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28章 董思哲

第28章 董思哲

        温柔起床洗漱后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玉白无瑕的皮肤和无一处不好看的脸,还是有着淡淡的陌生感。

        她越是不喜欢照镜子,这种陌生感就越浓重。

        行吧,多多照照镜子,记住自己一天比一天好看的容貌。

        看了一会儿,温柔突然有些烦躁的拽了拽又长长一大截的头发。

        她这是营养过剩,全用来长头发了?

        本来刚刚过肩的长发此时都快长到屁股了。

        而且上半截和下半截形成鲜明对比,新从发根长出来的头发乌黑柔亮,下半截却被反衬得有些干枯毛躁,颜色都暗淡了几分。

        而且细细看去,她不仅皮肤泛着玉色光泽,就连头发都在晃动中表面隐约透着一抹银白的亮光。

        就......很玄幻。

        这样走出去不是明摆着说,来呀,研究我呀,姐与众不同呦!

        温柔拿出腕表开始点外卖,一把大剪刀,一顶白色棒球帽。

        一份豪华早餐。

        不到十分钟,熟悉的敲门声响起。

        温柔这次动作很快,成功地见到了来送外卖的小哥哥。

        是一名穿着迷彩半袖的年轻男孩,见到温柔打开了门,他有些羞涩地笑了一下,把纸袋放到地上,然后退一步跑步离开。

        看着兵哥哥湿透的迷彩上衣,温柔猜测他们应该是跑步的同时顺便送一下外卖。

        好贴心呀!

        要不是基地内部严格保密,不能有多余的人员入内,恐怕她这辈子也享受不到被兵哥哥送外卖的美好待遇。

        温柔硬撑着冷漠人设关上门,内心无声尖叫十秒钟。

        而温柔不知道的是,除了她能在下单后享受十分钟内立刻得到配送的待遇外,其他人最长等待的时间是七十二小时。

        最快也要一两个小时。

        毕竟训练是第一位的,送外卖那真的是顺路才能送,不顺路的时候就得等下一次顺路的时候。

        除了个别死宅分子,比如那位宁可等三天才送上门的,其他人宁可自己去买,反正又不远。

        而之所以对温柔这么特殊,自然是因为马上就要用到她了。

        ~

        温柔三两下把头发剪掉一半,瞬间觉得脑袋轻了二两。

        把头发扔进不锈钢盆里烧干净。

        温柔洗洗手开始吃早饭。

        “丁睿来电,是否接通。”

        “接。”

        温柔啃掉最后一只大猪蹄子,擦擦嘴靠在沙发上接通了丁睿的电话。

        “温柔十分钟后有一个集体会议,请准时参加。”

        “好,我马上到,地点在哪里?”

        “徐彤应该去找你了,她知道地方。”

        叩叩叩

        “行,她来了,那我先挂了。”

        温柔看了一眼房间,随手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然后打开了门。

        “走吧,我们一起去开会。”

        温柔点点头,“好,既然你都来找我了,丁睿干嘛还给我打电话?”

        徐彤笑道:“毕竟是第一次正式会议,当然要正式通知每一名组员啦!”

        温柔想了想了也对。

        徐彤带着温柔来到昨天带她看的第一处房子附近。

        在这排房子的最前面有一座被各种绿植围绕的三层小楼。

        只是特别的是这个院落没有门。

        从大门到三层楼的正门,都没有门,只有两名持枪的士兵守在每一个门户大开的门口。

        难道是防止一不小心就进入异界门内世界?

