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23章 寻找小草

第23章 寻找小草

        “爸,我们一家人最好还是不要分开的好,您别忘了还有巨型蚂蚁呢!您要去找水肯定要开车,如果您走了,蚂蚁却来了怎么办?”

        张爱国用力地揪着自己的头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力过。

        张一馨蹲在不远处的小草身旁,伸手想拔下来,她记得书上说过,饥荒年代大家都吃草填饱肚子,那应该就是能吃的意思吧。

        “别动它!”

        一条银色缎带捆住张一馨,直接把她带离了小草身旁。

        “啊!馨馨!”

        直到张一馨轻轻地落在地上,被王茜一把抱在怀里,王茜才流着泪低声哭泣起来。

        她一扭头就看到女儿腾空倒飞出去,都快要吓死了。

        “千万不要碰那颗小草,下面有大东西,连我都不是对手。”

        温柔淡淡地解释道。

        “那也不至于碰都不能碰一下吧。”

        王茜有些抱怨的说道,她现在情绪还没平复,脱口而出的话就有些冲。

        温柔没有孩子,自然无法体会王茜的心情,皱了皱眉头,但依旧解释道:“这棵草可能比下面的大东西还要厉害,碰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但最坏的结果可能是连骨头都剩不下。”

        张家众人被温柔的一番话说得头皮发麻。

        他们倒是没有怀疑真假,这种事情,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谁敢拿自己的命去冒险做实验。

        “谢谢你啊小姑娘,要不是你出手,我女儿......我替我老婆向你道歉,她口气不好,真不好意思。”

        “对不起啊,我妈不是故意的。”

        张一恒也开口说道。

        王茜擦了把眼泪,也连声道歉:“真是对不住,是我不识好人心,你别放在心上啊。”

        温柔看着张家人诚恳地道歉,哪怕原本有一丝丝不高兴也烟消云散了。

        “没关系,你们知道我是在救她就好。”

        “姐姐,你找到水了吗?”

        温柔看着这个漂亮的小女孩,难得耐心地吐了口:“我有饮料你要喝吗?”

        “饮料?”张一馨惊喜地叫道。

        温柔笑了笑,说了句等着,没一会就拿了两瓶饮料回来。

        温柔说道:“我也只有两瓶,剩下的都在蚂蚁的地盘呢,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蚂蚁啃完了。”

        “这,我们喝了,你喝什么?”

        “我吃蚂蚁肉也能解渴,但不是我小气不给你们,你们毕竟第一次进门我不敢保证你们吃了不会有问题。”

        张一恒疑惑地开口问道:“你不是说那些蚂蚁个头很大还追杀你吗?”

        在张家人的理解中,应该是温柔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玩命逃跑,历经生死才逃了出来,但她现在居然能吃上蚂蚁肉,这是什么神走向。

        难道是温柔偷了蚂蚁卵,所以才招惹的蚂蚁群报复她?

        温柔不太在意地说道:“哦,这其实三言两语也说不清,的确是蚂蚁先来找我麻烦的,后来我就消灭了一些,结果消灭得太多,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最后打不过我就跑了呗。”

        张一恒一脸难以形容的表情。

        好吧反正对上蚂蚁温柔并不是束手无策的,人家还拥有反杀一波的能力,至于他们恐怕只能和蚂蚁比一比谁跑得快了。

        “你那边忙完了?”

        温柔点点头,“我担心你们就回来看看。对了车还有油吗?咱们再去找找水吧。”

        温柔试探地说道,她有点小心虚,不过回头她会分他们一点树芯作为报酬的。

        默默倾听的张爱国突然抬头看向温柔,他怎么听着这意思是冲着他的车来的呢?

        不过他们现在缺吃少喝,在这诡异的地方又没什么自保能力,其实多少还是有些仰仗温柔的意思。

        “油还有,不过要是跑太远估计够呛能回来。”

        张爱国回答道。

        “行,咱们这次走一个方向走远一点,预估好耗油量,能再开回来就行。”

        实在不行,温柔大不了手动把他们拖回来。

        张爱国点点头,招呼家里人上车。

        方老师也安静地跟着上了车。

        如果没有那些随时会出现的蚂蚁的威胁,她其实宁可呆在原地等着。

        她不愿意低头示弱,也不太想花心思哄人,所以一直保持沉默,好在张家人都很善良,体贴的没有非拉上她进行交谈。

        现在这种各自默契的忽视,就是对她最大的尊重了。

        方老师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等出去后,这份工作她准备辞掉了,看着温柔变得那么强大她心里的滋味复杂难言。

        张爱国听从温柔的建议选了一个方向直直开了出去。

        大约开了将近一个小时左右,温柔终于看到绿油油孤零零的那棵小草。

        “等一下,停车。”

        张爱国把车停下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发现什么了?”

