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22章 平平无奇的小草

第22章 平平无奇的小草

        “这真是要逼死人呀!”王茜低声感慨了一句。

        张一恒开口道:“咱们先去找水源吧,等的越久留给我们的时间越短。”

        “好,听一恒的上车。”

        “等一下,请问你们开车进来后出现的地点是哪里?”

        张一恒疑惑地看着温柔,但还是回答说:“就是这里,确切的说是那颗小草旁边。”

        温柔看着被踩扁的小草点点头,看向张一恒,“记住这个地点,想出去还得回到这里才行,就算去找水源也要算好车的油量,确保能回得来。”

        温柔说完张爱国一家齐刷刷地看向她。

        王茜更是激动地往前走了一步,一把拉住温柔的手:“小姑娘,你知道要怎么离开这里?”

        温柔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我闺蜜进来过,她跟我说过一些,因为每个门后的环境的都不一样,唯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想出去,还得从进来的地方出去,门就在这里不会改变位置。而且门打开的时间很短可能只有几分钟,要是跑得太远门开了却赶不回来,我们就出不去了。”

        “这可怎么办,要是我们出去找水,结果这边门开了,飞都飞不回来呀!”

        温柔摇摇头,“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如果你们忍得了饥饿和口渴倒是可以在这里等下去。”

        “小姑娘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先开车去看看吧,别去太久找不到就先回来。”

        张爱国重重地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

        “小姑娘你要不要上车和我们一起走?”

        温柔点点头:“好啊。”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温柔跟着她们上了车,王茜抱着小女儿坐在副驾驶温柔和张一恒坐在后座。

        打开车门温柔就看到那个传说中张一馨的舞蹈老师坐在后车座上。

        是个很漂亮的年轻女人,只是温柔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看起来似乎有几分眼熟。

        “方老师我们现在先去找水。”

        方老师点点头:“您不用顾虑我,我只是需要点时间冷静一下。之前一直没跟你们说,我男朋友就是突然在商场失踪后再也没有回来。”

        张家人愣了一下,他们没想到方老师的男朋友居然也进了门内世界,而且一直没出来。

        他们的心情一时之间也有些沉重,不知道他们这次能不能平安的离开这里。夫妻两人对视一眼,眼神中透露出如出一辙的坚定,如果那个女孩说的是真的,那他们俩豁出命去,也要把孩子们安全送出去。

        张爱国先是朝着正北开了半个小时,然后是正西,正东,他们开着车,以门的地点为圆心探查了半小时车程内的半圆面积,可惜除了一望无际的荒凉土地,连植物的数量都少得屈指可数。

        张爱国把车停下,此时他的喉咙已经有些干涩,越是缺水,人下意识就越是口渴。

        “小姑娘,怎么办?别说水了,连草都没有多一根。”

        温柔打开车门说了一句:“我去看看,如果发生危险,你马上开车离开,不要等我,记住了吗?”

        张爱国疑惑地问道:“小姑娘出什么事了吗?还是你有什么发现?”

        温柔没再多说,直接关上车门走下车,朝一千米外那颗醒目的小草走去。

        一千米应该就算爆发战斗也不会影响到这一家人吧。

        温柔穿着拖鞋不紧不慢地吃掉一袋牛肉干。

        在这四处荒凉没有半点植物的地方突然出现一棵平平无奇的小野草,其实这本身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温柔本来也想视而不见的毕竟她这么虚弱,还穿着不方便行动的睡裙。

        可她手心里的金丝囚笼激动得直蹦迪,无奈她只能先看看了,主动出击总比被动防守强对吧,她现在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走到那颗青翠欲滴平平无奇的小草旁后,柔软缎带将温柔包裹起来,然后托举到离地三米的高度,温柔这才小心翼翼地用银色另一头延展成一个铁楸开始挖草。

        一铁楸下去,就发出金属相击的清脆声,温柔心头一颤立马升空十米,然后静静地等待后续。

        但等了许久也没有后续,这......这种感觉就像你激动地等待齐天大圣现身,结果,你等了个寂寞。

        这次温柔软化了银缎开始不紧不慢十分轻柔地给小草松土,一层一层又一层,挖了大概二十厘米左右,她终于看到了小草根部的东西,那是一个锈红色,表面十分粗糙的东西。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温柔开始了庞大的扫土工程。

