐忑。

        千仞雪表情愤怒,完全不给长老任何面子,当众拉着他脖子后面的衣领拽到了沙滩上。

        “睁大你的狗眼看看,看看海上是不是出现了一座大陆?”

        长老抬头,面色再是一惊。

        他刚刚是真不相信会有什么大陆突然出现,听这描述就跟天方夜谭一样,怎么可能嘛。

        可是现在。

        信了。

        他真的信了!

        这怎么还真有一块突然出现的大陆啊!

        他在这沿海地区生活了几十年了,也从未发生过这种事啊!

        “有大陆,有大陆!我错了,是我过于自负,不够谨慎,请女皇陛下饶命!”

        千仞雪一脚踩在他的背上。

        “身为武魂分殿的长老,作出决策的人,倘若每个长老都跟你用同一种思考方式,那斗罗大陆还有救吗?活该灭亡!”

        “我知错了……”

        千仞雪却没听他的忏悔,而是望向面前一群战战兢兢的魂师。

        “从今天开始,沿海分殿魂师日日夜夜驻守在此,驱离百姓,武魂城那边五天之内便会有一波魂师赶来,与你们交接,半月之内军队也会到此,减轻你们的压力,我的话你们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现场的回应有些碎片化,大多是还没有从千仞雪的霸气中反应过来。

        千仞雪深吸口气,抬高音量:“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魂师们纷纷挺直胸膛回应,面色惶恐地回应道。

        千仞雪紧接着看向被自己踩在脚下的长老。

        在这沿海武魂分殿一向威风凛凛的长老此刻却成为了今天最丢脸的人。

        “你是亲眼看到了有陌生的大陆靠近吧?”

        “是!我看到了!”

        “那就把你看到的,一字不差地带到武魂城去,告诉教皇,让她派更多的魂师过来支援。”

        “好!我这就派人过去!”

        千仞雪闻言脚上更加用力地将他踩进沙子里。

        “我是要你亲自过去,将消息带到。”

        长老愣了下,可是看到千仞雪冰冷的目光后,他吓得连忙点头:“好的!好的!我亲自去!”

        池修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

        其实千仞雪的处理方式正是他所想的处理方式,除了对长老稍微暴力了一点之外。

        “姨姨凶凶~”

        雪无恙有些害怕地抱着池修的脖子。

        小家伙细若蚊蝇的声音不知怎的就传进了千仞雪的耳朵里。

        这让千仞雪瞬间抬起了踩着长老的脚,面色慌张,小心翼翼地朝着雪无恙跳了过来。

        雪无恙连忙转过脑袋,脸蛋贴在池修的胸膛上,不看千仞雪。

        “哎呀宝宝,刚刚姨姨都是闹着玩的,不是认真的,别怕姨姨好不好?”

        “姨姨打爷爷,不喜欢姨姨了……”

        雪无恙嘟囔着。

        “爷爷?”

        千仞雪有些疑惑,随即回头看了眼趴在地上的长老。

        池修这时小声道:“她看到这个年纪的男人都会想到我爸爸,也就是她爷爷,小孩子又看不出好坏,只看到你在欺负年纪大的人。”

        千仞雪当即想到了办法,她转身将在长老旁边低语几句,随后将他拉了过来。

        “恙恙,姨姨刚刚是开玩笑的,不信你问爷爷?”

        千仞雪一脸笑容地说道。

        长老演技稍显拙劣,愣了下才点头笑道:“对对对,女皇陛下……你姨姨是在和爷爷开玩笑呢,爷爷什么事都没有,身上脏的地方拍拍就行了!”

        雪无恙回头看着,一对大眼睛纯真无邪地看着两人,貌似真的信了。

        池修这时偷偷递给千仞雪一根棒棒糖,千仞雪会了意思,快速接过,随后拿到雪无恙的面前,就像是变魔术似的。

        小家伙眼睛当即一亮,两只小手握住棒棒糖,看了千仞雪一眼,像是要得到千仞雪的同意。

        “姨姨送给你的,快拿着吧!”

        “蟹蟹姨姨~”

        雪无恙将棒棒糖拿在手中,十分开心地抱着池修的脖子。

        这么喜欢棒棒糖,池修都怕她以后会被人用一个棒棒糖就骗走了。

        “那现在可以让姨姨抱抱吗?”

        千仞雪张开双臂,看着池修怀里的小白团子,脸上一副征求的表情。

        围观的人都有些惊讶。

        女皇陛下和这个可爱无比的小女孩是什么关系,和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又是什么关系?

