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35章 一朝回到解放前

第35章 一朝回到解放前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温柔摸了摸自己枯瘦的脸颊,那手感她自己都嫌弃的不行,她现在的样子大概真的很恐怖吧!

        决定了,身上的肉补回来之前,她都不准备照镜子了,省得吓到自己。

        花树的动作更加剧烈了,短短十几秒内,赵聪就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丢到一边,花树迅速合拢树身,然后团成一个圆球开始向外突围。

        银丝戳了半天也没找到花树的核心在哪里,温柔此时也顾不上再去找了,她收回隐形的银丝,重新放出银色的缎带不断地抽打花树,阻止它离开。

        “准备投掷燃烧弹,其他人注意隐蔽。”

        温柔迅速后退到五十米外。

        几枚燃烧弹被投向花树,花树也不会坐以待毙,它自然感受到了燃烧弹对它的威胁,几只树枝将燃烧弹反向抽走。

        燃烧弹被扔向列队的战士,温柔甩出银缎一个扣球把燃烧弹和花树堵在了银缎之下。

        轰的一声燃烧弹炸裂,银缎被气浪掀飞,花树燃烧起来,但很快花树扑灭了一部分,又干脆地舍弃了一部分无法扑灭的枝丫。

        花树将自己团成一个球状,猛地弹跳几下,想从高空突围,但温柔每次都准确地把它拍回去。

        “燃烧弹准备,放!”

        这一次几十枚燃烧弹投掷而来,温柔配合默契地把银缎最大化铺开,将燃烧弹死死的扣在花树身上。

        一声高频声波的尖叫发出,在场众人耳孔流血,暂时失聪,温柔也感到耳膜刺痛,但短暂的耳鸣过后,她的耳朵没有受伤。

        银缎再次被气浪掀飞,花树这次损失了三分之二的躯体,这次它把自己化成刺猬的形态,没有再尝试逃跑。

        但温柔却感到了巨大的危机感,下一秒花树将自己剩下的一半躯干化成牛毛大小的针状木刺,朝四周无差别释放。

        它在寻找新的寄生体。

        温柔瞬间有了这个明悟,正当她用银缎抵挡,第三轮燃烧弹再次发射之时,原本倒在地上躺尸的赵聪,突然如利剑般弹射而起,冲进了他之前出来的集装箱。

        不等丁睿几人追上去,就听到里面发出绝望的哀嚎声。

        哀嚎声只有短短两三秒钟便戛然而止。

        温柔大喊道:“小心,赵聪可以变出锋利的花瓣杀人!”

        丁睿带着身后的一队人,谨慎地逼近集装箱。

        温柔配合投掷燃烧弹的战士,继续歼灭准备再次寄生的花树。

        刚刚有几名战士被木刺击中,木刺一进入血肉之中便往胸腔移动,然后彻底隐匿下来,那几名战士已经被暂时控制起来,有研究人员已经开始对他们进行检查隔离,具体的检查需要等回到实验室才能进行。

        此时的花树已经缩小到篮球大小,但它此时燃点极高,发射出的木刺,但凡温柔没拦下的,几乎都进入了战士的体内,到后来,直接把被木刺射中的战士放了出来,替换没受伤的战士,这样至少他们不会全军覆没。

        温柔拧着眉心,国骂不知道骂了多少遍,但这个花树不仅能力诡异,还非常狡猾,一时之间只能和它硬耗着。

        花树在只剩下二分之一篮球大小时,燃烧弹对它的伤害已经非常微小。

        再一次意料之中的爆炸,但温柔没想到,这次所有的木刺目标都是她。

        可能剩下的都是核心部分的原因,那些木刺居然还会空中拐弯了。

        除了银缎拦下的,狙击手射中的剩下的上百根木刺都刺入了温柔体内。

        她被这巨大的冲击力击倒在地,这种活生生被上百根木刺刺中的疼痛,让她喊都喊不出声来,只能任由它们在体内自由翱翔,然后在她的腹腔团聚汇集。

        温柔疼得眼泪冷汗一起流,然后在战士们朝她冲来的前一刻,她毅然决然地将银缎刺入腹部,自己给自己开膛破肚,把那段乒乓球大小的花树包裹进银缎里,让它们没机会在她体内生根发芽。

        做完这件事,温柔彻底昏了过去。

        活生生疼晕是什么感觉,她算是感受到了。

        ......

