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38章 插翅难逃

第38章 插翅难逃

        这招釜底抽薪不可谓不狠毒。

        温柔不禁开始回忆原著小说中对门内世界的解说。

        因为故事是围绕几个主角来进行的,又以感情线和不可描述的内容为主,世界背景就是个提供剧情发展的背景板。

        具体的描述没有说,只是详细描述了原主的好运气,每次进入门内世界就从没有空手而归过,当然不空手的不是她而是渣男们。

        好东西是没有她的份的。

        而渣男们得到的法宝不是超强控制系的就是强大攻击型法宝。

        门内世界和蓝星母星是敌对阵营还是说过的。

        但具体的门内世界是想从蓝星得到资源,并掠夺核心能量,这些信息还是上次开会时丁睿告诉她的信息。

        而这些信息又是从地听者口中得来的。

        温柔挠挠头,到目前为止,原著小说除了能让她辨认出原著的男配和一些重要人物,让她提前进行防备之外,真是半点剧透的能力也无呀!

        李无眠又说道:“对了,我之前在网上看到非官方出具的能量等级划分了,据说是根据目前接触过的能量晶石测试得到的数值。

        我们现在清理的这种花叫巨冠花,一米高的巨冠花产出的核桃大小的能量晶石是五级,五米高的巨冠花能量晶石是10级,十几米高的巨冠花能量晶石大概是20级左右。

        其他省市出现的外来物种也按等级划分出来,不过目前等级最高的不超过30级。”

        温柔挠挠头,绷着脸不让自己露出苦大仇深的表情。

        “那......能量晶石是个头越大能量含量越多吗?”

        “大部分是这样的,但也不绝对,有的能量晶石虽然个头小,但纯度高,等级也高。现在政府好像已经试点推出了交易平台,可以用能量晶石和从门内得到的法宝去平台进行交易。”

        “可以换钱吗?”

        李无眠点点头:“可以,也可以兑换贡献点,交易值,很多用钱买不到的东西可以换成点数后进行购买。”

        “能买枪吗?”

        李无眠笑道:“可以买,但不允许在国内持有。”

        “什么意思,去国外难道还包邮吗?”

        “具体消息网上查不到,但大家的猜测很多,镇府没有给出正面的答复。不过倒是公布了地听者的存在,说门内世界想要掠夺地球资源,并呼吁大家,努力进行反侵略。国内的语言还比较含蓄,国外就直接多了,他们的政府直接发出悬赏,只要能从门内带出资源来,可以按照资源的价值等价购买。

        好像有人从门内带出一卡车水来,政府检测没有危险性后就按照当地的水价购买了。虽然钱不多,但至少说明这件事是真的。水虽然卖不上钱,但木材,石油煤炭金属,矿石这些可能卖不少钱呢。”

        温柔吞吞口水,心里突然迫切地希望丁睿赶紧把那个寄生的高层找出来,然后顺便解决掉董思哲和董思哲的同党。

        她现在无比想要回归组织,要回身份,她好想发财啊!

        李无眠见温柔喜欢听这些,继续说道:“听说盗国策划想把工业垃圾,核废水核废料运进门内世界呢!他们还呼吁所有国家都这么干,但呼应的人不多大家都准备先让盗国去试试水。”

        “这个好,白色污染怎么治理都治理不好,扔进别的世界简直太棒了,反正它们不经允许把门开到咱们家门口,也是它们咎由自取。”

        李无眠笑了笑没有接话。

        门的开启有利有弊,只要自己的实力强大自然可以转危为安,化险为夷。

        ~

        郑空爵眯着眼睛看着从焚烧炉内取出的能量晶石,面色喜怒难辨。

        原本他们是没准备这么早就取出来的,但周瑾云状态很差,周瑾轩担心兄长,就要求提前拿出来用,结果就发现了眼前这一幕。

        “你来说说焚化炉里总共扔进去多少株花?”

        郑空爵抬起下巴点点了看守焚化炉的工作人员。

        “郑先生,每扔进去一株完整的巨冠花,我就会在本子上画一笔正字,现在我的本子上画着六十个正字,也就是总共扔进去三百株了。”

        郑空爵闻言笑了,“根据我来之前查到的资料,这种巨冠花出能量晶石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的,既然如此......”