        的确,按照目前的发现来说,那扇门板的确是个重要媒介。

        这么想来这个小三楼的安全指数还挺高,至少不用担心随时穿越了。

        温柔在想她要不要回去以后把原先公寓里的门板卸下来。

        或者把现在住的公寓里的门全拆了。

        开会的地点在地下三层。

        很隐蔽。

        虽然所有的门都没有门板但也不是明晃晃的一个门口正对着你,一般是左边的墙长出一截来拐个弯,或是右边的墙面加长拐个弯。

        有点像某些地方为了防偷窥的厕所门口设计。

        温柔跟着徐彤左拐右拐终于拐进了一个大厅。

        一进去就看到正中央的墙上挂着一面巨大的幕布,一个小巧的投影仪挂在头顶上方。

        椅子成u型靠墙摆放。

        温柔跟着徐彤选择了最前面的位置坐。

        坐下后温柔才开始打量比她们先到的几人,男女老少不一而足,而其中一名稍显病弱气质的男孩让温柔觉得有些眼熟。

        是那次在周瑾云身边的病服少年。

        没想到,当初看起来弱不胜衣的少年今天也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不知道他有什么特殊之处了。

        大厅的椅子很快被坐满,后面组队来的一组人明显是现役军人,纪律严明,行之有序,让人看了又很有好感。

        丁睿此时从投影幕布后面走了出来,此时温柔才注意到后面不是一整面墙而是隐藏着一个狭小的出口。

        “人应该已经到齐了,这是特别行动小组成立以来第一次全体会议。以后在座的诸位就都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我不强求各位亲密无间,但绝对不能对自己人出手,这是底线,请诸位谨记。”

        “好了,今天的会议暂时由我来主持,会议的第一项内容我先来解释一下成立特别行动小组的目的。目前母星出现了一类特别人群,他们觉醒了一项很特殊的能力倾听母星的诉求。母星向这些人发出求救信号,说是一群准备瓜分母星资源和本体能量的外来者正在入侵母星。

        一开始没有人相信他们说的话,直到现在,世界各地频频出现失踪人口,门的数量正以不可逆转的速度增加。”

        “而除了母星诞生的本土超自然能力拥有者,简称超能者以外,还有一部分在门内世界觉醒的超能者。这两者目前除了诞生地点不同以外没有其他区别。

        但近期,在国外的网站上崛起了一股新兴势力,门徒。他们大多是在门内世界得到了奇遇,但也有一部分人是拥有倾听母星声音的本土超能者。这股自称门徒的组织打出的口号就是,母星即将毁灭,他们要将母星上的战略性资源转移到他们认为合适生存的门内世界。”

        温柔在底下越听越不对劲。

        这不对啊,门才刚出现多久呀!

        有一个月吗?

        门徒组织的确会出现,而且还是母星势力中的一大毒瘤,原书中直到完本这个门徒组织依旧没有被完全剿灭。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快就出现了,并且形成了规模。

        门徒组织可不光是国外,国内的门徒组织成员也不少呢。

        他们虽然都叫门徒,都打着一个幌子坑蒙拐骗,烧杀掳掠,但每一个区域的门徒都是一个独立的势力。

        只不过有时候碍于形势所迫会互有合作罢了。

        她记得原书里的男配就有一个是国内门徒组织的头目来着,后来他被女主感化,就带着自己手下的势力开启了隐藏幕后的护花之旅。

        是的女主虽然感化了他,但他依旧没有放弃自己门徒势力,只是不会伤害女主和女主庇护的势力罢了。

        那个男配叫啥来着?

        好像是一种动物还是食物来着?算了,遇到就知道了。

        温柔压了压头顶的棒球帽心里的紧迫感又加重几分。

        不行回去就开个大的一定要把紫色铃铛花认主成功。

        “这就是我们成立特别行动小组的原因。

        而我们成立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地抢占先机,更多更全面地探索星内世界,武装我们自己的同时带回母星需要的资源,在这场种族存亡的战争中保护我们的家园。

        而我们虽然是第一支成立的特别行动小组,但不是最后一支,以后全国各地都会慢慢组建更多的行动小组,要想不被后来者压下去,我们就要有足够的成绩傍身。”

        丁睿本身气质就是那种让人不由自主的信任不设防的,而当他情真意切地跟你说什么共同目标的时候更能激发人们的同理心。

        而能够坐在这里的人自然都是经过多方面审核的,哪怕不如军人一般有着坚定的意志和铁血的信仰。

        至少也是三观正确热爱国家的正能量国民。

        丁睿的一通演说把温柔说得热血沸腾的,她激动得都想拿出金丝囚笼里的雌蟒请大家吃一顿了!