        丁睿等人追进铁皮集装箱内部后看到了眼前令人发指的一幕。

        几百具干尸层层叠叠堆砌在集装箱的一角,几乎填满了那个角落,而另一边则是一个满脸鲜血的年轻男人死死护着身后的十几个孩子。

        而在集装箱的正中央站着半人半树的赵聪。

        此时他身下几百根手指粗细的树根正刺在周围几十人的胸膛内,那些人满脸痛苦惊恐,大多数已经失去意识,任由那血红色,手指粗细的树根不断继续体内的血肉骨髓。

        此时已经有十几人变得如同干尸一般,每当一个人被压榨干净,那血红色的树根就会寻找下一个新目标。

        “妈的,畜生!”

        王麟痛骂一声举枪射向赵聪的头部。

        其他人的速度也不慢,他们默契地射击赵聪身上的不同位置。

        那些树根也是优先攻击的目标。

        红色的树根带着刺穿的尸体牢牢地将赵聪包围在里面。

        而王麟则握紧手枪看向丁睿:“丁队,我打中他太阳穴了。”

        丁睿点点头没有说话,大家都明白他的言外之意。

        打中太阳穴,赵聪却没死,他现在的生理构造可能已经不属于人类范畴了。

        徐彤的长发瞬间破开脑后的防护服,暴涨两米将众人团团围住,随时准备迎接赵聪的反击。

        丁睿说道:“吧,这里的情况向总部汇报,请求支援。”

        “是。”金婉玉答应一声,立刻接通腕表开始汇报,并将集装箱内的情况录制成视频发了过去。

        “丁队,那小子为什么一动不动的,好像没死,可他和他身后那些孩子怎么没受到攻击?”

        “他们会不会已经被寄生了?”

        此时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我们没死,也没有被寄生,孩子们昏迷了,但应该很快就要醒了,我快.......我快坚持不住了,请你们尽快做好准备救下这些孩子。”

        丁睿看着那个满脸是血的男人问道:“你们为什么没被攻击?”

        男人没说话,只是从衣服兜里拿出一把匕首扔到面前空荡荡的空气中。

        然后丁睿几人就看到那把金属匕首被切成渣渣。

        “你们前面有什么?是你的特殊能力吗?”

        男人点点头:“我快撑不住了,你们要赶紧想办法。还有,你们不用顾忌那些被红树根刺穿的人,他们已经死了,超过五秒就不回来了,所以只是尸体罢了,你们要赶紧动手,晚了,就来不及了......”

        说完男人闷哼一声,头重重地垂了下去,没了声音。

        “同志!同志你怎么样了?”

        叫了几声男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丁睿举起手说道:“集中火力,攻击!”

        子弹不要钱一样密集地射向赵聪周身的红树根。

        干尸不断掉落,被击中的红树根也在快速断裂,落地后快速枯萎。

        但已经来不及了,一具具干尸落地,露出了里面满脸青筋的赵聪,他朝众人邪魅一笑,然后用红树根包裹住自己的要害,下一刻原地消失不见了。

        “这混蛋不知道什么时候挖得地道,丁队追吗?”

