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26章 回答问题

第26章 回答问题

        温柔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周瑾云面前,一记右勾拳直接打飞了他脸上的金丝眼镜。

        一道鼻血飚射而出。

        温柔恶心的面部抽搐,抬腿一脚当胸踹出,把周瑾云踹出门外。

        周瑾云重重地撞到墙上,捂着胸口缓缓滑落。

        “咳咳......咳咳咳”

        周瑾云眯着眼睛,神色复杂地看向温柔。

        温柔窝着一肚子火,看着周瑾云都被打趴下了还在那儿努力凹造型,这火更大了。

        “谁让你进我房子的?”

        “这是我的房子,我刚刚从房东手里买下来的。”

        “我再重新问你一遍,谁允许你动我的东西进我的地盘的。”

        周瑾云最初的疼痛过去,此时神志清明了几分,不紧不慢,好整以暇地回答道:“柔柔,我帮你把这栋房子买下来,还给你重新装修成你喜欢的风格了,你是不是高兴傻了。”

        温柔怒极反笑,“对,我高兴傻了!”

        温柔看了眼楼道的监控摄像头,心里想着什么时候给它卸了算了,影响我发挥。

        温柔抬起手冲着腕表说道:“打给丁睿。”

        周瑾云脸色冷了几分,“丁睿是谁?我没听过你有这个朋友。”

        “丁睿呀,丁睿是你爹!”

        “温柔?”

        温柔卡了一下,丁睿应该没听到吧,管他呢,她是给他认了儿子,又不是认了个爹。

        “丁睿方便来接我一下吗?我带了好东西给你,时间很紧,请尽快。”

        “......好,十分钟后到。”

        温柔打完电话瞪了周瑾云一眼嘭的一声摔上了门。

        他有胆子就进来。

        温柔看着面目全非的屋子,忍下出去再暴打周瑾云一顿的冲动,开始找她的东西。

        卧室里全是粉蓝色的薄纱垂钓在四面墙上。

        温柔打开巨大的粉色衣柜的门,全是不同颜色不同款式的连衣裙,没有她的衣服。

        温柔继续翻找,翻遍整间屋子都没有找到她的一件东西。

        双肩背包没了,调料品没了,压缩饼干没了,她买的各种防身装备没了,最重要的是她的银行卡,身份证,现金,以及那朵枯萎的七色铃铛花。

        温柔简直气到发抖,好好好,好你个周瑾云。

        温柔打开门冲了出去,周瑾云此时刚刚走到楼梯旁,温柔冲出来后很快看到了缓慢移动的周瑾云,直接从背后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倒着拖了回去。

        嘭!

        温柔摔上门,把周瑾云扔到了地上。

        “贱人,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答不出来,哼!”

        温柔拿起旁边的椅子重重地放到周瑾云双腿之间,然后咧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答不出来我就打断你的第三条腿,打成肉泥为止。”

        “第一个问题,我的东西呢?”

        周瑾云的头刚刚撞到实木腿上,起了好大一个包。

        此时他顾不上头疼反而用一种陌生的眼神看着温柔。

        “你......不是温柔。”

        “哈哈哈哈哈......对,我是你祖宗。回答问题!”

        温柔拿起椅子让它自由落地,周瑾云没想到温柔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做得出来。

        吓得连连后退,好不容易躲开了这致命一击。

        下一秒温柔就单脚踩在周瑾云的肩头。

        明明那么瘦弱的女孩,可是当她踩在他肩膀上时,他仿佛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周瑾云此时终于有一点点担心了,他用尽全力想掀翻温柔,但温柔就那么笑眯眯地盯着他任由他反抗挣扎。

        一如他当初笑着看她在身下崩溃绝望。

        “我不喜欢一个问题问两次,你是答不出来吗?”

        温柔轻声问道,手里的椅子却轻轻提起然后自由落地。

        “啊!”

        一声惨叫从周瑾云口中发出,他目光怨毒地盯着温柔,终于扯下了伪装。

        “能回答吗?”

        温柔再次心平气和地问道,手上的动作却非常快,周瑾云眼看那把实木椅子再次被举到半空中,他终于怕了。

        “我收起来了,在我的公寓里。”

        温柔摇摇头说道:“不,我对这个答案不满意。”

        温柔缓缓抽出拎着实木椅子的一根手指。

        “不,不,不!”

