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在修仙界大器晚成在线阅读 - 289、与虎谋皮,车公伟的无奈(求订阅)

289、与虎谋皮,车公伟的无奈(求订阅)

        我在修仙界大器晚成正文卷289、与虎谋皮,车公伟的无奈另一边。

        一个多月前。

        南荒古原上,从金陇谷一路赶来的车公伟,终于到了太虚境之外。

        没有狐山、齐成楚这两大高手引路,车公伟不可避免的,在黑血沼泽内,耽误了不少时间。

        因此,他晚了卫图一行人至少两三个月的时间,才到了太虚境。

        “有两大魔宗修士巡逻,该用何种办法,才能进入太虚境?”

        地宫百里之外,车公伟遥遥望了几眼来回巡逻的天绝魔宗和合欢宗的弟子,眉宇紧皱道。

        他可不像狐山,拥有那么多奇诡手段,能借“化灵符”,轻而易举便混进了太虚境之内。

        “去找鲍思燕帮忙。”

        想了一会,车公伟还是毫无办法,他只得咬牙,壮着胆子去联络投靠魔道的鲍思燕了。

        这是他能想到,进入太虚境的唯一办法了。

        虽然有泄密的风险,但总好过,眼睁睁看着卫图、苏冰儿陷入魔窟。

        ——假若卫图、苏冰儿这两个弟子,是在战场上战死、在战场上被魔修捉捕,车公伟虽然愤怒,但也不至于,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赶来营救。

        他的命也是命。

        犯不着为几个徒弟,搭上自己的一切。

        但在他的眼皮底子,因为自己对齐成楚的错信,而导致徒弟被劫走……这性质便大大的不同了。

        故而,这次车公伟不止是为了卫图、苏冰儿这两个弟子而来,也是为了他心中一直坚守的道义而来。

        ……

        南荒古原。

        地宫内的走廊上。

        鬼罗魔主、凝烟老祖等金丹魔修正阴沉着脸色,向地宫深处疾驰。

        适才,二人得到属下禀告,已经知道了狐山、齐成楚二人的潜入。

        花费五十多年,好不容易即将清理完了太虚境内域的灵毒,现在狐山二人赶来摘桃子,鬼罗魔主等人岂能去忍。

        “咦?”这时,跟在鬼罗魔主身后的鲍思燕轻咦了一声,她目光闪烁,看了一眼面前的鬼罗魔主,低声道:“魔主,有散仙盟修士联系我了。”

        “散仙盟修士?”鬼罗魔主闻言顿步,他回头看了鲍思燕一眼,“此人是谁,怎会在此刻突然联系于你。”

        鬼罗魔主记得,混入太虚境的齐成楚,恰恰便是散仙盟的盟主。

        现今,这个散仙盟修士突然联系鲍思燕。他可不认为,这件事是一件巧合。

        “凝烟,你先进去,本魔主先去忙一点小事。”鬼罗魔主嘴角微翘道。

        听到这话,凝烟老祖虽然内心疑惑,但也没有胆子去询问鬼罗魔主到底要忙何事,她点了点头,便带其余修士继续赶路了。

        随即,鬼罗魔主和鲍思燕一同而出,去见在地宫之外的车公伟。

        ……

        与鲍思燕相约见面,车公伟并非毫无防备之心。

        待鲍思燕和鬼罗魔主赶至约定地点时,只见到了车公伟放的一具傀儡法身,并无车公伟的本体。

        “车公伟符道造诣不浅,他估计用了符术,封印了自己的气息。”鲍思燕环视周遭,对鬼罗魔主传音道。

        躲在暗处的鬼罗魔主听到这话,微微颔首,示意鲍思燕和车公伟先谈,问清车公伟找她的目的。

        “鲍道友,这次车某找你,与我两个徒儿有关……”车公伟直入主题,道明自己找鲍思燕的原因。

        “什么?卫图还活着?”

        听得此言,鲍思燕又惊又怒,五十多年前,她被迫成为了鬼罗魔主的奴仆,但卫图竟然毫发无损的去了康国?

