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西游之八戒日记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番外之九头蛇

第九十二章 番外之九头蛇

        番外之九头蛇

        当飞羽拜访九头蛇的时候,正是梅雨季节,按理说高山上应当毒雾弥漫,蛇虫肆虐,然而这些都没有。

        那九个头的大家伙把身体舒展摊平,雨水顺着他暗色的鳞片蜿蜒而下。

        “请问您是九头蛇吗?”飞羽大声问,清朗的少女音传出去很远。

        “是的。”九个不同的声音回答道。

        “我是蛟龙介绍过来的朋友,请问您为什么没有下山施展您的伟力呢?”

        “因为我们老了。”九头蛇向远处的村落看一眼,匍匐下去。

        “老了?”飞羽有些不理解,她从未见过一个妖怪衰老。

        “对啊,老了。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曾为祸人间,搅得天翻地覆。不仅如此...”九个蛇头彼此环顾,却不说话了。

        这一刻,飞羽觉得其中一个蛇头的神情有些像蛟龙,她歪头看着这个家伙,期待他说下去。

        “不仅如此,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姑娘。”那个蛇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久远的回忆,它细长的眼睛突然眯了一下,显得极其温柔。

        相传九头蛇是灾难的象征,它游动的时候,天地变色,大陆沉陷,所到之处尽是毒虫和沼泽。但是它的鳞片却是世间难寻之宝物。

        九头蛇的洞穴附近有个不大的村庄,在小雨烟的成长过程中,每年夏至的晚上,都可以看见九头蛇先生拖着长长的尾巴,从山的另一边返回洞穴里去。

        每年这时候,全村人都胆战心惊地躲在屋子里,只有年幼的雨烟把脸贴在窗户边。她看见夕阳的余晖隐没,夜幕星河下,远处群山上流动着一条暗色的光带,像是星星落在了溪流中。

        “真美啊。”小雨烟在心里惊叹。

        后来小雨烟长成了雨烟姑娘,十八岁的那天,她独自上山,走近九头蛇的洞穴。她越往山上走四周越是漆黑不见五指。

        当时,九头蛇先生九个头中,有八个都舒展地躺在山丘上打瞌睡。只有小九睡不着,他离体而出,化作一个十九八岁的少年,正巧遇到雨烟。

        雨烟拿着小铲子,灰头土脸地站在九头蛇洞穴门口,她想着撬一小块九头蛇的鳞片给自己做生日礼物。

        “你在做什么?”小九看见这个背对自己的偷偷摸摸的女孩,    “在偷东西吗?”

        雨烟吓了一跳,肩膀都缩起来,颤抖着转身。站在眼前的是个穿着黑袍的男孩,眼睛细细长长,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

        雨烟手忙脚乱,赶紧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压着声音说“我想要块鳞片,你别把九头蛇吵醒了。”

        小九配合着也压低声音,饶有兴趣地道:“好啊,要我保密你怎么报答我?”

        雨烟一下子不高兴了,气呼呼地四下看看,然后把头上坠有小珠子的发绳取下来,重重拍在小九摊平的手掌心里:“这样够了吧?”

        小九第一次这样与人类接触,他愣了一下,突然有些腼腆地笑着点头,露出两侧的小尖牙。

        雨烟本来是生气的,但是看到这个男孩子的笑容,一下子害羞起来。“笑那么好看做什么?讨厌。”雨烟心想。

        “走吧,我带你去偷九头蛇的鳞片。”小九这样说,后来他回想起来,这句话的意思也许是“我想,我有点喜欢你。”

        蛇头最近有点丑,因为他少了些鳞片,数量正好可以给小姑娘做一串手链。不过他心情却不错,因为雨烟答应有空就来山上找他玩。

        从那天之后,山洞门口常有个男孩子的身影,天晴坐在草堆旁,下雨蹲在山洞门口。

        小九讨厌有风的天气,因为每次当风掠过草丛,他总会以为是雨烟来了,一咕噜站起来,向山脚下看很久。

        等待与喜欢的人见面确实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但是这种感觉就像是卷边的草叶,就像是雏鸟的绒毛,心痒难受,想傻乎乎地把自己团起来。

        雨烟每次都会带些小玩意儿上山,有时候是手工的草蚱蜢,有时候是一串风铃。小九有一次问:“雨烟啊,为什么要送我这些东西呢?”

        小姑娘假装若无其事地说“觉得好玩就拿上来了呗。”但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做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在想你呀。”

        “小九,你喜欢那个女孩子?”陆五悄无声息的在小九身边坐下来。

        听到这话,小九十分尴尬,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

        陆五叹了口气,继续说:“天道无情,神、妖、人,三者不可以互通。违反天规不管是对那孩子,还是对我们都会有严酷的惩罚。”

        “我知道的,哥。”小九抬起头,故作轻松,说:“我们现在只是朋友呀。”

        陆五没再讲话,只是拍了拍弟弟的头顶。

        后来雨烟常来找小九玩,从天南海北说到隔壁黄狗。他们会聊到所有的话题都说尽,不过这也没有关系,因为就算一句话不讲,坐在一起就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他们彼此都认为,对方永远不知道自己心里有多甜蜜。

        每次雨烟要下山的时候,小九都会说“你下次有空别忘来找我玩。”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你还没有走,我就已经开始想你了。”

        雨烟从小女孩变成了小姑娘,从小姑娘变成了大姑娘。

        有一天雨烟对小九说:“我要嫁人了,这段时间家里在置办嫁妆。”小九愣了很久,久到雨烟以为他要说很长很长一段话,但是却只等到了恭喜。

        “这就是你想说的?”

        “人妖有别,抱歉。”小九说。这个时候分明没有下雨,可他感觉像像大雨倾盆。

        雨烟说:“嫁人之后我就不会再来了。”小九点点头。

        雨烟说:“我会忘记你,会像普通人一样在夏至的时候躲起来,从今往后这座山对我来说会和世界上许许多多的山一样,没有任何差别。”

        小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狭长的眼睛深邃望不到底,就像是有星星坠落在里面,但他还是微笑,然后说:“那挺好的,我也忘记你。”

        雨烟看着眼前的男孩子,突然想起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而他现在这一笑让雨烟觉得仿佛回到那天。“真好看啊。”雨烟心想。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回到最开始,我依然会喜欢你。”

        飞羽坐在九头蛇的身边,听完了整个故事,她问:“后来呢?”

        小九不再是男孩子的样子,或者说在雨烟离开之后,他再也没有变成人形。小九说“后来,我就把她给忘了。”

        “你讲得这么清楚,一点都没忘。”飞羽心想,但她没有说破,只是收起了笔,向九头蛇鞠一躬,表示告辞。

        临走的时候,飞羽突然想起了什么,补充一句:“刚才我在山下看见了个老婆婆,手链很好看。”

        “是吗?她还好吗?”

        “她很好。”

        小九听完这句话,沉默良久。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腼腆的男孩子。

        小九年轻的时候,也曾和兄弟为祸人间,夏至的时候跨越星海和山丘,可是这些都不及那一天晚上。

        “你是九头蛇吗?给我九块鳞片好不好?”那一天晚上雨烟这样问。

        “好,不过你要常来陪我玩。”

        “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