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我被比比东全大陆苦寻十年在线阅读 - 第174章 计划统一大陆,雪帝肚子已见起伏【大章】

第174章 计划统一大陆,雪帝肚子已见起伏【大章】

        第174章    计划统一大陆,雪帝肚子已见起伏【大章】

        “这次确实怠慢了公主殿下,待下次有机会,小弟一定尽力补偿。”

        池修见雪清河轻轻挣开了自己的手,心里没有失落,反而喜悦。

        这确实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千仞雪,她的性格注定了她会小心且谨慎地守护自己的感情。

        “池兄弟千万别这么说,倒是家丑外扬了,    让你看了笑话。”

        “雪崩殿下吗?”

        “是,这个败类。”

        池修盯着雪清河的表情,看到他的眉眼闪过一丝厌恶。

        雪崩演了这么多年的纨绔子弟,倒真是把雪清河骗进去了。

        原著中雪夜大帝驾崩之后,雪清河直接发起宫变,却被唐三等人阻止了。

        雪崩借机褪去外衣,拉拢人心,成为了天斗帝国的皇帝。

        千仞雪开始专心于天使之神的继承一事,而比比东则自封为帝,    创建了武魂帝国。

        这些后续此刻在池修的脑海中回想了起来,忘了一些细节,但大致情况是这样的。

        不过当年的读者立场可跟现在的穿越者立场不同。

        池修自然要向着眼前的人。

        而且斗罗大陆随着自己的加入,一切都在悄然发生着变化,无论是设定还是剧情走向。

        就比如原著中的千仞雪,哪有眼前的人这番用情至深。

        “雪大哥,倘若你成为这天斗帝王……”

        雪清河闻言眉头一跳,立即扭头打量了眼四周,这才蹙眉道:“池兄弟!慎言!”

        皇权之争,处处都得小心谨慎,如今雪夜还活着呢,要是这话传到了那老头子的耳朵里,    后果不堪设想。

        天斗皇室也是有底蕴的。

        雪清河怎么也没想到池修居然会突然冒出来这句话。

        正因为最近差不多到了开始实施计划的时候,所以雪清河才像惊弓之鸟一般,听到这句话后瞬间寒毛立起。

        其实她也开始迷茫了,对于是否实施计划一事。

        倘若是以前,自己只要照着武魂殿那边的命令一心一意地完成任务就行了。

        可是现在,在任务之外,她有了在意的人和事。

        她不觉得自己再是一件工具,而是有血有肉的人。

        到底还要不要成为一只“杀戮机器”,听从那个女人的话……千仞雪犹豫了。

        怕自己越陷越深,最终忘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只是她全然不知那个女人此刻的情况。

        就连比比东都忘记了自己布下的暗线与计划,自从上次回来过后就愈发魂不守舍,和女儿一样,心系着大陆上的某一个人。

        “放心吧,雪大哥,周围很安全。”

        雪清河抬头看了池修一眼,眉眼间有着摆脱不了的愁绪。

        他走到一张长椅边坐下,扭头看向旁边的淡黄色花卉。

        上面飘着一直翅膀缓缓开合的漂亮蝴蝶。

        雪清河盯着蝴蝶,淡淡笑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见池修在一旁坐下后,她收回笑容,讲起刚刚那件严肃的事情:“池兄弟日后还是别说那类的话了。”

        池修没有回应,反问了一句稀疏平常的话。

        “雪夜陛下的身体可还稳健?”

        雪清河却心头一震,眸子微张,    他扭头看向池修,不自觉地提高了警惕,    连屁股都往旁边挪了挪。

        池修……莫非知道他们的计划?

        “父皇的身体……自然很健康。”

        池修听到这里却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

        雪清河越来越看不懂旁边的少年了。

        池修将胳膊伸到长椅的护栏上,扭头说道:“殿下别介意,我还是想问问那句话,我说假如,假如你成了这天斗帝王……”

        “你会做一个好皇帝吗?”

        池修盯着雪清河的眼睛。

        后者怔了许久。

        做皇帝,完全不在计划之内。

        武魂殿的计划只是让天斗皇室从内部崩溃,从而给武魂殿创造一统大陆的机会。

        “我……我不知道,从未想过这件事。”

        雪清河茫然地摇摇头。

        池修自然是相信的。

        他轻轻笑了笑。

        “那如果我说,我会拥护你成为天斗帝国的皇帝,雪大哥意下如何?”

        池修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计划。

        雪清河却一瞬间起了身,目光怔怔地盯着池修。

        “池兄弟何故会对我有如此信任?”

