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13章 黄雀在后

第13章 黄雀在后

        而且他会游泳呀,为什么手脚发软一点力气也用不上。

        温柔到的时候就看到那个满脸横肉的刺青男,两只大手死死的掐着自己的脖子,脸都青紫了还不撒手。

        而他表情却诡异的平和安详。

        水里的动静岸上的三人自然也看到了。

        “咳咳,他怎么了?我,不会游泳。”瘦弱的少年的有些慌张的扶着树干。

        那个体型壮硕的高个女人也一脸惊慌的站在原地跺脚,“你会游泳也救不上来呀!这可怎么办,我昨天刚报名了学游泳这课还没开始上呢!这总不能看着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淹死在眼前呀!”

        说着高个女人好几次想蹚水下去救人。

        不会游泳的两人不约而同看向了一旁的周瑾云。

        周瑾云皱着眉,也是一脸的担忧,“他的情况不太对呀!是不是吃错东西了,还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我也不会游泳,不过我们可以找找长树枝看看能不能拉他上来。”

        “好,这个办法好。”

        三人于是转身回到树林里去找树枝,高个子女人直接想从树上掰下来一根树枝,但难度显然不小。

        这里的草都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拔下来的更何况大树的枝杈呢。

        温柔心道,等你们找到工具,人都死透了。

        一条细如发丝的银丝潜入水中,拉开男人掐着自己脖子的手,然后顺着水流把他运到远离这几人的地方,这才把人打捞上来放到一颗大树上。

        温柔戴好口罩和护目镜,走到男人身边,用银缎把他控制住后仔细的检查他外露的皮肤,什么也没发现。

        温柔又悄然离开。

        昏迷的张强因为头朝下很快醒了过来,他一动差点从树上摔了下去,这才发现他又回到树上了,但这里并不是他之前睡觉的那棵大树,再加上浑身湿漉漉的他很快回想起自己之前仿佛失去理智一般,被人提线木偶似的操控着走下大树,跳进水里,然后活活把自己掐晕。

        张强抹了把脸,虽然他后来失去了意识但眼下这副场景,很明显是有人救了他。

        张强低声说了句:“谢谢你救了我,如果我能活着出去,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我刚才失去理智什么都不知道,但那个金丝眼镜肯定不是个好东西,你千万离远点。”

        张强这时想起了什么摸了摸衣服口袋,东西果然没了,他擦了把眼泪也不知道是哭工友,哭钱,还是哭什么。

        温柔见人没事儿了就没再管他,救他是因为力所能及,举手之劳就能救人一命,生长在红旗下三观正常的温柔不觉的有什么。

        但她并不知道这个长得很凶的人是好是坏,她不会英雄主义的把人揽在身边护着,剩下的路自己靠自己吧。

        温柔重新找了个视野好的地方监视周瑾云,只见他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嘴角挂着笑手里拿着一个圆圆的青色石头细细打量。

        那个男人被扔下水的原因找到了。

        温柔看着周瑾云笑的高兴的样子,她也笑了。

        “嘶~”

        手腕一疼,周瑾云手猛的一松,青色的圆形石头滚落到茂密的草丛里。

        周瑾云低头一看,自己的手腕上有一个正往出渗血的针尖大小的伤口。

        周瑾云抬起头谨慎的打量四周,他将没受伤的左手伸进口袋捏住了那朵柔软的铃铛花。

        “原来在口袋里放着呢。”

        草丛中一直按兵不动的银丝突然加宽把青色石头裹了起来然后悄无声息的带走了自己的战利品。

        温柔抬头看了眼头顶的太阳,心里多了几分急切,她得开始往回赶了。

        银线轻轻滑过一根手臂粗的树干,树干对着周瑾云迎头砸下,周瑾云连忙伸出双手抵挡。

        银丝趁机轻而易举的钻进他的口袋,带走了那朵梦幻紫的铃铛花。

        温柔拿出金丝囚笼,正准备为周瑾云养老送终,原本各自找树枝的两人闻声赶了过来。

        高个子女人速度最快,连跑带跳冲了过来。

        看的出来是个热心肠。

        温柔遗憾的收起金丝囚笼,其实她也没那么想这么快动手,要是周瑾云一直无私的奉献自己的收获,而他自己却一直身处平凡想想也挺开心的。

        不过毕竟是有原书光环的人,还是不能蹦跶太久的,万一回头打不过了,那不就自食恶果了。

        温柔最后看了周瑾云一眼,下一次有机会她一定毫不犹豫快狠准的出手。

        高个女人原本以为是那个身体不好的男孩儿出事了才会着急跑过来,结果......这就很尴尬了。

        “你没事吧,周......先生?”

        周瑾云脸色几经变换,面对高个女人时,已经恢复平静:“没什么,就是树枝突然掉下来了,正好我看这个长度应该够了,走我们去救张强。”

        周瑾云拖着树枝来到河边时,河里已经没了张强的身影。

        “张强该不会被水冲走了吧。”

        周瑾云脸上淡淡的语气却透着几分着急:“怎么办,我们顺着河流去找找他吧!”

        高个女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同意了。

        面色苍白的少年似乎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虚弱的靠着身后的大树坐在地上。

        他是走不动了,只能在原地等待。

        ......

        温柔欢快的带着从周瑾云手中打劫的两样东西回到落脚处。

        此时江甜已经醒了。

        “温柔你去哪儿了?我都快吓死了。”

        江甜虽然脸上惊慌害怕,但她并没有真的坐以待毙,在她身边有几条藤蔓被她编成一股绳,估计温柔再不回来,她就要拼着受伤的危险顺着藤蔓跳下来了。

        温柔这次没有隐藏直接放出银缎把江甜带了下了。

        “哇,这也太爽了吧!我也想要。”

        江甜羡慕的摸了一下银缎,下一秒银缎就缠在了江甜的左臂上,“走吧,这里虽然危险但也不是全无好处。”

        说完这句温柔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温柔我们这是往回走吗?”

        “嗯。”

        江甜又问了几句,见温柔没有解释的意思也就不再多问。

        路上两人又歇了一次,分了一袋压缩饼干。

        “我真佩服你,居然能吃的面不改色,这压缩饼干真心不太好吃呀!”

        闻言温柔差点落下泪来,何止是不好吃呀,对她而言简直是难吃到想吐。

        她本来就是个极其挑嘴的,因为穿越后的一系列打击,和原著小说中让后背发冷的变态剧情,她逼着自己宅在家里哪里也不敢去。

        当然了也和她没钱有很大关系。

        她现在吃饭就跟吃药一样,眼一闭咽下去拉倒。

        饿不死就行。

        味道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