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43章 狠角色

第43章 狠角色

        临时据点内

        六人或站或坐地分布在空荡荡的房间内。

        平头男一下一下地用长鞭抽着地板,“头儿,你说这事儿怎么办,这次居然让他们给跑了,这事儿传出去得有多少人笑话咱们呀!咱们六个对两个,跟打靶子似的打半天一个没弄死,还让第三个人给救走了!”

        “是呀,头儿我攒了两个月的特殊子弹可全都喂给那小子了,再想动手得等下个月了。”

        平头嗤笑一声:“就你这垃圾法宝吃屎都赶不上热的,还下个月,明天你坟头的草都能起来了。”

        “嘿,平头我说你嘴贱是不是,嘴痒痒我替你扇两巴掌保准能止痒!”

        两人之间火药味越来越重,手枪男满脸通红,直接给手枪上膛,枪口直接顶上了平头男的脑门。

        平头男愣了一下,一拳打过去,打开手枪男,手枪男猝不及防后退几步,抬手就是一枪。

        平头肩膀中弹,他低声咒骂了一句,长鞭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劈头盖脸朝手枪男抽了下去,手枪男手中的枪被打落在地,只能慌忙抬起胳膊抵挡。

        平头男肩膀中了一弹,直接气得火冒三丈,他手中的长鞭在狭小的空间内甩出了残影,每一鞭都又快又狠,抽的手枪男血肉四溅,惨叫连连。

        “平头够了!住手!”

        纹身男站起身大吼一声。

        平头男和手枪男之间的冲突爆发得太快,手枪男开枪的举动更是超出了纹身男的预料。

        平常几人之间有口角有摩擦,甚至大打出手都是有的,但大家都遵循最基本的原则,不用武器,气急了顶多动拳头。

        这次手枪男居然直接开枪伤人,平头男此时热血上头,杀意外露,显然是不准备留手了。

        之所以抽这么多鞭,不是因为做不到一击必杀,不过是在泄愤罢了。

        果然,平头男根本不理会纹身男说的话,而且因为纹身男开口阻拦,平头男甚至准备立刻下杀手。

        嘭!

        平头男手中还挥舞着长鞭,他本人却已经停下了动作,僵硬的尸体被长鞭的惯性往前带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而手枪男打完最后一枪后,也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痉挛,似乎马上就要咽气。

        纹身男面沉如水,周身气压骤降,在他的面前接连死掉两个队员,还是死在内斗上,他这个队长也当到头了。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会显示他的无能,他的威严,在手下人眼里屁也不算,先是四眼张炳,又是平头男手枪男。

        如果这件事传到上面人的耳朵里,他大概会被划分到可以随时淘汰的炮灰栏里。

        为了掩饰这件事,手下的这几个不听话想造反的东西正好清理一下。

        纹身男用力闭了闭眼睛,转身看向眼镜男张炳:“四眼儿,你去看看炮子还有气儿吗?”

        眼镜男张炳面无表情地站起身走向血肉模糊的手枪男炮子。

        在张炳身后,纹身男从身后掏出一把消音手枪对准了张炳的后脑勺。

        一旁的两人看到连连后退,目光惊讶地看向纹身男。

        纹身男扣动扳机,一颗子弹朝张炳飞去,张炳突然趴了下来躲过致命一击,与此同时一只血淋淋的手掌对准纹身男开了一枪。

        纹身男倒下时,满眼的不可思议。

        他想不通死的人怎么会是自己,张炳是怎么躲过这必死的一枪的,而原本马上要断气的手枪男又是怎么精准地瞄准自己,并对自己出手的。

        “草,都他么疯了!”

        “我们走,这儿不能呆了。”

        飞刀男带着另一个小弟飞快地跑下楼。

        趴在地上的张炳此时缓缓地站起身来,先是踢了脚下的手枪男一脚,面带笑意地说道:“做得不错,你也算是物尽其用了,放心我一定最后一个把你扔给小兔子。”

        说完走向纹身男,看着他那双死不瞑目的双眼,捂着脸笑了起来:“咱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你想杀我,正好我也想杀你,你看这不是巧了么?”

        眼镜男拿起那把消音手枪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满意地拍了拍了纹身男的脸:“你不是说你不死就得听你的吗?现在你死了,总该轮到我说了算了!”

        张炳将三人的超能武器都收进囊中,然后走到窗口将三具尸体一个一个扔下楼去。

        温柔远远地先是听到枪声,紧接着又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当她全力赶来时除了一地的血迹什么也没发现。

        温柔走后,张炳从房间的角落走了出来,他一直站在那里没有离开。

        温柔赶来得太快,快到让他来不及抒发一下愉悦的情绪,更来不及换一个新的落脚点。

        张炳对温柔十分忌惮,昨天晚上出手的时候,温柔已经和灰毛兔战斗了大半夜,精神力耗损巨大,就在这种一方倦怠困顿,一方以逸待劳全力以赴的情况下,张炳仍旧不能完全控制住她。

        他昨天一直在尝试控制温柔将护体的东西收起来,却到最后都没能成功,而且如果昨天他们真的伤到了她,而又没有一击必杀的话,他没把握能阻止她醒来。

        不,她昨天最后的时刻其实已经挣脱了他的控制。

        张炳眯着眼睛看着温柔离开的方向,心里暗暗记下温柔的模样,他对温柔手里能护身的法宝可太感兴趣了。

        一处动物的巢穴内。

        “刀哥,咱们躲在这儿真的安全吗?”