        张爱国也很无奈走了这么久依旧是一片荒芜,连半点绿意也没看到。哪怕是找到一颗仙人掌也能弄点水喝,但到现在为止除了那种不能动的小草什么也没找到。

        温柔笑道:“你们先开车回去,我找到好东西了,一会儿我给你们带点回去,但我动手的时候动静太大会有危险,你们留在这里我也顾不上。”

        张爱国欲言又止,张一恒则直接开口道,“不如我们再往前走走要是还是找不到食物和水源就返程回来,到时候你再去拿你要的东西也不耽误什么。”

        温柔想了想点点头,她自己是不缺吃的和水,也知道最多三十六个小时之后门就会打开,所以并不担心什么。

        但张家人并不知道,他们着急找些吃的喝的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好,你们计算好油量就出发吧,这次可以走远一点,不过要小心别迷路。”

        “好,那我们再走远一点。”

        说完张爱国就发动车子开了起来。

        车上的两个油箱都是满的只要不迷路,不发生意外,车子跑上几百公里再返程是没问题的。

        车上大家没有必要都尽量减少开口的次数,没找到水之前,每个人干渴的感觉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加重。

        最小的张一馨有些轻微晕车她已经躺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王茜也强迫自己睡去,睡着了饥饿感和口渴的感觉就能减轻一些。

        车窗外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荒凉土地,突然一片白色石头组成的高大山丘出现在视野里。

        “快停车,前面是蚂蚁的领地。”

        张爱国一脚踩住刹车心有余悸地停了下来。

        “你不是说蚂蚁的地盘在南边吗?”张爱国疑惑地问道。

        “我的确在南边见过一模一样的白色石山,可能这片荒凉的地带还有好几个白色石山。”

        温柔打开车门站在地上凝视远处的白色山丘。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去。”张一恒连忙说道,他从车上下来走到温柔身边。

        温柔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有劝阻,只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道:“一起去可以,但我不能保证你的安全你得自己为自己负责,还有,遇到危险我肯定自己先跑,不会等你的。”

        王茜迷迷糊糊地醒来就听到温柔这番颇为冷酷的话语,“儿子,你要去哪儿?妈妈不许你去,这里太危险了,你不许乱跑。”

        但张一恒却已经下定决心,“妈,你别担心你儿子我在学校可是长跑冠军,遇到危险我肯定能逃回来。”

        张爱国看着远处的白色石头山丘说道:“我去,你在这儿陪着你妈。”

        “爸,您都多大年纪了,还跑得动吗?您就别瞎折腾了,我就去看一眼有危险我立马掉头。”

        “不行,你还这么小,我不许你去冒险!你好好呆这里哪儿都不许去!”

        温柔听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要是有余力自然会帮一把的,只是丑话说在前面,自己的命自己负责。”

        张爱国顿时松了口气,虽然温柔话说得不好听,让人觉得冷漠不近人情,但他们本来也才认识不到半天,这都是情理之中的事。

        “那就先谢谢你了小姑娘,我知道你的意思,毕竟这里这么古怪,谁也没有完全的把握。”

        “一恒不去不行吗?”

        张一恒蹲下身重新绑紧了鞋带,站起身郑重地看向王茜:“妈,就算这次我们好好的出去了,可是以后我们就不出门了吗?下一次再进来呢?如果我们一进来就遇到危险呢?也不是每次都能遇到这位姑娘的。”

        温柔淡淡地说道:“走了。”

        说完穿着拖鞋往前走去,实在是让他们纠结来纠结去的时间都浪费了。

        温柔一走,张一恒立马追了上去:“那个,姐姐,那些蚂蚁难对付吗?”

