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34章 花树

第34章 花树

        温柔吓了一跳,但脸上没表露出来。

        赵聪缓缓地从树里抽出一只手臂,然后朝温柔的方向伸出,他的手掌心慢慢长出一朵巴掌大粉红色的花,娇艳欲滴。

        “姐姐,好久不见,这朵花送给你当做见面礼,喜欢吗?”

        花朵慢慢脱离赵聪的手掌,在半空中解体,化作一片片花瓣,朝温柔飞来。

        娇艳欲滴的花瓣从温柔周身滑过,衣物被划破,但并没有破开温柔的皮肤。

        温柔冷冷的看着赵聪炫技,她虽然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但她现在全身僵硬什么,声音都无法发出来,只能静静地看赵聪表演。

        周瑾云抚摸着温柔的长发说道:“好了,快把你要的东西拿走,我好久没见柔柔了想得厉害,我要赶紧带她回家。”

        赵聪泛红的眼角更红了几分,他笑着看了看周瑾云,“好,我会很快的。姐姐,我当初尿毒症加重,命在旦夕,需要你分我一颗肾来救命,可你舍不得给我,宁可眼睁睁看着你的亲弟弟死在你面前,姐姐你怎么这么狠的心呢?我以前对你不好吗?你以前对我的好都是假的吗?

        不过也没关系了,虽然你不肯给,但我现在可以自己来拿。”

        说着,赵聪的食指变成一片粉嫩的花瓣,看起来柔软美丽。

        温柔知道再不想办法自救,她真要丢一颗肾了,而且在这种露天的环境下,被生生剖腹取出肾脏,光是术后感染就能要了她的命。

        这群疯子,肾脏捐献是自愿的,你想要我就必须给吗?

        我还想要你家的家产呢,你肯给吗?

        说到底不过是恃强凌弱,因为掌握权势,现在拥有力量,别人就活该被予取予求吗?

        那颗灰白色的眼球依旧被温柔捧在手心里,她要是一直被限制着不能动,那就真的是砧板上的鱼肉了。

        将灰色眼珠的主人变更成她!

        强烈的意念被温柔孤注一掷地投入心脏中的许愿灵种之中。

        许愿灵种接收到她强烈的愿望,开始吸收她体内的能量和血肉,温柔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来。

        原本白皙饱满的脸颊瞬间变成皮包骨头的可怖状态。

        周瑾云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温柔的脸庞,还跟个变态一样捧着她的头发嗅个不停,乍然看到温柔的变化吓得手里的头发都扔了。

        “赵聪,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动的手脚?不是说好了吗?你只要她的一颗肾,人还会让我好好地带走。”

        原来,丢一颗肾在你们心里是这么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

        放心,有机会,我一定让你们感同身受一把。

        温柔用尽全部的勇气才没让自己崩溃,从心脏处传来的巨大吸力,让她吓得胆战心惊,她感觉自己的生命力都在不断地被抽取。

        体温一点点下降,身体越来越轻。

        可那股可怕的吸力仍然没有减小,温柔心里苦笑,看来不用赵聪出手,她就要死在许愿灵种的手上了。

        没关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想要她的肾,下辈子吧!姑奶奶我连骨灰都不想给你们留半点。

        赵聪也奇怪的看向几乎眨眼间就变得干瘪枯瘦的温柔,“我还没来得及出手呢!再说了,她活着才有意思,死人有什么趣味。”

        周瑾云狠狠地瞪了赵聪一眼,“好,那我就再信你一次!”

        说完他双手抓住温柔的肩膀,“温柔你在做什么,是你做的吗?快停下,你再继续下去,你会死的!”

        周瑾云抬起一只手摸向温柔干瘪的脸颊,脸上露出心痛的神情,好像心爱的玩具被人在眼前生生毁掉一样。

        周瑾云的手刚贴到温柔脸上,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吸力,他心惊之下想把手拿开,却怎么都办不到。

        “柔柔,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

        温柔依旧眼皮都不眨一下,保持着周瑾云给她塑造的表情,微微垂着头,表情温柔的看着他。

        周瑾云此时看着温柔脸上温顺的表情却没有半点之前得到心仪物品的成就感。

        反而浑身发冷。

        巨大的吸力从手掌心传来,眨眼间周瑾云就瘦成第二个皮包骨头,而且头发都开始慢慢花白。

        “赵......赵聪,快救我,快救我!”