        丁睿看着那个直径只有不到一米的地下通道,声音压抑地说:“没法追,去外面拿燃烧弹来,给我往里扔,让他们带着热成像追踪仪立刻搜寻赵聪的踪迹,这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不能让他跑了。”

        基地

        全封闭实验室内

        刚刚做完手术的温柔毫无知觉地躺在铺了一张床单的金属手术台上,周身放满了各种复杂的仪器。

        间隔较远的实验室内,十几名研究员正盯着电脑上实时跟进的数据进行观察研究。

        而温柔身边此时只守着一个人。

        董思哲穿着防护服,戴着手头,将温柔从头摸到脚,又从脚摸到头,他的动作就像擦桌子一样平平无奇,不带半点猥亵的意味。

        他在利用自己的超能力探查温柔体内是否残留危险物品。

        而此时的温柔却连头发丝都让他感到战栗。

        太危险了!

        他就没碰到过这么危险的人物。

        可温柔明明把那些寄生的载体都取出来了。

        那些同样被寄生的战士,在他的帮助下,趁寄生物还没有彻底扎根都通过手术的方式取出了危险源。

        他也检查过了,没有异常,没有危险隐患。

        可温柔比他们更早取出寄生物,为什么还没有脱离危险呢?

        董思哲狭长的眸子眯了眯,他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一抹愉悦的笑容爬上了他的嘴角。

        太有趣了!

        也来得太及时了,只要有温柔在,只要他不松口,他完全可以利用温柔,进入研究所的核心位置,脱离目前外围人员的身份。

        真是好一股东风呀!

        董思哲心情愉悦地走出这间全封闭的隔离室,他要动作快一点,把这个好消息上报上去。

        温柔醒来时,发现自己四肢包括脖子都被金属牢牢固定。

        而玻璃罩外,有很多身穿隔离服的人来来往往。

        温柔细心感受了一下,不着片缕的状态,让她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有多糟糕,甚至手腕上的腕表都被取了下来。

        她现在完全没有心情去跟任何人解释她没有被寄生,也不想听任何人解释为什么这样对待她。

        她只感到自己的尊严被人踩在脚底摩擦。

        愤怒,羞耻,委屈,难过,汹涌的负面情绪将她淹没。

        温柔感受了一下,银丝在她百米的范围内,下一秒,银丝被召回,隐形的银丝包裹着一团花树来到她的身边。

        温柔将花树收进金丝囚笼内,金丝囚笼很顺利地把东西收了起来。

        紧接着她操控着银丝割断身上粗大的金属环,从坚硬冰冷的台上坐起身,赤着脚走出了这间透明的监牢。

        温柔所到之处面前的阻碍物都无声地碎裂,为她开辟出一条通道。

        看到她冷着脸从里面出来,耳边传来阵阵声音。

        “07号实验体跑出来了,快打电话请求武装支援。”

        “天哪,她是怎么出来的?她真的变成怪物了!”

        “这是超能力吗?怎么检测不出能量波动来?”

        温柔对这些谈话充耳不闻,直接抢了一个人的衣服套在身上,继续往外走去。

        “她这到底还有没有意识?她还知道穿衣服,是不是没被寄生呀?”

        “可董思哲不是说她被寄生了,而且进化成完全体了吗?她的记忆应该也被读取了。”

        “可这种事怎么听都不太科学吧,人的记忆怎么被读取呀?”

        “人体都被寄生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别忘了现在什么稀奇古怪的超能力都有,而且董思哲的超能力不是已经确定过了吗?上面也确认了,才批准这项研究的。”

        警报声在空旷的研究所内响起,不到一分钟全副武装的武装部就出现在温柔面前,子弹,燃烧弹,催泪弹,麻醉剂,各种层出不穷的武器朝温柔袭击而来。

        她只是昏迷了而已,怎么一醒来就天翻地覆了呢?