        温柔想了想说道:“对于我而言不难,但对于你们,很难,就光是蚂蚁身上的那层皮就不是一般人能破开的。更何况你还赤手空拳。”

        张一恒瞬间红了脸,他光想着要勇敢面对了,却忘了他赤手空拳毫无准备,这显得他刚才的义正言辞都有点鲁莽还有点蠢。

        温柔跟张一恒说完就想打自己一顿,是呀,那些蚂蚁的尸体还是很有价值的,她为什么没有收集一点带出去呢?

        虽然国家现在还没有开放交易平台,但她可以在组织内部兑换贡献点呀!

        不光是目前试发行的贡献点,还有将来权限更高的功勋点,这可都是好东西呀!以后世界乱起来,这就是身份的象征,是她横行霸道,不,是她安分守己安心生活的凭仗呀!

        不行,一会儿要是有机会她得弄点黑白蚂蚁的尸体拿出去换好处。

        “姐姐,那我跟你去会不会拖你后腿呀!”张一恒此时顿时没了刚才视死如归的气势,一下子泄了劲儿,觉得自己就是个拖后腿的。

        “没事儿,打不过应该还是能跑得了的。你好好听话就行。”

        张一恒连连点头,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顿时松了口气站直身体,“我从小就是我们小区最听话的崽。”

        温柔笑了笑没说话,这也是她愿意带上他而没有拒绝的原因,张家家教不错。

        两人爬上了一个两米多高的白色巨石上,四下打量周遭的环境。

        “姐,这里好像没有蚂蚁呀!”

        到处都光秃秃的只有大白石头。

        “别急。”说着温柔跟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掏出半根吃剩下的牛肉干,远远地扔了出去。

        张一恒就看到一个黑色的东西被扔了出去,然后没多久就有一群拳头大小密密麻麻的白蚂蚁朝他们爬来。

        确切的是爬向被扔出去的东西。

        张一恒看清那群蚂蚁的个头和数量后就有点头皮发麻,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蚂蚁,数量还这么多。

        “它们不会爬过来咬咱们吧!”

        “不好说。”

        等白蚂蚁爬到攻击范围内温柔就出手了。

        吸收过玉色树芯的银丝在分支上找到了新的出路,现在可以一次性分出二十个分支而且力量不会减弱。

        温柔这次也没有简单粗暴的切片白蚂蚁,反正已经知道它们的能量晶石在脑部,那直接攻击要害就行了。

        二十根无形的银丝刺入边缘白蚂蚁的脑部瞬间抽空它们脑部的能量晶石,然后那些白蚂蚁就无声无息地原地死亡了。

        二百只白蚂蚁也没费多大功夫很快就被收拾了。

        温柔倒是想继续钓鱼但看了一眼身旁的张一恒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她收起诱饵,那半块牛肉干,然后招呼张一恒过来捡蚂蚁。

        “拿点回去,你们要是能吃的话,那食物和水就都解决了。”

        张一恒一听立刻动力十足,脱下外套就开始捡白蚂蚁,温柔也没闲着,银色缎带露过一次脸现在再拿出来也没什么好遮掩的。

        她准备一只不剩的全带走。

        “姐!”

        张一恒大叫一声,扔了手边的白色蚂蚁。

        “怎么啦?”温柔也被张一恒的这声惨叫吓了一跳,她也没发现什么危险呀!

        “姐,这.......这些蚂蚁还活着呢!”

        “还活着呢?”

        温柔也被吓了一跳,手边的银色缎带一抖把刚才收起来的白色蚂蚁全扔到了地上。

        温柔拉着张一恒迅速退到二十米外:“你站这儿别动,我看看。”

        温柔一边仔细观察那些一动不动跟死了一样的白蚂蚁,一边用银丝去戳它们。

        然后温柔惊悚地发现,它们居然真的没死,就是反应很迟钝,老半天才动一下。

        “难道被抽取了能量晶石里的能量也不会死?再加上银丝造成的创口太小,所以它们才能留下一条命?”

        温柔心里有了大致的猜测,心里不由有些庆幸提前发现了这件事,不然以后掉以轻心,在阴沟里翻了船那就欲哭无泪了。

        看来以后动手不能图省劲儿,该切片切片,该剁馅剁馅,不能给对方反杀的机会。

        心里这么想着,温柔就给这二百多只白色蚂蚁挨个切了片。

        也没用张一恒动手,她直接用银缎全收了,然后就带着张一恒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