        “啧啧,砸偏了,没关系再来一次。”

        “在卧室的床板下面,你所有东西都在那里,我没动,我就是帮你整理了一下。”

        温柔终于松开了踩着周瑾云肩膀的脚,“那我去看看。”

        走到卧室门口时,温柔突然回头,“千万别乱跑哦,等我回来咱们接着玩。”

        周瑾云僵着一张脸,这句话原本是他想对温柔说的,谁知道,温柔进去一趟门里,不仅好好的回来了,还变得这么厉害。

        他在她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一开始他可能轻敌了,但后面真的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曾经的温柔连桶水都提不动,风稍大一点她整个人就在风里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的。

        可现在,一个140斤的男人她轻轻松松就能拖走。

        周瑾云疼得冷汗淋漓,直到看见温柔进了卧室,他连忙向门口爬去。

        他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温柔不再是曾经可以随意摆弄的小可怜,小娇花了。

        如今的她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他下次必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才能采撷这朵危险的玫瑰。

        周瑾云很快爬到门口,他的嘴角带着一抹势在必得的阴冷笑意。

        偏执,控制欲,和施虐欲种种扭曲的欲望在他心头翻滚。

        咔嚓,门被打开,周瑾云忍着巨大的疼痛,扶着墙走了出去。

        很好,他还会回来的。

        一只脚迈出门外,两只脚迈出门外。

        接下来只要找一个地方藏起来再打电话给朋友就可以了。

        温柔进到卧室结果发现床板包了层铁皮,温柔花费不少力气才打开,床板下面的一个格子里的确放着温柔的东西。

        别的东西温柔不在乎,她先把撞在瓶子里的紫色铃铛花借着衣服的遮掩迅速收进了金丝囚笼。

        以后无论在什么地方使用金丝囚笼都必须要小心谨慎不能暴露。

        这是她目前最大的底牌。

        将格子里的东西放进背包背到背上,温柔此时才有心情看一眼别的格子。

        蜡烛皮鞭手铐锁链绳子,情趣内衣,还有各种不堪入目的器具。

        “不错,我可以用这些东西送你上路。”

        背上双肩背包,提着装着她东西的大手提袋,温柔脚步轻快地走向门外。

        其实她此刻已经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

        她刚穿越过来,一睁眼就是那个死样子。

        当时她就满世界找菜刀,但这个世界钱权的影响力在原有的基础上被放大了不少,她孤身一人势单力孤,斗不过他们。

        好不容易跑了出来,周瑾云还死追着不放,龌龊的心思昭然若揭。

        温柔推开门走了出去,当她准备走下楼梯去追周瑾云时,突然她的鼻子动了动。

        周瑾云身上的香水味。

        温柔笑着抬起头看上楼上,她穿着拖鞋一步一步地踏上台阶。

        躲在楼梯拐角处的周瑾云带着一身的伤痛好不容易爬上楼梯,躲在拐角处,只等温柔跑下楼去追他,他就能打电话求助。

        可此时听着离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周瑾云不由紧张起来。

        可紧张的同时,他的心底不由自主地升起一抹期待和难言的激动。

        温柔很快出现在周瑾云面前,周瑾云没有再试图逃跑,而是挂着诡异的笑容看向温柔。

        温柔被恶心到了。

        一脚踢到周瑾云,然后扯着他的裤腿咚咚咚的下了楼。

        周瑾云的后脑勺一下一下地磕在台阶上,这下他诡异的笑容挂不住了。

        走到一半,温柔突然停下步子,从周瑾云身上摸走他所有的东西,衣服全部扒光当着周瑾云的面撕成一条一条的,然后一巴掌把他拍晕就朝楼下走去。

        温柔刚回到走廊,丁睿就带着上次的三个队员一路小跑跑了过来。

        “温柔,你没事儿吧!”

        徐彤看到温柔穿着一身稍显破烂的睡衣,问起话来都透着一股小心翼翼。

        温柔看着徐彤提着一口气不敢放的样子,被逗笑了。

        “没事儿,就算有事儿也已经解决了。”

        丁睿打量了一下温柔确定她没受伤,也没逞强才开口道:“你叫我来有什么事?”

