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60章 别有洞天

第60章 别有洞天

        范青居然直直穿过墙面,然后下一秒消失在原地。

        徐彤看了温柔一眼,潇洒的挥挥手说道:“一会儿见。”

        温柔站在原地等大家先进,最后只剩下温柔和董思哲,董思哲脸上挂着一贯的笑容慢悠悠的说道:“终于只剩下我们两个了,终于可以好好跟你说话了。你身边的苍蝇很多,实在让人厌烦。”

        温柔笑容以对,看着附近空无一人并且没有监控设施的环境,笑的轻松又愉悦。

        董思哲:“你知道吗?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觉得躺在冰冷的反着光的金属手术台上的你,一定会很美,只是可惜你错过了。”

        “董思哲,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能不敢对你出手,所以有恃无恐?”

        董思哲挑着眉笑道:“难道不是吗?只要你还想用这个身份继续生活下去,你就必须投鼠忌器。”

        温柔学着他的模样挑眉笑道:“是吗,那你和我单独待在一起就不怕我年轻气盛对你出手?”

        董思哲摇摇头笑道:“你不敢。”

        温柔无奈叹息,“果然是人善被人欺啊!没办法善良就是我的天性,不用太感谢我,天性如此无法改变。”

        说着温柔看向董思哲,露出无奈的神情,“收!”

        站在墙面前的董思哲突然消失,和之前在墙面前消失的众人一般无二。

        温柔手里握着小巧的金丝囚笼,闭着眼睛看着里面单人单间的vip房间内董思哲一脸懵逼的模样,不由释然一笑,好简单啊,真省心。

        没想到第一个享受到养老送终待遇的居然是董思哲,真是缘分啊。

        温柔左手金丝囚笼,右手凝视之眼,身上披着隐形的银缎,不急不缓的走进回字形建筑。

        眼前一花,她就从墙面走了进来,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条两人宽的悠长的长廊,四周的墙面依旧灰扑扑的看着像泥土砌成的,随时会掉渣。

        房顶只有三四米的高度。

        温柔谨慎的朝着墙面使用凝视之眼,食梦花,摄魂铃,又用黑色小刀戳了戳墙面。

        手段施展了一遍后,周围的环境没有发生变化,唯独黑色小刀戳墙戳地面和房顶时,泥土墙出现了虚化。

        就像戳果冻一样,能把手伸进去。

        做完实验,温柔继续缓缓的超前走去,原地被她放下一张纸作为记号,绕着长长的四方形回廊走了一圈,走到放卫生纸的七点后,温柔再次拿出一团毛线开始边走边放毛线。

        长度不够就在拿出一团绑到一起,走回起点后,温柔把毛线首尾两端绑在一起手里拉着绑紧的毛线开始继续转圈圈,在之前的任务描述中说第一关几乎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很容易就能通过进入第二层,温柔这次百般实验也是为了看看这第一层还有没有什么隐藏关卡和信息。

        走到第二圈时,温柔发现地面的有一处不平的凸起处,当机立断用银丝切去。

        一团黄泥样的半固体被温柔控制在手中,然后黄泥像液体一样滴滴答答的融化落下,最终只剩下一把土黄色的钥匙留在温柔面前。

        心跳加快,砰砰砰的心跳神在耳边震耳欲聋,温柔愣了好一会才伸手接住拿到眼前。

        “这该不会是,门内世界的钥匙吧!”

        温柔试着把钥匙放进金丝囚笼内,失败了,她又是试着收进体内又失败了。

        温柔深呼一口气,拿出一袋子能量晶石握在手里,启动许愿灵种默念认主。

        手腕立刻裂开,鲜血喷涌而出将土黄色的钥匙淹没,手中的能量晶石瞬间化为齑粉,温柔身体一冷,连忙再次从金丝囚笼里取出一大包能量晶石喂给许愿灵种。

        不知过了多久,温柔身体开始发软,眼前开始发黑,手腕的鲜血终于不再喷涌,伤口开始慢慢愈合,土黄色的钥匙消失在手心,

        温柔瘫软在地,从金丝囚笼的杂货间拿出一大杯红枣枸杞红糖茶开始喝,然后是补血套餐,一直吃到发撑,温柔才打了个猪肝味的隔,缓缓站起身来。

        一袋能量晶石出现在手中,呼吸法运转,一袋能量晶石缓缓化作碎屑飘落在地,温柔睁开双眼不知道骂谁才好,在这种紧要关头,她的体力几乎被抽空,还严重的大失血,简直是玩命的节奏啊!

        温柔走到一旁内侧的墙壁处,伸出手抚摸墙壁,她的手很容易的就能穿过这堵墙面,温柔后退一步离开墙面,开始继续地毯式搜索。

        既然这里有好东西,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呢?

        回形建筑:这跟我想的不一样。

        ......

        另一边

        徐彤小心的完成面前墙面上的巨大泥塑拼图,然后成功再次穿过一堵墙面,眼前一花,徐彤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范青。

        范青此时正在快速躲避从天而降的巨大泥块,不断地踩到更高的泥块上,防止自己被层层叠加的泥块砸死。

        此时泥块还差一层就会完全填满到天花板的距离,范青汗流浃背的躲闪腾挪,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个填泥块游戏到底有没生路,但只要有一线生机他就不会放弃。

        徐彤看着范青站在最后一块缺口处,然后一块巨大的泥块从天而降,呈灭顶之势朝范青头顶压来,徐彤瞳孔一震,高高束在脑后的马尾顿时四散开来,转瞬暴涨十几米。

        纤细的发丝刺入降落的泥块,然后陡然将泥块撕裂成无数小块的泥疙瘩,范青逃过一劫。

        但后面泥块依旧不紧不慢的从天花板往下掉落。

        “范青,抓紧时机!”

        徐彤喊完开始用满头发丝暴力破坏挡在范青身前的泥块,范青抓紧时机往外跑,现在闯关什么的都不重要,先活下来再说。

        范青终于逃脱了被泥块压成肉饼的命运,落在徐彤身边时,他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滴滴答答的汗水慢慢往下流。

        “谢谢你,我欠你个人情。”

        徐彤甩甩头收回满头秀发,闻言不满的瞥了范青一眼。

        徐彤:“这是人情吗?你这是欠我一条小命,救命之恩你想清楚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