        他们不认识池修,但长老认识,他知道这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就是池修,也是帝师。

        这个小女孩看样子是帝师的孩子。

        看着眼前的场景,他愈发觉得帝师是整个斗罗大陆最幸福的人。

        不仅自己受到女皇陛下尊敬,就连孩子也征服了女皇陛下!

        而且孩子都这么好看,就别说老婆的相貌有多无敌了。

        人活着能到他这种程度,少活几十年都行啊!

        “恙恙~让姨姨抱抱嘛~”

        千仞雪朝雪无恙撒娇道。

        小家伙抱着棒棒糖,就像是抱着大宝贝似的,大概是出于受人恩惠的前提,便妥协地朝千仞雪张开了一对小胳膊。

        “姨姨抱抱~”

        千仞雪开心地将雪无恙抱在怀里,原地转了几个圈圈,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奶香味。

        “姨姨喜欢死恙恙了!!!”

        现场所有的男人都咽了咽口水,看着眼前这一幕,脸上飘着红晕。

        他们有的人羡慕死了雪无恙这个小家伙,能被女皇陛下抱着。

        还有的羡慕死了女皇陛下,能抱着这么可爱的小萝莉。

        还有一部分人无比羡慕面具男,竟然有这么可爱的女儿,还能与女皇陛下扯上关系!

        似乎是注意到了这群人在盯着自己这边发呆,千仞雪扭头看向他们。

        她刚想发火,可是想到怀里的小萝莉,只能先忍着,便用微笑掩盖情绪。

        “我说的话你们当耳旁风是吗?”

        “说了将沿海的百姓驱离,还让他们在这围观?”

        “让你们驻守在这,不去收拾行李,睡沙子上?”

        “还有你,傻站着干嘛?去武魂城啊!”

        千仞雪最后卡了雪无恙的视角,瞪了长老一眼。

        其余都是面带微笑说的,可众人面对这种微笑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他们对千仞雪的敬畏已经埋在骨子里了。

        雪无恙听不懂话中的内容,只关注千仞雪的表情与语气,此刻并没有觉得千仞雪凶,正一脸萌萌哒地在她怀里咬着棒棒糖。

        “她这么喜欢那小家伙,是不是装的?”

        波赛西来到池修面前,小声问道。

        “……前辈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嘁,那小家伙也是,凭什么对那丫头态度这么好,看到我就龇牙咧嘴的。”

        池修这时盯着波赛西人畜无害的表情看了眼,分析道:“前辈,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你对恙恙态度也不怎么样,而且你还不给她吃的。”

        波赛西:“……”

        “相信我,千仞雪对小家伙的喜欢肯定是装的,就是为了在你这里获得好感。”

        池修:“……”

        我信你个鬼!

        你这个诡计多端的波奶奶!想方设法离间我和千仞雪之间的关系是不是?

        池修才不上当。

        就在这时,千仞雪怀里的雪无恙突然朝正前方的大陆笑着挥舞棒棒糖。

        池修表情一凝,跟着看过去,却并没有在大陆边缘看到什么人。

        “恙恙刚刚在跟谁打招呼?”

        “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姨姨!姨姨在跟恙恙挥手手……”

        小家伙认真地说道。

        千仞雪立即转身看过去,却同样什么都没发现。

        她和池修对视一眼,皆能看到对方眼中的离谱与惊讶。

        根本没人啊……

        难道跟恙恙挥手的是女鬼?!

        散播过去的精神力被护罩弹射了回来,波赛西这时立即升空,屹立于视野开阔的位置。

        她下来后同样摇摇头:“什么都没看到,一览无余的沙滩,哪来的人。”

        可就算她不待见雪无恙,却也不认为这小家伙是在说谎。

        气氛就这样变得莫名诡异了起来。

        池修看向千仞雪:“还是让驻守的魂师将防线向后倒退个一公里吧,距离太近,恐怕会有意外。”

        “嗯。”

        这尼玛有点恐怖啊。

        池修再次看向雪无恙:“小孩子不准说谎,说谎是要被打屁屁的,刚刚真的有姨姨跟你挥手吗?”

        雪无恙点点头,下一刻又专注于舔着手中的棒棒糖,她倒是一点也不在乎和害怕。

        要是没有防护罩就好了,这样精神力就能穿透进去,有没有人用精神力一探就知道了,根本用不着胡乱猜测。

        说不定刚刚那个女人躲起来了。

        “要不,我去尝试将那个防护罩打碎?”

        池修突然看向旁边几人,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