        郑空爵看着面前不到一百枚的能量晶石,胸口涌动着怒气,他倒不是多在乎这点东西,而是无法容忍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动他的东西。

        这不是把他郑空爵的脸皮踩在脚底下玩弄吗?

        周瑾轩冷着脸,表情也不太好看。

        “看来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而且对方还想坐收渔翁之利,白白使唤我们呢!”

        周瑾云靠坐在一旁,不知为什么,发生这件事后他居然下意识想到了温柔。

        随即他又摇了摇头,温柔此时还被当做实验体关押在研究所里呢,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郑空爵把手里的丝绸手帕随手一丢,优雅地站起身来,吩咐道:“去再调一百名保镖过来,再从公司调五十名安保过来,把这里给我围住了,地毯式搜索,我就不信抓不住这只胆大包天的老鼠。”

        郑空爵身后的保镖甲捡起地上的手绢放进口袋,听到命令后连忙应是。

        随后又说道:“少爷,现在鹿省的各大交通要道都被军方管控了,普通人不允许随便进入。”

        郑空爵淡淡地说道:“蠢货,抄小路这种事难道还用我教你吗?”

        保镖甲冷汗淋漓,连忙低下头:“是,我马上去安排,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说完这些,郑空爵又悠然地坐了下去,“继续挖吧,我们不能因为一只小老鼠就因噎废食,反正等找到它,我自会让它连本带利的吐出来。”

        郑空爵短暂的愤怒过后,就想到什么样的特殊能力或法宝能让对方无声无息地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进行盗窃呢?

        还是在焚化炉超高温的环境下动手。

        一想到这些,他对即将到来的意外收获就喜悦大过愤怒了。

        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按兵不动,不能吓跑了那只小老鼠。

        周瑾轩看到郑空爵笑的意味深长,就知道他有了主意,此时他也没有出头去提不同的意见,只是顺从地继续去挖巨冠花。

        他和郑空爵的关系一开始就并没有那么对等,现在他又为了哥哥有求于他更是在气势上低人一等,所以对于这些不涉及原则的事情,他都尽量保持沉默。

        方雪看到周瑾轩一言不发地继续埋头苦干,她虽然心里生气郑空爵没有看好能量晶石,但也明智地没有开口。

        转身走进花丛中。

        希望郑空爵不是个只会耍嘴皮子的废物吧。

        ~

        正在享受大厨级手艺手抓饼的温柔,动了动耳朵,脸上露出一抹笑来。

        行吧,不影响继续干活就行,她要是真想走除非对面有人能全方面碾压她,并面对面对上,不然,她连面都不露一个。

        让他们死也死不明白做个糊涂鬼最好。

        温柔和李无眠吃过午饭,李无眠很遗憾地告诉温柔,他们的食材告罄了。

        温柔摸摸肚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们两人食量大,一次性带的食材也有限,出去购买食材是早晚的事。

        “先忙正事吧,等到晚上再出去在附近买点食材。”

        “只能这样了,我们这次出来带了不少现金,吃饭应该是没问题的。”

        温柔默默心塞,他们现在个个化身大胃王,花钱如流水,再找不到高能量的食物,花完现金就得花金条了。

        不行,有时间得多出去走走,打劫的人那么多,总有一个会挑中她,她要替天行道,宣扬正义,见义勇为,用实际行动感化他们,让他们主动改行。

        两人一头扎进挖巨冠花,收集能量石的工作中,直到凌晨两点才收工。

        “走吧,一起出去,你去买食材,我去看看。”

        出了公园,走在鹿省的街道上,为了防止摩托车发动的声音被听见,泄露他们两人的踪迹,李无眠直接扛起上百斤的摩托车和温柔徒步,往有人烟的地方走去。

        一直走到足够远的的地方,两人才骑上摩托车风驰电掣地赶路。

        路上的水泥地倒是没有太大影响,但凡没有铺水泥的地方都密密麻麻生长着巨冠花,要不是人类的钢铁丛林依然挺立,霓虹灯照亮夜色,恐怕会让人生出误入原始丛林的错觉。

        巨冠花的数量真的成灾了,好在不知为何它只在鹿省内蔓延,不然形势会更加严峻。

        “前面有超市亮着灯,你去那边吧,我往旁边看看,要是一会儿我回来的晚了,你先回去就行。”

