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我被比比东全大陆苦寻十年在线阅读 - 第119章 波赛西:当然是兑现诺言,虔心服侍你啊!【两章二合一】

第119章 波赛西:当然是兑现诺言,虔心服侍你啊!【两章二合一】

        第119章    波赛西:当然是兑现诺言,虔心服侍你啊!【两章二合一】

        这一刻池修的心头飘过了千军万马。

        呃不,是千万头草泥马。

        总觉得是某些眼熟狗血的片段降临到了自己的身上。

        不出意外的话,下一刻他就要和对面的“女主”(波赛西)证明自己的身份了。

        就是不晓得海龙斗罗是否足够配合。

        就在这时,一股奇怪的感觉萦上心头,池修低头看向脚下,周遭有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正在将他的身体吞噬在内。

        这是……领域!

        属于海龙斗罗的领域,池修还记得,原著中在海龙斗罗施展领域的时候,唐三的蓝银领域与杀神领域全部失效。

        因为海龙斗罗的领域是破魔领域!

        这是极为霸道的一种领域,只要一施展,敌人的领域都会一瞬间失去效果。

        波赛西微微勾起红唇。

        让海龙斗罗先挫挫这小子的威风,等到他实在招架不住的时候,自己再出手阻止。

        波赛西想的很周到。

        这样一来,不仅显露了她在海神岛上的话语权,还会让这小子依赖上她所带来的安全感。

        尽管心有不满,性子也会收敛很多,从而变得唯唯诺诺,更加听话。

        池修回头望向海龙斗罗,那身着铠甲的魁梧男人目光凌冽。

        虽打心眼里看不上一个小小的魂斗罗,但海龙斗罗将波赛西刚刚的赌注当了真。

        自己肯定能赢,也必须得赢,顺道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他竟然敢光明正大地潜入大祭司的寝宫。

        这小子还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海神岛上的女神吧!

        “倘若你有心与我公平较量,念在你年龄尚幼,天赋绝佳,我可以网开一面给你这个机会。”

        海龙斗罗音色冷冷道。

        池修默默摇头:“我们的较量,应该没有公平可言。”

        “呵……那也是你应有的教训。”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的层次,要在你之上。”

        池修笑着,好心地纠正道。

        海龙斗罗闻言一愣,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了几分。

        波赛西却听得捂嘴一笑,看向池修的目光中多了许多趣味。

        这孩子甚是有趣,即使打不过也不忘在口头上威风一下,他要是知道海龙的脾气估计就不会这么说了。

        不过自己可得好好看着,    海龙要真动了气把这孩子打残了,    那就得不偿失了。

        “海龙,    稍稍放点水,让我看看他的能耐如何。”

        波赛西朝着海龙斗罗传音道,实则是怕海龙斗罗真下了重手。

        海龙斗罗闻声一愣,    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低沉的龙吟声徘徊周身,海龙双爪浮现鳞片,    他后撤一步,    准备不使用魂环教训池修。

        “轰!”

        一条沟壑出现在海龙脚掌踏出的区域,    他握紧拳头,几乎一个瞬间就出现在了池修的面前。

        与此同时,    红色的电丝从池修的身躯周围扩散。

        他平静地抬起一根手指,胳膊在上抬的过程中拉出残影,当海龙来到面前时,    池修的食指正好点在了他的眉心处。

        就在这时,    一点七彩光晕从池修的指尖迸发出来!

        海龙眸子惊骇,    望向池修身后,    仿佛看到了一尊威严无比的身影。

        和直接释放武魂进行压制不同,池修这次选择了压制更强的一种方式。

        血脉深层唤醒。

        原著中海龙斗罗的实力很强,    池修怕只是武魂压制会起不到效果。

        眼下看来,效果达到了。

        在波赛西的视野中,海龙斗罗被池修只是用食指触碰了一下眉心,    随后就双膝落地,跪了下去……

        她看呆了。

        这结果……貌似和想象中的大相径庭啊!

        池修心中却对海龙默默称赞了几分。

        即使用了这种压制更强的方式,    对方却并没有晕倒,也没有口吐白沫,    海龙斗罗不愧是海龙斗罗。

        池修后退一步,海龙斗罗上半身有些无力地趴伏了下去,    双手支撑在地面上,    头上虚汗直冒。

        波赛西持着权杖,蹙眉上前一步。

        她瞥了眼池修,    随后朝海龙斗罗传音道:“我让你放水,没让你放海!你这跟直接认输了有什么区别吗?”