        他虽没想过做皇帝,却对池修愿意帮助自己这件事充满了惊讶。

        两人,貌似没什么至深的交情吧。

        也就是认识了几年而已,见面的机会却屈指可数。

        “六七年前,雪大哥牵着这只手,带我去找天斗皇家学院的那几个老家伙算账,我至今还记得。”

        池修抬起的右手,五指修长,皮肤白皙,雪清河被这好看的手吸引,多看了几眼。

        他自然地移开目光,笑笑:“池兄弟认为我是个好人吗?”

        “不然呢?”

        雪清河摇摇头:“有很多事情的复杂程度其实超乎了你的想象……”

        他盯着池修,继续道:

        “也许是池兄弟今天看到了雪崩那纨绔到无可救药的模样,担忧起了天斗的未来,所以才想着拥护我……”

        “可是,你真的觉得我是个好人吗?你真的觉得我能担当如此大任吗?”

        池修也看着她的眼睛,回道:

        “没有人是绝对善良的,也没有从未犯过错的,当一代君主,和他是不是好人没有关系,他需得有大局观,需得心系天下子民,哪怕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江山,哪怕是手上沾了许多的鲜血。”

        雪清河有些慌。

        慌得后退了好几步。

        “池兄弟今日说的话有些多了。”

        池修也站起身,呼出口气:“也许吧,可能是想起了以前做的一些梦,突然觉得,噩梦醒了,就不应该按照梦中的故事路线再走一遍。”

        “什么梦?”

        雪清河满脸疑惑。

        “梦里有一对可怜的母女,一步错,步步错,下场令人心痛……”

        池修看着他。

        雪清河听得更是懵:“池兄弟究竟在说些什么?”

        “没什么,我话确实有些多了,今日就先聊到这吧,雪大哥改日再见。”

        池修微微躬身,朝着一个方向离开。

        雪清河盯着他的背影,一时间将今天出来的目的都忘了一干二净。

        就在这时,池修刚走出没几步又停了下来。

        他回头望着雪清河,音色清脆道:“雪大哥喜欢看大陆统一吗?”

        听到这句话,雪清河惊得睁大了眼睛,许久没反应过来。

        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眼前的少年野心比武魂殿还要大似的。

        像是一口要将星罗帝国吃掉,再将天斗帝国降服。

        将一整个大陆都送给他雪清河做礼物。

        0000吗……

        那一瞬间真的好像。

        雪清河喉咙蠕动,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回应,也没有挪动一步。

        再抬头时,池修已经走远了。

        ……

        池修心里清晰明了的很。

        这个世界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

        雪夜,雪崩虽没侵犯到他的利益,但同样也并没有拥护追随的念头。

        权力之争总得需要一些牺牲品,雪崩,雪夜注定要成为牺牲品。

        待自己成为大陆至强,那对自己倾心的母女摆脱原著,也过上好的日子,这种结果,就是他想要的。

        闲杂人等,皆化作牺牲品又能如何?

        回到学院之后,池修站在原地一愣,那正在训练场上做磨合训练的几个队友皆望了过来。

        孙大宝的伤已经好了,除了没看到朱竹清的影子,其余五人倒是整齐。

        “队长!”

        几人喊着。

        池修点点头,奇怪道:“今天怎么这么勤奋?”

        碧姬俏生生地跳了出来,晃着脑袋笑道:“我们知道要参加全大陆青年魂师大赛了!”

        刘得志接话:“我们也知道,队长跟我们的实力差距太大了,这是团队比赛,到时候我们要是拖了队长的腿,会过意不去的。”

        池修肯定地竖起了大拇指。

        宁荣荣小舞二人盯着自己这边,一反往常的沉默,全然没有说上两句话的想法。

        池修也没多想,朝自己宿舍走去。

        “你看看他,满面春风的样子,估计那公主今天都撞他怀里了。”

        宁荣荣在小舞旁边气呼呼地念叨着。

        “像池修这样的人,一定比较喜欢实力强大的女孩,公主就算实力不强,但好歹是个公主……”

        小舞盯着池修的背影,一瞬间又想起了雪帝和古月娜,心中不禁有些郁闷。

        “我要训练了!我要变强!”

        小舞突然像是加了鸡血似的怒发冲冠起来,两条细白匀称的胳膊高高举过头顶。

        宁荣荣愣愣地看她:“变强……好你个小舞!我就知道你图谋不轨!心思不纯!”

