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32章 死而复生的母亲

第32章 死而复生的母亲

        在研究所呆了几天,天天吃了睡,睡了吃。

        怕他们无聊还特意给弄了一间休闲娱乐的屋子,可以看电影玩游戏。

        除了不能出去,照顾得还是很周到的,董思哲每天过来刷个脸,也不多留每次都赶在温柔翻脸之前离开。

        好容易过了过了隔离期,温柔离开基地跑到外面找了家店吃大餐。

        之前是没钱,又怕被周家兄弟找到,所以处处躲着,但现在,温柔包里的红本给了她莫大的底气。

        “温柔?”

        “江甜?”

        江甜一脸惊喜地走了过来,“真的是你,我出院之后就想找你,可也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只能等你打给我,你是不是把我忘了,都不联系我。”

        温柔今天出门穿的依旧是胡全给发的那身墨绿色特殊服装。

        八月的高温下,她依旧面不改色,汗都没出,没想到江甜穿的也不少。

        江甜上身穿着一件泡泡七分袖白色上衣,腿上穿着一条冰丝牛仔长裤,和一双运动鞋,跟她上次的超短裙相比,裹的相当严实。

        “真没有,就是最近比较忙,今天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外面吃顿大餐这不就遇上你了。”

        江甜笑道:“看来我们还是很有缘分的嘛!”

        “甜甜,你在跟谁说话呢?”

        “温柔这是我表姐,蒋芳月。”

        温柔对上妆容艳丽的蒋芳月,微笑着打招呼:“好巧啊,在这里遇到你。”

        蒋芳月的表情却不怎么好看,她皱了皱鼻子,语带嫌弃的说道:“是你啊,你怎么在龙城?”

        “我以后就在龙城定居了。”

        “姐,你们认识呀?”

        蒋芳月想说什么,看了眼江甜,开口道:“嗯,认识。甜甜,你先去门口把车开过来等我,我和她说几句话。”

        “姐,我才刚见到温柔,我还有好多话想和她说呢。”

        “一会儿再说,不是要去泡温泉吗?叫上她一起不就好了。”

        江甜眼睛一亮,惊喜地问道:“真的可以吗?”

        温泉是蒋芳月新开的私人会所的一个服务项目,但她的私人会所,非常私人基本不对外开放,所以她刚才都没有主动开口邀请温柔,就怕蒋芳月拒绝了让温柔尴尬。

        蒋芳月满不在乎的点点头。

        江甜;“那好吧,我去开车你们先聊。”

        江甜走后,蒋芳月脸色冷了下来,一脸抵触地看着温柔:“之前我帮过你,你应该还记得吧!”

        温柔点点头,语气诚恳的说道:“当然,我一直记着你的人情。”

        “那好,既然你要在龙城定居,我也不要求你离开龙城,但周瑾轩在龙城的时候,你不准出现在他眼前。”

        温柔拧了拧眉:“我只能保证,只要看到他立马扭头走人。毕竟我也不能提前知道他会在哪里出现。”

        “可以......不行,那他不是更容易注意到你了吗?这样你伪装一下别让他认出你来,就算见面,也不能单独相处,非要说话,说话不能超过三句。”

        温柔勾了勾嘴角,笑道:“可以。你放心我不喜欢周家兄弟,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我的敌人,看在你帮过我的份上,我也提醒你一句,周瑾轩这个人不是好人。你最好还是跟他保持距离的好。”

        蒋芳月下巴一抬,高傲地说道:“我的事就不用了你操心了,总之你记住,周瑾轩是我看上的人,你最好离远点。”

        温柔干脆地点头,“你放心,如果非见不可,保证隔着三米远。”

        蒋芳月轻哼一声,踩着细跟高跟鞋,转身就走:“我会跟甜甜说你有事来不了了,不适合你的圈子最好还是别往里凑得好,省得给自己找难堪。”

        蒋芳月话虽然说得不客气,但温柔很赞同她的话。

        道不同不相为谋,谁也别委屈自己去迎合别人。

        ......

