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科幻小说 - 读心侯府团宠小奶宝,爹娘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6章 脏了脏了,她觉得自己灵魂都脏了

第6章 脏了脏了,她觉得自己灵魂都脏了

        吃过晚饭,酒儿闹着要回汀兰院。

        她可是特意吃饱睡足了准备晚上好好闹一场呢。

        夜里人体最为放松,也是灵魂与躯体融合的最佳时候,可不能让坏女人歇好了。

        郁君辞听到酒儿的心声,便将她送回汀兰院,又叮嘱了沈氏的贴身大丫鬟檀雨几句。

        檀雨连忙应下。

        孩子被老太太抱走,孟如妡也终于花了点时间理了理郁府的情况,对沈沛蓝的好运心里简直充满了嫉妒。

        明明不过是商贾之女,却因无意中救了侯府老太太,便入了对方的眼,嫁入侯府。

        婆媳妯娌相得,育有一子,如今更是连侯府唯一的千金都从她肚子里爬出来。

        这运气,若非她找准了时机,花了大代价,又如何能取代她!

        嫉妒使人面目全非啊。

        孟如妡对着铜镜顾影自怜,望着镜中美丽却微微扭曲的面容,她赶忙深呼吸。

        好在,如今沈沛蓝这好运气是自己的了。

        这时檀雨抱着孩子走了进来:“夫人,三爷送小姐回来了。”

        孟如妡转头却是朝她身后望去,“三爷呢?”

        “过两日就是小姐的洗三宴,三爷今夜应该是歇在书房吧。”檀雨抱着酒儿逗弄。

        孟如妡说不失望是假的,可如今她刚刚生产,身上恶露未尽,郁君辞必然不可能留宿汀兰院的。

        “你怎的把她放我床上?”孟如妡回过神来,就见檀雨把孩子放在她床上,不是应该把孩子抱去跟奶娘屋里吗?

        这身体昨儿疼痛了一天,早上她才歇了一会儿,到了下晌又忙着打听府里的一些情况,免得两眼一抹黑到时候露了陷,这会儿身体早就疲乏得很,若不是为了等郁君辞,她早就蒙头睡了。

        檀雨忙道:“夫人,这是三爷吩咐的,说是今儿云鹤道长来了府里,见过小姐后,发现小姐有些惊了魂儿,让务必睡在您身边,说是您身上的味道能让她安心,定定魂儿。”

        孟如妡皱着眉,倒也不敢再让檀雨把孩子抱走。

        罢了,不过是个刚出生的婴儿。

        刚出生的孩子睡得多,再者还有檀雨和徐嬷嬷看着,烦不着她。

        酒儿躺在床上玩着自己的手,看起来十分乖巧。

        孟如妡这才放下心来,让檀雨留了烛火,自己躺进了被窝里。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她迷迷糊糊睡着时,耳边陡然传来一道洪亮的哭声。

        孟如妡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发出一声尖叫:“来人,快来人!”

        檀雨忙推门跑了进来,点亮了一旁的烛台:“夫人,怎么了?”

        “把她抱走,快把她抱走!”孟如妡白着脸指着榻上还在哇哇大哭的酒儿声音颤颤。

        脏了脏了,她觉得自己连灵魂都脏了。

        檀雨走上前,发现床上一片淌开的水渍,再看孟如妡雪白的衣衫也染了一片,顿时明白了。

        “夫人,小姐是尿了,我给她换个尿布,再重新铺一下床榻就好。”檀雨很是能干,先给酒儿换了尿布,再铺了床,却绝口不提抱走酒儿的事。

        瞧给她换了尿布,她不吵不闹,多乖多好带啊。

        况且三爷说了,小姐要睡在夫人身边定定魂,肯定是不能抱走的。

        夫人这是怎么了,以前少爷不也是这样带过来的,而且少爷当年可比小姐还要难带呢。

        见檀雨起了疑心,孟如妡只得忍下气来,摆摆手让她出去。

        酒儿望着孟如妡憋气的面容,面上一片无辜。

        【诶,我不是故意哒,可谁让你睡得那么死,我都喊了好几声,你也不起来抱我嘘嘘。】

        她还是个孩子,实在憋不住哇!

        孟如妡生了会儿气,把酒儿往床里头推,自己则躺在床的外侧,离她远远的,这样总不能再尿到她身上了吧?

        疲累终是占了上风,她很快又睡着了。

        酒儿侧了侧脑袋,望向那人,眸底一抹幽幽紫意划过。

        她天生一双紫极灵瞳,可窥阴阳,望前尘未来,是以任何邪祟在她面前都无所遁形。

        【娘亲,你在哪儿?为何我寻不到你的魂魄?】

        酒儿哦哦地呼唤着,声音极轻。

        孟如妡睡得昏昏沉沉,突然,又是一阵嚎哭在耳边炸响!

        啊——

        她蓦地睁眼,忍不住想尖叫,一双手控制不住地朝着床里侧的婴儿纤细的脖子掐去。

        砰!

        门被推开,亮起的烛火唤回了她的理智。

        “夫人,已经过了子时,小姐应是饿了。”

        檀雨抱了孩子去隔壁喂奶,等喂好了再抱回来。

        孟如妡都被整出心里阴影了,半睁着眼不敢睡死过去,然而这么小的孩子,喂奶把尿频繁,搅扰得她都没法睡!

        如此几次,她被折腾得筋疲力竭。

        一直到天亮的时候才沉沉睡去。

        酒儿一点都没受影响,睡得十分香甜。

        郁君辞过来看酒儿的时候,她已经醒了,正被檀雨抱到隔间玩耍呢。

        孟如妡听到动静,硬是撑着疲惫爬了起来,她必须让郁君辞看看她为了照顾孩子有多辛苦。

        于是郁君辞见到了一个面色苍白憔悴,眼底挂着两个大大黑眼圈的‘沈氏’。

        孟如妡‘不经意’说出昨晚酒儿的闹腾,想要博取怜惜。

        郁君辞果然道:“夫人辛苦,那白天你好好歇歇,酒儿我来带。”

        看来小酒儿昨晚没少闹腾,瞧这人一脸白,倒真有几分女鬼的样子了。

        孟如妡赶紧说道:“照顾孩子本就是如此,只要夫君多多来看我们母女,我就知足了。”

        郁君辞望着孟如妡那一脸娇羞的表情,内心有些惊悚。

        不免又想起沈氏。

        当年她照顾呈儿更累,但每次出现在他面前时,都将自己收拾得妥妥贴贴,十分端庄。

        郁君辞敷衍地应和几句,唤了晴风进来:“你抱酒儿去静昭堂给老太太请个安,夫人昨夜辛苦,便去歇歇。”

        孟如妡看着含笑走进来的晴风,心头顿时一凛。

        这沈沛蓝是怎么回事,竟在身边放着这么个容貌出众的丫头!

        昨天一直都是徐嬷嬷和檀雨伺候着,檀雨虽容貌也算秀丽,但她试探后知道她已经订了亲,倒也放心。

        可不曾想,另一个大丫鬟会是这样的容貌。

        虽然还是比沈沛蓝略逊一筹,但胜在年轻鲜嫩。

        也是,她都二十好几了,不再年轻了,再加上郁郎对她虽有发妻的尊重,但到底有些冷淡......这丫头是为了替她固宠用的吧?

        孟如妡酸酸地想,同时心底暗嘲沈沛蓝愚蠢,本就不受郁郎喜爱,一旦让这美貌丫头爬了床,只怕夫妻二人更要离心了。

        不行,她得找个机会把晴风配出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