        这里没有她认识的人,这些人见面就直接出手,吓死手的那种,半点交流也没有。

        温柔用力闭了闭眼,除了董思哲恐怕还有其他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

        温柔突然加快了往外突围的速度,隐形的银缎包裹着她,保护着她冲出重围。

        她很快跑出研究所,飞奔到外面,这里居然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基地。

        温柔按下心中的不安,跑进一栋建筑楼内,找了个没有监控的地方,利用银缎隐身的特性,一路跑出了这个巨大的基地范围。

        她需要找到丁睿,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只是误会她愿意咽下这口气先和解再说。

        如果真的是恶意的人体试验,那她可能要一鼓作气彻底逃离这个国度了。

        温柔冷着脸,身上散发着惊人的冷气。

        走了几个小时,终于来到了有人烟的地方。

        用食梦花迷惑了一个路人,让她帮忙给买了一身运动衣,然后借用他的电话打给了丁睿。

        双目无神的路人,和身穿黑色运动服,头戴黑色棒球帽,黑色口罩的温柔并排坐在路边的长椅上。

        良久,电话接通。

        “温柔,是你吗?”

        “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要听实话。”

        丁睿无奈的叹息声传来:“真话就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正在想办法把你带回来,但那边百般推阻,我都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但你相信我,就算有人心怀不轨,那也是极个别,极少数人,你要相信国家,相信政府,至少......可以相信我。”

        温柔勾了勾嘴角,扯出一个冷漠的笑容:“你解决不了问题是吗?”

        “温柔你听我说,你现在保护好自己,不要露面,不要回龙城,不要使用任何会暴露自己身份的东西,然后......等我,你放心,我一定会亲自接你回来的。”

        温柔擦掉眼泪,声音沉闷的说道:“知道了,等我心情好了,再联系你。”

        丁睿:“还有一件.....”

        “嘟......”

        丁睿:“事......”

        金婉玉:“是温柔的电话?”

        丁睿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金婉玉,低头关上腕表,坐在椅子上无声长叹。

        金婉玉和他是很多年的老搭档,他一个眼神她都能明白他的是什么意思,想隐瞒她太难了。

        何况.....她还是一名地听者,可以倾听母星的声音。

        “现在的情况很诡异,也很危险,根据我的推测,高层当中可能有人被寄生了。不然温柔不会发生这种事情,这个小姑娘现在还愿意给你当电话,说明她还没有对我们彻底失去信任,当务之急是稳住她,我们才有时间摸清这潭浑水,只要她不要落下把柄,这件事平息之后,只会对她嘉奖安慰。”

        金婉玉停了停说道:“她的实力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怪不得我会被她吸引,如果不出意外,她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位强者。”

        丁睿抹了把脸说道:“人我应该暂时稳住了,我们这边也要加快速度,被寄生被控制,或者直接是背叛了组织的人必须尽快找到,不然温柔不会是第一个受害者,要是把所有的超能者都逼走,我相信门徒组织一定不会放过拉拢他们的机会的。”

        两人四目相对,都明白这件事的棘手程度。

        但,他们无可逃避,只能勇敢面对。

        这边,温柔打完电话,看了眼被她控制的路人小姐姐,很漂亮的很温柔的一个女人。

        温柔跟着小姐姐回到了她家,这是一个三室两厅的楼房,温柔躺在沙发上脑子里思绪如同脱了缰的野马。

        高层被寄生了?

        这简直是大乱的前奏呀!

        她刚刚高兴报上了金大腿,还没高兴几天呢,就又恢复到孤刀闯天涯的状态。

        而且她现在还是个黑户,见不得光。

        在丁睿他们处理好这件事之前,她都不能露面。

        而她现在身体亏损,法宝虽多却都不能用。

        也好,就把这段时间当做是养膘的休闲时光吧!

        等体重恢复正常,她再继续进门找东西强大自己。

        思路一通,温柔也不再回想之前在研究所内受到的屈辱了,反正跟董思哲的仇算是结下了。

        金丝囚笼的房间确定给他留一间。

        之前虽然知道他是男配,她也只是尽量远离,表明自己厌恶拒绝的态度,并没有把他视作仇敌,但现在他们已经确定了敌我关系!

        【作者有话说】

        五千字大章,男主马上要出来遛一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