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最强狂兵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宁若雪的委屈

第四章 宁若雪的委屈

        “我见过他了,他现在就在我的办公室。”

        宁若雪蹙了蹙秀气的柳眉,有些纳闷,爷爷为什么知道叶辰来了。

        而且看样子,爷爷突然打来电话,也是为了这个可恶的家伙。

        “哈哈!”

        宁振南开怀大笑,爽朗洪亮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来。

        “怎么样,爷爷没骗你吧?小叶是不是特别优秀。”

        “他?优秀?”

        宁若雪咬着红唇无力吐槽道:“爷爷,这就是你平时夸上天,我那位万中无一的人中龙凤未来老公?”

        “他完全就是一个流氓小混混!”

        此时,那个叫叶辰的家伙,正翘着二郎腿懒洋洋靠在沙发上,一边悠哉悠哉抽着烟,一边惬意的喝着自己的咖啡,跟个大爷似的。

        这幅可恨的嘴脸,和那些街头小混混没什么区别?简直糟糕透顶!

        如果不是考虑到对方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她早就叫保安把对方轰出去了。

        “不是吧,哥有你说的那么差吗?”

        叶辰闻言抬起头,一脸无语的看着宁若雪。

        “闭嘴!喝你的咖啡吧!”

        宁若雪狠狠的白了叶辰一眼,抓起办公桌上的一本书直接扔过去。

        一直以来,她无论在长辈还是员工眼里,都是端庄稳重大家闺秀的样子,极少动怒生气,良好的修养和家世身份,让她就算在生气也能保持理性克制。

        可现在面对叶辰,她却根本无法保持冷静。

        因为这个男人给宁若雪的印象实在差到极点!

        “《经济学原理》,想不到老婆你还是格里高利·曼昆的粉丝啊。”

        叶辰一伸手稳稳接住宁若雪扔过来的那本书。

        看了眼,惊讶的发现,居然是M国顶级经济学家格里高利·曼昆写的著作。

        这位可是被世界无数学者和资本家奉为神一样的金融教父。

        不过,这符合宁若雪这位总裁老婆给叶辰的极佳印象,云卷云舒,恬静婉约,典雅贵气,由内而外散发着诗书自华的淑女气质。

        甚至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校园里那种长发飘飘,抱着书坐在角落里学习的学霸女神。

        “那啥,看书多没意思。”

        叶辰面带微笑的冲宁若雪眨眨眼,“老婆啊,如果你愿意的话,回头我让这老头儿亲自打电话给你,指点指点你怎么多赚钱。”

        “你就吹牛吧。”

        宁若雪冷哼一声果断无视,拿着手机走到一旁的落地窗前。

        与此同时,心里默默给叶辰加上一个“爱吹牛”的标签。

        让格里高利·曼昆这样的世界级资本大鳄给她宁若雪打电话?这家伙以为自己是谁啊?他有那么大面子吗?

        但宁若雪哪里知道,叶辰还真的没吹牛。

        他不仅认识格里高利·曼昆,而且后者更是不止一次表示,要把最优秀的议员女儿介绍给他。

        “若雪,你是不是和小叶有什么误会?”

        与此同时,手机那头的宁振南可谓大吃一惊。

        似是没想到孙女对叶辰的态度这么不友好。

        “爷爷,你知不知道,这家伙刚见面就两眼色眯眯的看着我,还言语轻浮,未经允许就喝我的咖啡……”

        宁若雪咬牙切齿,控诉着叶辰刚才的种种恶劣行为。

        “这个家伙浑身臭毛病一大堆,没礼貌,没素质,没风度,衣着邋遢,说话粗俗,举止粗鄙……我才不愿意嫁给他!”“

        “我要解除婚约!”