        小草根部的不明物体积是真大呀,哪怕温柔这么有耐心的人,等她扫出一个篮球场大小仍旧还没看到这不明物体的全貌后她有点不耐烦了。

        吭哧吭哧猛吃一顿,换了换心情,正准备跟它硬碰硬,汽车行驶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温柔身上银色的缎带立刻转化成透明隐身模式,但温柔坐在半空中没有动。

        张爱国从车上下来远远地开始对着温柔喊话:“小姑娘忙完了吗?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回去呀!”

        温柔也同样喊回去,“还早着呢,你们离远点,这里可能有危险,我暂时顾不上你们,你们先回去吧。”

        张爱国回到车里一脸的纠结,“她让咱们回去,说是有危险,让咱们离她远点。”

        王茜看着飘在半空中的温柔,心情复杂地说道:“没想到这小姑娘这么厉害。”

        张一馨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温柔,羡慕地说道:“姐姐居然会飞,这也太厉害了吧,等会儿姐姐回来,我能不能让她教教我呀!”

        王茜温柔地摸了摸女儿的脑袋:“想问的话可以问问,但如果姐姐不愿意说就不能再问了。”

        张一馨点点头:“我知道,姐姐要是不说,那就是她的秘密。”

        张一恒看着远处的温柔更是心潮澎湃:“爸,你说我们以后也能拥有这种神奇的能力吗?”

        张爱国摇摇头:“不知道,只要我们能活着出去,爸爸什么都可以不要。”

        张一恒拧着眉很不赞同:“爸,我们的确是第一次进来,但是谁能保证我们就是最后一次进来呢?如果我们不强大起来,就像现在遇到危险我们只能远远躲着,还未必能躲得开。”

        张爱国叹了口气,他也不是没想到这些,但在性命面前,其他都不值一提。

        坐在后座的方老师眼神复杂地看着温柔,从进门之后,她就一直很沉默,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一句话都不说。

        她这样一方面是为了减少自己的存在感,避免和张家人产生矛盾,一方面也是她没想到自己会在全无准备的情况下进来这里。

        “都做好了,咱们先离开这里。”

        温柔机械地扫着地,知道张家人开车离开她的视线范围范围,温柔才准备动手。

        “冒险其实也挺有趣的,这种仿佛开盲盒般的快乐,希望一会儿出现的东西别太丑。”

        她想到上次那个长得像竹节虫的怪兽,嫌弃地撇撇嘴。

        银色缎带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锋利的光芒,铁楸狠狠地刺入小草根部,巨大的碰撞声,让温柔后悔没把耳朵捂住。

        温柔操控着银缎化成的铁楸一顿狂刺猛砍,终于那株小草被砍了下来,顺带着迸溅出不少木块。

        是的虽然很不可思议,但这颗小草就是长在一块巨大的木头上。

        当然了也可能不是木头,而是一颗巨无霸的大树上。

        温柔用银缎捆着小草细细打量,发现这棵小草的根部是血红色的而且非常坚韧,它如同寄生在这棵巨大的树身上源源不断地汲取树身的营养。

        “搞了半天居然是个寄生虫般的存在?我这是打了份义务工?”

