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12章 张强

第12章 张强

        没一会儿一个不大的背篓就被编好了,李无眠,伸手进去摸了摸,不知道摸到了什么尖锐的物品,中指指腹被划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嘶,我编的时候没发现哪里有锋锐的边缘呀?”

        李无眠吹了吹了受伤的指腹,对着阳光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筐内的情形,然后再次伸手去摸,这次他动作慢了许多,却依旧被划伤了,李无眠看着手背上七八条线状伤口,突然觉得后背有点发凉。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江甜,默默的向后退到大树后面。

        希望别连累到别人吧。

        李无眠突然将手中刚刚编好的背篓猛地扔远,但下一秒,他也被无形的丝线给拽进看密林伸出。

        江甜仰头找温柔的功夫,再扭头去看李无眠却发现人不见了。

        江甜想喊人又顾忌刚才温柔让他们保持安静,不敢贸然出声怕有危险。

        但现在,温柔看不到了,李无眠也不知所踪,江甜一个人站在这个过分安静的密林中,恐惧慢慢滋生。

        温柔用银色缎带悄无声息的接近岸边的几人,她也没想好具体要做什么,但总归离得近点才好随机应变嘛。

        周瑾云说:“你放心,刚才你和你朋友是怎么把大家拼死救出来的我们都看到了,不仅你手里的东西归你,等出去以后我还有重谢。”

        面相凶狠的男人满意的点点头,“这鬼地方不知道怎么才能出去,我们最好还是先别分开。”

        “你说的对,现在这种情况只有幸存的人团结在一起才有机会离开。”

        周瑾云附和道。

        面向凶狠的男人不明显的松了口气,这里除了周瑾云其他人他都不太在意,侥幸跑出来的少年能活下来基本是走了狗屎运。

        旁边那个看起来身材魁梧的女人也就是力气大一点,就算他受了伤也能收拾的了她,只有周瑾云,看着斯斯文文的但手下是有真功夫的,他要是没受伤还好说,但现在他未必能压的住他。

        周瑾云态度这么好,他也稍稍放下心来。

        温柔站在树上看着面相凶狠的男人居然真的信了周瑾云的鬼话,简直恨不能跳下去把他按进河水里清醒一下。

        周瑾云说的话都敢信,被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几人又简单的说了几句,决定暂时在河边清理出一片空地找点食物和水稍作休整。

        虽然天上的太阳依旧明亮,但他们的体力已经告罄,又饿又累,他们需要休息。

        温柔又看了一会儿发现他们真的准备在这里安营扎寨,周瑾云暂时也没什么移动,她就决定先回去看看江甜。

        “江甜”

        “温柔,你终于回来了!”

        江甜一把抱住温柔,吓得呜呜之哭。

        “李无眠不见了,你刚走没多久他就突然消失不见了,吓死我了,我一点动静都没听见,你说他会去哪呢?”

        其实江甜心里也隐隐猜测,李无眠会不会被林子里的野兽抓走了,但没有声音,没有血迹也没有任何拖拽的痕迹,她又没那么确定。

        江甜擦擦眼泪放开温柔继续说道:“我觉得他不会突然不告而别的。”

        “别担心,我先看看。”

        温柔走到两人坐过的地方,然后向四周探查了一番,在一片茂密的树叶中,发现了一片被整齐切割的叶片。

        “看来他是在这里被抓走的。”

        江甜一直紧紧跟在温柔身后,她也同样看到了树上那片被刀割过的痕迹。

        她不禁惊恐的捂住了嘴巴,“怎么可能?我们就算用刀也不可能在半空中把树叶切割的这么整齐,而且这不是一片叶子,而是几百片!”

        温柔摸了摸叶子的切口,感慨道:“就算用手持的电动割草机也未必能切的这么平整。”

        温柔低下头用力的握了握手掌:“对不起,我救不了他。”

        “你道什么歉,我们莫名其妙来到这种地方,自己能不能活着出去都不知道......”

        温柔扶了扶护目镜,说:“走吧,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温柔带着江甜走到距离周瑾云等人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这里既不会被他们发现,也能时刻关注周瑾云的动向。

        如果能趁机把他塞进金丝囚笼就更好了。

        温柔和江甜分吃了一些压缩饼干,然后温柔在树上给江甜做了个简易的容身之处,把她放上去后,温柔在另一棵树上用银缎把自己裹成茧子,短暂的休息了一下。

        “兄弟一直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我叫张强。”张强瞥了一眼周瑾云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整个人都处于紧绷状态。

        周瑾云依旧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好,我记住了,张强兄弟你先去大树底下休息会儿吧,我去那边看着点儿,我怕那群东西会追过来。”

        张强点点头,喝了口水,咬了一口河里的鱼切成的生鱼片,找了个树杈多的大树,慢慢爬了上去。

        脸色惨白,随时可能晕倒的少年软软的挨着一棵远离河边的大树闭目养神。

        他嘴唇干裂,却依旧强忍着没有喝一口河水,怪鱼的肉也一口没吃。

        直觉告诉他不能随便吃这里的东西,不然他就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

        少年无力的干咳两声,突然手里被塞进一块硬硬黏黏的东西,他低头一看是一块去了包装的硬糖。

        少年看了一眼别过身子靠在树上假寐的女人,心里十分感激,他小心的借着捂嘴咳嗽的机会把糖放进嘴里。

        他从小就讨厌吃甜食,没想到今天的一块廉价糖果居然让他觉得无比美味。

        温柔在这种地方自然是不敢睡实的,周遭的半点风吹草动随时都能把她惊醒,所以落水声传来时,温柔猛地跳了起来。

        银色缎带迅速缩小,变成一条五厘米长的银线缠绕在她的手指上。

        温柔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江甜,悄无声息的往河边移动过去。

        张强是个屠宰场的普通工人,年少无知的时候一腔热血上头偷了父母的钱去给自己纹了身,回家后差点没被他爹打死。

        他本来就随他老子长得一副凶相,现在又纹了身,看上去更不像个好人了,从此以后在他老子的强势命令下,夏天他都没穿过短袖。

        其实纹身本来是可以洗掉的,但贵是一方面,主要是太疼了,他从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疼,当初去纹身还是吃了一盒止疼片才忍过来的。

        今天他和工友相约ktv准备一展歌喉没想到居然组团来了这种地方。

        工友大多比他大,他又会做人跟大家关系很好,进来遇到那条巨大的蟒蛇后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虽然到手了一个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也是只是想拿出去卖了钱给工友的家人送过去。

        他腰上被巨蟒甩了一尾巴疼的他差点没昏死过去。

        戴眼镜那小子一看就是个斯文败类,他从小到大没少在这种人手里吃闷亏,所以他一直防着来着。

        可他睡觉之前明明爬到树上了,他是怎么跑到水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