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西游之八戒日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这又不是三国小说!

第一百二十七章 这又不是三国小说!

        加入组织的第六百一十四天。

        加入组织之后,我们遇到了许许多多的的人,他们绚烂缤纷,多彩多姿,去也是个性十足。人人呢都有自己的不同。

        而又很多喜欢跳下悬崖自杀的人值得我们反思。

        他们为什么非得要跳崖而死呢?难道生活就这么不堪一击吗?我只是想在这里提醒下,那些奋斗在孤独的城市,孤独的你,或者是那些经历了人生起起落落的人们一个忠告。

        生活虽然不易,却习惯就好。当然,山崖下面真的没有绝世秘籍。也没有什么隐世高人。

        你过不了你那关,是因为你怕。不过好好想想,你连死都不怕了,又有什么可怕的?

        “活着,没钱更可怕。”

        “不要死,也不要没钱的活着。”

        “是啊!不要死,也不要没钱的活着。”

        加入组织的第六百一十五天。

        “悟净,你骑着小白龙在干吗?”

        “大哥,你看,这夕阳多美。”老沙一手将青龙偃月刀背于身后,一手轻抚着不知何时长出的一缕黑胡。

        “悟净,你脸这么红,是不是又用为师的腮红了?”

        老沙眼睛微眯,他犹忧郁的眼神似乎多了几分沧桑。

        他静静地看着夕阳满满褪去红光,满天的夕阳将他的脸映得更红了。

        “大哥,待着天下安定,我们带着三弟隐居深山,从此做个山中人吧。”老沙的身影变得那么磁性,光是那沙哑中略带威严的声音就能将人折服。

        师傅沉默了,他缓缓地走了过去,轻拍了拍马背,他满脸复杂的望着老沙,长叹了一口气。

        “悟净,我再给你说一遍,我们这是西游!西游!西游!

        这又不是三国小说!你打扮成关公想一统天下啊你!不要以为你留个大胡子涂个腮红就是关公了!你这样做到底有没有考虑过作者的感受!”

        说完师傅一把就将老沙拉了下来,接着就是一阵‘救死扶伤还命拳’。

        “你个老锅盖!原来你也会这套拳法!开头的时候,我被那‘四眼金丝毒死大象蛇’咬到屁股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救我!”老沙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吼着。

        师傅边打边吼道:“咱们是一个团队!这种救死扶伤的事当然是你大师兄的工作了!想让我一人打两份工?还不加工资门都没有!”

        “尔等将貂蝉藏于何处!我打!”老沙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后,直接将师傅扑倒在地,就是一阵龙爪手!

        “吾乃常山赵子龙!断子绝孙脚!”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作者在厕所偷偷哭泣:~~~~(>_<)~~~~这真的不是三国啊.....PS:赵信是德玛西亚的不好好!一看你就没有妖九九......)

        师傅也不甘示弱的打出了一套‘五杀超神喷插口’......

        这一次大师兄双手合十微微叹息道:“何必呢?冤冤相报何时了啊!老沙!给我狠K这个老莴笋!,我早看他不顺眼了!每次我要杀怪升级的时候,这个老锅盖就来抢我经验,甚至有些女性妖怪,这货还不让杀,正是气死我也!打他!!对!对!薅他头发!”

        这个老甘蔗是不是傻,这老锅盖哪里来的头发啊。原来这个老甘蔗也不是什么好鸟!我当然不能忍了!

        “师傅,使劲啊你!干翻他!这一次,我是买你赢的!”

        ........

        加入组织的第六百一十六天。

        有这么一种人,他们的思维和正常人不同,他在担心完全无用的问题,不知道他什么逻辑,就像是玩一个游戏,他可以为起个名字纠结一整天,问他为什么,他说这关乎到段位,关乎游戏娱乐性,甚至关乎到他的一生!

        我真的不知道这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也是真的不能理解,但是这就是他最在乎的点,这逻辑我真的不懂。

        有些时候,他们做事很偏执,可以说是恪守成规,一件明明绕一下就可以很简单解决的问题,他们一定要化为莫大的努力去完成它,而我们取巧的方法只是损失了一点点其他的东西,但是损失的这些东西与更简单的完成那事情相对而言是很划算的。

        而他们不愿意,或许是他们不懂得变通。但是有些时候,一件事情我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去做的时候,他们去做了,而且还收到了回馈。

        或许他们本来就不是为了回馈吧。

        或许这是一种固执,或许是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愚蠢。

        又或许我理解错了。

        加入组织的第六百一十八天。

        他,像是一位从天而将的天神,器宇不凡,剑眉星目,尤其是他身后的一道红色披风让他显得更加的神采奕奕。

        他目不斜视的朝前走着,在他目光所及之地,有一处小茶楼,楼中一些达官贵人搂着穿着暴露的女仔在饮酒嬉戏。

        而他,净值的潮小楼正中央的位置大步流星。

        中间内置有一处独特的桌椅,淡黄椅子上坐着一位中年男子,他眼角处有一道长疤,那道伤疤一只从他的眼角拉扯到了脖子上。

        男子轻轻地摆弄着手中的空酒杯目光平静,在他的身边有四五名大汉做警示状,看到那天神一样的男子来临他们立刻拦了上去,天神男子没有任何动作任凭那些壮汉检查。

        检查一番没有发现任何武器之后,天神男子坐在了那刀疤男子对面。

        而此时,我们静静的在小酒楼一处角落和这手里的清茶。

        “师...师傅,我们好想走错场了,这里好像是土匪头子的一处据点啊!”老沙神情紧张的看着周围一个个威猛无比的大汉,和一些身着富贵的人们。

        “我哪知道啊,这客栈明明叫‘天天客栈’,这么百姓的名字谁能想到它背后是这么么邪恶的势力啊!”师傅道。

        场中那天神男子神色坚定地盯着那刀疤男道:“你目无王法,杀了我府中大管家,官府不敢理会,所有的百姓们看到你们无不是磕磕颤颤。你可知道你杀得我府中管家,他将我从小带大,我将其当做自己的亲人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