        ……

        回到寝室后,池修关上宿舍门。

        有些蔫吧的蓝银草立即竖起了叶子,警惕地转向池修。

        见到是池修后,她反应更大,连连用蓝金色的叶片指着自己的下方的土壤。

        池修凑过去,这才发现原本湿漉漉的泥土居然变得干巴巴的,都干出了裂纹。

        “你这么能喝水的吗?!”

        池修愣了。

        “啪嗒!”

        面前的蓝银草突然伸出草叶连连拍打着池修的脑袋,显然是在怪罪池修不给她水喝,自己人走了,将她晾在这!

        “好好好,我马上喂你!别打了别打了!”

        池修躲过铺天盖地的草叶,立即凝聚着空气中的水元素全部浇在了土壤之上。

        看着泥土湿润,蓝银草舒服地颤抖了几下,这才草叶叉腰,貌似是在警告着池修:

        下次再忘了给我喝水,我还打你!

        池修坐在床上,有些发愁,万一自己什么时候就有事离开了,谁喂蓝银草喝水啊。

        虽说是等于将她“绑架”了回来,但池修却对她下不了狠手,只是不想让唐三这小子有机会找到。

        阿银并不让人讨厌,所以不能就让她在这受苦是不是……

        但也不能让唐三轻易找到她。

        池修想了想,终于想到了一个人。

        他抬起胳膊,手臂上的雪花图案亮起。

        下一秒,房间内唤出白光,一名绝色女子开心地扑到了池修的身上。

        隔着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好几天,对雪帝来说像是过了几辈子。

        “我想死你了!池修!”

        她坐在池修腿上,抱着池修的脖子,熟练地将他脸上的黑色面具给摘了下来。

        然后是一顿亲。

        “木马木马!木马木马!”

        雪帝身上冰冰凉凉的,柔软带香,温度交替很快,她像是化了冻似的,皮肤上渐渐蒙了一层凝结的水珠。

        “你身上有别的香味,是姐姐的吗?”

        雪帝抱着池修的脖子,俏脸分开。

        她尽管比古月娜温柔宽慧,却还是愿意叫古月娜一声姐姐。

        “不是,我今日去了一个地方,那里到处都是香水的味道。”

        “喔。”

        池修被她亲了一脸的霜。

        这老婆真好,夏天抱着还凉快。

        池修正想和她说一下阿银的事,却突然感受到了一丝异样。

        他低下头,看着雪帝的肚子。

        那白衫覆盖的下面竟然隆起了一个低缓的小丘。

        池修有些没反应过来。

        雪帝笑靥如花,红唇附在他耳边,小声道:“小雪女长得好快。”

        是啊……这才几天。

        池修有些惊喜,抱着雪帝的细腰让她坐在自己一边的腿上,手掌贴上她的小腹。

        圆鼓鼓的,还时不时能感受到一两下其中的跳动。

        雪帝笑着:“她可会踢人了,这几天夜里闹得更狠。”

        “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吗?”

        池修温柔地看着雪帝,尽管两世为人,但这还是他第一次有了自己的骨肉。

        “想好了。”

        雪帝搂着池修的脖子,娇躯柔软甜香:“叫雪无恙。”

        “那不是你在幻境的名字吗?”

        “嗯,就叫这个吧。”

        池修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抱着雪帝又亲热了几个来回。

        “对了,你此次传我来此做什么?是想我了吗?”

        “想你自然也想了,不过主要是为了你身后的那株蓝银草。”

        雪帝回头,这才看到一株泛着幽光的蓝银草在桌子上晃着身子。

        “极北之地可有蕴养她的地方?”

        “有的,我所住的宫殿正是极北灵气汇聚之所,她应该是植物魂兽,最喜灵气。”

        这样的话池修就放心了。

        他将雪帝放倒在床上,开始解她的衣服,露出雪白的香肩。

        “今天让小雪女见见她的父亲吧。”

        雪帝面色微红:“怎么见?”

        池修此刻已经将她的裙子解下,一双白腿馋人至极。

        “你说怎么见?”

        “可是……可是我在姐姐的床上,姐姐知道了不会生气吧?”

        话语有些绿茶,雪帝却问的认真。

        “不让她知道不就行了。”

        池修笑着。

        他这时回头,从柜子里扯了一件裙子,丢在了蓝银草上。

        “她能听到声音吗?”

        雪帝脸红地问道,看向被裙子覆盖着的蓝银草一阵乱晃。

        阿银:天怎么突然黑了?

        “你克制些不就行了。”

        “讨厌,我,这哪是我能克制住的,你温柔些,上次距离现在都这么久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