        赵聪此时双手环胸饶有兴致地看着温柔和周瑾云,对两人眨眼间瘦成两副干瘪的骨头架子这件事兴味十足。

        半点也不急着去救一脸惊慌的周瑾云。

        周瑾云再变态,那也是表现在对别人的伤害,对别人的变态上,可当他自己直面死亡的威胁时,他再也绷不住那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惊慌,恐惧,求饶,胆怯,崩溃,这些他一向喜欢从别人身上欣赏的负面情绪,此时却瞬间涌现出来,几乎压垮他。

        在几人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温柔手心里捧着的那颗灰白色的眼球状石头,表面浮现出几缕血线,然后迅速退去,又重新换上不同图案的血线,仔细看去像个神秘的图腾文字一般。

        看得久了会让人头晕目眩。

        血色图腾慢慢淡去,隐藏到灰色眼球的石身内。

        温柔也感到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恢复知觉。

        她面上维持着不变的神情,眼睛也努力保持一眨不眨的状态,指尖动了动,灰色眼球似乎已经和她达成契约。

        【凝视之眼:左眼可石化凝视的物品,右眼可以凝滞凝视物品的时间。当主人的能量不足时会抽取灵魂和血肉内的力量补足。】

        很好,又是一个能力不足用力用命来填的高危物品。

        这么算下来,还是她的银丝最好,什么时候用,怎么用,用多久,只要她忍得住头痛,根本没别的代价。

        “赵聪,你别看热闹了,你再不出手,等我们俩都变成人干你还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还能拿到手吗?”

        周瑾云气急败坏地喊道。

        赵聪邪肆一笑,“我没有动手,你也没有动手,那动手的应该就是我的好姐姐了,没想到在家里的时候乖巧的像头绵羊,一放出来就成了狡诈的狐狸,姐姐,你以前伪装的真是到位呀!连爸都没能看穿你。”

        周瑾云面色狰狞地开口:“说那么多废话有什么用?快动手呀!我弟弟也来了龙城,如果我死了,你以为还有人会帮你遮掩行踪吗?”

        赵聪满不在乎地将树身撕开得更大一些,露出了下半身完全和树根融合为一体的身体。

        他只有腰部以上还保持着人形,腰部以下密密麻麻生长着血色手指般粗细的树根,那些树根如同活物一般不停地蠕动着。

        密集恐惧症的人看见了怕是要立刻晕过去。

        温柔眼角余光扫到这一幕,胃里也有点翻腾,真的挺恶心的。

        她以为赵聪进入门内世界之后得到了什么好的机遇,才变得这么厉害,现在一看他怕是在寄生生物的寄生之下险死还生,最后变成了这副不人不鬼的可怕模样。

        现在身体已经完全恢复掌控,心口上的许愿灵种吸力也慢慢降低,而且吸收目标改为了和她肌肤相贴的周瑾云,内部危险暂时解除。

        温柔将银丝隐蔽地贴在手腕上,食梦花从掌心浮现,周瑾云的手终于被他拔了下来。

        他匆忙后退几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突然间神思恍惚,定在原地。

        而本来在一旁看戏的赵聪也突然之间双目失神,定定地看着前方,一动不动。

        温柔把最后的树芯粉末一股脑塞进嘴里,身上总算恢复几分力气。

        然后拨通腕表开始摇人。

        赵聪这么大的目标,而且他现在半人半树的状态,也不知道传不传染,她就算能把他剁碎了,也难保没有残留。

        再说,她也干不出那种事来,心理承受能力达不到变态级别。

        “温柔,怎么了?”