        温柔从摩托车上下来,选了一条看起来繁华的街道走了过去。

        凌晨的大街上一片寂静,几乎看不到人影。

        但温柔抱着碰运气的想法还是走了过去。

        李无眠张了张嘴,一句注意安全在嘴边想说又说不出口。

        他怕自己太啰嗦招人烦。

        走在寂静的街道上,温柔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十分期待有哪位仁兄来给她送点钱。

        可惜溜达了两个小时也没有见到半个人影。

        回去的路上一个骑三轮车的中年男人跟在她身后保持着两米的距离,也不说话,就那么用目光上上下下地打量她。

        温柔看着对方满脸挂着我很穷的表情,本来没想搭理对方,但转念一想,这半夜三更的这么近距离跟着一个单身女孩怎么看怎么不像个好东西呀!

        这么想着她就想给对方上一堂政治思想课,但又怕误会了对方。

        于是,温柔停下脚步看向那个微微谢顶,满脸沧桑的中年男人。

        “你好。”

        男人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并没有说话。

        “你跟着我干嘛?半夜三更的,你一个陌生男人跟着我一个小姑娘不太合适吧,得亏我没有心脏病,不然现在就得躺进医院里了。”

        男人发出两声意味不明的笑声,开口说了一句话,口音浓重,温柔一个字也听不懂。

        “我警告你啊,你要是再敢跟着我,我就当你是图谋不轨,揍你一顿都是轻的,知道吗?”

        温柔疾言厉色的警告道,就算对方真的听不懂她说的话,语气表情总能听懂看懂吧!

        温柔转身之际,一根锈迹斑斑的铁棍砸向温柔的后脑勺。

        一只白皙秀气的手掌轻易抓住了铁棍,反手就将男人从车上踹了下去。

        “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呀,亏我还想着你会不会是好心护送我呢!”

        男人被温柔一脚踹出五六米远,面色狰狞地抱着肚子,疼得起不来身。

        “草.....贱货....”

        男人都疼成那熊样了,嘴里还在不干不净地骂着什么。

        温柔不想让这种人脏了自己的耳朵,直接上前补了一脚把对方踹晕过去,然后忍着恶心翻了翻对方的口袋。

        一个红色的钱包里装着一些现金和一张陌生女孩的身份证件,一个黑色皮包里装着男人自己的身份证件,和一张叠得很小,毛了边的旧纸张。

        温柔出于好奇,打开看了一眼,瞬间觉得气血上涌。

        她真的没想到,和平年代的人也在犹如猪羊般被贩卖,还卖得这么廉价。

        不过看着男人懦弱的模样,恐怕就是做人贩子都是最底层被层层盘剥的那种。

        温柔一手将男人扔进三轮车厢,和那些废品作伴,然后骑着电动车,冲向警局。

        警局

        今天值夜班的几人为了不犯困,此时正坐在一起吃东西聊天。

        正说得投机呢,突然听到警局门口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听上去像是个男人的声音,几人吓了一跳,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冲向门口。

        只见警局门口停着一辆电动三轮车。

        而疑似车主的男子则倒在地上面目狰狞地满地打滚,双手捂着不可言说的地方,除了刚开始的一声惨叫,后面就只剩低低的呻吟声。

        几人连忙拨打120电话,并及时对伤者进行简单的询问,同时开始对现场进行勘察。

        “王队,你来看,车座上有东西!”

        中年警官连忙走上前,拿起了那张破旧的纸张,几经翻看后,脸色越来越难看,本来一直保持冷静的男人,先是把纸张交给一旁的女警,然后转身就开始对着地上的男人狂踹。

        男人做警察做了二十几年,但人贩子一直是他恨之入骨的存在,因为他女儿两岁的时候就被人拐走了,为此他惭愧,懊恼,悔恨。

        对人贩子更是恨得要死为此多次触犯纪律,为此职位升了降,升了降,后来领导都放弃他了。

        一旁的几人连忙上前拉住了男人。“王队,冷静冷静!事情还没查清楚呢,别冤枉了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