        但截然不同的境遇,任谁来了,心里估计都会充满怨愤。

        “卫图?”另一旁,鬼罗魔主听到车公伟的话,也陷入了沉思。

        他没想到,当年与鲍思燕同伴而行的卫图,竟然福源不浅,在太虚境内活着出去了。

        鬼罗魔主直觉,卫图身上,定然掌握他不知道的太虚境隐秘。

        不然的话,卫图不可能在绝境中,死里逃生,躲过了他的法眼。

        “卫图这条线很重要!或许,他知道须弥牌在哪里。”鬼罗魔主心道。

        ——须弥牌是打开内域石魔塔的关键。只有找到须弥牌,他才能真正获得石魔宗万年之前的遗产。

        他思忖片刻,传音鲍思燕,让鲍思燕答应车公伟的要求,并与车公伟合作,亲自送车公伟进入太虚境内。

        闻言,鲍思燕一一照做。

        “与虎谋皮,稍有差错,便性命难保,不过……”车公伟注意到了鲍思燕与他交流时的不自然,以他的江湖经验,哪能不明白这是鲍思燕和鬼罗魔主做的一个局,故意引他入套。

        但……他毫无办法了。

        只得选择这一方法了。

        进,还有可能救出两个徒弟。

        退,便会悔恨终生了。

        “车某既入魔窟,便已有舍身成仁的想法了,鲍道友,车某希望伱……行事能够慎重!”

        傀儡法身沉声道。

        语毕,车公伟真身从东南方向而出,落步在了鲍思燕的面前。

        这句话,车公伟自然不是对鲍思燕说的,而是对鲍思燕身后的鬼罗魔主所言。

        他的言外之意很明显:

        一旦鬼罗魔主敢打他主意,他与鲍思燕不同,并不会苟活,而是会立刻和鬼罗魔主拼个你死我活。

        “放心!本魔主从不强迫人。相反,如车道友这种性子的正道修士,本魔主一向极为欣赏。”

        “况且,你我有共同的敌人。”

        鬼罗魔主抚掌而赞,从暗处亦走了出来。

        听此,车公伟暗暗松了口气,他最怕的便是,鬼罗魔主因正魔之别,对他大打出手,少了斡旋的余地。

        太虚境内,有了鬼罗魔主的介入,多方势力之下……他营救卫图、苏冰儿的可能性才能大上一些。

        “若早知会有今日之险,当年在红河山的时候,就不应该,去收卫图、苏冰儿为徒了……”

        车公伟暗叹一声。

        ……

        有了共同敌人,鬼罗魔主很快便和车公伟达成合作,三人在凝烟老祖之后,进入太虚境,赶往血屠海。

        然而——

        待他们三人到了之后。

        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血屠海这一地域,到处都是宫舒兰和狐山、齐成楚二人战斗的痕迹,满目疮痍、不复先前的“山清水秀”了。

        而且,狐山和齐成楚这两个他们所臆想的大敌,此刻尽皆带伤。

        狐山断去一臂,脸色苍白,法力比巅峰之时,低落了不少。

        齐成楚衣衫破碎,法体血迹斑斑,胸口处向下凹陷了一大部分。

        “小师妹,够了!鬼罗魔主赶到,你我若不联手,再打下去,恐怕都会死在这里。”狐山喘了几口气,提醒悬浮在“皇天剑主”身后的宫舒兰。

        她并不确定,此时的宫舒兰到底有无逃出太虚境的能力,但这不妨碍她,为了生机,去说出这一句话。

        至少,这可以营造一种她和宫舒兰联手的表象,让鬼罗魔主等人为之忌惮。

        宫舒兰没有回话,目光冷冷的看着与他对峙的狐山二人。

        另一旁,在鬼罗魔主身后的车公伟,则是趁机问起了齐成楚,关于苏冰儿和卫图的消息。

        “苏冰儿?这就是了!”

        狐山代齐成楚回答,她指了指站在岸边的苏冰儿,语气略显嘲讽道。

        “至于卫图……”

        说到这,狐山脸色有些难看了,“他逃到血屠海内,假死脱身了!”

        狐山现在恨透了卫图。

        要不是卫图逃生,按照计划,她焉能与宫舒兰对上,并损伤了法体。

        “卫图没死?”

        这句话,在大战的这数日时间内,宫舒兰听到了不止一次,不过她都以为是狐山故意诈她。

        但在看到鬼罗魔主等人,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时,宫舒兰死寂的心,再次跳动了几下。

        “或许狐山说的是真的!”

        “卫图真的没死!”

        正在遁逃的宫舒兰真身,忽然顿住了脚步,等待几人的进一步对话。

        “血屠海?上一次,卫图便是陷入血屠海内,假死逃生了。”

        鲍思燕语气冷漠道。