        “丁队,快来,出大事了!最快的速度过来,穿好防护服,带上火,带上研究所的人。地点你自己定位。”

        温柔还想多说几句,却看到五六米高的树身开始扭动起来,赵聪身体外包裹的那从树壳开始指挥着树根和枝条玩命的抽打赵聪。

        赵聪的眼神明显动摇,可能马上就会被疼痛唤醒意识。

        温柔发动食梦花再次迷惑了赵聪的神志,眼看着被抽成猪头后,马上就要清醒过来,温柔这二进宫,让赵聪之前挨的打全白费了。

        温柔用力握了握掌心的凝视之眼,忍着恶心把它收进体内,然后开始从金丝囚笼里往外运东西。

        血肉损失巨大,体内的能量几乎枯竭,要不是周瑾云这个变态突然伸手摸她脸,估计解除了凝视之眼对她的控制,她也得去了大半条命了。

        第一次感谢变态对她这么执着。

        温柔吨吨吨一口气喝了三瓶矿泉水,然后补血补铁口服液来几支,钙片维生素片来一把,阿胶枸杞红枣,红糖冰糖巧克力,温柔仗着自己牙口好全都嘎吱嘎吱嚼碎了往下咽。

        鸡腿,猪蹄,牛肉罐头,羊奶牛奶骆驼奶。

        最后还开了包碘盐就着馒头吃了一个。

        别问为什么不吃面包,问就是不喜欢。

        一顿狂吃海塞过后,身体内的空虚感终于不那么强烈了温柔才擦了把冷汗,停止暴饮暴食。

        她现在身体素质强得几乎超过人类极限,倒是不用担心这么吃完会不会胃疼什么的。

        周瑾云顶着一头花白的头发,和松弛的皮肤满脸的细纹,双目无神的看着眼前。

        赵聪则是从虚胖被活生生打成了全身浮肿,他的眼神挣扎幅度原来越大,温柔总是在他快醒来的下一秒再用食梦花给他补一下子,让他无法挣脱。

        而赵聪身体外的树壳子终于坚持不住,开始慢慢将赵聪从体内剥出来。

        温柔带给它的威胁性太强,它好不容易从门里跑出来,吸收了那么多的血肉,才成长成现在的样子,绝不想再次被打成一颗种子从头再来。

        温柔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心里不免发寒,食梦花为什么对外头那层树壳子没用呢?

        或者说为什么对寄生树种的原身没影响呢?

        看着这颗高六米,舒展开来十几米的巨型花树,温柔心中警铃大作。

        食梦花没用,金丝囚笼不敢用,许愿灵种更是束之高阁,想都不敢想一下。

        现在就只能靠她银丝的金手指了。

        单纯的切割花树没意义,万一它每一片分身都具备它寄生的能力,那对于目前周边的人类来说不亚于一场灭顶之灾。

        那时候她也是帮凶的一份子。

        所以温柔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任由花树动作,而此刻化为隐形状态的银丝,细的比头发丝还细十几倍,此时正在对着花树从头到脚,进行地毯式的戳戳戳!

        凡是这种强大的物种必然拥有一个一击必杀的核心,有没有能量晶石都不重要,把致命处找出来才是重中之重。

        分化出来的二十多根银丝杈,飞快地戳戳戳,寻找花树的核心之处。

        而赵聪也依旧在一边挣扎一边挨打。

        脸皮都抽破了,口鼻流血,脸上的伤口纵横交错,皮开肉绽的,让人多看一眼,晚上都要做噩梦。

        温柔都开始同情他了,被寄生可太惨了。

        十分钟后,直升飞机轰隆隆的轰鸣声在头顶响起。

        温柔抬头看去,十几架军用战斗机排列整齐地往下放人。

        每一个落地的人员都穿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隔离服,先落地的一部分人将四周严密隔离控制起来,另一部分朝她走来。

        丁睿来得很快,温柔十分感动对方的信任和到来的效率,这就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呀!

        这种打不过就摇人的感觉太爽了!

        只是如果忽视他们身后那个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子,温柔会更高兴。

        她怎么也没想到董思哲这种人也能参加这种活动,温柔隐晦地扫了他一眼,连忙迎了上去。

        “丁队,你们终于来了,长话短说,这花树可能具有寄生的能力,我不敢贸然攻击,怕它碎片化更容易引起大规模的寄生。树里面这个被寄生了一半的叫赵聪,具体实力还不知道,正和寄生在他身上的东西作斗争,具体什么时候会醒我不知道。但他实力应该不低,大家一定要小心。”

        一个女声焦急地问道:“温柔你怎么回事?受伤了吗?你现在简直像成了精的白骨披了张人皮。”

        温柔眼角抽了抽,怪我喽,我也不想我的法宝们都这么坑爹呀,我本来就瘦那受得了这通狂吸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