        海龙斗罗艰难地抬起脑袋,    他已经朝池修释放不出任何敌意了,    心中有着一个最为迫切的念头,那就是臣服。

        “属下,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这少年与我血脉同源,    但要更加高贵,更加原始……”

        海龙斗罗咬着牙齿道。

        波赛西蹙眉:“什么意思?”

        池修站在一边云淡风轻地看着她:“很简单,    他被我血脉压制了,    换而言之,他输了。”

        这一瞬间,波赛西水蓝色的眸子骤缩了一下。

        池修低头抠着手指,装作不经意地开口:“某位漂亮无比的姐姐貌似说了,我赢了的话,她就要为我端茶递水,虔心服侍我一天哦。”

        “不知道有没有忘记。”

        池修说到这里又装作不经意地抬头看了波赛西一眼。

        这一眼直接看得这位半步成神的女人后退了半步。

        池修不了解的是,到了波赛西这个层次的人,说出的话自然而然就带了些法则的意味。

        她可以不履行,但气运却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波赛西此刻脸颊烫烫的,气运什么的倒无所谓,主要是被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倒打一耙,她居然感受到了措手不及。

        多少年来,第一次这么吃瘪。

        不知道怎么回事,    海龙斗罗此刻却萌生了一种感觉,    他突然认为大祭司为眼前这少年端茶递水都是应该做的。

        因为此刻在他心中,少年的身份和大祭司比起来更要尊贵。

        海龙吃惊地瞪大眼睛,    他竟然一瞬间产生了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

        这次换成了波赛西强装镇定。

        她装作听不到池修提醒的话语,冷冷问道:“你的武魂是什么?”

        池修挑起一侧眉毛,几乎是同时,两个好看的眸子变成了灿金色的竖瞳。

        他开口道:

        “龙神。”

        波赛西俏脸一怔。

        武魂带神,意味着什么。

        他几乎是内定了的这一区域的神祇继承人。

        龙神,听起来很久远的一位神祇了。

        血脉强横,实力强横,身份高贵。

        波赛西的心中渐渐地将池修的地位抬高了很多。

        但此刻让她最难受的还是从池修这里吃了瘪。

        波赛西强忍着惊讶,冷哼一声道:“那为何之前要骗我说你是0000?你身份特殊,就能冒充别人的身份博取眼球了?”

        “还不信?”

        “自然不信。”

        池修浅浅地笑了一下,金色竖瞳变为正常。

        他深吸口气,闭上眼睛。

        沉淀气息,再睁眼时,血色光芒随着睫毛张开向外溢出。

        一双震慑心神的赤瞳凝视着波赛西。

        冰冷刺骨的气息开始自他身躯周围释放,池修张开右手,半蹲下来,修罗剑被他反握着,于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血色光弧。

        “砰!”

        剑刃插在他身前的地面上。

        “嗡——”

        “嗡嗡——”

        ……

        一圈圈魂环从池修的身躯周围升腾而起。

        第一,二,三魂环为黑色。

        四,五,六,七,八都为红色。

        波赛西后退半步,水蓝色的眸子闪烁不已。

        海龙斗罗所感受到的压制在此刻消失,他立即来到了波赛西的身旁,面色凝重无比。

        池修缓缓站起身子,露出了从一开始就吸引着波赛西的,那充满少年意气的阳光笑容。

        这笑容和他周身所散发的冰冷气息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

        “这下信了没有?”

        池修问道。

        波赛西呼出了一口颤抖的气息。

        她能从池修身上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神祇压制,不像是那少年本意,倒像是那神祇自然而然所散发出的无上威严一般。

        一级神祇……之上的吗?

        波赛西看向地面上的血色长剑,脑海中的某个印象突然刺疼了一下。

        修罗神。

        “还不信?!”

        这时却听那少年表情极为离谱地又惊疑一声。

        波赛西立即抬眸,神色凝重,她刚想说话。

        只见这时池修将手伸到身后。

        海龙斗罗见状瞳孔骤缩:“大祭司小心!”