        “我们特别行动组对大家的约束不算太大,不过每月三次例会,一次集体探索活动是硬性要求,请大家务必遵守。”

        “好了,接下来有请近期会带队进门的胡团长跟大家宣布他这次需要带走的组员。”

        胡团长是个面容刚毅三十多岁的高大男人,军人的刚硬和铁血气质彰显无疑。

        “本次由我带队进入一个危险等级初步判断为三的门内世界,这次的探索人员由一队十人士兵和三名特别行动组组员组成。特别行动组组员名称如下:温柔,徐彤,范青。好了,我的讲话结束。”

        胡团长的发言十分简练,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温柔暗暗地比了个大拇指,帅啊!

        丁睿回到正中继续说道:“并不是每一次进入门内探索都会指定人员,只有特殊情况才会这样做出选择,这也是基于诸位能力的不同做出的衡量。

        一般情况下,大家是可以自愿报名的。”

        对于丁睿的解释大家只信三分,说了是硬性任务,他们暂时又做不了领队,那肯定得被人家挑一段时间了。

        很正常,等他们能自己带队了,才真正拥有话语权。

        现在在座的同意加入特别行动小组的人,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毕竟他们当初的协议内容可没有丁睿的语言那么委婉,而他们之所以加入组织说到底也是为了自己以后展现能力后能得到庇护。

        得到官方认证就相当于得了一块护身符。

        “好了今天的会议到这里就结束了,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互相认识一下,加个联系方式,增进彼此的了解嘛。”

        金婉玉此时立刻轻声附和:“我叫金婉玉是特别行动小组的后勤组长,以后大家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都可以找我。”

        金婉玉说完,坐在门口椅子上身穿黑色防风衣头戴连体帽的男人立刻无声无息地走了出去。

        在他之后,又有几个紧跟着离开,包括那个一脸病弱的少年。

        温柔把在座的三十多个人的脸能看清的都记了下来,其他的就算了。

        她也不是那种长袖善舞的人,主要是没那个社交能力。

        她在家里宅久了,容易一开口就成为话题终结者。

        温柔看了一眼跃跃欲试交朋友的徐彤,默默地开始后退。

        “你好我叫董思哲,你叫什么名字呢,美丽的姑娘。”

        一把好听但略显做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温柔回身望去,居然是她很喜欢的那种高冷型禁欲长相。

        温柔小心肝跳了一下。

        但她一看到男人眼中那熟悉的饶有兴致的目光,原本还有点火热的小心肝直接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不是个好东西呀!

        而且这熟悉的身高,这熟悉得让她后知后觉开始炸毛的危机感。

        这不就是昨天在实验楼前遇到的那个身穿防护服的男人吗?

        温柔很信任自己的第六感于是立刻把此人拉进黑名单。

        高冷什么的是她的标配好吗?

        温柔立刻将拒人千里的冷漠气场打开,用看垃圾的眼神轻蔑地扫了对方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向外走去。

        董思哲下意识伸手去拦,温柔一巴掌打过去,男人的胳膊立刻软趴趴地耷拉了下去。

        骨头应该没断吧!

        温柔心虚地想着。

        丁睿才说完不能对自己出手来着。

        算了,谁让他性骚扰来着,正常人谁会这么骚包的伸手去拦一个陌生的年轻女性啊!