        门能开启的范围越来越广。

        进入门内的人也越来越多,新闻里对门的世界的解说从一开始的遮遮掩掩,隐晦提示,到后来开诚布公地总结生存经验给大家。

        一股探索门的风潮愈演愈烈。

        但主要还是年轻人和经济压力小的人才会更多地在这件事上投注精力。

        毕竟目前门的存在更多的还是影响大家的正常生活,能带来的好处屈指可数。

        网上甚至很多人都在呼吁,科学家赶紧找到办法关闭那些随时会打开的门。

        生活的压力,房贷车贷,现实生活已经够焦头烂额的,谁也不想徒增变故,异界危险性又大,他们只想回归平静的生活。

        而网上涌起的一波末日论,只要没有故意煽动群众的情绪,诱导大家做些什么不合时宜的事,管理人员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大家通过交流发泄心中的惶恐。

        但那些通过煽动大家情绪,想通过末日论获取好处的一律被以破坏公共安全等罪名从重审理。

        在一紧一松,松弛有度的管理下,国内的环境还是比较平和的。

        国外的枪击,抢劫案例却比比皆是,对比之下,大家更加珍惜现在的平静生活。

        温柔吃过大餐,一个人找了个公园安静的地方,吹着小风,刷着小视频。

        一个网红在采访一位不小心进入门内的大爷。

        “大爷,听说您去地下室拿东西的时候进到门的世界了,里面是什么样子的你方便谈谈吗?”

        “我一进去,就站在悬崖边上,差点掉下去摔死,我老老实实站在那儿等了几个小时才推门回来了。”

        “您能详细说说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吗?”

        大爷一手拿着斧子哐哐哐砍着一扇红色的门板,一边说道:“你去网上搜几个悬崖的照片就知道了,都长一个样。”

        “那您下次有机会还想进去看看吗?”

        大爷哐哐地砸着脚底下的门板说道:“不了,地下室的门让我给卸了,年纪大了,遭不起这罪。”

        “那,您认为这突然出现的门内世界会不会影响您的生活呀?”

        大爷终于抬起头看向女孩:“我都把门卸了,还能怎么影响呀,就算影响我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过不是过呀!行了,到饭点儿了,我得回去做饭了。”

        ......

        温柔又陆陆续续看了许多真真假假采访进门人员的视频,出乎意料的是,大家接受的都很快,而且只要家里大门没问题,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开始拆门板,卫生间门口就挂个布帘子。

        网上各种直播拆门,花式炫耀自己新想出来的代替门的办法,什么屏风啊,珠帘啊,遥控式门帘啊,总之不要门就对了。

        突然一个新闻映入眼帘,说是南部突然一夜之间开了很多花,这种花色彩艳丽,花冠硕大,却是一种从未发现过的新品种。

        继续往下看,除了说这花漂亮香气扑鼻,到是没有发现其他问题。

        连着进门,温柔也觉得累了,索性休息几天,开始走街串巷地品尝美食。

        除了每天的体能训练没放下,她没有再特意去寻找门。

        温柔捧着一碗烤串,边走边吃,突然一阵刹车声在耳边响起。

        一辆银色轿车,和一辆黑色越野突然一前一后挡住了温柔的去路。

        “柔柔,我来接你回家。”

        温柔回头望去,居然是满血复活的周瑾云,他戴着金丝眼镜坐在车里,半点看不出当初被温柔暴打过的狼狈,有两名黑衣保镖从车上走了下来慢慢逼近温柔。

        温柔挑了挑眉,看来周瑾云被揍了一顿之后终于改变策略,不再走温情攻势了。

        “温柔小姐,请上车。”

        银色轿车上走下来一名身穿职业装的女人,她妆容精致干净,面上挂着职业化的笑容。

        银色轿车后车的车窗缓缓落下,露出一张养尊处优的贵妇面孔。

        女人看上去风姿绰约,优雅迷人,岁月只在她身上留下了成熟的韵味,却舍不得在她的面孔上留下一丝痕迹。

        温柔眯了眯眼,看着女人眼角的那颗红痣,半天才把人对号入座。

        “周瑾云,我先处理点事情,你要是真想找我,那就下次再来。”