        他说完立即向前跨出一步挡在波赛西的身前。

        波赛西也变得谨慎了些,毕竟池修身上所散发出的神祇气息侵略性十足,这也很符合修罗神的作风。

        “我只是……拿个面具……”

        池修有些诧异地看着面前的两人。

        他说完从身后拿出一张金色的面具,然后戴在脸上。

        “这就是0000本尊的模样,还不信的话……我也没办法了,我真没说谎。”

        池修摊摊手道。

        正午的光线穿过云层照在了池修的面具上,淡淡的金色光辉在空气中拉长。

        随着一层一层逐渐揭开的神秘感,池修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戴上面具的那一刻,他身上的气息又尽数隐匿了起来。

        神祇压制消失。

        波赛西的神色终于在此刻平缓了几分。

        这也让她一瞬间想起了许多天前的回忆。

        海神岛上的日子实在无聊,日复一日地等待着能够海神九考的天之骄子,可等了这么多年都等不到。

        波赛西也是人,时间长了自然枯燥。

        闲暇时刻她喜欢坐在一块高高的山坡上,脱下鞋子,荡着双脚,享受海风的吹拂。

        她同样喜欢听那些渔夫在海边晒网时的闲聊。

        “你听说了吗?天斗那边出了一个罕见的绝世天才,他们叫他0000。”

        “这0000,年纪小,还十分神秘,脸上戴着一块金色的面具。”

        “是啊,听闻他如昙花一现般地大放异彩,又隐匿声息消失不见,着实勾住了不少人的好奇心啊。”

        “我看是勾住了不少女孩子的心吧,我孙女就迷他迷得不行!”

        “哈哈哈……”

        这极为新鲜的话题很快就勾起了波赛西的兴趣。

        她自此每天都会坐在山坡上吹着海风,听不同的渔夫讲着同一个故事。

        听他们讲述着一个令人传颂的少年天才——

        0000。

        尽管渔民们的话题都很单一,但这单一的话题却让海神岛上的女神多了一样期盼的事。

        波赛西从回忆中拉到现实,他看向眼前的池修,脑海中之前所想象的0000逐渐与眼前的少年身影重合。

        “所以,0000真名叫池修?池修就是0000?”

        池修闻言摘下面具,笑着点头:“答对了!”

        “其实是双生武魂?”

        “没错。”

        波赛西这时来到池修身边,绕着他转了一圈。

        0000给她留下的好印象,让她间接对池修退去了所有的警惕。

        被众人所津津乐道的0000,应该是个好孩子才是。

        “我是第一个知道你秘密的人吗?”

        波赛西好奇地问道。

        池修这时默默看向后面的海龙斗罗。

        波赛西连忙道:“他不算人。”

        海龙斗罗:“……”

        他默默退去,再待下去也没意思了。

        要说人的话,波赛西还真是第一个。

        池修点点头。

        他这时发现波赛西的脸上竟有些得意的神色。

        不至于不至于,姐姐,呸,奶奶,呸,祖奶奶您可是半步成神的绝对大佬啊!

        要不是打不过你,老子早就提起裤子离开了,哪会犯得着花这么大的力气去跟你证明自己。

        池修这时试探地开口道:“所以,我可以离开了吗?”

        波赛西眸子像是有些失落。

        她问道:“你不喜欢这里吗?”

        这……有什么好喜欢的?

        “喜欢啊!这里风景优美,姐姐您又善良美丽,我喜欢的不得了,但我真的是意外来到这里的,内陆那边还有许多事需要处理。”

        波赛西静静听着:“可我不喜欢这里。”

        “啊?”

        池修愣了下。

        波赛西闻言淡淡一笑:“你既是0000,我也就不强求你留在这,但就留下陪我一天可好?”

        池修盯着面前的那双水蓝色眸子,这一刻有点动心。

        “再说了,打赌输了就要承认,我还欠下你一次端茶递水,虔心服侍呢。”

        波赛西勾起红唇,话语中的意味带着些调侃的意味。

        “那且说话算话,我就在此陪你一天。”

        “好!”

        波赛西闻言有些欣喜地拉起了池修的胳膊,拉着他朝宫殿的方向走去。

        她边走边问道:“你们内陆好看吗?”

        “好看!那里与海神岛是不一样的人文风景。”

        “有什么好吃的吗?”

        “好吃的可多了……”

        池修说到这里瞄了眼波赛西散发着小星星的艳羡目光。

        这祖奶奶之前拒绝了唐晨的邀请,想必是有别的心思作祟吧……

        看她样子明明是对内陆充满了好奇,想去的不得了啊!

        “那里的美味菜肴可多了,想起来就忍不住流口水,而且那边可不止海鲜,什么猪肘子,烤全羊啊,红烧肉啊,大盘鸡啊……”

        “吸溜——”

        池修冷不丁地看了眼波赛西:

        “什么声音?”

        波赛西捂着嘴巴,白皙的面颊飘着红晕:“哪里有什么声音,没,没……”

        “好吧……所以波姐姐你拉着我去宫殿做什么?陪你看风景不好吗?”

        波赛西一改高冷模样,水蓝色的眸子充满了热情:“当然是兑现诺言,虔心服侍你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