        温柔低头看去,发现本来生长着小草的那块玉白色的木头渐渐黯淡下去,温柔用银缎一斩那块木头就像骨折了一样。

        凸了起来。

        温柔继续斩斩,她感觉至少过去半小时那么九才砍断一截木头,而且温柔有种微妙的感觉,这棵大树好像是故意配合让她斩下来的。

        温柔抓起一块玉白的木块,又拿出金丝囚笼按了上去,木块顿时变成木屑从指缝滑落。

        温柔眼睛一亮,好东西。

        于是她无比配合地开始帮大树将被污染的部分砍下来。

        这些木头细细看去木头深处有极其细小的红色丝线,也就是小草的根。

        大树为了以绝后患,多砍出好大一截。

        这大树表面积极大,目前只看到一个篮球场大小,深度的话温柔目测了一下至少有二十米。

        当然大树最硬的部分是树皮,她砍了半个小时的也是那层皮,树芯大树自己就掰断了,不得不说这位也是个断臂求生的狠人。

        温柔一边砍树皮,一边让金丝囚笼去吸取砍下来的玉白树芯。

        又忙活了一小时,温柔耳朵脑袋都嗡嗡的,她躺在银缎上休息了会儿,趁机让银丝也去试试树芯。

        休息了一会儿,温柔坐起身准备继续干活,利人利己的事情她还是很愿意做的。

        金丝囚笼的战斗力非常强大露出来的树叶都被它吸完了,它倒是想跳到地底下去接着吸呢,可惜大树的树皮长得太快,金丝囚笼没有破防的能力,只能隔着树皮干着急。

        “别急别急,这不是还有好大一块没砍吗?”

        温柔继续哐一顿砍,最后在树身上整整齐齐砍出一个长方体的大坑然后大树就在她眼皮子底下带着自己的树皮跑了。

        跑了?

        还把我的战力品那么大一块树皮带跑了?

        你回来?

        可惜大树听不懂人话,听懂也不会照办。

        “亏了亏了,我怎么没想到除了树芯树皮也是好东西呢?”

        温柔后悔的捶胸顿足的,那树皮处理好了不就是上好的甲胄吗?怕是比防弹衣还好用吧!

        金丝囚笼依旧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在温柔的脑瓜顶上咚咚咚的跳个不停。

        温柔头顶的木屑掉下来,正好掉进温柔张开的嘴巴里,木屑入口即化,一股暖流顺着温柔的胃部流向周身,她肚子上的伤口都开始隐隐发痒。

        温柔撩起衣服看向伤口,伤口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温柔伸出手颤巍巍的抓住金丝囚笼,然后抱住它一顿猛亲。

        “哎呦我的大宝贝呦,木马木马木马,啵啵啵!”

        温柔在银缎的运送下离开了原地那个黑黝黝的大深坑,准备去继续薅羊毛,薅大树的羊毛,不不不,薅羊毛太不文雅了。

        我是化身热情善良还不求回报的森林医生,啄木鸟。

        温柔一路走一路寻找孤零零的小草。可她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找着。

        明明之前跟张家人在车上的时候看见好几株来着。

        温柔看着被分叉的银缎死死捆住的小草,恶狠狠的问道:“说,是不是你通风报信了?你这个内奸。”

        想了想的确有这个可能,温柔就想把它先收进金丝囚笼里关着,这个小东西看着其貌不扬,却把那么个庞然大物逼的断臂求生,怎么么可能像它的外表一样温顺无害。

        温柔可不觉得自己的皮比大树厚,所以一直和小草保持安全距离,碰都不碰它一下。

        “金丝囚笼,收!”

        熟悉的吸力传来,温柔暗骂一声,连忙把黑蚂蚁的能量晶石拿出来按在金丝囚笼上。

        直到把温柔所有的存货都吸完,那股吸力才完全消失。

        “你你你你,说你呢!你怎么这么坑,收根小破草你都要吸老娘的血,我要你何用!我要你何用!”

        温柔抱着金丝囚笼气急败坏的使劲摇晃它。

        “难道那根小破草等级比我高?”

        温柔无奈捂脸,我怎么总是处于等级的最低端。

        金丝囚笼还能不能好好使用啦!

        温柔又啃了两根牛肉干,吃了两口白蚂蚁肉解渴,溜达了一圈依旧没找到小草。

        温柔想了想,转头去找张家人。

        ~

        “爸爸,姐姐怎么还不回来呀,她不会没理由了吧!”

        张爱国摸了摸女儿的头发,说道:“再等等姐姐,就快回来了。”

        “爸爸,我好渴呀,肚子也好饿。”张一馨声音低低的说道,她知道这里没水也没食物,爸爸妈妈也很渴很饿。

        但她真的很难受,以前出去玩饿了也不会这么难受的。

        张爱国把女儿抱在怀里说道:“再等一下,再等一下,爸爸出去找找以后没有没水,你和妈妈哥哥在这里等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