        说完温柔走向银色轿车。

        两名保镖本来想出手阻拦,但那名身穿职业女装的女人不知道拿出了什么给周瑾云看了看,在周瑾云的示意下两名保镖就没再拦着。

        “柔柔,我明天再来找你。”

        周瑾云依旧挂着那副深情款款的面具,温柔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没说话,转身坐进了银色轿车的副驾驶。

        职业装的女人本来是坐副驾驶的,但她看到温柔没有换地方的准备,和车后的贵妇对视一眼,就座到了贵妇身边。

        车里的有两种淡淡的香水味,不浓郁,闻起来也是清新雅致的,但温柔现在嗅觉异常地敏锐,在这种密闭空间被气味包围还是让她很不舒服。

        她伸手把车窗降下来,这才舒服了些。

        一路无话,只能听见温柔不停吃东西的声音。

        园林别墅

        方家

        “有可乐吗?”

        职业装女人,微微颔首:“有的,温柔小姐请稍等。”

        温柔毫不客气地坐到柔软的沙发上,然后解开鞋带低下头开始重新绑。

        “柔柔,妈妈突然出现是不是吓到你了。”

        温柔没有答话,而是专心系鞋带。

        等两只脚都系完鞋带,她这才抬头看向那个优雅的贵妇人。

        “我母亲已经去世,并完成了火葬,今天见面,我全当您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在这里过头七还魂呢!您有什么遗愿尽管说,只要不太过分,我看情况答应。”

        贵妇人也就是原身的母亲温如玉,听完,眼睛一红,眼泪便缓缓地落了下来。

        美人垂泪简直可以直接入画了。

        “柔柔,你见到妈妈,不开心吗?”

        温柔僵硬地扯扯嘴角“开心,非常开心,那么能不能有话直说呢?毕竟您去世挺长时间了。”

        她低头看了看手腕上腕表:“再给你十分钟,十分钟后我就离开。”

        “柔柔,你是不是在怪妈妈?有些事情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妈妈只能告诉你,妈妈也是不得已的。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你不是赵有德的亲生女儿,所以无论他做出什么事来,你都不用感到伤心。你还有妈妈在,妈妈在的地方永远都是你的家。”

        温柔靠在柔软的沙发背上看着美人垂泪,但却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想法。

        “还有八分钟。”

        温如玉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温柔:“柔柔,其实你还有一个姐姐,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你姐姐知道你今天会来,还特意为你准备了见面礼,你看看喜不喜欢。琳姐。”

        职业装女人,琳姐点点头,从一旁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

        温如玉捧着木盒坐到了温柔身边,将木盒放到了她手里:“看看,喜欢吗?”

        温柔打开看了一眼,是一只清透温润的浅绿色手镯。

        “不错,很漂亮,请问,我这位姐姐,是跟我同母异父,还是同父异母,或者异父异母呢?”

        温如玉脸上带着淡淡的宠爱,看着温柔说道:“你们都是我生的,你姐姐虽然没和你一起长大,但她和你性格相仿,都是再善良不过的性子,你见了一定会喜欢的。”

        温柔放下盒子笑道:“我弟弟也挺可爱的,和我亲近得很,不知道我这位姐姐和弟弟比起来怎么样?”

        温如玉是知道赵家入狱的事情的,赵有德黑白通吃,人脉关系都不错,如果不是他出了事,温如玉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去找温柔的。

        只是她这个一向亲近她,性子柔顺乖巧听话的女儿这次见面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冷漠非常,油盐不进。

        按照她本来的性格,见到她死而复生地出现在她面前一定会震惊,然后询问缘由,听了她语焉不详的解释也会自动理解。

        看到她落泪更是应该和她抱头痛哭才对,可她现在冷漠淡然的反应全然不在她的预料之中。

        就算是受了什么打击,也不会短时间内让人变化这么大才对。

        莫非是知道了些什么,还是脑子突然开窍了。

        也不怪她这个做母亲的不把她放在心上,她从小就愚钝蠢笨,连句讨人欢心的话也不会说,直愣愣的半个心眼也无,怎么看都不像她的女儿。

        教也教不会,她自然就慢慢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