        说到最后,宁若雪直接表明立场。

        在宁若雪的印象中,爷爷是一个对子女管教极严的人,甚至严谨到生活中的一言一行,容不得半点出格之举。

        宁家上下也是对宁振南敬畏到骨子里,就算宁若雪的爸爸和几个叔叔,如今站在爷爷面前,也是规规矩矩大气不敢出。

        所以在她看来,只要自己说出叶辰的那些行为,爷爷一定会勃然大怒取消婚约,不会把自己最疼的宝贝孙女的嫁给对方。

        哪知,事情的发展完全不是她想的那样。

        “原来是为这些啊!”

        宁振南非但没有一点生气,反而还更加开心的笑了起来:“这么说,小叶很喜欢你咯,哈哈,好,太好了!”

        “好???”

        宁若雪直接傻了,足足在原地愣了十几秒钟才回过神。

        “爷爷,你刚才听清了没有,是叶辰那个流氓混混一样的家伙调戏欺负您的孙女!”

        “你居然管这种事叫好?”

        结果宁振南却觉得没有任何不妥,反而笑呵呵训斥起了宁若雪:“若雪啊,你和叶辰本就是小两口,夫妻之间怎么能用调戏这个词。”

        “叶辰从小生活的环境很艰苦,吃了很多苦头,不像你接触过的那些上层名流,你应该多理解包容他。”

        “再说了,婚姻大事岂能儿戏,别动不动就吵着要解除婚约。”

        要知道,让孙女和叶辰订下娃娃亲这件事,可是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促成。

        不然,这样的好事哪里轮得到他宁家,早就被北方一些顶级豪门望族抢先一步弄到手。

        宁若雪听了差点没晕过去,心里委屈的不行,咬着牙坚持:“不行!我不要嫁给他,我一定要解除这门婚约!”

        “胡闹!”

        宁振南顿时怒了,“你是不是不准备听爷爷的话,要活活气死我?”

        “我没有……”

        宁若雪咬着嘴唇委屈的想哭。

        在她的记忆中,从小到大,爷爷还从没对自己像现在这么严厉过。

        “没有就好。”

        宁振南哼了一声,“若雪,你是我最疼爱的孙女,也是最让爷爷骄傲满意的宁家子孙,希望你不要让爷爷失望。”

        “可是……”宁若雪眼泪打转儿,“我不明白爷爷你为什么非要我嫁给他。”

        “这件事说来话长,以后爷爷会慢慢讲给你听,但是现在爷爷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和叶辰结婚。”

        说到这里,宁振南终究有些于心不忍,语气软了下来。

        “若雪你要明白,爷爷不会在你的婚姻大事上面开玩笑,这都是我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你是我最器重的孙女,除了你,宁家其他人,包括你爸和你几个叔叔在内,他们没有一个成器的。”

        “这也是我为什么让他们离得远远的不准留在中海,免得他们生出某些不切实际的念头。”

        “等爷爷哪天不在了,宁家的担子注定会交到你手里,也只有你才能保住我宁家基业。”

        “希望你可以明白爷爷的良苦用心。”

        宁若雪呆在原地,想着爷爷说的这番话。

        这些话爷爷之前从未对她讲过。

        包括她一直不明白为何爷爷要把爸爸和几个叔叔赶出中海,只许他们逢年过节回来。

        原来,这都是为了她,当然更准确一点,其实是为了整个宁家考虑。

        “爷爷,我明白了,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宁若雪嘴角带着苦涩说道。

        其实她早就明白,生在宁家这样的富贵之家,很多时候根本无法决定人生里的很多事。

        学什么,做什么,甚至未来的另一半……都已经在自己出生的那一刻被规划好。

        至于自己真的喜欢什么,想要什么,除了她自己,没人在乎。

        但家族既然给了她优渥的生活,那她理所当然就应该承受这一切,哪怕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

        虽然不明白爷爷为何选择叶辰当自己的另一半,但宁若雪已经懒得去想了,只当是完成爷爷和家族给与的使命。

        “嗯,你能想通就好。”

        宁振南笑了笑,这才把心放下来。

        “若雪你也不要觉得委屈,小叶我虽然了解不多,但他绝对比你见过的那些青年才俊还要优秀十倍百倍,等你以后多接触就知道了。”

        “好了,你把电话给小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