        飞刀男揉了把头发烦躁地说道:“先躲着吧!张炳那个小崽子八成是疯了!都他么疯了。咱们惹不起只能先躲了。”

        胖墩墩的男人也是一脸的烦躁,他这么乖巧懂事,他招谁惹谁。

        他在团队里就是个小透明,因为做饭好吃,有眼色会拍马屁,还主动承担了一切打架以外的所有杂活。

        包括不限于,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提前踩点,规划行动路线,记录活动区域的路线图等等。

        所以其实他在这团队里过得还成,虽然大家不怎么把他看在眼里,却也不会故意欺负他。

        “这个动物园的地图都在我脑子里呢,我觉得咱们还是快点离开比较好,我知道哪条下水道能安全离开,咱们趁着天还没黑赶紧跑吧!没有张炳咱俩躲不过灰毛兔子,也打不过。”

        飞刀男看了胖子一眼,笑道:“行,我带着你跑没白带,真有你的,行,咱们再等等,小心别跟张炳那小子打照面,我算是怕了他,得到的法宝能力就属于背后阴人的那种,这不一下子被他弄死三个。”

        胖子点点头,伸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他一动就一身汗,不分哪个季节,胖子就是这种怕热又怕冷的特殊体质。

        温柔走出那座高楼,一边走一边努力捕捉各种声音,想尽快把人找出来。

        六个人,死了三个,还有三个,这剩下的三个恐怕都是狠角色,她要加倍小心,做好恶战一场的准备。

        狠角色飞刀和胖子正猫着腰悄咪咪地朝那条能安全跨越电网的下水道移动。

        “胖子你确定那条下水道安全吗?万一不小心进了兔子窝,我还可能跑得了,你小子就等着被兔子一口一口吃掉吧!你还这么多肉,估计疼的时间比一般人都要长。”

        胖子被他说得毛骨悚然地连忙打断道:“别别别,求您了别说了行吗?我确定那地儿安全,我悄悄看了一眼部队的布防图,就是不太重要的那个超声波摆放地点,刚好把那一小截下水道包含进去,咱们过去应该没事儿。”

        “你别应该呀,身上带吃的没?一会儿栓个绳绑上扔进去,没被吃就是安全,被吃了,你小子就自己跑快点吧!”

        胖子连连点头“行行行,知道了,你这越说,我心里越没谱。”

        慢吞吞地走到那处安全的地下井盖,胖子哆哆嗦嗦地掀开井盖把面包扔了进去,然后颤颤巍巍地往远处跑去。

        跑得脸上的肉都一颤一颤的。

        “怎么样?有兔子吗?”

        胖子惨白着一张脸摇摇头:“还没看。”

        飞刀急了,直接拽过胖子手中的绳子开始往回拉,不一会儿一个戴着塑料袋的面包被拽了回来,面包袋子被开了口子,兔子就算今天感冒了也能闻到味。

        “行了,这里真的没有兔子,赶紧走,赶紧走,这个狗屁倒灶的门徒组织,出去我就举报了他,娘的看看这收的都是什么神经病呀!”

        胖子擦着脑门上的汗憨憨地问道:“那咱俩不也暴露了吗?”

        飞刀瞪了胖子一眼:“你是不是傻,我们又没杀过人,顶多是信错人,被邪教组织蛊惑的无辜平民,只要我们改邪归正,党和国家一定会热情迎接我们的。”

        “真的?”

        胖子有点不太信,不把拉进征信黑名单就不错了,还能热情迎接?

        飞刀猫着腰捏着鼻子在臭烘烘的地下管道里穿行,看到胖子将信将疑的样子,连忙解释道:

        “当然了,咱们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违法乱纪的事儿,之前的人都是头儿他们杀的,昨天晚上我虽然动手了但那俩人命硬这不是没死吗?”

        胖子:......多谢那俩人命硬。

        “还有,咱们之前不是见过不少门徒组织的人嘛,我看你拍马屁拍的飞起,肯定记住不少人,到时候都给他们报上去我们就是大功一件!”

        胖子眼睛顿时亮了,记人名他可是拿手的,对于见过的人脸那更是过目不忘啊。

        胖子手脚并用地往前爬,心里快速进行心算,妈呀,他至少记得五六十个人名呢,家里住哪儿他都问出来了。

        其他记住的人脸更是有一百多张呢!

        发了发了!

        飞刀见胖子面露喜色就知道说通了,他赶紧捂住口鼻半句话也不再多说。

        太他娘臭了!

        终于历经千辛万苦,两人爬出了地下管道。

        飞刀忍不住长吸一口气大喊一声:“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举起手来!”

        飞刀看着四周隐蔽埋伏的跟隐身似的的一队持枪士兵,缓缓的举起了双手。

        ......

