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11章 冤家路窄

第11章 冤家路窄

        李无眠闻言连忙把一旁晾着的湿衬衫穿到了身上。

        他从河里被捞上来,全身都湿透了,把水拧干后,裤子湿着穿到了身上,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背心,衬衣和外套都在一边晾着。

        此时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湿就湿吧,没看对面两个女孩为了安全都快自己裹成人肉粽子了吗?

        “一起走吧,我虽然不太会打架,但我力气大,目标明显,遇到危险总能替你们挡一挡。”

        温柔带上口罩和护目镜,淡淡地说道:“那倒不必,自己顾好自己吧,能跟就跟,跟不上我是不会等任何人的。”

        说完温柔看了看江甜和李无眠这两个临时同伴,率先向前走去。

        刚才李无眠的话就算是真的,也绝对隐瞒了一些重要信息,周瑾云是心理变态,三观扭曲,但他不是个无缘无故就会动手的杀人狂。

        周瑾云会对李无眠动手绝对有什么契机让他有充足的动机出手,温柔想着这诡异的门内世界,猜测会不会是杀人夺宝呢?

        温柔心中思绪翻涌,面上不露声色。

        这片树林草木茂盛,根本没有可供通行的道路,全靠手里的棍子探路生往前踩。

        温柔往嘴里扔了一块巧克力减缓饥饿感。

        到现在为止她已经饿了两次了,保守估计,怎么也过去五六个小时了,这次探索时限是24小时,她准备等第四次解饿感明显的时候就稍作休息,开始返程。

        李无眠穿着湿哒哒直打滑的皮鞋,暗恨自己今天脑子一抽翻出这么一身不适合运动的衣服来。

        他捡了三根比较粗的木棍分给江甜一根,然后也给了温柔一根,温柔拒绝了,他就把多余的一根插进后腰腰带做替换。

        密林中空气潮湿,闷热感十分强烈,江甜的丸子头都湿透,两只脚也疼得厉害,她好几次想开口喊停,都忍了,但她的体力真的要到极限了。

        温柔在一片稍微开阔的地方站定,说道:“我们在这里休息会儿吧。”

        江甜眼睛一亮,恨不能立刻一屁股坐下。

        “太好了,终于能歇会儿了,我都走不动了。”

        三人各自找地方坐下,温柔拿出三包压缩饼干,分给江甜和李无眠一人一包。

        “吃的带得多,不过水就不能分给你们了,见谅。”

        刚咬了一口压缩饼干的江甜,伸伸脖子艰难地咽了下去。

        “有吃的就不错了,我去河边打点水就行。”

        江甜倒没有多想,温柔能带着她一起走她就很感激了。又分了食物,他们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困多久呢,反倒是水,没那么难得,走两步就到河边了。

        李无眠抢先站了起来,“我去打水吧,我腿长走得快。”

        江甜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腿,默默地看着李无眠。

        我怀疑你在讽刺我。

        李无眠速度确实很快,他用三片巨大的叶子折成水杯的形状,带了三大杯水回来。

        他先递给江甜一杯,然后也递给温柔一杯:“这么热的天,不喝也可以用水洗洗。”

        温柔透过护目镜警惕地看了李无眠一眼,她可从没忘记自己在这本小说里是个虐文女配的身份。

        容貌出众但吸引来的都是渣男,受尽千奇百怪的虐待后,用自己痛苦经历为女主培养出一群改邪归正的痴情男配。

        “不用了谢谢。”

        温柔低头就着水快速吃完压缩饼干,就开始闭目养神。

        李无眠笑着收回手,面上不见半点尴尬,他在江甜打趣的眼神中坐回原处。

        休息了一会儿,三人再次开始赶路。

        其实江甜和李无眠心里都有些疑惑为什么温柔这么匆忙地往前赶路,难道她知道怎么出去?

        就光是看温柔那个准备充分的背包就不像是普通的出门,或许温柔对这里的了解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当然了无论此时两人心中有多少疑惑和猜想,都只能压在心底,温柔是不可能为他们解答的。

        在前面带路的温柔突然停住步子,比了一个保持安静的手势。

        江甜和李无眠也都很配合地没有发出声音。

        “这东西是我和我兄弟拼了命从蛇窝里抢出来的,我拿着你们没意见吧!”

        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说完男人就闷闷地咳嗽了几声,听起来身体不太健康的样子。

        温柔示意江甜两人原地躲好保持安静,也不管他们有没有看懂她的手势,又会不会照做,直接在银缎的帮助下,跳到了十米高的树干上。

        温柔小心地借助粗大的树干和茂密的树叶隐藏自己的身形。

        她的视力和听力在第一次进门吃过棉花糖后就越来越好了。

        如今,她只需要凝神细看细听,1000多米之外的事物都能纤毫毕现,而且并没有达到极限。

        现在只是看几百米外的东西更是轻而易举。

        温柔找到一个最佳观察地点,发现在几百米外的河边站着三男一女。

        刚才说话的男人长得膀大腰圆,两条粗壮的胳膊上还纹满了刺青,满脸的横肉更是煞气外露。

        但他此时后背微微弓着,一只手隐蔽地捂着一侧腰腹,明显是受了不轻的伤。

        唯一的女人身高一米八往上,体型壮硕,手里拿着一副变了形的羽毛球拍,警惕地和三个男人保持着安全距离。

        旁边的两个男人,一个是身穿病号服惨白着一张脸,虚弱的似乎随时会晕过去的少年。

        另一个就是被温柔惦记着想给他养老送终的周瑾云,温柔眯了眯眼,伸手弹飞一个往她身上爬的黑色虫子,然后悄无声息地开始往那边移动。

        在地上等着的江甜和李无眠一开始还能看到温柔的半个身影,但很快就失去了她的踪迹。

        他们俩还不敢随便发出声音,只能无奈地对视一眼,清理出一小块干净的土地,坐下开始休息。

        李无眠从小喜欢做手工,大学学的是美术专业,擅长人物肖像,但就这也没放弃热爱的手工。

        他坐在地上,闲着也是闲着,选了一种叶型纤细漂亮的草叶,用随身带的多功能刀具割了一些,开始编筐。

        他浑身上下除了一串钥匙什么也没有,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编个小背篓放东西还是很有必要的。

        李无眠的手指细长,非常灵活敏锐,只见他手指翻飞一个草筐很快在他手中慢慢成型。

        细密美观的草筐大肚小口,李无眠一做起手工来就有些忘我,他随手在地上拿了一根草叶往里编,却没发现草叶背后趴着一只米粒大小的白色蜘蛛。

        李无眠手速很快,眼看他的手指就要碰到那只白色蜘蛛,蜘蛛猛地一跳,就跳进了李无眠刚编好大半的筐里,它在筐里看似无助地蹦跶了几下没跳出去,就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往缝隙里一钻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