        是他先动的手。

        这么想着,温柔安下心来,快步走了出去。

        丁睿在幕布旁温和地笑看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对董思哲的安全性上再次打了个减号。

        等找到和他能力相仿的人,就把他边缘化。

        一组不合适他,就掉到二组吧。

        还有温柔,她这次从门里出来身体素质似乎又有提升。

        丁睿默默地在温柔的危险数值上画了个加号。对于丁睿来说,温柔这种一眼就能看穿的人实在是太省心了。

        希望一组多几个这样的力量担当,少几个董思哲这种城府深沉的,至少别比他还深沉。

        温柔走出大院,却遇到了正在门外等她的胡团长。

        “出来啦,就差徐彤了,再等等吧,她应该也快出来了吧!”

        温柔笑了笑,没接话。

        快是快不了了,刷会儿网络新闻吧!

        温柔坐到一旁的花坛边上打开腕表开始刷网络新闻。

        首先出现的是一个安全界面,然后才是正常的网络界面。

        温柔知道那是基地内部网打造的防护墙,防止她在上网的时候被外网反侵入窃取她这边的信息。

        反正她不懂,既然基地没拦着正常上网,就说明有信心能做好网络安全管理。

        国内失踪的新闻只多不少,而新闻方面,收到上级指令也开始慢慢正面回应,并提醒大家一些注意事项。

        据说因此,户外装备的店铺大火,很是挣了一笔钱。

        想到这里温柔打开外卖直接在基地买了一些户外装备,双肩背包什么的也换新的,调料品来一套全的。

        买完东西,温柔继续看新闻。

        国外的直播最近很火,最火的就是真真假假的门内探秘。

        国外政府没国内对网络的管理力度大,那边更是流言满天飞,说什么的都有。

        世界末日论,外星球入侵,外星人攻打地球,巴拉巴拉,一个比一个夸张。

        唯恐天下不乱。

        各种老教会,和新兴教会开始疯狂拉人入教,邪教组织更是如沐甘霖死灰复燃的厉害。

        越是偏僻无知的小地方越是容易被洗脑被欺骗。

        温柔就不相信接受了九年义务教育的还能被这种鬼话连篇的教会给骗了。

        她虽然也曾经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把全首都的庙拜了一遍,但除了免费的香,她一毛钱都没花。

        看到神神叨叨的算命人士,也是当骗子防范的。

        后来困难时期过去之后,经书落了灰,庙也没再去过。

        但至少她信的是让人向善的,而且也就图一个心理安慰嘛!

        突然一个小视频在手中点开,只见一个戴着蛇头面具的人突然一只眼睛变成拳头大小,然后缓缓看向屋内另一个坐在椅子上嘻嘻哈哈说笑的男人。

        眼睛从下往上缓缓注视过去。

        那个原本嘻嘻哈哈以为同伴在拍搞笑视频的男人突然从裸露的双脚开始石化,一直缓缓蔓延到头部。

        “nonono!stop!stop!please!”

        那个男人从惊恐到求饶没到几秒钟就发不出声音来,然后就以那副惊恐的面容被缓缓石化。

        温柔的心仿佛也被狠狠地捏住。

        有了超能力不想着如何改善生活,却偏偏想着如何作恶,以虐杀同类来满足自己内心变态的虚荣感......

        “这种人以后只会越来越多。”

        “胡团长。”

        “叫我胡哥吧,咱们以后出去出任务都这么叫就行。”

        “胡哥,咱们国内目前没发生这种恶性事件吧!”

        胡哥摇摇头:“不知道,咱们国家人太多了,而且低调是刻在骨子里的除了少数人以外,哪怕再穷凶极恶也习惯了暗地里来。

        不会跟国外这些老毛子一样,有点本事就咋咋呼呼的恨不能全天下都知道,还发网上。看着吧,这孙子活不了几天,他手里的东西就得易主了。”

        温柔点点头,那颗突然变大的眼睛不是真的眼睛,而是一颗长得像眼睛的石头,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视频中男人低劣的表演手法。

        【作者有话说】

        的地得傻傻分不清用法已经很难了,更难的是章节节名字想不出来。

        现在一章四五千字,就是想少想几个名字,但好想难度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