        温柔把整个动物园来来回回骑着门外友情赞助的电动车骑了好几个来回,却连个人影都没找着。

        然后在回去拿水时,小战士告诉她抓到两个从地下管道爬出去的人,确认就是那六人之一。

        此时动物园内只剩一个人了。

        温柔倒是想和他死磕到底,但被梁爽拉了出去。

        “我知道报仇很重要,但是你的小奶狗醒了,正哭着喊着找主人呢!”

        温柔:......

        “你别瞎说,我们就是普通朋友。”

        “行行行,快去看看你的普通朋友吧!”

        梁爽敷衍地说道。

        温柔也懒得再解释,日久见人心,他们俩顶多算搭档,每次的能量晶石可都是凭手速拾取的,谁也没让着谁。

        温柔一想到李无眠比她还快的手速就想翻白眼。

        这小子白瞎了一张纯良无害的脸,半点绅士风度都不讲得。

        一枚能量晶石都没让过她好吗。

        医务室

        李无眠脸上深可及骨的伤口已经做了缝合,此时一条条蜈蚣疤爬满了李无眠白皙的脸庞。

        温柔倒是没觉得丑,真心为他感到伤心。

        帅小伙毁容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如初。

        李无眠浅浅地勾了勾嘴角,脸颊上唯一完好的一枚小酒窝冲着温柔散发着由衷的喜悦。

        “听说你去帮我出气了,谢谢你温柔,我很高兴有你这样的好朋友。接下来我可能暂时不能陪你了,等我养好伤,记得给我打电话。”

        温柔笑道:“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好,我该什么时候打给你。”

        李无眠故作沉思然后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是轻伤,两个月肯定就好转了,两个月后记得打给我,当然欢迎你天天给我打电话,毕竟养病还挺无聊的。”

        “你.......在哪里养伤,你的身份......要不要我带你走,重新给你找个安全的地方养伤。”

        温柔压低声音说道。

        李无眠摇摇头,“不用了,我又没犯法,反而是一个官二代一直对我穷追不舍,喊打喊杀的,我现在在这里养伤反而是最安全的,他的手伸不到部队里来。”

        温柔了然地点点头,然后报以同情的目光。

        说起来他们俩其实都是犯小人啊!

        哎!

        流年不利,坏人好多。

        也不知丁睿他们那边怎么样了,办事效率有点低呀,温柔摸了摸自己这张掩饰得完美无缺的脸。

        她要不要回去看看呢?

        毕竟这是她自己的事情,干等着别人替她解决问题......虽然是理所应当的,但她还是有点不太放心。

        尤其是董思哲那个脑残,不把仇怨加倍奉还,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呢?

        “那好吧,既然你已经想好了,我就不多劝你了。”

        温柔打开背包拿出一塑料袋能量晶石放在李无眠床边。

        “这算是我送你的临别礼物吧!电话,能打我肯定打,没打不是忘了就是太忙。”

        温柔扑哧一声把自己逗乐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我还没有电话,那样的话,咱们就只能有缘再见了。”

        李无眠没说什么煽情的不舍的话语。

        他太弱了现在费尽心机死皮赖脸地呆在她身边又怎样。

        他连自己都护不住,更遑论去保护温柔,说不定温柔还嫌他碍手碍脚阻碍她发展呢。

        李无眠面上露出最得体的微笑,心里暗暗发狠一定要努力变强!

        和李无眠道别离开,然后简单的和驻守战士说了一下动物园内部的情况,对于那六个人温柔了解不多,只知道其中一人的超能力或法宝是可以控制人的思想的。

        这一点和食梦花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不知道两者相遇后谁会更强一些。

        离开江省后,温柔直奔龙城。

        她这么久没有进门不知道会不会落后别人太多呀!

        温柔不无忧愁地想到。

        她成为了守门人,却依旧没有拿到钥匙,这真是个忧伤的故事。

        ~

        “团长,各个出口都加大了防守力度,这个叫张炳的穷凶极恶之徒绝对插翅难逃。”

        团长抱着搪瓷杯子,无奈地摇摇头:“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话不要说得太满,事无绝对,往往狠话放得越早,打脸来得越快!”

        小战士委屈地说道:“团长你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你这样也太,太,太没气势了!”

        小战士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合适的形容词,其实他想说太怂来着,但他不想五公里负重,就改了口。

        团长慢悠悠地喝着热水:“我再教你个乖,做人做事,先把事做完,尘埃落定了再说话,到时候结果就是你最大的功绩,那时候再说狠话才叫相得益彰,才令人信服。”

        “报告!”

        “进来。”

        “报告团长刚才能量测试仪有巨大波动,动物园里有门开了!”

        团长当的一声把搪瓷缸子放到了桌子上,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我这张臭嘴,我叫你乌鸦嘴!他娘的,居然真的出了意外,真让这颗毒瘤在老子眼皮子底下给跑了。”

        “小刘你给我记着,老子要是在说丧气话你就抽我!使劲儿抽!他娘的,他娘的,他娘的!全体都有马上集合,我要亲自去看看那个破门开在哪里,我们守株待兔,万一能等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