        温柔笑道:“不是说了吗,带了好东西给你,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进屋里说。”

        丁睿四人眼睁睁看着变形的防盗门卡在门框上,被温柔生生掰开。

        然后她还毫不在意地笑眯眯地打开门请他们进去。

        原本还有点小情绪的王麟和谢南两人立刻站直了身体,负面情绪也消了大半。

        他们两个原本在做集训,教官正开小灶呢,就突然被叫走,心里自然有点小情绪。

        进了门,温柔让几人坐在客厅等,她进入侧卧,没一会儿就用一张床单拖着一堆东西走了出来。

        “丁睿你看看,能换贡献点吗!”

        温柔蹲在地上跟摆地摊似的,拿起一黑一白两只蚂蚁头说道:“这个能吃。”

        又抓起一把白色粉末说道:“这个也能吃。”

        最后隔着一米远,指着床单边上两厘米的红色根须说道:“这个没吃过,但危险性极高,反正我是打不过的。”

        徐彤三人好奇地凑了过去,温柔一把拉开可爱的小女孩,“别碰啊,我反正是不敢动的。”

        王麟板着一张严肃的面孔伸手敲了敲黑蚂蚁磨盘大小的壳子。

        谢东同样一脸认真地伸手戳了戳了白蚂蚁的触角。

        “你进门了?”

        温柔指了指次卧的门,“收拾快递的时候,带着我的五箱牛肉干进去的。刚出来就被一个王八蛋鸠占鹊巢,把我的房子弄成了这个鬼样子。”

        徐彤拧着眉头说道:“这么猖狂?他这是私闯民宅!”

        温柔冷笑一声:“他跟我说这房子已经被他买下来了,这门我也一起上交了。后面我就不管了,惹不起我躲得起,换个地方住呗,丁队,咱们管住吗?有没有单人宿舍呀?这个世界坏人太多了,我连个落脚之处都没有。”

        想到自己的小窝和门就这么没了,她还不能弄死那个渣渣,温柔一时之间不由悲从中来,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徐彤连忙安慰,“没事,你别哭了,一会儿我陪你去报警,实在不行咱们去起诉他!”

        温柔摆摆手拒绝了,“算了,我无权无势,没钱没人,最主要是没时间。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温柔无奈地安慰自己,大不了下次们里见面了,我给他养老送终,包火化。

        房子我都装修成他最爱的样子了呢。

        温柔看着这个装修的让她直犯恶心的房子,已经做好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准备。

        丁睿听到温柔想住宿舍,心中大喜,面上却依旧保持着克制,他温声说道:“你想好住宿舍了吗?你要是确定了,一会儿跟我回去,马上就能安排好,你有什么喜好也可以说,在基地,绝对不会有人不经过你的同意进入你的房间。”

        温柔想了想说道;“我住进去以后,还能出来吗?我想出来住几天的话没人查房吧。”

        丁睿摇摇头,“你想住就住,不想住也没关系,批给你了就是你的,不过基地大门早上六点到晚上八点开,没特殊情况不能出入。”

        温柔松了口气,没约束好呀,可以住。

        温柔点点头:“那麻烦你了,我住。”

        王麟和谢东不明显地朝温柔投去一抹同情的目光,在对上丁睿平静无波的目光时连忙收了回去。

        他俩要是坏了丁队的好事,丁队绝对用软刀子磨死他们。

        “不聊了,时间紧迫,咱们赶紧走,边走边聊。”

        嘴上说着,温柔拿出调料包开始挨个往黑蚂蚁上撒,等调配出正确调料后,往嘴里塞了一块蚂蚁肉。

        把红色根须装进桌子上的玻璃杯里,用杯垫一盖递给了丁睿。

        “小心,很危险。”

        丁睿点点头接了过来。

        王麟在一旁看着欲言又止,这么危险你好歹拿个密闭的容器装起来呀。

        这么随意配得上你口中特别危险的形容吗?

        透明的玻璃杯中,红色根须生无可恋地被隐形的银丝全方位包裹着。

        救命!我快不能呼吸了。

        温柔将床单打结,绑成包袱状跨在手臂上,扬了扬下巴说道:“走吧。”

        王麟两人看着温柔十分接地气的进城装扮,忍不住笑出声来。

        徐彤瞪了两人一眼接过包袱,自己抱在怀里。

        温柔粲然一笑:“谢谢。”

        徐彤红了脸,“不用谢,咱们走吧。”

        几人相伴一同下楼,楼下停着一辆绿色越野车。温柔坐上驾驶位,徐彤把包袱扔给王麟她来开车。

        【作者有话说】

        这本设定是女主女强升级流,希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